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院長來要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院長來要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父親遺下的那個有特殊標記的東西在什麼地方,是什麼東西?這事保密,不準跟任何人說」這些刑警你都不能說。」,葉凡把董鶯鶯帶一旁xiao聲問道。

「架子上那隻鳥雕就是。」董鶯鶯沙啞著聲音說道。葉凡支開了刑警」走了過去,趁人不備把那塊雕著一隻xiao鳥的石塊給塞進了皮包里。

「董姑娘」這裡你不能再呆了,我給你找個安全的地方怎麼樣?」葉凡商量道。

「我不走,要死也死家裡。」董鶯鶯突然喊叫了起來,抱著被子大哭著。

「那好,我叫兩個幹警保護你。」葉凡叫來了王平」安排了一男一nv兩個幹警全天出卜進保護董鶯鶯。暗地裡,葉凡只好把陳軍招到了魚桐來暗中保護董鶯鶯。

回到局裡」葉凡坐在椅子上臉syin沉如墨。嗯不到踢慘案一點頭緒沒有」在過年時居然又死了人,屋漏偏逢連夜雨,葉凡有些無語了。

早上9點,葉凡打起jing神」擠著笑臉從香港太茂集團派來的人手中接過了1o輛新車。井理人走時只嘮叨了一句道:「希望葉先生經后千萬別再賣銅像了。林董有些……」,」代理人後面拼了半句就不講了,這個意思自然是讓葉凡同志去領會jing神了。

xiao葉老大,自然是微微愕然之後一臉苦忍的笑了。

1o點鐘,高平來彙報審理王冬情況。

說是王冬有提供證據證實」他們的確走到梅玫家準備搜查取證的。帝都皇朝集團的財務狀況出了些問題,最近銀行和一些商家有反應一些情況」而董方這幾年展如此之快,有人告密說是董方在利用公司為他人進行暗地裡的洗錢活動。開公司只是一個幌子,而把這些黑錢漂白才是真正的目的,而董方收的手續費也相當昂貴的。

「王冬他們查出什麼沒有?」葉凡淡淡問道。

「他說正在調查取證,有重大嫌疑。」,王平說道。

「重大嫌疑,我還懷疑他預謀殺人。怎麼那麼剛好」深更半夜去搜查取證梅玫剛死不久就出現了。在我亮明身份后不問青紅皂白立即要抓人打人往死里招呼,這裡面有些說不清道不明。

而且」一口咬定董鶯鶯是我nv朋友,簡單是1uan彈琴。王冬的動機在什麼地方你給我好好查」查清楚再說。」葉凡冷聲哼道。實則,對高平這個刑警隊隊長也有些不滿,來的度太慢了,有故意拖拉嫌疑。踢慘案案情撲朔mi離,葉凡到市局根本就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也許,踢慘案的幕後主指者在市局也安bsp有如此能量的人安cha線眼不用費多大力氣」或者用錢買通某些意志不夠堅強的幹警也大有可能在巨大的金錢面前,仁義道德,公道職bsp「這個剛才市檢察院檢察長顧曲來了電話,要求我們市公安局立即無條件放了王冬他們,這個」只是一場誤會。」高平有些為難樣子,說道。

「嫌疑還沒搞清楚,怎麼能放人,那可是殺人嫌疑1葉凡冷聲哼道,覺得這個王平使用起來特不順手。心裡更是有些不痛快了自己這個政法委書記講的話好像不怎麼好使,本應是不折不扣執行的。

「那好,我們先關著。」,高平點了點頭正準備出去」響起了叩mn聲,葉凡叫了聲進來。

進來了兩個人一個是政法委第一副書記馬柏生,另一個不認識,瘦瘦的,顴骨很高。

「葉書記,我是檢察院的顧曲。」那中年男子先伸手自我介紹道。

「噢!是顧檢長,你好。」,葉凡點了點頭打了聲招呼。

「葉書記我是來要人的。院里不能少了王冬,時下雖說是節放假,不過我們魚桐市檢察院太忙了,昨晚上的事純屬誤會王冬有些魯莽了,有些地方做得不夠妥當,我替他向你道歉。」,顧曲嘴裡說著客氣話,實則是有些不服氣樣子。

「道歉,沒這個必要,都是為了工作。不過,王冬有重大嫌疑,在公安局沒調查清楚前暫時不能放人,這個」還請顧檢長諒解一點。」葉凡嘴裡也是說著客套話跟顧曲虛與委蛇。

顧曲雖說明義上是自己下屬,但顧曲也是副廳級幹部,而且,檢察系統執行的是高度的直管。

連工資等一系列經費的產生都由上面直接拔款」不與地方政fu產生聯繫。所以,檢察院作為督察機構,辦案相對來說比公安局和法院更獨立一些。

所以,葉凡明面是上顧曲的領導,實則顧曲沒怎麼把葉凡這今年青人看在眼中。

「葉書記,檢察院正常執法,只不過隅然間碰上了殺人事件,而且,到現場后梅玫已經遇害,何況,當時你也在常人怎麼可能是王冬他們帶人殺的?」顧曲有些不客氣起來了,而且,隱晦地點出葉凡在常你這樣子硬抓住人不放有些故意。難意思。

「我是在場,不過,既然檢察院來辦案子搜查梅玫的房子。何必偷偷摸摸的搞得像殺手一般,全身黑衣不說」根本就不按辦案程序要胡1uan抓人。既然他們是去搞搜查的」為什麼不穿工作服?」葉凡冷冷哼道,一旁的馬柏生淡淡的坐在一旁吐著煙圈看熱鬧。

「這是工作需要,有時怕打草驚蛇才這樣子做的,這個正常,你們市公安局辦案子不是也經常穿便裝嗎?」顧曲嘴皮子一點不笨。

「穿衣服的事我不想講了」就是來得太突然了。在我亮明身份,在董鶯鶯證實下王冬還要下狠手抓人,況且」下手相當的狠辣,要不是本人有點xiao身手學了點搏擊之術,估計當場就重傷倒地了。而且他們胡編理由,這難道也是檢察院辦案的一向作風嗎?如果真這個樣子,那我是不是該懷疑咱們魚桐市檢察院的某些同志思想上出現了某種偏差。或者說領導班子的指導思想本身就偏離了執法的正線。」葉凡一席話下來相當的犀利,利用領導優勢壓製得顧曲同志被噎得話都講不出來了。那臉相當的不自然,自然是內心充滿憤怒和不服了。不過,葉凡是他的領導,至少明面上就是。

「哼!葉書記」我可是聽說王冬他們進來時你把董鶯鶯綁了起來,而且,梅玫就死在你進去之後。」顧曲來硬的了,隱晦意思相當明顯。

「呵呵,你們有懷疑可以查我嘛,是不是還要把我拷起來帶回檢察院審訊一番?」葉凡微笑著說道。

「老顧,我可是聽說過這麼一句話,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的,呵呵。更何況,你們檢察院具有監督執法的權力嘛,可別忘了國家賦予你們的正當權力。」這時,正坐在沙上吐煙圈的馬柏生突然漏出了這麼一句話來,當然是在煽風點火了。

「葉書記的意思是真不放人了?」顧曲沒理會馬柏生這sao包貨」知道這廝也沒安什麼好心,理他的話就著道了。

「調查清楚再放人,這事沒商量,你們走吧,我還有事要忙。另外,把王冬調查的有關,帝都皇朝集團,的有關材料複印一份過來。本人要親自看看,到底是什麼材料使得王冬要半夜去搜查董家。材料是否充分」證據是否確鑿?

董家死人了,市局正在調查,也的確需要王冬的材料。再說」王冬可是事先就潛伏在了董家別墅周圍,他們是看著我跟董鶯鶯進去的。

既然能看見我,當然也能看見殺人犯。我不相信你們檢察院的八位同志十六隻眼睛沒一個現殺人犯的半點痕,難道此人會土遁術?

再說,在公安部領導和省委領導的關注下,88慘案是重中之中」一切案子都得讓路於八八慘案,梅家的事也有可能牽扯其中,可以作為踢慘案的一個支節摸查一番。」葉凡揮了揮手,霸道的說道。

「哼!葉凡同志,你這是干涉檢察院正常執法。我會向上級領導反應情況的。」顧曲一聲冷「哼,噠噠著走了出去。

後面遠遠傳來葉凡的冷哼聲道:「隨便1

顧曲的如此表現,令葉凡更是感覺到了那張大網正在收攏。為什麼顧曲堂堂的檢察長會急著跑來要人,難道王冬身上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東西,他們不敢讓王冬在市局久呆……

而且」昨天晚上生的事顧曲知道得這麼詳細」他又沒到過現場,而當時王冬一夥連手機等通訊工具全被市公安局收繳了,顧曲又是怎麼知道這些具體事的,連自己說的話他都清楚。

這些綜合在一起,一個清晰的猜測出現在了葉凡腦子裡,那就是這市公安局內有顧曲的內部眼線。

得從省廳借兵了,這魚桐市公安局的人員太雜,根本就不可靠」長此下去想靠著這些人破了88慘案幾乎是不可能的。

葉凡更深層次的想到,也許,在這市局裡頭就有88慘案幕後cao控者安排的釘子。一點消息都給漏了出去」哪還怎麼破案子?這種局面使得自己一方相當的被動,而對手又藏在暗處自己這方根本就使不上力。

要變被動為主動才行。

不過,即便是省廳幹警下來可不可靠都難說……,…

下午,葉凡去了大熊山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