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重磅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重磅出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對面某位同志被他盯得都有些不白然了起來,mo了mo自己的鼻子,暗暗納悶自己

臉上好像沒粘著飯粒什麼的。

不然唧為何盧司令這般的關注自己這張老掉牙的臉。當然,該領導也是淡定的

坐著,偶爾會隱晦地瞅瞅盧司令一眼,納悶歸納悶但絕不出口。因為,今天這場合有

些詭異,好像全成啞巴會了。

青州市市委書記羅平人很年輕,估計就三十五左右吧,一臉陽光坐在椅子上,

眼神巡轉著,在觀察著各位常委的面s,在推敲著什麼,特別是葉凡跟何鎮南這兩的

人臉。

羅平同志一直在心裡算著二人的命相,是不是水火不相剋抑或是金克木什麼玩意

的。如果硬要論yin陽五行的話,那葉凡無異亍就是那烈火了,而何鎮南卻是玩的以柔

克鋼的水份子。當然,也可以說何鎮南是一老火團,葉凡這把xi火能否撐得住那就難

說了。

天東市市委書記費水香人更年輕,估mo著就裡出頭。正是少fu揚bsp臉蛋上配著高挽頭,搭配上端莊的衣服,倒像是公主般可愛、you得這些個老常委同

志們都想撲上去狠狠地咬上一口,這個,太水嫩了也不好,有招惹的嫌疑。

不過,葉凡的鷹眼敏銳的現,這nv人一直在隱晦的觀察著自己,而且,不是一

眼兩眼,卻是三眼四眼五眼六七八眼的觀察著。不由得暗暗自嘲般想是不老

子了,想來個老羊吃嫩草什麼的。不過,立即被否決了。更何況自己也不算很嫩的

鳥兒了,拍拖一下好像也行的。當然,葉凡沒多大興趣。

「開會吧,就要敷假了,咱們抓緊點長-話短說廢話少說。」何鎮南突然開口了,

說道。

各位同志一聽,那是來了jing神頭,坐直亍身子看著何鎮南,不知要開什麼會,好

像年.窳的總結會也已開過了,而節的安排也下來了。不會是茶話會聊天打屁吧。

「今天生了一件大事,想必在座的也有所耳聞。對於葉凡同志採取的這種極端

行為,說句不客氣的話,是很要不得的。

本來這事我不想在會上提,不過,林省長已經親自過問了,態度非常的嚴厲。

領導已經過問,我作為魚桐的書記,再不能兒戲視之。所以,關於葉凡同志的問

題,今天就在會上討論一下,該怎麼處理大家拿出個意見出來,我也好把處理意見上

報給林省長。」何鎮南開頭炮就攻向了葉凡,而且是直言不晦的。一出口就是林省

長,大帽子一蓋以雷霆萬鈞之勢壓了下來。

像這種情況的出現是極少,一般的書記都不會說出如此極端措詞的。那是代表何

鎮南對葉凡同志已經是忍到極點到了強烈不滿,已經到了憤怒的地步。

那是因為江籬籬和康文生代表市委市政fu跟橫地公司ji涉了半天,結果還是沒能

說動陳丰台老總,林則徐銅像當然也就沒買回來了。何鎮南無奈之下只好把這事匯

報給了林省長,結果,自然遭到了一頓板子雷厲般的狠批。

何鎮南堵得慌,今天運氣,肯定得在葉凡身上找回來,而且,要下重手敲打,不

光是敲打,何鎮南已經下了決心要把這不聽話的xi子踢除在市常委會外。

「何書記,你這話我很是不明白,我倒底有什麼問題,請你講清楚。」葉凡決

定不再客氣,跟何鎮南昴上了,即便是今天失敗了也得表明自己的態度。不然,軟

柿子大好拿捏這破案子就沒指望了。

破不了案子這帽子就得飛了,為了帽子就得勇往直前了。

「什麼問題,剛才何書記講得非常清楚了,就是林則徐銅像拍賣問題。我想問問

葉凡同志,人家香港華僑愛心捐贈,林省長親自下來剪綵的銅像,你有什麼權力把它

給拍賣了。說難聽點,你這就是一種無組織無紀律無領導不顧國家利益的嚴重表

現。」組織部長康文生嚴厲的批評道,為何鎮南強烈造勢一起彈壓著xi葉同志。

「銅像既然是香港華僑愛心捐贈給市公安局的,那銅像的所有權應該屬於市公安

局。葉凡同志如此處理也合乎情理,我倒是沒看出什麼地方表現出無組織無紀律還無

領導了。這時,一向不開口,分管紀委,黨內排名第四,比康文生這個組織部長份

量重得多的市委副書記於志海同志板著個臉突然話了。而且,一出手就是態度鮮

明,狠話連連。

從沒見他如此狠過……

頓時,語驚四座。對於於

明擺著要幫葉凡說話的架勢,何鎮南除了驚訝外就剩下滿肚子的疑uo了。

如果說葉凡說動了亍志海,那應該不可能的。

自己跟他相處幾年了都沒說動他加入自己陣營,以前也想過使出乾坤大挪移手段

把他給挪到其他地兒去,不過,很是詭異,上頭沒同意。

此人一向不顯山不1u水的,好像沒什麼靠山,何鎮南一直相當疑uo,看不透此

人。而葉凡一個年青人怎麼可能在三天內就說動於志海這種立場堅定的人。

「於書記,葉其『把此事向何書記彙報過,經得領導同意了嗎?」短暫的愣之後

宣傳部長潘金yu動了第二輪攻勢。

「笑話,一點屁大點xi事都要向領導彙報,那何書記還不得被累壞了?

何書記是掌控全市的,以前他自己也常常在會議上也ji待過了,說是一些jim

蒜皮的xi事別去麻煩他。

想必葉凡同志在決定搭賣前也是三思而後餑牡閿治拮櫓了不尊重領導

了?」這時,市委常委.副市長周yu明反擊了潘金yu的話。

又一個常委立場堅定的站出來支持葉凡,使得何鎮南一夥信心開始受到打擊了,

覺得今天是不是見鬼了,魚桐是不是要變天了,怎麼這般的反常。

何鎮南隱晦的掃了一眼李國雄和蔡志揚,現兩人一臉淡然,暗暗尋思著這個是

不是他們倆聯手搞出來ua把戲的。憑葉凡的能量不可能說動於志海和周yu明這兩個比

較謹慎的常委的。

「銅像雖說賣不了多少錢,就幾百萬,可是他造成的影響大大了。這是人家華僑

的愛心捐贈,怎麼能拿來賣錢?從銅像本身來說,他是屬於jing神層面的東西,一種正

義的象徵。當時香港林家捐贈銅像也說過,要讓林則徐英雄的一身正氣永遠罩著市公

安局唧秉公執法,保一方平安。」市委秘書長江籬籬從jing神層面來反駁周yu明了。

「愛心捐贈就不能拿來賣錢啦?簡直是廢話嘛江秘書長,你沒看見,咱們國家

哪次大災不是有許多愛心捐贈,比如棉被衣服大型機械等等,有時ji通不方便,還不

得換成錢款支援災區。所以,關鍵要看愛心捐贈賣來的錢拿來是幹什麼用的。我可

是聽記講過了,一切為了破案。這個,為什麼葉書記要賣銅像?肯定有原因

的?咱們不妨來探討一下賣雕像的的。」軍分區司令盧安剛是軍人,那話講得很

粗,但也很正氣。

「呵呵,我倒是聽說過一點,好像是市公安局沒米下鍋了吧。」這時,常務副市

長崔明凱見李國雄向他使了個眼s,立即開始助威攪局推bo助瀾完全像個投機份子。

「嗯÷警們的出差住宿,還有警車都快開不出去了。當天我查過公安局賬頭,

居然是負的里妙多萬。」葉凡裝得一臉苦澀的笑了一聲,當然是為了表現委屈勃取同

情,此刻,xi葉同志打的是台灣某些同志經常玩的『悲情牌o

這廝頓了一頓巡了大家一眼,又說道,「想必頭天上任我在市公安局men口被ji蛋

砸的糗事已經傳遍魚桐了,魚桐日報不是都登載了,好像,還是頭版頭條了。

本人在驚訝亍潘部長的重視同時也相信宣傳部的潘部長同志也是為了市局作響,

想趁機宣傳一下市局對路慘案的態度。這點,我先感謝一下潘部長對市局的重點

·照顧。對我葉凡工作的大力支持和幫助。

而且,我當時說過,半年內破案,破不了我脫了這身警服。當時當作陳廳長面也

說過,半年內破不了案子,局黨組班子成員集體請辭。什麼叫背水一戰?

我這種情況就是。ji蛋只是導火索,不過,沒有強有力的經濟作為後盾支持著,

連警車都熄火了,我們市局還怎麼破案,既要馬tj跑得快,總得給點好料子吧。

當天我找了崔市長和李市長,他們倆都非常支持市局工作,合計著,立即給了

市局卯o萬的款子重磅出手,也是為了案子。」

「倒是有這麼一回事,我當時也是考慮到市局的特殊困難,再說,咱們魚桐這幾

年經濟勢頭展良好,陽田的礦山和九子溝旅遊景區開先後建設完畢,也給咱們市財

政帶來了可觀的收入。

在不缺錢的情況下,而貉慘案的yin影籠罩著螯個魚桐,說難聽點,現在晚點過

後街上難見到幾個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