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二十章鋒口浪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鋒口浪尖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鋒口浪尖

「周市長,我倒有個小主意。丁峰不是開得有個叫『山水公司』的皮包公司,我們可以從此處下手,一查,只要拿到證據,不要說捅出去,就是把那些有關材料的複印件往丁喜根桌上一擺,他自然就鬆手了。」葉凡淡淡笑道。

「這個……可是與人結怨了。以後周文即便是呆在省城我覺得也有些不大妥當。」周明玉膽氣還是有些不足些,從此點葉凡可窺見此人估mo著崇尚中庸之道。

「爸,我不怕,我早就搜集了一些證據。」周文突然喊了起來,眼眶都有些紅了,看來這小子也不笨,為了美人得抱懷早有準備著。

「你拿來給葉書記看看再說。」周玉明皺了皺眉頭,說道。不過,他也有些心動了。兒子的大事一直解決不了,也給煩透了。

翻開了證據後方鐵笑道:「不錯啊周文,蠻有將才的。就憑這一手本事,給你提個副科一點問題都沒有。」

「這個有啥用,現在靠的全是關係。」周文一臉的落暮。

「不過,既然是丁家退縮了,但是周文提副科的事還是沒有著落。」周玉明意有所指說道。

「這事如果早說的話我倒是能幫上一點小忙,可惜了。」葉凡故意的搖了搖頭。

「你是說昨天陳廳長下來的事?」周玉明一點就想到了,看了葉凡一眼,試探著說道,「葉書記跟陳廳長應該打過交道吧?而且,關係應該不會很疏遠的。」

「其實也是剛認識的,不過,如果周市長想去走一趟,我倒是可以給介紹一下。至於成與不成這個沒個准數。」葉凡說道。

「幹了」周玉明眼s突然凌厲了起來,旋即恢復了平靜,說道,「葉書記,聽說公安局跟財政局有些糾葛?」

「糾葛談不上,只是安蕾這女人太高氣了。李市長的批條子居然沒用。說起來丟臉,我親自跑了一趟,人家照樣子不賣賬。」葉凡淡淡說道。

「那個,在咱們市經常生的。如果李市長的批條子經額過1oo萬,安蕾都會給你擱上一陣子。最後,受不了的單位部門領導會去找何書記,最後何書記一點頭,錢到手了,呵呵呵。這把戲他們玩過多次了。」周玉明突然想到葉凡的身後人,頓時信心高漲,倒出了其中一些秘密。

「好手段啊,這樣一來,李市長成了擺設,何書記威望越來越高了。說起來我今天去何書記處也碰了個軟釘子。不過,我這人脾氣較倔,你不給面子行,但不能太不給面子了。都是為公家辦事,我想,安蕾這女人,是不是該給她個教訓才對。」葉凡一臉嚴肅著說道。

「那女人,早就有人想修理她了。想必李市長和崔副市長都有所不滿了。在這個市裡,李崔被人稱之為『雙子星座』。

其實還不止,咱們市所屬的青州市市委書記羅平跟李國雄的關係也是不錯的。

有時開會他也會提點什麼支持一下。當然,羅平跟李國雄的關係不如李崔二人了,估mo著也是利益方面的牽扯吧。這種關係不怎麼穩妥,隨時都有可能生變化。

而蔡志揚書記跟天東市市委書記費水香好像有點遠親,有時蔡志揚出手了,有著費水香稍微幫襯著點,何鎮南偶爾也會賣點面子給他。只是他們的機會較少。」周玉明投桃報李,談著常委會的格局。他知道,兒子的事就看葉凡的了。

葉凡跟省廳陳布和廳長的關係不可能像他說的那樣只是初識,不然,陳廳長怎麼可能親自送葉凡到市局上任。

這種明擺著是來撐場子的架勢如果說二人關係很淺,那是作鬼也不會相信的。其實,葉凡講的是實情。只是陳布和猜到了喬圓圓身份才如此做的。

目前陳布和還只是省公安廳的代廳長,還沒正式轉正。他需要省里那些常委們的支持。

而組織部的金樹洋部長既然跟中組部部長喬遠山有這麼一層關係,陳布和當然不會鬆口了。搶先向葉凡這個也許是未來喬家女婿的年青人示好了。

「那看來李國雄的勢力不小,有著三票,我倒有些納悶了,李國雄怎麼不跟蔡志揚合作,至少有了五票,雖說在常委會上不能起決定xing作用,但是如果能把中立的拉個把進來反擊何鎮南一次兩次的應該有可能的。」葉凡有些疑uo不解。

「難……在13個人的常委會中,至少還得把中立的拉過來兩人才行。軍分區司令盧安剛很少1u面,平時看常委會都見不到人。

而且,人家呆在軍隊,想見人都難見到。況且,盧安剛這個人有著軍隊背景,一向不鳥任何人,他自個兒干自已的事。

而分管紀委的於副書記也是個冷麵人,辦事相當的慎重,極少參與市裡人事方面糾紛的。

說句實話,我這人自從段市長走了后一直都在沉默,在常委會裡就快成啞巴菩薩了,呵呵……」周玉明笑道,倒也不怕自爆其丑。

第二天早上9點正。

市公安局林則徐銅像處相當的熱鬧,一夜時間,劉東升和安衛民也是彼為費了一番心思,消息撒布得很快。一大早,市公安局的門口就擠了些來看熱鬧的熱心觀眾。

而一些記者也好像聞到了腥味,扛著長鏡頭的也有,早就候在林則徐雕像下邊了。

而劉東升和安衛民一晚上都沒睡,忙活開了,雕像已經給他們叫人重新洗得乾乾淨淨,還披上了大紅緞子,顯得喻英武,正氣逼人。

不知誰大聲叫了一聲道:「葉書記到了」現場頓時沸騰開了,上千好事者全伸長了脖頸等著那ji動人心的時刻到來。猶如被捏住了脖頸的鴨子。

「胡鬧」也正是這個時候,魚桐市的一把手何鎮南一巴掌拍在了辦公桌上,在他對面的市委秘書長江籬籬女士差點給嚇了一跳。

「何書記,他難道還真敢賣了那銅像?」坐一角沙上的組織部長康文生面無表情,說道。

「賣銅像,他有天大膽子都不敢。那是林省長親自剪綵過的,香港那位林家人會放過他嗎?說起來這事太荒謬了。」費籬籬倒是搖了搖頭。

「演戲給我們看罷了,玩的就是一出逼宮的小把戲。以為這樣一來,我何鎮南就得立即點頭叫安蕾把款子拔過去。他真以為玩這麼一手就能拿捏住我何鎮南了,哼太小瞧人了。這事先別管了,咱們等著,看著,看他如何收場,哼」何鎮南鐵青著臉。

「是啊,咱們如果一拔款子,以後他更顯擺了,常常會生一些事出來刁難。長期下去咱們那勢頭還不被他分化了。而且,正好給李國雄看了熱鬧,估計雙子星此刻正躲某處偷笑呢。」康文生若有所思,說道。

「這事咱們大家都裝著不知,以後出事了上頭林省長震怒了查下來,咱們也好有個說詞。」江籬籬說道。

「給潘部長知會一下,市裡所有報刊雜誌都不得登載這方面信息,還有電視台方面更得嚴控。」何鎮南哼聲道,輕輕敲了下煙灰。

「這麼一來影響可就不是很大了,恐怕很難傳到林省長耳里了。」康文生有些疑uo不解。

「別怕,咱們不動他會動的。」何鎮南的嘴角突然勾起一道美麗弧度,他笑了。

「有一手。」李國雄淡淡笑道。

「逼宮架勢做得很足,完全一場鬧劇罷了。賣銅像就是在丟官帽子,葉凡會那麼笨嗎?」崔明凱不知可否的搖了搖頭,看了李國雄一眼,笑道,「市長,你說說,老何同志能否坐得住?」

「從理論上分析,他也是騎虎難下。拔款吧,葉凡得逞,以後老何怎麼做人,別人會怎麼看他,他的權威不是受到一個年青同志挑戰了嗎?所以,他不能倔服,他要跟葉凡硬扛到底。」李國雄還真是猜測到了何鎮南的一點心思。

「不管結果如何,拔錢的話老何丟臉丟勢,不拔錢的話葉凡難以下台,估mo著林省長和香港林家人之怒不是他能承受的。

這是一種什麼行為,拿出去擺檯面上估計都會成為全省笑料。人家捐贈銅像,你給賣了,呵呵,倒真是有趣了,天下沒這種荒唐事生,這次居然生在咱們魚桐。

到最後騎虎難下之時葉凡在下台之前必定會拚力一搏,最後,老何同志也可能也會下不了台,至少名聲會更臭了一些。

對咱們來說,不管哪種結果,都是相當滿意的。想不到葉凡才到,就給咱們送了一份大禮,呵呵呵……」崔明凱一臉輕鬆笑了。

黨群書記蔡志揚同志卻是一臉嚴肅,坐辦公室里一會兒皺眉一會兒掐煙蒂,不知作何感想。

「請問葉書記,聽說市公安局要把香港太茂集團的林總捐贈的林則徐英雄銅像給拍賣了,有這回事嗎?」一個瘦臉記者一臉興奮,臉漲得通紅,拚出全力才把對手給擠到一旁,搶到了葉凡前頭問話道。

「嗯,是有這麼一回事。」葉凡一臉淡定的點了頭,面相偏向嚴肅一方面。

「為什麼要賣銅像,那是人家捐贈的,是英雄的象徵,聽說當初林豪棟總裁捐贈時說過,林則徐是英雄,就讓他的正氣光照著魚桐市公安局,讓這裡的天永遠都是藍的。而且,當初林省長可是親自下來剪過彩的,落座儀式也相當的隆重。」另一個記者喊著話,相當的ji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