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圈子的核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圈子的核心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最年輕,倒是被眾人硬是按著坐在了主位上,其它的

是於志海,周yu明、盧安剛以及粟一宵。

因為在調查財政局的事粟一宵也出了大力,以前他跟安蕾

有過一些接觸,所以也知道一些這nv人的事。

在葉凡跟安蕾鬥起來時,粟一宵打了電話給葉凡,把知道

的全倒了出來,而且,也出了幾個餿主意。

見粟一宵真把自己當朋友看待了,葉凡也不會善待朋友的。今晚上的葉系xiao園子聚會就把他也叫了過來。

粟一宵實則心裡暗暗高興,這個xiao圈子中加上葉凡有四個

常委,在魚桐這地方來說還是一股相當生猛的力量。只要自

己貼緊了葉凡,以後想安排幾個人手,只要葉凡肯點頭,這股

力量的實力應該也能讓市委書記何鎮南有所忌憚的。

何況,老粟也聽說號,好像何鎮南這次也是吃了暗虧。連

自己的nv人安蕾都沒保住,也算是丟了大臉。當然,安蕾跟

何鎮南的關係粟一宵也是在一個偶然機會下現的。

以前葉凡沒來時粟一宵有意識的去接近安蕾,無非還不是

想向何鎮南示好。此一時彼一時了,既然葉凡的勢力不弱,再

說兩人又是朋友,自然選擇了葉凡了。

「葉書記,昨天的事真是有驚無險啊粟一宵笑道。

「調查組剛下來那個時候,ac我也沒猜咧i省委到底想干什

么。不過,現在估mo著也mo到了一點mn道,應該不是沖葉書記

來了。倒是何鎮南同志得思忖思忖了。」周yu明一席話,頓

時引來大家一陣子笑聲。

「哼,何鎮南也太霸道了,葉書記剛到魚桐他就直接給下

馬威。給下馬威也無可厚非,不過,他太bsp你不給錢那不是斷了葉書記破案的後路,這是要把人往死

里整。而且,太明顯了,一個xiao局長居然跟政法委書記叫板。

這世上還有如此天理嗎?我看安蕾被捋了帽子還是xiao事,

真詼關她幾夭。

這nv人,以前仗著何鎮南的支持大有不把咱們這些老傢伙

放眼中架勢,就連我們紀委去划拔款子有時她都要刁難,活

該」於志海冷聲哼道。

「葉書記,關於安蕾估mo著等迓了這陣風過後何鎮南還會

起用她的。財政局她應該不可能再呆了,不過,魚桐這麼大,

好的局子多著。對她的態度怎麼樣還請葉書記給個指點一下,

咱們既然同在一條船上,也得互相遇點信息才對。盧安剛甚

至略顯恭敬講出的這句話來。令得粟一宵再次擦了擦眼,心裡

暗暗震驚,這盧司令什麼時候好像成了葉書記的手下兵蛋子

了,這事太詭異了吧?

「這事咱們再看,估計沒有個幾個月安蕾這nv人老何同志

應該不敢用的,畢竟,省里還有人盯著。葉兒淡淡笑道,

看了大家一眼,又說道:「盧司令講得對,咱們同在一條船

上,以後更應該互相幫襯著才對,人多力量大,團結就是力量

卜這是偉人們說的,用在咱們身上也合適。不過,這次請大家

來坐坐,一來互相聊聊加深盛情,二來對於昨天生的事我葉

凡心存感ji,藉此杯感謝大家一下。

「tian,同飲一杯。」盧安剛叫道,五隻杯子碰在了一起,

出清脆的嚓聲來。

「謝謝」葉凡一飲而異,看了大家一眼,說道,「還有

一件事想拜託大家了。就是關於8j慘案的事,我想,三個臭皮

匠頂個諸葛亮。

咱們這裡有五個臭皮匠,所以,群策群力應該比我個人單

乾的好。時間不多了,就半年。

跟各位說句實話,到現在我是一點頭緒都沒有。此案的

切入點在什麼地方,希望各位有空時能幫我盯著一些有關這方

面的消息,及時的傳給我。」

「那是應該的,葉書記的事就是我們的事。而且,作為我

們這個xiao國子,我覺得經后應該多商量著,聽聽葉書記意見怎

么樣?」於志海先表了態,倒是令得周yu明幾個人都暗暗奇

怪。

亍志海這個直管紀委的市委副書記好像人一下予活絡了起

來,以前一臉嚴肅很少講話的,更不看不出有什麼意思傾向,

今天他是處處搶得先機,儼然唯葉凡馬道是瞻的味道,這裡

頭,太透著一股子怪味了……

「葉書記講怎麼辦就怎麼辦。」盧安剛是軍人,更直接,

幾人也不慢,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帝都皇朝集團的梅玫總裁昨天碰到我,說是想請葉書記

吃頓飯,不知葉書記有沒空。」粟一宵突然說道。

「那nv人應該是有事想求葉書記了。」亍志海皺了皺眉,

丟了一枚hua生米進嘴裡嚼著。

「求我,我又不認識她,怎麼可能幫助她,這倒奇了?」

葉凡皺了下眉,說道。

「其實,說起來她那公司也有些奇怪。以前他丈夫董方在

的時候,帝都皇朝集團相當的紅火。

短短的幾年,由一個不到千萬資產的xiao公司一下子展到

現在擁有接近上億家財。

旗下控股的帝都皇朝集團公司更是擁有接近兩億資產。咱

們魚桐市二個著名生活xiao區,江影豪庭和山水民居都是她們公

司開的,前段時間也正在熱賣中。

不過,好景不長,因為歇蚌彖案影響,好多本想在魚桐置業

的成功人士都給那血腥案子的yin影嚇怕了。

一下子就閑置了三四百套房子,這下子估mo著公司資金方

面可能出現周轉不靈的狀況了。

更倒霉的就是她老公董方不知什麼原因狼鐺入獄。而且,

更禹奇的就是繼去年貉慘案不久。

也就是去年的1o月份董方居然病死在了獄中,這孤nv寡母

的守著這麼個爛攤子也著實有些令人惋惜。」於志海嘆了口

氣,mo了mo頭上不多的頭,越顯得光亮了。

「噢……葉凡應了一聲裝著沒在意樣子跟大家喝起酒來

同一時間,兩具重疊的身體在耗盡最後一絲力氣后終

亍停止了活塞運動,屋裡瀰漫著一股子令人燥動的腐爛味道。

「鎮南,難道你就這樣子眼睜睜看著你的nv人被一個xiao子

欺負?nv音相當不滿的哼著話。

「別急寶貝,我們有的是時間收拾他。目前非常峙期&#o39&#o39我

得先避避趙昌山那匹夫的眼光。老領導不在粵東了,咱們一下

子失去了靠山,做事總得xiao心點才是。」何鎮南一隻手格在安

蕾身上,說道。

「姓葉的不會是趙昌山的走狗吧?安蕾動了動身子罵

道。

「不清楚,不過,好像不像。應該是趙昌山借那xiao子的

手在敲打和警告我。何鎮南淡淡說道。

「警告,鎮南,你難道還沒拿定主意。我可是聽說趙昌山

是京城趙家人,家勢強悍,你跟了他也不會吃虧的吧?安蕾

不解的說道。

「你不懂,趙家那位已經退休了」趙家的實力其實跟以前

比弱了不少。

而且,最主要的就是老領導跟起家niao不到一個壺裡。我何

鎮南也不能做一個立馬見風使舵的人。

何況,省長汪正錢也跟我隱晦提過逕事了。現在是兩難

啊,不管站哪邊都得罪另一邊,而且,還得罪了老領導。何

鎮南嘆了口氣,手無意識在安蕾那光滑的比劃著,好像

老師在練字的架勢。

「我是聽說赳書記最近跟汪省長掰手腕掰得厲害,沒準兒

下邊的人事安排又要重新洗牌。這個時候,你得千萬xiao心著

點,不然,有些危險。」安蕾一臉擔心,說道。

「呵呵呵……怕什麼,好歹我還是一封疆xiao吏,老領導雖

說走了,但老領導留下博一系人總還有剩下幾個。有他們撐著

場子,趙昌山真想動我,還得度量度重的。」何鎮南笑著,霸氣突顯。

「得瑟什麼,自己nv人還保護不了,還吹,哼安蕾氣

不打一處來」狠狠地在何鎮南xiong口上咬了一口。

「不是跟你說過,收拾他還不是xiao菜一碟。他不是揚言半

年破案,只要半年時間一到,他6已滾蛋去了。

安蕾,半年時間很快就過了,我們何必再hua費時間去nong

他。從今夭常委會情況看,李國雄和蔡志揚有些蠢蠢yu動了。

今天也真是詭異,於志海、周yu明和盧安剛三人怎麼會站

出來為葉凡講話。

而且,口氣相當強硬。要不是他們綁成一塊給李國雄和蔡

志揚帶來了機會,葉凡,早就被我停職了,還威風個屁」何

鎮南講到這些,那臉yin森森的有點像閻羅王。

「我等不及了,還要半年,誰受得了,f脆我招呼些人蓉

些事出來就夠他忙活的了。而且,也能拖住案子。安蕾嘟著

嘴哼道。

「不要1uan來,現在非常時期。別給他抓住什麼機會惹出什

么格外事端更麻煩了。再說,要拖住路慘案還不容易,裁何鎮

南並不是說不讓破案,只是拖上半年,讓那xiao子滾蛋了再說。

媽的,那xiao子一來就像一老鼠屎一般攪得這魚桐都不得安寧

了。何鎮南一臉嚴肅,哼道。

「我知道了……」安蕾拖長聲音嗯道,這nv人,心裡早在

打主意了。跟葉凡的對昴中可以說,她是榆下一塌糊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