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三十章關公面前耍大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關公面前耍大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當然,葉凡經過在獵豹的特殊強化培訓,再加上這幾年下來的打拚天下,從日本到格拉蛇詠,再到海南大戰神tui子,最近又到泰王國大撈了一筆,實戰經驗那是頗為豐富的。

所以,現在的反偵察能力是強化了不少。再說他耳目靈光,要跟上他是有相當難度的。

「葉哥,這位就是我跟你講的五台李強,他家住在五台山附近。」陳軍介紹道。

「你nv子。」葉凡伸出了手,兩人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不過,瞬間,葉凡感覺一股大力傳來,一股緊縮感迫壓著手掌,李強的手nv子像一下子成了堅硬的老虎鉗子,手臂上經絡條條鼓起,看來他是出了全力了。

知道李強是在試探自己,這xiao子心裡不服氣。葉凡微微行氣,淡定的笑著,無論李強怎麼使力,感覺nv子像握著一塊掌形石頭疙瘩似的著不上力。

陳軍則在一旁詭異的笑著,知道李強這貨要自討沒趣就讓他nv子nv子受點教訓也nv子。不然,真以為天下沒高人了。

李強怒了,不服氣了。『隘地一聲吼叫,居然蹲上馬步全身使力了。不過,段位差得太遠,聽陳軍說李強的身手跟他差不多,就五段左右,哪能跟葉凡這種七段頂階相比。

就在這時候,李強感覺那個一臉微笑著的年輕人手掌開始收縮了,像蟒蛇繞腹一般。

而且,越來越緊,自己這能捏碎瓷杯子的手掌居然傳來了疼痛感覺,而且,越來越疼,微微出了聲音,似乎,骨頭都在顫慄,已經頂不住了。

李強正想服輸,不過,感覺對方手上力勁突然全部消失,只聽葉凡呵呵笑道:「不錯,跟陳軍的手勁差不多。##筆趣閣看xiao說必去##」

「我服了1李強甩出這句話后,突然半膝著地,說道,「先生,請受李強一拜。」

「沒必要這麼隆重,起來吧。」葉凡淡淡笑道,想拉李強起來,不過,李強沒站起來,望著葉凡,一臉期盼樣子。

這廝說道,「我知道先生是高人,也聽陳軍講過許多你的故事。所以,我從五台趕來了。請求先生救救我母親,她的情況想必陳軍跟您說過了。只要能治nv子母親,她能正常生活了,我李強這16o斤就是葉先生的了。死,不算什麼。」

「怎麼能說死,跟著我是要過nv子日子的。你母親的事,我先看看,不管怎麼樣,我會儘力治療的。」葉凡目光堅決,掃了一眼憂鬱的李強一眼,又說道,「這樣吧,最近我很忙,節估計還得去一趟浦海市,等忙過這段時間后估計初八左右我到五台一趟去看看。」

「我背她來了,就在樓上。」李強xiao心的瞅了葉凡一眼,說道。他是有些擔心高人不滿。

「那行,我們先看看。」葉凡點了點頭上了樓。

推開mn后現一個中年fu人坐輪椅上,雖說早就癱瘓了,但人收拾得很乾脆。長相相當的清麗端莊,並沒有一絲萎頓失意的樣子。看來,jing神頭很nv子。

「媽,這是我請來的高人,他等下要檢查一下,你配合著。」李強很孝順。

「你這孩子,整天搗鼓著為我治tui,唉,沒用了強兒。我也不指望什麼了,這輩子就這樣子也tingnv子的。你還是先給我找個媳fu兒回來,媽想抱孫子了。整天坐這輪椅子上有個孫子能抱抱多nv子。」李強母親鳳秀看了葉凡這個所謂的高人一眼,嘴裡說道,那眼神中的不信任一閃而逝。畢竟,葉凡的確太年輕了,怎麼可能是高人?

葉凡不說話,用行動表示才是王道。走過去一把抓起鳳秀xiaotui,沖李強哼道:「剪破ku管。##筆趣閣看xiao說必去##」

「不……不行1鳳秀臉上微微紅了,腳一動想縮回來。

葉凡看了陳軍一眼,他出去了。李強倒沒猶豫,不知從什麼地方掏出一把鋒利的xiao匕來,滋啦一下母親大tui下部ku管全部划拉開了。

鳳秀還想掙扎,不過葉凡哼聲道:「如果你想永遠坐這輪椅上我立即走人,還有,以後你不是要抱孫子,你這個樣子,恐怕還得等著孫子來伺候你。再說,你這個樣子,李強會安心嗎?nv人會嫌棄你這婆婆的,到時連老婆都沒有你們李家斷了后可就……」

鳳秀終於老實了,不動了。

葉凡檢查一翻后陷入了沉默中,又掏出金針試扎了幾針,問道:「有沒感覺?」

「沒有?」鳳秀搖了搖頭,一臉失望,李強心裡也直打鼓,他怕,他實在是害怕這次又是一場空歡喜。

「還不站起來,站起來1葉凡突然一聲大吼,手猛地往鳳秀那有些肌rou萎縮的xiaotui上恰到nv子處的一拍,抓的xue位正合適,鳳秀沒防備之下居然站了起來,不過走了兩步后就摔了下去。

「媽,你能站了?」李強驚呆了,連去扶母親的事都給忘了。

「暫時xing的,想讓你母親像一個正常人走路還長著。不過,從剛才的情況看,你母親的tui一直沒有nv子轉,她心裡肯定有什麼事藏著,要治nv子你母親tui病,先就得解除她的心玻」葉凡說道,扶鳳秀坐在了椅子上。

盯著她,又說道,「我的意思你應該明白,說吧,為了你兒子李強,你也不能再藏著什麼了。我可以先出去,你跟李強說就是了。」

「葉……葉先生,你別走,我都說了。」鳳秀略一遲疑,抓住葉凡的袖子,有些慌急樣子,說道。

「年輕那個時候,你父親李天雄有個nv子朋友,叫江林,兩人nv子得同穿一條ku子。

後來我才知道,他們倆原來是師兄弟,師傅nv子像是一個高人,不過,早死了。

2o幾年前,你父親天雄認識了我,我們倆很nv子。」鳳秀講到這裡,臉上煥顯出點點紅暈,看了兒子和葉凡一眼,又說道,「不久我們結婚了。

江林跟你父親還是一樣的要nv子,並沒因為結婚而擔擱了兄弟感情。不過,他工作在外地,nv子像很忙,隔上兩三個星期師兄弟才會回來湊一塊喝上幾杯。

而你父親在本地工作,算是輕閑。12歲那年,你父親已經是平林縣縣長了,有一天,秋山煤礦突然塌了,井下埋著上百條人命。

你父親是個梗直鐵血的人,他要求立即上報到鐵州地區展開搶救工作。

不過,縣委書記楊大同沒有同意,說是人如果救不上來那就是特大事故,倆人都要丟帽子,也許還要坐牢。

而且,縣委班子估計都逃不掉,所以,硬是使手腕彈壓了下來。你父親無奈之下帶著一伙人親自下井搶救。

井倒是打通了,人也救了8o來人上來。你父親很勇敢,他有一身nv子功夫在身。

別人拉都拉不住,他已經來回nv子幾趟了,他不聽勸阻又下去了。只是,這次下去就再沒回來,井也重新塌了。

最後,那井倒成了你爸的墳墓。楊大同怕擔責任,乾脆封閉了煤井,往上報卻是煤井在你父親巡查工作時突然塌了,裡面壓了四個人,救出三人,就你父親因公犧牲了。

最後,還拿了個烈士回來,給了一些錢到家裡就走了。而那些被埋的人估計還有二三十個,最後可能用錢堵平了。」

鳳秀講到這裡,眼淚又冒了出來。

「楊大同,我去殺了他1李強眼紅紅的吼著,轉身就要走人。

「幹什麼,你去當殺人犯你媽可別指望著我來照顧,我葉凡還沒那般nv子心,哼1葉凡一把抓住了他,冷冷哼道。

「你去吧,你去了回來就見不到我了,我就怕這事你知道了要胡來。」鳳秀倒是冷靜了下來,「你聽nv子了,如果以後再這個樣子,你就等著回來收屍。」

「媽,我不去了,你兒子會活得nv子nv子的,讓你抱孫子……」李強血紅著眼,拳頭捏得緊緊的,吼道。

「事肯定要查清楚的,楊大同也不能饒過。不過,事得慢慢來,咱們要光明正大的讓他進牢房,吃槍子都有可能,聽明白我的話沒有,相信我的話就點頭。」葉凡拍了拍李強肩膀。

「葉先生,我聽你的。」李強重重地點了點頭,看了母親一眼,問道,「媽,那個楊大同去什麼地方了?」

「人家現在升大官了,聽說已經是山原省什麼常務副省長了。」鳳秀哼道。

「常務副省長什麼官?」李強問葉凡道。

「跟副省長一個級別的,不過,權力比副省長又大了不少,只比省長xiao一點點。算是一個實權級人物了。既然此人爬得如此之快,後面也有人幫襯著。所以,李強,你聽我的,君子報仇,十年不完。都這麼多年過去了,咱們再等等,山不轉水轉,指不定什麼什麼時候他跟我會轉到一塊的,放心,早晚我會出手讓他自食惡果的。」葉凡態度堅決。

「嗯,我聽葉先生的。不過,媽,你剛才講了,爸還有個師弟叫江林,nv子得同穿一條ku子,nv子像是在國家什麼秘密部mn工作,他難道就不管啦?」李強有些疑huo不解,問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