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得修理一下這女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得修理一下這女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得修理一下這女的

兩貨急匆匆走了。

「梅姐,我需要你的幫助。」葉凡玩起了手段。

「幫什麼忙?你在魚桐,我在水州,鞭長莫及。」梅盼兒譏諷樣說道。

「江南傳媒在粵東應該能量不小吧?」葉凡哼道。

「那倒是,江南嘛,不光局限於江南,南邊這幾個省影響力都是相當大的。」梅盼錢得瑟了起來,沉吟了一會兒,問道:「你到底想幹什麼,不是又叫我給你搞免費宣傳吧,這次不行,前次可是幫了你的,這次要收費。」

「收費,行埃到時我種田時多交點子彈給你就行了。」葉凡乾笑了一聲。

「德xing」梅盼兒罵了一聲,臉頓時就紅了,而且,想到了葉凡的生猛,頓時身子都有些輕微顫慄,那啥的,一下子就火熱了起來。看來,女人跟男人都差不多。

「我們局現在正……」葉凡把事說叨了一遍。

「你是做給何鎮南看的吧,不過,那個安蕾是不是長得很漂亮,你故意整她想逼她投懷送抱吧?」梅盼兒故意哼道。

「漂亮談不上頂級的,一般般,跟你沒法比。再說,我哪敢有那賊心,你還不得把我怎麼樣了?」葉凡取笑道。

「死相,我敢把你怎麼樣嗎?每次都是你怎麼樣我,哼。」梅盼兒脫口就出,話一出口感覺好像有些那個啥的,不過,又改不了口了,立即轉移目標道,「那行,我立即安排幾個人下來,包你明天早上有記者來現場採訪,而且,這消息是不是明天早上要見報?」

「當然,明天早上我希望能搞個較有影響力的報紙給登載宣傳一下。沒準兒來的人更多,我的雕像也能賣個好價錢嘛」葉凡一臉正經,說道。

「鬼才信你。」梅盼兒咯咯咯妖笑道。

「不信,拉倒」葉凡說道。

「珠江都市報怎麼樣?」梅盼兒笑道。

「就這麼定了。」葉凡說道,「如果粵東省報肯登,那就更有說服力了。」

「這個,有點難度,不過嘛……」梅盼兒調人味口了。

「我知道你要提條件了,說吧,誰叫我現在這麼倒霉,落你手頭上了。」葉凡一臉鬱悶,哼道。

「行那個安蕾太不是個東西了,是得整整她才行,不過,這麼一來,你可是把何鎮南得罪透了,以後,你在魚桐沒有了何鎮南支持,這日子可是不好過了,咯咯咯……」梅盼兒興哉樂禍,表現得相當明顯。

「你老公我倒霉了你還笑得如此燦爛,女人啊,就是欠揍」葉凡調侃道。

「啐,誰是你老婆。」梅盼兒哼道。

「那就是小老婆了,呵呵。」葉凡再次乾笑。

「記住,你欠我一個人情,以後亦秋提拔的事可就交待給你了。聽說你在軍界也相當有人緣的。」梅盼兒終於1u出狐狸尾巴了。

「成交」葉凡笑著放下了電話。

「哈哈哈,安大妹子,你可是把咱們的小葉書記氣得吐血了。」政法委副書記馬柏生那笑聲快把包廂門震破了。

「吐血,你們知道他怎麼威脅我嗎?」安蕾氣鼓鼓說道。

「威脅你,他不會吧?」市公安局被葉凡開除了的副局長徐林故意一臉驚訝樣子,當然是想ji起安蕾跟葉凡來個更強勁的對抗。

「不會,人家是干公安的,嘴裡還笑眯眯的敲了敲我的椅子說道:安局長,你這位置可得坐穩實了。什麼意思,你們說說?」安蕾一臉正經,說道。

「哪你怎麼答的,不會是怕了吧?」徐林故意問道。

「怕他,算什麼東西?我當即哼道,我的位置坐得穩實得很,也沒那個不開眼的來橇。咯咯咯……」安蕾妖精似大笑了起來,瞥了徐林一眼,說道,「聽說你倆位大局長被葉凡當眾開除了,唉,以後可就沒地兒去了。」

「安大妹子,看咱們倆笑話是不是?開除,他姓葉的那頭還沒那麼大。我要他跪著哭著來求老子回去。」徐林立即反以顏s。

「光耍嘴皮子有什麼用?」安蕾哼聲道。

「不用怕徐林,你跟鍾一明實在不行乾脆調政法委來算啦。我倒姓葉的能把你們怎麼的?」馬柏生突然來了興頭,好像他是何鎮南一般。

「去政法委,不去,我就要呆公安局。倒,姓葉的能把我們倆怎麼的?」徐林哼道,一臉鐵青s。

鍾一明倒是一聲不吭呆愣著,心說你徐林有靠山不怕,我鍾一明能跟你比嗎?

「安蕾,你這一手也太狠了點,市局那款子被你拖上幾個月,估計得跳腳了。葉凡誇口半年破案,沒了辦案經費他破什麼案子,恐怕到時市局的警車都得用老牛去拉了。」馬柏生乾笑道。

「擱鑄鋼廠去都沒事,咯咯咯……」安蕾笑道,xiong脯跳得厲害,看得馬柏生直咽口水,暗道這娘們他娘的是越來越sa了,不過,她那個sa包坑坑是何鎮南專用的,別人,誰也只能幹瞪眼。

「何書記什麼意思?」馬柏生笑道。

「何書記很體諒我們財政局,說是財政局有困難叫葉凡同志先克服一下,不就二個月。而且,何書記還從書記基金里擠出了1o萬給市公安局,不過,姓葉的居然不賞臉,沒要錢走了。」安蕾哼道。

「人家嫌錢少,太不是個東西了,什麼玩意兒,居然連何書記面子都不賣了。」徐林哼道,眼神在安蕾xiong脯前停頓了一下,安蕾當然也感覺到了幾貨的眼神,還故意的ting了tingxiong,讓那玩意兒顯得更大了一些。

「周市長,老早在南福時我時常聽段書記說起你,說你是個幹才。呵呵。」葉凡坐沙上笑道,剛才提了兩瓶酒去了周家。

「呵呵,那是老段瞎扯的,我老了,哪能跟你們比。」周玉明淡淡笑道,瞥了葉凡一眼,知道今天他受了氣,估mo著開始聯繫自己,想在常委會上給何鎮南製造一點小麻煩。

「聽說周文在粵州工作,畢竟是省城,好地方氨葉凡故意淡淡的恭維道,斜了一旁蔫頭耷腦的周文一眼。

這一招倒是段海天支的,說是周玉明大兒子叫周文,『粵州警專』畢業已經兩年了。

他一直想呆在省城,不過,在省里周玉明倒沒什麼靠,省公安廳根本就不賣他的賬。

再說,周文一個警專畢業生,文憑不高不低的也沒多大能耐,最後周玉明上下打點,結果還是不怎麼理想。

周文人倒是留在了省城粵州,只是被塞到了省城的一個郊區,離市中心還得坐上一個多小時車子。

兩年了,周文還只是個打雜的小科員。女朋友又在市裡工作,一直逼著周文想辦法調到市局,可是周玉明想盡了辦法,結果還是沒能入願。聽說女朋友出了最後紅s警報,再不調市裡就要吹燈了。

不過,周文的女朋友對他期望太高,不但人要回市裡,而且,還要求他搞個副科實職職位,這個難度就相當大了。

「唉……」周玉明斜了一旁的兒子一眼,有些無奈,知道人家小葉同志拿這說事,肯定早打聽清楚周文處境了,所以也沒再隱瞞,說道,「哪是什麼好地方,省城是省城,不過在郊區。幹了兩年,還是個小科員,一個職位沒un到。省城那地兒,我哪能打進去。別看咱們在魚桐unun還行,一進省城,沒人鳥了。」

un個毛,你老小子雖說是常委副市長,不過分管的東東全是垃圾。葉凡心裡暗暗冷笑著,拍了拍旁邊周文的肩膀,說道:「怎麼啦周文,打起精神來,領導可是不喜歡軟蛋的」

「葉書記,有什麼辦法?有人盯上了江玲,所以一直卡我脖子。本來有兩次提拔機會的,去年,我還親手抓到過一個逃犯,榮獲了二等功,那東西,有用時是寶,沒用時就是一根草。」周文一臉苦澀。

「江玲應該是你女朋友吧?什麼人盯上她了。」葉凡裝著隨意樣子,問道。

「市公安局人事處的丁老賊子,」周文忍不住罵了一句。

「那人叫丁喜根,是人事處的處長,因為粵州市是副省級城市,所以他的級別是副處。

他有個兒子叫丁峰,開了個皮包公司叫什麼『山水公司』,扯著他老頭子那身虎皮到處搞不ua錢的轉手買賣。

有一次江玲去找周文,剛好被丁峰看見,有時就去纏糾她。江玲很煩那個人,可又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如果周文能到市局,兩人儘早辦了事,丁峰應該不會再糾纏什麼了。

而丁喜根這個人,一直出手壓制著周文,有他在就甭想提拔什麼了,調回局裡,更不可能。」周玉明不僅有些憤怒了。

「一個副處長,周市長你可是廳級幹部。」葉凡倒是真不理解這個了。

「如果就他我倒能打點開,麻煩的就是省公安廳的孫俊同副廳長是他親戚,好像還ting親的。

廳里那些處長根本就不會去接手這麻煩事。其它副廳長我也曾經找到過一位,不過,他也不願意為了周文跟孫俊同扯破臉皮。

再往上,我無法聯繫上,人家根本不見我,有啥辦法。我早就勸過周文了,乾脆帶江玲回魚桐算啦,他不肯,一根筋。再說,江玲也不肯到魚桐來。」周玉明一臉鬱悶,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