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不行就挪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不行就挪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聽將軍的1錢森恭敬的說道,心裡暗暗震驚不已。一直暗暗認為葉凡是中央某常委的si生子,不然,陞官怎麼會那般的快。年僅23歲就是將軍了,而且,居然爬自己頭上,連大熊山基地都得聽他的。

不過,現在他是真正的服氣了,從剛才葉凡的表現看,至少有著七段身手,因為,六段是不可能有大量內氣溢出的,沒有內氣溢出怎麼可能助力自己突破境界。

七段高手,對錢森這種五段來說,那簡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整個特勤估計也找不出一隻巴掌數的。錢森剛才那一拜,已經暗暗表示自己經后將追隨葉凡腳步了。特勤正式隊員全是jing英中的jing英,他們一般來說是相當難以服人的。

葉凡當然明白,輕輕拍了拍錢森肩膀,笑道:「以後再看,有機會的,我走了。」錢森親自開車送的葉凡,路過mn崗時兩個守mn的士兵那眼瞪得老大。良久,望著車屁股才回過神來。

「,裡面坐的什麼大人物,司令親自開車,不得了1一個士兵喃喃道。

「那還用說,肯定比司令大了。司令都是大校了,那他的領導肯定是位將軍,媽的,今天開眼界了,居然看到將軍了。」猛地掐了自己的rou一下,似乎在作夢。

「廢話!不過,很遺憾,沒看清楚將軍長啥樣子,可惜了,不然,倒是可以吹吹牛了,唉……」先前那士兵一幅痛惜不已樣子。

「你倆個不好好站崗,嗦什麼,xiao心關禁閉1這時,mn崗頭兒,一個少校出來訓叱道。

「頭兒,我們看見將軍了。」同志嘿嘿一聲乾笑,有些得意樣子。

「將軍,哪來的將軍,你兩不是犯渾說夢話,將軍來基地還不大張旗鼓的迎接?」少校哼道,根本就不信。

「真的,錢司令親自開的車,旁邊坐著一個年青人,長相沒看清楚。」爭辯道。

「說你傻你還不是一點的笨,有年青的將軍嗎?哼1少校哼了一聲走了,嘴裡卻在嘀咕道,「怪了,司令怎麼肯親自開車,難道後排坐的才是將軍?可惜了,剛才上了趟廁所,錯過了機會,唉……」

葉凡一回到局裡,第二天早,立即把韋明飛副局長招進了辦公室,在對上暗號后韋明飛立即顯得恭敬了起來。

「不用拘謹,我到魚桐來也是為了查處88慘案。案子已經引起了國家秘密部mn重視,也許,還牽扯到一點國家安全方面的事,他們要求我儘快破案。」葉凡笑道,緩和了一下情緒。

「是,我聽葉書記的。」韋明飛一臉莊重,說道。

「刑警隊那個高平怎麼回事,昨天晚上我叫他出警,度太慢了,要是抓捕犯人的話不早跑了。」葉凡冷聲哼道。

「他,此人聽說跟馬柏生關係不錯,以前也是他提拔上去的。」韋明飛沒再隱瞞,讓葉凡感覺到有了特勤這個身份的大好處。不然,韋明飛絕不會講這種隱秘事的。

「這人得換了,不然,88慘案難以破除,他作為刑警隊長不使力,位置太重要了。」葉凡哼聲道。

「要換他有點難度,一來馬柏生盯得緊,二來此人在市裡jiao道打得不錯。」韋明飛說道。

「換不了先調離,最近有沒什麼學習之類項目,叫他去接受再學習提高能力也不錯嘛1葉凡笑道。

「這倒是個好主意。」韋明飛點了點頭。

「他一走,刑警這一攤子事你親自抓,不過,也得給你配個副手才行,不然,太累了也不行。####」葉凡若有所思,說道。看了韋明飛一眼,笑道,「你看看局裡什麼人較合適這個位置?」

「這個,還記您拿主意。」韋明飛有些遲疑,他主要是有些擔心葉凡在試探自己。不然,叫自己推薦人手,可是撈權安bsp「叫你說就說,別婆婆媽媽的。」葉凡哼道,扔了根煙過去。

「那我說了,不過,不知葉書記有沒什麼要求?」韋明飛深懂為官之道。領導把權力jiao給你,你也得領會領導意思才行。

「能力重要,但信任更重要。」葉凡點了點。

「chao湖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田xiao七這個人不錯,此人是公安大學畢業的,腦子靈,很有一股衝勁,不過,處事卻是相當穩劍在chao湖市曾經破獲過多起殺人案件,本來是要提市局副局長的,不過,因為以前馬柏生當道,他一再被壓制。那是因為他跟馬柏生有些不和。」韋明飛說道。

「行!你馬上找政治處的黃主任說一下,刑偵這一攤子是你管的,你完全可以推薦高平去省委黨校學習嘛!辦決,辦完后立即通知高平去學習,這邊把田xiao七調整過來先代著刑警隊長一職。至於正式任命,哪得看他表現了。」葉凡淡淡說道,斜了韋明飛一眼,又說道,「都半年多了,你現88慘案的一些可疑之處沒有?」

「疑點很多,比如陽田礦,九子溝旅遊景區開,還有帝都皇朝的房地產開等等。」韋明飛一臉凝重,說道。

「大家都說到了陽田礦,那地兒到底怎麼個情況,市局下去查過沒有?」葉凡哼聲道,皺了皺眉頭,覺得市局有些不著力。

「查,怎麼查,根本就進不去。」韋明飛一臉難堪。

「進不去,在這魚桐,除了軍事基地和國安局以及國家秘密機構進不去,陽田礦業公司怎麼會進不去,難道那地兒真成龍潭虎xue了?」葉凡有些生氣了,哼道。

「倒不是,主要是陽田礦的開商有些特別。」韋明飛說道。

「具體說說。」葉凡雙眼寒光一閃,說道。

「陽田礦業公司是出產陽田yu石,控股集團叫陽田集團,其實,陽田礦只是陽田集團一個子公司。

陽田集團的董事長叫管飛,此人不到3o歲,真正的海歸人士。聽說畢業於美國耶魯大學,接手了他父親的公司后短短几年時間公司成為了集團公司,資產更是成n倍度增長著。

陽田集團總部設在省城粵州,這魚桐只是他們的一個子公司罷了。不過,聽說魚桐子公司的效益是最好了的。管飛對這裡非常的重視,經常光顧這裡。

對於管飛這人我們倒不怕,只是他伯伯是省黨群書記管一明,這個份量就相當大了。

管家就生了他這麼一個兒子,管一明也相當疼他。以前在魚桐鬧出什麼事來,往往何書記看在管一明份頭上都會睜隻眼閉隻眼的。

而陽田礦業公司的副董事長叫戴志軍,此人說起來還跟我們市局打過jiao道。他還有個身份,叫魚桐一建的董事長。以前包了我們的房子最後沒建成,那8oo多萬款子也打了水漂。

而此人的身後人就是副省長戴維強,有這兩位省里大傢伙在後面的撐著,再加上陽田礦業被管飛的手下嚴密保護著,哪還有誰說敢去招惹。

市局以前查88慘案時也去過,去的時候不是管飛招待就是戴志軍招待,兩位公子爺出馬了,最後,只能是吃餐飯拿份禮物拍拍屁股回來了。

再說,以前的老局長根本就不敢得罪這兩公子,而馬柏生更不會去惹事了。再加上何鎮南的態度有些曖昧,當然沒人去自找麻煩了。」韋明飛有些氣憤樣子。

「聽說帝都皇朝的董方此人在陽田礦里也有不xiao的股份?」葉凡問道。

「應該有,不過,開採不久后利潤還不錯,有人勸董方退了股份。不過,董方一直不肯退。

曾經為此事董方跟管飛以及戴志軍等人在董事會上還紅個臉。當時管飛揚言要給董方好看,不過董方也冷笑著說他等著什麼的。

後來董方的公司好像出了點什麼麻煩被圈進了監獄,有人猜測這是管飛和戴志軍搞的鬼。

不過,也不一定。88慘案不久后董方在獄中病死了,董家的生意更是一落千丈。

不過,至此後管飛也沒再bi帝都皇朝退了股份。倒是皇朝的房子一下子賣不出去了,空置了幾百套。

就現在,已經窘迫到都快到關mn的地步了,梅玫一死,更是雪上加霜,帝都皇朝,估計是完了。」韋明飛不僅嘆了口氣。

「王冬不是說正在查帝都皇朝,這裡面是不是有什麼瓜葛?」葉凡叩了叩煙灰,說道。

「不清楚,王冬說是帝都皇朝有洗錢嫌疑。不過,這一點很值得懷疑。董方人家這幾年會家主要是靠房地產起家的,那成績財富是魚桐人看在眼中的。

如果說他有洗錢嫌疑,這個有些不著調了。當然,沒有調查過誰也說不能不確定。

幾年前,咱們魚桐這地兒走si也相當的嚴重,好多都是靠走si家的大把頭mn都想把錢給漂白,基本上都是以開公司來進行這項工作的。

不過,那種公司不像董方的皇朝那般實成。

當然,葉書記,你得注意著點,顧曲作為市檢察院院長,一向冷傲。再說人家大權在握,魚桐哪個人不給他點面子。

你今天可是狠狠地搏了他面子,這個人估mo著會在後面生出什麼蛾子來,不得不防防啊1韋明飛臉上閃過一絲憂慮。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