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黨教育我們講承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黨教育我們講承信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昔日繁華的魚桐怎麼就這般冷清了。就是因為路慘案,既然葉書記有這麼大毅力

雄心,咱們市政fu是不是也得拿出眾志成誠的態度來。

破案是幹警們沖在前線,我們搞後勤的絕不能拖了他們后tui。最近我一直在考

慮,市局的辦公樓是不是也得再建上幾座了。

市局,說句實話,太舊太破了一些。一匹老牛,怎麼能拉得動市局這麼大的隊

伍。沒有強有力,充滿活力的市局,餓著肚皮如何破案,那成神話了。

這事我跟崔明凱同志商量過了,在這裡也就事先提出來,市政fu決定再拔一千萬

給市局建樓,改善市局的窘境。關於這一點,因為涉及資金也不xi,同志們也可以說

說看法嘛」李國雄市長口氣淡然,但句句像刀子樣戳得何鎮南直想馬上站起拍桌子

罵娘踹死某孫子。

「呵呵,謝謝李年長的好意。只是,那叉諭萬卻是一分沒拿到手。市財政局的安

蕾局長說是沒錢了,要等到年過後四月份左右。

我想,他們等得起咱們等不起,不能白白1ng費了時間,失去了破案的最佳時機。

所以,我也是孤注一擲,要知道,市局也沒什麼來錢的東西。總不能叫我把十

來輛破舊警車都拿去拍賣了吧。

再說,也賣不了幾個錢,更何況,有人敢買嗎?只有那尊銅像還值些錢。

而且,我早有打算,只是暫砷轉讓給別人,等有錢了我再贖回來,當然,這個得

買主同意才行。」葉凡淡淡說道,矛頭直指財政局長安蕾那nv人。

「市財政局沒錢啦,這個怎麼可能?葉書記,你敢用黨xing作證證實你講的話是真實

的嗎?這時,黨群書記蔡志揚突然出口了,一臉嚴肅。表面看好像對葉凡不信似

的,實則是炮打市財政局的安蕾那娘們了。

「當然,我用黨xing和我的人格作證。當時一起去的還有市局的幾位同志,比如后

勤科科長劉東升,常務副局長周鐵劍等人。

而且,這事我還親自去找過何書記了,何書記也很急,直接打了電話給安局長詢

問過此事了,結果還是回答說是沒錢。

說句不好意思的話,我當時還指使人偷偷查過財政局的賬頭,現裡面還有一億

多款子在。當然,這點我人市局作得不對,但是,也是無奈之舉,這點,我向在坐的

領導們請個罪。

不過,很遺憾,安局長說是那筆錢是別人的,最後,何書記還從書記基金里擠

了萬出來。

只是,對於龐大的市局機器來說,起不了多大作用,不過,我還是得感謝何書記

對我工作的大力支持。這一點,市局的幹警同志們都牢記在心。」葉凡一臉嚴肅,

說道。

「噢,看來財政局還真沒錢了,呵呵。」李國雄乾笑了兩聲,意味深長。

「不昝多麼困難,你可以向我們反映情況,也可以向常委會反映情況,但也不能

出賣銅像,這是絕不允許的事。葉凡同志在這件事上處理得相當的不妥當,我的建議

是給予他黨內記大過處分,對於這個問題,同志們可以議議。」何鎮南說到這裡,看

了大家一眼。

此獠又說道,「不過,在討論這事以前,我得給大家說叨一下,林省長對此事非

常的關注,也可以說是相當的憤怒。

已經建議由公檢法機構組成一個聯合調查組下到咱們魚桐來調查此事。

林省長的態度,我請在坐的常委們慎重考慮一下。既然省里已經下了決心,我們

市裡也耍拿出態度。

堵不住憂憂眾口,但至少也得在他們下來前表明我們市裡的態度才行。今天的決

定將記錄在冊,大家議議吧。」

何鎮南把林省長拋了出來壓制大家,想必各個常委會感到空前壓力的。何鎮南連

林省長對此事的態度都隱晦的提出來了,派調查組了,那意思很簡單了,就是耍調查

葉凡了。自然,是葉凡同志做錯了,不然,為何要派聯合調查組下來。

「記大過處分,葉凡有沒錯現在還沒調查清楚,而且,本人認為葉凡同志做得無

可厚非,錯在哪裡,要說錯的話某些同志可是有些問題。於志海隱晦地提點了一

下。何鎮南那嘴角微微cu搐了一下,知道他指的是財政局長安蕾同志了。

「要調查行,我看市財政局也得調查一番才行。至於說對葉凡同志的處分,我看

在沒調查前沒有理由這樣子做。」李國雄居然建議道。

「嗯,沒有調查就沒言權嘛崔明凱應了一句

「各位,林省長都表態了,咱們真要等到省里人下來才表態嗎?我看對葉凡同志

的處分是恰如其份的,並沒一點不妥。要是等林省長下來再處理,我們將顯得相當的

被動。」康文生冷聲哼道。

「既然大家意見難以統一,我看舉手表決怎麼樣?」李國雄看了何鎮南一眼,說

道。

舉個m,何鎮南心裡暗哼了一聲,嘴裡哼道:「既然關於處分的事大家意見分岐

太大,那就等省里調查組下來後有了結論再說吧。不過,葉凡同志要接受調查,所

以,必須先停職。」

「停職,何書記,路慘案還在等著我,而且,這事子虛烏有,我強烈反對停我的

職。並且,沒有理由停我的職。」葉凡冷聲哼著。

「嗯,還沒開始調查就停職,這是哪般子道理,有些莫名其妙嘛」亍志海冷聲

哼道。

「我也認為停職不可,市局不能沒有掌舵人。一切應以貉慘案為重,再不破案,

你我都是魚桐的罪人。如果因此事造成老百姓恐慌,倒致外來的客商不敢來咱們魚

桐,致使得經濟的增長下滑,咱們市在全省排名拖后,人心不穩定,不但你我難以過

去,就是省里的問責大家也承擔不起,那後果相當的嚴重。周yu明從經濟方面入手

反對停職。

「關於是否停職的問題也可以舉手表決嘛這時,黨群書記蔡志揚又冷不丁的

冒出一句來,何鎮南恨不得衝上前去煽這廝一耳光,覺得此人專men乾的活就是bsp放冷槍的活計,時不時給你來那麼一下子,令人相當的難受,不如來點痛快的還好

些。

「我們可以先請示一下林省長不是更好嗎?」這時,康文生突然冒出一句來。

何鎮南心裡一動,立即說道:「康部長這提議很好,我們就用免提鍵請示一下

吧。」說完親白打起了電話,把葉凡的事有選擇xing的給林峰省長彙報了一下。

「礦$這事還用問我嗎?你們知不知道?省委趙書記親自過問了。說是香港林家

已經向省委提出抗議了,影響極其惡劣。調查組的同志估計快到魚桐了,你們作好

準備吧。林峰冷聲&#o39鄉著掛了電話。

林峰的話大家都聽見了,各個常委表情不一。

「呵呵,既然調查組馬上就到了,就由調查組的同志來宣布對葉凡同志的處理

吧,散會。何鎮南一時心情大好。林省長傳達了一個很明顯的信息,連省委書記

都關注著了,這事,肯定大了。並且,絕對是朝著對葉凡不利的方面展的。

趙昌山搞什麼?葉凡心裡尋思著,如果說他想藉機敲打自己,那絕不可能。自己

來魚桐又沒得罪他,再說,自己那xi份量根本就不值得趙昌山這種大佬敲打的。

莫不是趙昌山想借自己手敲打誰?那也好,你借我勢我借你勢,勢勢而動,葉凡

心裡一動,暗道安蕾這nv人也太翹皮了、得給點顏s給她看看……

省曇下來的調查組組長是省紀委副書記宋光輝挂帥,一個和氣的中年人,眼睛不

大的xi眯眼,調查組住在魚桐賓館,何鎮南帶了幾個人親自去迎接的。

說是明天放假過年了,耍爭取在最短時間把事實搞清楚云云,所以,下午就開始

調查取證了。

先從市公安局開始,有關人員被逐一叫去問話。然後是市委與這事有關的相關領

導,葉凡是頭一個。後面比如崔明凱和李國雄都批過錢,而何鎮南作過指示,安蕾居

然也被叫去問話了。

詭異的就是市公安局的調查還不如市財政局的調查來得細,而在此方面葉凡早指

使幾個jing干刑警把有關材料擺到了宋光輝頭上。何鎮南隱隱的感覺到了什麼,那臉

s,相當的難看。

「安蕾,市財政局賬面上當天還有一億多錢款,為什麼不拔給市公安局?」安蕾

坐在沙上,宋光輝坐在辦公桌的轉椅jl,旁邊還坐得有三個陪審人員,架勢沒有公安

局審訊室那般嚴厲。

不過,宋光輝親自問詢此事安蕾那一絲慌張還在顯1u了出來。畢竟,宋光輝是省

紀委副書記,此人沒事時跟你笑臉,嚴肅起來時可與包黑子一比,相當唬人的。

紀委,是個官都相當怵,何況是省紀委副書記,那牌頭更是嚇人得很。

「我早解釋過了,那筆錢款是別人的,已經答應別人了,我總不能出爾反爾

吧,黨教育我們要講承信。安蕾恢復了平靜,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