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無非一個利字當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無非一個利字當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無非一個利字當頭

難怪林峰生氣,何鎮南玩的把戲,他當然一眼就看穿了。因為省委領導也有包片負責的,而林峰恰恰包的就是魚桐市。

林峰今年才50歲就坐上了常務副省長寶座,當然希望還能更進一步,過得幾年爭取拿下省長位置。

如果機會來了,當一任也有可能的。當然,有機會能進入政治局序列那就更完美了,而且,自己年齡也正合適,不算大。

即便是不能在省委位上退休能當一任省長也是很光彩的一件事,對於自己的人生也有個圓滿的交待了。

魚桐發生的事他當然隨時關注著,去年88慘案已經讓林峰相當不滿了,想不到今年又生了這種糗事,市政法委葉凡同志居然窮到要賣銅像破案的地步。

魚桐市財政局沒錢嗎?

那不可能的,這裡面,無非一個權力鬥爭罷了。何鎮南在維護自己的一把手權威,葉凡在爭取自己應得利益。這其中一個『利』字貫穿了整件事。

當然,這個『利』字並不是說就扯在『私利』上去了,像葉凡,破案來說也是為了老百姓能過上安定生活,他是站在國家大利上缺然,另外一面來說,也能為他的資歷添上一筆不小光彩的。

同一時間,省委趙昌山也在看著此信息,看完后臉上一絲疑惑閃過,嘴裡喃喃道:「怪了,這小子想搞什麼?真是不讓人省心,一到魚桐就要翻浪,難道是為了破案子故意搞的噱頭?」

趙昌山沉默了一陣子,突然,臉上露出了淡淡微笑,說道:「何鎮南,是該敲打一下了。」

「橫地公司出了350萬,有沒更價高的?」安衛民那破鑼嗓子沙啞的喊著,聽來有點像是老鴉在。也難怪他,昨天晚上一晚沒睡,再加上擔心,人也給折騰成這個樣子了。

沒有人再應拍了,安衛民手中一塊木頭重重地往辦公桌上一叩,喊道:「成交!請橫地公司負責人立即簽定約定,付款。」

「何鎮南同志,馬上指示財政局把款子籌到划拔過去,如果銅像真的被賣了,你要負責的1常務副省長林峰語氣相當的重。何鎮南放下電話后一臉鐵青,罵道:「是誰捅上去的,老子還沒動手倒有人先捅上去了。」

「除了李國雄和蔡志揚,還有誰?葉凡自己,絕不可能。」康文生說道。

「哼1何鎮南拔通了安蕾電話。

說起這粵州的『橫地公司』,葉凡當然不曉得這是哪方大神了。不過,現在葉凡明白了,因為昨天晚上葉凡給水州橫昌公司的老總尚天圖打過電話,要求他派人來買下這尊銅像。

剛才尚天圖乾笑著說是粵州橫地公司就是他們兄弟公司,一個橫昌,一個橫地,倒是霸氣十足的。

五分鐘過後,買賣交待完畢,橫地公司老總陳丰台特地拿來了現金,滿滿一箱子錢。

「謝謝陳總對咱們局的支持,陳總,以後我們市局有錢了,能否把銅像還賣給我們,我們願意多支付百分之二十的額外款子。」葉凡笑道。

「那個,到時再看。不過,這銅像如此大,我們公司估計得明年來搬了,暫時就放在這裡能行嗎?」陳丰台一臉笑意說道,知道葉凡不簡單,尚天圖差點把他吹成神人了。

「這個行1葉凡剛點頭,那邊早有人喊道:「葉,銅像不要賣了。剛才市財政局的安局長到處籌款,已經籌到了500萬,已經直接划拔到你們局裡了。」這時,一個小夥子滿頭大汗從外邊擠了進來喊道。

「你是?」葉凡故意問道。

「我是市財政局辦公室的雷揚,安局長叫我來的。」雷揚甩了一把汗喊道,當然是喊給現場的記者同志們聽的。

「晚了,已經賣給了橫地公司,這不,他就是老總陳丰台先生。」葉凡指著陳丰台說道。

不久,葉凡接到了市委何鎮南電話,說道:「葉凡同志,馬上把銅像買回來,多出幾萬都沒事,這多出的錢市財政局划拔給你們。」

「這個恐怕不妥吧,再說,市財政局早就沒錢了,這樣子是不是令他們很為難,特別是安局長,一個女性,管理財政局多不容易,方方面面的事都多,而且,攤子大。聽說為了弄到這500萬,她都跑細了腿。」葉凡淡淡說道,心說你現在急啦,太晚上。你急我才不急的。

「其它別管,先把銅像買回來。」何鎮南口氣凝重。

「那我問問陳總再說。」葉凡掛了電話,跟陳總商量起這事來,不過,陳丰台卻是直搖頭,說是暫時沒有把銅像轉賣給市局的打算。

葉凡只好回了話給何鎮南,差點氣炸了這老小子的肺。直接生氣了,哼道:「這事我叫江秘書長過來跟橫地公司交涉,哼!你乾的好事1

「我沒幹什麼好事啊1葉凡淡定的回擊道。

啪地一聲,那邊掛了電話。

「這個混蛋!蠢貨1何鎮南一巴掌拍在了桌上,整個人急得站了起來,嘴唇都有些抖瑟。

指著江籬籬說道:「你立即聯繫上橫地公司的陳丰台,無論怎麼做,把銅像要留在市局。」

「要是他們獅子大開口漫天要價怎麼辦?」江籬籬略顯遲疑問道。

「能要多少錢,不過辦了個手續,銅像沒動分毫,多給他們20萬頂天了。這裡是魚桐市,他們還想不想作生意,哼1何鎮南霸氣彰顯。

「那個,何,您先別急。不過,橫地公司我剛才打聽過了,他們的生意範圍在省城,這個,我們不好說有些事的。」康文生一臉難看,說道。

「省城就了不起啦,惹老子火大了封了他們公司,什麼玩意兒。快去辦事,嗦幹什麼!文生,你也一起去,盡量說服陳丰台。」何鎮南是真生氣了,沖江籬籬吼道。

「同志們,有了這800多萬,扣除欠的200多萬,還剩下500多萬款子,咱們市局有錢了。這錢,就要用在破案上。我提議拿出50萬重獎在破案中有貢獻的同志,你們說怎麼樣?」下午,葉凡坐會議室頂頭,一臉嚴肅說道。

政治處主任黃志明沒再猶豫,直接點頭附和道:「這個提議我贊成,同志們,咱們局已經到了關鍵時刻,我不想別人再罵我們是一群酒囊飯袋了。」

「嗯,我贊成。」副局長韋明飛還沒等常務副局長周鐵劍表態搶先贊成了。眼見大多數同志都贊成了,周鐵劍只好點了點頭表示贊成。

「葉,就是對於徐林和鍾一明同志是不是要換個處分方式。畢竟,他們是錯在先,不過,只不過是遲到了十幾分鐘,兩位同志平時表現也不錯,就這樣開除了有些可惜。」這時,副局長陳剛試探著問道,因為,周鐵劍向他使了眼神。

「嗯,徐林和鍾一明是兩位好同志,幹警察事業已經十幾年了。也流血流汗過,獎狀榮譽書也有一大堆,我覺得開除這個處分太過了一些,改成警告還行。」周鐵劍那是接上話茬拉開了話題。

「開除過份了嗎?我看未必。徐林和鍾一明都幹了什麼,在安衛民主任再三交待下還要遲到。

這已經不是一個遲到問題了,這是思想認識上出了大問題。爾後又出言不遜,跟葉當場對昴。

葉是什麼人,他是咱們局一把手,黨委,是代表黨。徐、鍾二人的行為說難聽說,就是不服從黨組織的領導。

這樣的同志還留在局裡幹什麼,處處唱反調,咱們局不是背水一戰要破大案,各位同志應該心凝一處,勁往一處使才對。

葉就是核心,一個團結的班子,一個團結的局子才是破除88慘案的關鍵。」政法處副主任張得霖在88慘案中死了一個親戚,所以力主破案。

而且,此人一身正氣,早對以周鐵劍為首,徐林、鍾一明、陳剛四人組成的小集團操控著市局心有所不滿了。

因為這個小集團正事不幹,在局常委會上常常糾成一團扯皮。撈取集團利益,特別是在人事安排上,常常都要插一手。

以前的老局長也給鬧得沒法,最後每次人事安排都會分上一杯羹出去。

分點人事權也無可厚非,最令張得霖看不慣的就是他們安排人不是以德能為標準,完全看個人喜好和你紅包送得大不大。

安排的人在各個崗位上干起事來是笑料百出,或者根本就不幹實事。弄得整個魚桐市局烏煙瘴氣的。

不過,因為老局長的縱容,張德霖雖說講了幾次,不過沒人理他。其他黨組成員全保持沉默,也就不再講了。

現在葉凡到了,讓張德霖看到了希望。雖說對於自己這樣子說會不會捲入葉、何兩巨頭爭端中,但張德霖這人決心很大,決定跟著葉凡撞一撞南牆了,葉凡今天賣銅雕的魄力折服了他。

這個,在古代就叫做士為知已者死。

副政委汪洪並不是周鐵劍集團的,但他跟徐林私人關係不錯,咂了咂嘴硬著頭皮說道:「葉、張主任,徐林是做得不對,是得狠狠評批教育,處罰他是應該的。不過,我只希望您能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就是犯人犯了罪都有給他機會的,所以,給徐林一個機會,讓他戴罪立功怎麼樣?」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