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批鬥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批鬥會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幫助,不會是需要我們軍區派人抓捕犯人吧?」盧安剛故意這樣子說道。

「不是。」葉凡直接否了。

「不是,那就是si事了,葉書記請說。」盧安剛客氣的說著,對於葉凡一個年僅

2s歲的政法委書記,盧安剛在驚訝亍他的年輕的同時也在思忖著此人是什麼來頭。

如果說此人沒強大關係背景能爬到如此位置更何況如此年輕那是不可能的,副廳

級幹部,不是大白梁那麼好拔的,整個華夏有多少正處級幹部倒在了副廳的men檻旁

邊。至凡有本事,盧安剛相信他絕對不是個庸才。

不過,華夏的體制就是一個論資排輩的體制,即便是你有著驚天之才而無背景那

也是不可能快陞官的。所以,要論才,背景還站在才的上頭的。

「我需要盧司令在常委會上支持我。葉凡身上氣勢瞬間變了。

「常委會上支持你,這個,說句實話,葉書記,我運人從不參與魚桐的一些

事。」盧安剛婉言拒絕了。

「我知道你的xing格,不過,想必盧司令也不願意局限亍現在這個位置吧。」葉凡

說道,給盧安剛掛了個餡餅youuo著。

「當然,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逆流勇進才是我輩應該做的事。特別是我

們當兵的,更不是孬種,呵呵。」盧安剛笑得淡定,突然也是威勢大,豪情滿志,

他是個不服的人。

「呵呵,那就將。我這次到魚桐與負有特殊使命的。」葉凡決定攤牌了,這總參

軍務部的牌子從沒用過,也該是用它的時候了。太久不用生蟲了也不好是不是?

「特殊使命」盧安剛終於有些動容了,還莽鎮定,看了葉凡一眼,等著下文。

而且,很是期待。一般有特殊使命能找到自己頭上的級別絕不會低的,應該是上頭來

人了。

「這個想必盧司令見過吧。」葉凡從皮包里掏出了那本總參軍務部men的工作證

輕輕的推向了盧安剛。

盧安剛掃了一眼,心裡一動,拿到手上細細的翻了一下。那鋼印好幾個,而且,

不但有總參領導簽名,還有軍委兩代副主席同時簽名。上一個是趙寶剛的,下一個

是剛剛接替趙寶剛的秦志副主席簽名。

後頭還有原國防部副部長李嘯峰上將簽名。這個,當然他是代表特勤a組簽的

了,外人是絕看不出來其中絕巧的。

盧安剛在確定后,人再沒絲毫猶豫,唰啦一下站了起來,一個標準軍禮,沖葉凡

說道:「魚桐軍分區盧安剛大校參見將軍。」

「很好,坐吧」葉凡點了點頭也沒矯情,作了個坐的手勢。這個,人該拿擺

時就得拿擺,這就叫領導風範,沒有領導風範誰會尊敬你?

「不知長需要我怎麼配合你執行特殊任務?」盧安剛還真信了葉凡扯的虎皮

子,因為葉凡的秘密身份相信不會摻假的。

對於總參軍務部副部長,少將軍銜這個牌頭,盧安剛那是再也難以保持平靜了。

這騎-單大逆天了,一個才2第一人了。那葉凡

的家世背景那肯定是屬於京城那十幾家一流大家族了的。

能向這種人靠攏,即便是盧安剛也絲毫沒有選擇餘地就做出了果敢xing決斷。其

實,最近盧安剛也一直在物s一些高級軍方領導,他也想找個大佬靠上去。

畢竟,一個地區軍分區司令他能靠本事上位,再往上想到省軍區一塊佔個位置沒

有軍方上層人物支持那是不可能的了。

「還是那句老話,我需要你在常委會上無條件支持我,能做到嗎?」葉凡一臉威

嚴,說道。

「是」盧安剛又站了起來,行了一禮說道。他眼裡閃過一絲喜s,他知道,

他千尋萬找的機會此刻出現了。

如果能助這位背景深不可測的葉凡少將辦好了特殊的事,那自己以後就擁有了再

往上登攀的根底子。

而且,葉凡如此年輕就是少將了,那到中將,甚至上將估計只是年月的事罷了。

對於這種前途無量的年輕人,盧安剛覺得自己不能錯失這種莫大機緣。

「盧司令,以後我們ji往沒必要如此客氣,我的事想跟你說一下,一切是最高機

密,包括你的領導,親人,朋友都不得吐1u半個字。」葉凡哼聲道。

「是我明白。我用黨xing,用一個軍人的榮譽和人格擔保。盧安剛答得干

脆。

「關於璐慘案,想必盧司令也聽說過一些什麼吧,能否提供點這方面有關消息。

葉凡面s緩和了下來,拉起了家常一般。

「路慘案,是魚桐的天最黑暗的一天,一個晚上死了1o個人,這個,也太奇巧了。

如果說是巧合,那也太巧合了。難道這麼多偶然都巧在了一起。我想,偶然中存在著

必然。」盧安剛說道,給葉凡加上了茶。

「你繼續?」葉凡點了點頭。

「當時我也注意到這些了,死的這些人好像跟土地、礦產、房產、以及執法監督

方面有關係。不會是這些人觸及了什麼大人物的重要利益,使得他不得不下重手搞出

這麼一系列事件來震懾什麼,抑或是有什麼證據被死者拿走,使得這幕後黑手不得

不出此下策了。手筆太大了,有的家裡差點滅men。」盧安剛說到這裡瞅了葉凡一

眼。

「嗯,你有聞出點什麼味道來沒有?」葉凡一臉嚴肅,問道。

「此人不會是咱們魚桐的某位領導吧。」盧安剛遲疑了一下甩出了這句話來。

「不排除這種可能,能擁有這種能力的人沒有極大的權力不可能辦到的。但是,

一些有錢人也不能排除,他們手頭有錢,錢這個東西能幹許多事,包括殺人放火毀家

滅口。」葉凡一臉嚴肅說道。

「所以長搞了個銅像出賣,打算藉此攪動些什麼。清水難起bo瀾,渾水好mo

魚。」盧安剛笑道。

「也有這方面的一點意思,不過,這裡面涉及市裡各個領導之間的權力之爭,復

雜得很。最不願看到我行此事的當然是何書記了。最願意看到我行此事的當然是李

市長等人。

葉淡淡的說道。

「長想試探一下何書記?如果他是幕後稚丁手,他有這個能力。不過,他為什麼

這樣子做,他得到了什麼好處?更何況他已經擁有了魚桐,沒必要干這蠢事。」盧安

剛忍不住問道。

「一個是巨大的經濟利益,二來也許是某些東西觸動了某些人神經。這個,目

前我還是一頭霧水,毫無頭緒。年關就到了,這事,只得先放放了,等過年後再查

了。我希望你能隨時關注著這方面,暗中搜集這方面的有關材料隨時向我彙報。

葉凡ji待樣子說道。

「我會盡全力,過年我還得值班,也不準備好回老家過年了。就在魚桐暗中調查

一下也無妨。」盧安剛態度堅決,說道。

「你辛苦了葉凡拍了拍盧安剛肩膀,轉身告辭。走時,盧安剛親自送到大men

口,差點驚掉守men的士兵眼球。

夜,當然不平靜,何鎮南一夥也沒怎麼睡好,深夜了還湊一團在聊著什麼。

第二天早上,魚桐市常委會在市委招開。

裡面坐著魚桐的13個常委,也是魚桐市的權力核心。市委書記何鎮南一臉嚴肅坐

在主位上拚命跟煙過不去。

務國雄市長一臉淡然,伸手指在桌上比比劃划著好像在策劃建什麼高樓似的。

黨群書記蔡志揚是個半老頭,因為工作太賣力,頭都快掉光了,猶如_只快沒

m的ji一般坐那兒一會兒望望天ua板,一會兒數數自己的腳趾頭。表情閑淡無聊之

極,好像這常委會是釣魚池。

管紀委的副書記於志海一臉淡然坐在哪裡像尊泥菩薩。

常務副市長崔明凱正耍著手中鋼筆,好像玩雜技一般,那筆在手中翻過來滾過去

的居然不會掉桌上,手法相當的嫻熟,坐在他下的葉凡都暗暗佩服,尋思著崔副

市長是不是太閑了,玩鋼筆都能玩出這種水準來,沒去央視晚表演一番辦公室絕技

太可惜了。

常委、副市長周yu明眼神隱晦地巡視著大家,但是,絕不看葉凡一眼。

組織部長康文生偶爾會掃葉凡同志一下,臉s,自然是冷冷的像一匹北方的狼,

隨時待機撲上去給某位同志來上那麼一口。

宣傳部長潘金yu好像永遠在擺1ng她額前那幾根老掉牙秀,葉凡有些擔心她再擺

1ng下去搞得自己跟蔡志揚一樣成了沒m的ji那不是慘兮兮了。

市委秘書長江籬籬一臉端莊的坐在椅子上,倒像一淑nv,不,說錯了,應該是淑

fu了還差不多,因為人家孩子都上高中了嘛

不過,那xiong脯還是ting達的,雖說微微有些下掛,但總比沒xiong脯的好看得多,而

且,對於中老年的領導還是相當有youuo力的不是。不過,葉凡卻是沒一點興趣,再怎

么大號也是老峰子了,沒意思。

軍分區司令盧安剛也來了,一身筆ting的大校肩章佩著,眼不斜視,直直地盯著對面

某位領導,坐那地兒像一將軍,氣勢bi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