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拍賣會是進攻武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拍賣會是進攻武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拍賣會是進攻武器

「落座儀式我沒看到,不過,想必應該隆重吧。」葉凡點了點頭,突然一指天空,說道:「為什麼要賣銅像,就其原因有幾個。一來就是這裡的天不再明朗,它已經被罩上了團團看不見的黑s烏雲。」

「葉,你這話可是有些搗毀黨的領導了。」某個人突然咕嚕了一句出來刺激了一下,那大帽子還是挺大的,很嚇人。

「黨的領導,不不不!本人從來相信我們的黨,也永遠跟著黨走,做為一名黨員,本人的忠誠度不用置疑。

那為什麼又這樣子說呢,想必去年生的88慘案大家都聽說過。我昨天在這裡被一個xia孩子咂了一身的ji蛋。

他指責我們市局不作為。當時,我指天了,說是半年內要破了88慘案。

慘案的烏雲已籠罩著魚桐,只有不顧一切破了案子,給魚桐人民一個安定的生活,才是我作為魚桐市政法委.局長應該做的事。」葉凡的話剛講到這裡,倒是引來了一陣子熱情掌聲。

「這個我倒不明白了,這個跟林則徐銅像有什麼關聯?」一個nv記者問道,倒是問出了大家都想問的話。

「呵呵,這事說起來慚愧。88慘案讓我們魚桐市局徹底丟盡了臉子,我也不藏著掖著了。

去年,為了破獲此大案。部和省廳組團來了一批jing干刑警以及專家,在魚桐坐陣達二月之久,查案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總得吃飯睡覺,車子總得跑是不是?

雖說案子最終還是沒能破了,但這個,幹警專家mn也盡全力了。破案這種東西,我覺得很講究偶然,必然中有偶然,偶然中蘊含著必然。

不過,市局卻是因此欠下了接近3oo萬的巨款,對咱們局來說,這可是筆不xia的開支。

年底了,局裡已經到了無米下鍋的地步,連警車出車的汽油費都暫時由幹警們自己先墊著的,不怕大家笑話,局裡賬頭上就是個負數。

不過,幹警們勢氣倒是正旺著,決心不破88慘案決不收兵。不過,我作為局一把手,不能看著幹警們只能蹬著自行車辦案吧。

把情況反應到了市政fu,崔明凱副市長一看立即表態支持,給簽字了,轉到李國雄市長處,他不但簽字了,而且,聽說幹警們決心如此的大,額外還批了2oo萬的辦案經費。

全局幹警更是振奮,大家放心,我們會用好這筆錢的。」葉凡剛講到這裡。

一個不和諧聲音立即打岔道:「既然有錢了你們吃飽飯不幹正事,還要賣銅像,是不是想躺在酒店,睡在飯桌上,摟著裙擺子辦案子哪?」

頓時,引來了一陣子叫好聲和鬨笑。

「別急,這位同志。聽我解釋一下,呵呵……」葉凡瞥了那人一眼,收斂了笑容,說道,「很遺憾的就是咱們市財政局因為年底幾筆款子沒收回來。

聽說是賬頭上沒錢,所以,這筆錢暫時無法到位。這事我反應到市委何鎮南處,他立即諮詢了市財政局的安蕾局長,答覆一樣的。

何也很理解市財政局的暫時困難,從有限的基金里硬擠出了1o萬給我們局。當然,我們非常感激何的慷慨和為幹警們著想。

不過,欠債要還的,我剛回局裡就有好幾個老闆候著了,有點像我們蹲點抓罪犯。一陣子吵吵嚷嚷下來,我這什麼事幹不了。

無奈之下,再想到林大人雕像在這裡受了委屈,所以,我想,能不能先把林大人雕像請出去。

等我們破了88慘案,魚桐的天重新明朗了,到那個時候,市財政局手頭上也寬裕了我們拿回了錢再請他老人家回來。

當然,對於林大人為局裡作出的貢獻我們全局幹警們都銘記於心的。

一切為了破案,為魚桐幾百萬老百姓能過上平安日子,晚上能放心出來,我,葉凡,豁出去了。」講到最後葉凡誓氣高漲,場上是掌聲雷動。

「我們捐贈些錢給局買汽油怎麼樣?」突然一道聲音響起。

「對!對1我出一千塊……」另一道聲音附和著,那人還當即掏出了一千塊在手中晃著。

「出點錢倒沒事,我就是想問明白,市財政局是不是真沒錢了?」另一個不和諧聲音更響亮,蓋過了其它話語。

「誰說沒錢,剛才還划拔了一千多萬出去,我剛打的電話,一個老朋友給我說的。」另一道有些沙啞聲音喊道。

「葉,這話怎麼解釋?」一個記者問道。

「噢,是這樣的,昨天我也諮詢過,安局長說賬頭上幾個億是人家的錢,我們去晚了,呵呵,我相信安局長應該不會騙人的,何況,這事何還親自過問過,難道安蕾同志敢欺騙何不成?一個市這麼大,也的確難辦,安局長費心了。」葉凡淡潰費心兩個字咬字特別的重一些。那些記者都是鬼jing靈,旋即也就尋思開了。

「有人也許會罵娘,說你這個局長怎麼當的,居然連愛心人士捐的雕像都賣了,成何體統。我葉凡想說的事,要罵就請罵我一個人吧,為了破案,我願意背負這身罵名。」葉凡說完後退到後面。

辦公室主任安衛民走上前面,一聲大喊道:「拍賣現在開始進行。以出價高者請走銅像,起拍價定為2oo萬。不過葉說過了,說是以後市局有錢了請拍走者能否把銅像還給我們,我們會以比拍走價多出百分之二十的價格運回銅像來。當然,你可以把運費人工費什麼費都算進去。」

現場沉默了一陣子才有人回應道:「我們豐林公司出22o萬。林大人是英雄,一身正氣,正好請回公司鎮邪,邪不壓正的1

「我們紅旗公司出225萬,聽說林大人的雕像是國際知名大師雕鑄的,咱們公司不能錯過了。」另一道nv音喊道。

後來又有幾個公司展開了拉鋸站,一個個聲音喊得響,實則,也在趁機為公司做免費廣告罷了。

「還真敢賣!怎麼辦,他們那苗頭好像對準了財政局。」康文生有些急了。

「不光是市財政局,你沒聽說嗎?葉凡句句不離何,什麼意思。」江籬籬有些氣憤。

「什麼意思?這個就是癩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嗎?葉凡,在回擊我嘛,哼1何鎮南突然冷聲哼道。

「他也敢,一個跳梁xia丑罷了。只要他把銅像賣出去,咱們立即招開常委會聯合捋了他帽子,哼1康文生勢氣大作。

「嗯,想必林省長也會支持捋他帽子的。」江籬籬說道。

「捋他帽子,不是那麼容易的。不過,黨內記大過處分是肯定的了,不過,也不是沒可能趁機拿下他。如果能拿下他,也許柏生就有希望了,不然,咱們在常委會上白白丟了一席之位。」宣傳部長潘金yu說道。

「要不要叫人知會一下林省長?」康文生看了何鎮南一眼,問道。

「再等等。」何鎮南擺了擺手。

「痛快1常務副市長崔明凱一拳擂在桌上,出聲響。

「老崔,你那拳頭不疼嗎?我這桌子可是快散架了。」李國雄市長實則高興,調侃著笑道。

「市長,你說他是不是玩的幌子,他真敢賣?」崔明凱微笑著。

「賣!絕對不敢,銅像一賣他那帽子也給賣了。」李國雄搖了搖頭。

「我看何鎮南能坐到什麼時候,他再不出面,局面一失控到時就麻煩了,呵呵呵。」崔明凱笑道。

「失控,他在等著看葉凡的笑話,看他這場鬧劇如何收常老何這人jing於算計,他早看透了葉凡是在以雕像為武器攻擊他。

安蕾,不過一個可憐棋子罷了,成為了老何和xia葉同志兩位互掰手腕的導火索。

何鎮南藉此給葉凡下馬威,在敲打他。葉凡藉此在市局立威,也是表態給何鎮南看的,老子並不是個軟蛋任由你能捏拿的。

不過,最終,敗下陣來的肯定是葉凡同志了。ca之過急,至少得有一定根基時聯合咱們一起反擊,給老何一個痛擊不是更好?

年青人,這就是年青應該付出的代價。年青好啊,年青也不好……」李國雄市長最後講的話倒是些深奧,令得崔明凱都在回味著。

常務副省長林峰今年正好5o歲,還沒辦壽宴。人看上去挺jing神的,他正坐轉椅上翻閱了一陣子文件后感覺有些煩了,隨手拿起秘書給他準備好的今天省里各大報紙隨手翻了起來。

不過,剛翻到省報第一版面,上頭的看了看沒啥新意,無非就是省里某些領導去什麼地方檢查工作,作了一番指示,走訪了什麼地方什麼的。

「廢話一大堆,沒一句實在話。」林峰哼了一聲,也不知在講誰。眼光往下滑去,看上一個大大的標題——魚桐政法委要『貪』到何時?

這個標題可是相當吸人眼球的,不過,那『貪』字上加了引號的。

林峰頓時愣住了,那眉頭,快皺成xia山堆了,立即細看了起來。看完后沉yin了一陣子,哼聲道:「何鎮南,你搞什麼?要敲打他何必玩這xia手段,真是昏了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