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這個也敢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這個也敢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這個也敢賣

「呵呵,怎麼樣老周,你難道真想在魚桐呆一輩子,即便是想呆著難道就想當個不管事事的常委副市長?

難道就不想讓自己的份量更大的些,噹噹市長,抑或是市委,也為家鄉老百姓留段佳話永垂青史什麼。

你現在活得並不如意,估計在市政fu那一塊也全給李國雄跟崔明凱瓜分光光了。

你現在分管什麼,絕對是他們倆和何鎮南的人撿剩下后的垃圾部men吧。」段海天直言不晦,句句話像針一樣扎了過去,就是想把他跟葉凡搓合在一起。

「嗯!你老段也知道,以前你在時我還行,分管的單位還不錯。你一走,這天馬上變了。

我一個市委常委,分管的東西比那些不是常委的副市長還不如,什麼教育局、畜牲局、宗教局,全是些狗屁局子。

現在倒好,說是要科教興國,國家逐漸重視教育,經費也拔了不少。就連教育局都給我捋走了,就剩下幾個垃圾局子了。

要說兩人合作,那就不要想了。既然你老段也開口了,只要葉凡肯找我,我不妨跟他一起干一常」周yu明有些心動了,因為,京城鳳老頭的威名太大了。如果跟葉凡聯盟能攀上鳳家,好像也是件不錯的事。

「你這位置擺得很端正,葉凡這人,你別看他年輕,不過,很有領導霸氣。跟他合作你身姿放低一些,以後,絕對不吃虧的。」段海天說道。

「當他助手算啦,說跟班也行,呵呵。」周yu明打趣道。

「不扯了,我早跟他說過你的事,估mo著不久他會聯繫你的。你那架子可得放低點,別嚇跑了人最後鬧了個ji飛蛋打。人一輩子,機會不多,稍縱即逝,要抓住老周,言盡於此,該怎麼樣把握你自己拿主意,畢竟,腦袋長你頭上,思想由你做主。當然,葉凡這xi伙子也不是個囂張的主兒,對人相當的謙虛,而且,真誠。我nv婿對他比對我好得多。」段海天掛了電話。

「唉……」周yu明嘆了口氣,雙眼深邃的望著遠方。

下午四點鐘,劉東升又回來了。

這次回來臉更是漲得有些紅了,看見葉凡就嚷了起來,說道:「太氣人了,我拿著財政局賬狄到安蕾,她倒給我擺臉子了。說是咱們市局侵權,幹了違法事,無端去查財政局賬面,她要向市委領導反應情況,最後還揚言要跟我們上法庭,媽的!要告我們,這娘們,真是氣人。」

劉東升真的給bi急了,連粗話都罵了出來,旋即看見葉凡皺了下眉頭,不好意思說道:「不好意思葉,我真給氣糊塗了。」

「上法庭和划錢過來,這是兩碼子事,至少證明了財政局賬頭上有錢嘛?」葉凡冷冷哼道。

「證明了也沒用,她又胡扯了個理由出來,說是賬頭裡的錢是別人的,人家早預訂了。我有什麼辦法,總不能叫我去敲她桌子。後來給我纏得煩了,她乾脆躲衛生間不見人了。我一個男人,總不能追進衛生間,唉……」劉東升憤憤然,給氣得不輕。實則是有演戲的苗頭,葉凡哪有不明白的。

「安局長,市局那筆款子什麼時候能拔下來?」葉凡給氣著了,親自到了財政局,看了看對面轉椅上坐著的安蕾,這nv人相當大條,葉凡進來了,她居然還坐在轉椅上連個站起來迎接一下的意思都沒有,只是作了個請葉凡坐的手勢。儼然一股子領導架勢,全調個頭了。

「葉,我早給你們局裡的劉東升說過了。那賬頭的錢真的是別人的。我不敢輕易妄動,人家是要來拿錢的。當時拿不出錢來我怎麼向別人ji待,人無信而不立,這句話用在公家辦事上也是作人的準則的。」安蕾斜瞄了葉凡一眼,一臉淡定,說道。

「別人的,你說說,是誰的?」葉凡冷哼一聲。

「這個保密,我可是不敢1un說法。你們乾的最懂得保密法了,咯咯……」安蕾乾笑了兩聲,像個妖jing。

這nv人看了臉s有些yin沉的葉凡一眼,說道,「市局的窘境我知道一些,我會儘快湊集錢款划拔過來,不過,年底前肯定不可能了,估mo著最遲也得四月份了。沒辦法,最近來要錢的把我men都擠破了。」

「你那坐位很穩實啊1葉凡輕敲了下桌子,語含玄機。

「我這椅子可是特製紅木的,一向穩實。而且,已經坐了兩年了,也沒見那個不開眼的來橇過。」安蕾斜瞄了葉凡一眼,一點不怵xi葉的威脅話語。而且,反倒是譏諷著某位姓葉的君子威脅一xinv子。

「是嗎,呵呵……」葉凡站了起來,輕輕拍了下安蕾的轉椅子走了。身後,安蕾那臉syin沉得可怕。

「何,5oo萬款子一分不拔,叫市局幹警們真的去喝西北風了了。」葉凡坐何鎮南這位魚桐一號人物對面轉椅上,淡淡問道。

「有這種事?我問問。」何鎮南臉現訝然,直接拔通了安蕾電話,嗯啊一陣子,臉上有些難看,嘆了口氣,說道:「財政局也難,最近市裡搞了幾個大建設,款子全投入進去了。新的款子又沒到賬,這樣吧葉凡同志,實在不行我從基金里先擠1o萬塊給你們,好歹也得讓幹警們過個年不是?」

「1o萬塊,一大筆錢哪,算啦,我還是去別地兒想點辦法吧。」葉凡嘴角勾起了一道淺淺弧度,笑著走的。

「哼!才來,那屁股還沒坐熱就耍威風,這裡,是我何鎮南的地盤。」望著葉凡的背景,何鎮南xi聲哼道。

「你的地盤,老子就是來搶地盤的1葉凡那鷹眼和蝠耳通可不是蓋的,居然聽見了,心裡冷聲哼道。

知道何鎮南這是故意給自己下馬威看,敲打自己。叫自己老實點跟著他的腳步走,這裡,是他何鎮南的天下。

莫不是何鎮南跟88慘案有關係,故意用財政款子來限制市局開展工作。沒有了金錢支持,連油費都沒有如何開展偵破工作?葉凡心裡突然一動,尋思開了。

剛進辦公室,現上頭放著一份報紙,一掃,現自己昨天在大men口的半年破案豪言以及ji蛋炸身的事居然上了魚桐日報頭版。

那相片,登載的還真是bi真形象,就連三級警監上的黃黃的東東都登得很清晰,只是黑白的罷了,葉凡甚至懷疑這魚桐日報社拍相片的人是不是請的國際專業大師搞的藝術照。

「好手段,你們在bi我是不是?」葉凡淡淡一笑。把劉東升和安衛民叫到了辦公室。

「咱們局有沒其它房產?」葉凡扔了兩根煙過去,一團和氣,問道。

「房產……」劉東升嘴裡喃喃著這兩個字,兩人在搜找著有關方面信息。

「比如能賣錢的都行?」葉凡提醒道。

良久,安衛民有些拿不定樣子,說道:「咱們局除了槍訓場和一些警車外,真沒什麼值錢的。總不能把這辦公大樓拿去賣了,再說,也沒人敢來辦公。」

「嗯。」劉東升也湊和著說道。

「呵呵,好像我們那座新辦公大樓前有座很大的雕像,是純銅鑄制的吧?」葉凡淡淡一笑,問道。

「嗯,那座雕像雕的是林則徐,是大前年祖籍咱們魚桐的海外華僑捐贈的。

那家人也姓林,家主叫林豪棟,是『香港太茂集團』的控股者,家產不少於二個億。

說是5oo年前跟林則徐大人是本家。特地請了著名雕像大師羅德里斯雕鑄的。

重達15噸,用的全是jing銅,純度很高的,所以看上去黃燦燦的像金子。

當時聽說花了3oo多萬,雕工也堪稱一絕。那是因為市局幫林家找回了一個失去的親戚,林董感ji之下捐贈的。

那天銅像落座時常務副省長林峰親自到場剪的彩,省報市報都登了,場面很隆重。」安衛民說道,倒是記得清楚。

「3oo多萬,還ting值錢的,馬上布消息,說我們市局準備出賣草坪上的林則徐銅像,明天上午在市局men口搞個現場拍賣會。」葉凡一臉嚴肅,說道。

「賣銅像1劉東升和安衛民兩人眼睛睜得老大,一臉的愣mng了,盯著葉凡。心說也太逆天了,這個也敢賣。

「我有跟你們開玩笑嗎?馬上去辦,把消息通過各種渠道傳出去,聲勢搞得越大越好。我希望明天早上就能把銅像拍出去,就要放假過年了,不能虧待了咱們的幹警們。辦不好這事的話你們倆個就得考慮一下是不是該挪挪位置了。我這人賞罰分明,辦好了有獎的。」葉凡臉s凝重。

兩人一臉惶惶然出去了。

「安主任,這事怎麼辦,落咱們倆頭上了,那銅像怎麼能賣?還搞拍賣會,這不是要搞得盡人皆知嗎?以後林省長追究起責任來,咱們倆都逃不了。」劉東升一臉死灰。

「辦吧,不辦的話咱們馬上就得挪窩了。葉受了氣,咱們再不把事辦好,這帽子真的要飛了。」安衛民臉s也是鐵青s。

「唉……我們馬上回去組織人員散播消息,你電視台有沒熟人,乾脆在電視上去播一播大家都知道了。這次倒大霉了,不是屎也是死了,屎了一ku頭了。」劉東升咬了咬牙,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