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省院出馬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省院出馬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我等著他,最怕他不動,一動咱們也好攪局。更新最快清水為什麼難抓到魚,就是因為水太清魚跟人都能看得清楚。渾水mo魚就方便得多。有些事,牽一而動全身,如果顧曲檢長不動,哪咱們自己先動。」葉凡狠狠地掐滅了香煙。

「怎麼個動法?」韋明飛問道。

「簡單,既然魚桐一建的戴大公子欠咱們市局幾百萬,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聽說此人還開著寶馬,如此說明他有錢嘛!既然在陽田礦業公司里他是副董事長,說明其佔有的股份驚人。

有錢而不還給市局,這是擺明了把咱們市局當軟柿子捏了。此一時彼一時了,先把寶馬扣了拍賣。

接著再查查戴志軍有關的財產,比如陽田礦他收入多少,bi他還錢,咱們可以正大光明介入。」葉凡分析著,韋明飛在暗暗佩服的同時也相當的擔心,說道,「就怕是兩個大馬蜂窩子。到時省里那兩位照顧下來市局的頭就大了。」

「哼!再大的頭也是黨的天下,難道粵東就沒有比他們還大的嗎?粵東沒有中央總有。我就不信他們倆四隻手就能遮天了。」葉凡冷哼道。

韋明飛心裡一動,暗道既然88慘案國家秘密部mn注意到了,說明葉凡到這裡來查案子有著秘密部mn相助的,有他們出馬即便是省里有人要干涉,他們應該不會坐視不管的。

第二天早上,韋明飛果然跟黃政委打過招呼。開始時黃志明還有些猶豫,這個,明擺著是要邊緣化刑警隊長高平。而高平跟馬柏生關係相當的好,黃政委也有所顧慮。

不過,後來韋明飛隱晦的提點了這個是葉書記的意思后黃志明再沒猶豫,立即同意了。

因為現在是節,黨校也放假了。所以,通知倒是到了高平隊長手中,這廝那臉一下子就yin沉了下來,知道葉凡對自己有些不滿意了。更新最快

心裡暗暗後悔的同時也充滿了憤怒,不過,上級領導決定了的事他也只好暫時捏著鼻子認了。去隊里辦了移jiao手續回到家安心過bsp而這邊韋明飛度也不慢,由他提議,葉凡拍板,立馬就把chao湖市公安局的田七和同志調整到了市公安局代刑警隊長一職。

韋明飛跟田七和的關係當然相當的鐵了,事先估mo著韋明飛有慎重jiao待過。田七和到葉凡辦公室時人顯得相當的恭敬。

「我對你唯一的要求就是甩開膀子,帶領市局刑警爭取在半年內拿下88慘案。在辦案中不要有任何顧慮,不管涉及到什麼人,什麼事,你都能堅持下去嗎?」葉凡一臉嚴肅,盯著長相普通,身材jing壯的田七和說道。

「我聽葉書記的。」田七和很會答話。

「假如我跟韋局長下的命令不一樣,你聽誰的?」葉凡故意淡淡說道。

「我聽組織的1田七和相當聰明,如果回答聽葉凡的,那也顯得太功利了,如果回答聽韋明飛的,那絕不能如此的。這個組織二個字實則就是隱喻葉凡了。

「嗯,破了案子我是會論功行賞的。你別老是盯著那個隊長職務,現在局裡還空著兩個副局長位置,你去吧。」葉凡點了點頭。

「是書記1田七和一個標準警察禮,腳步輕快的走出了辦公室。這廝有了盼頭,自然心情大好了。

「怎麼樣七和,葉書記這個人很乾脆吧?」韋明飛笑道。

「很有魄力1田七和答道。

「跟著他你不後悔?」韋明飛淡淡說道,「葉書記最近的事想必你也聽說過了,市裡頭那位頭頭估mo著對他有些意見了。##看xiao說必去##安蕾那nv人絕不會善罷罷休的,你要有思想準備才行。有些事得考慮清楚,不然,到時後悔也遲了。」

「人生難得幾回搏1田七和嚓一聲給韋明飛點上了香煙。

「好,講得好1韋明飛拍了拍田七和肩膀陷入了深思當中。

初六早上。

葉凡正坐辦公室,馬柏生又來了,隨著他來的還有市委副書記蔡志揚以及幾個不認識的人,男男nvnv都有。不過,一個個都是面s嚴肅凝重,像是『包公』團的。

「你就是葉凡同志?」其中一個腆著個啤酒肚的中年男子開口就問道,那雙眼神相當的凌厲,一臉嚴肅。

「我是,你是?」葉凡點了點頭,淡定的問道。

「我是省檢察院的曲白秋。」男子用的是一種居高臨下架勢說這話的。

「他是省檢察院的曲副檢長,葉凡同志,市委叫我配合曲副檢長有些事要問詢一下。」蔡志揚面無表情,說道。

「曲副檢長,有什麼請直說,最近是節,我這是額外在加班。」葉凡淡淡說道,叫辦公室主任安衛民拿出煙來散散。

不過,除了蔡志揚接過煙點了后馬柏生及省檢察院來的同志全不接煙,擺明了要一幅公事公辦架勢。

「你來1曲副檢長沖一個老成中年人點了點頭。

那個中年男點了點頭,沖一旁的一個nv的示意了一下,那個nv子當即拿出了筆記本來一幅要記錄架勢。

此人一臉凝重盯著葉凡,說道:「我是省院偵察監督一處處長衛重。葉凡同志,我現在代表省檢察向你問詢,你的每一句話都會記錄在案的,你明白我的意思沒有?」

「要不要到審訊室去,呵呵,更正規一些。」葉凡淡淡一笑點了點頭,從chou屜里拿出一根雪茄來嚓一聲自個兒點上了一根。

「那倒不必。」衛重搖了搖頭,開始問詢道:「葉凡同志,有人向本院反應,說是在2月15號魚桐帝都皇朝集團梅玫總裁在家裡被殺一案中你有著重大嫌疑。」

「這話從何說起?」葉凡反問道。

「葉凡同志,希望你能端正自己態度,現在是我在問你,不是你問我,哼1衛重顯然有些不高興了,那臉更是一板,訓叱道。

「上級檢察機關有監督問詢的權力,但本人作為魚桐市政法委書記,在你們莫名的問詢中也有反問的權力。難道就許你問不許我問嗎?衛重同志,現在是節,你們有證據的話可以直接把我銬起來嘛1葉凡那嘴角掛著一絲微笑,話講出來可是不怎麼中聽。

一旁的曲白秋皺了皺眉,哼道:「你以為我們不能銬你,或者說是不敢銬你是不是?別以為魚桐市政法委書記就能支手遮天了,這裡,還是黨的天下,還是在省委領導下的魚桐,就你這態度,我們完全可以直接銬人,給你留面子別自大到狂妄的地步,哼1

「狂妄!鄙人從不狂妄。我倒想問問,這大過年的。你是省院領導這沒錯,你來問詢本人,本人問一下『為什麼』都不行?這是哪mn子道理?」葉凡那臉一板,乾脆屁股一撅坐在了自已的寶座上,吐了個煙圈,淡然看著臉已經微微黑的曲白秋同志。

「1

一聲脆響,葉凡那張大號辦公桌被老曲同志狠狠地拍了一下,吼道:「你這是什麼態度?蔡書記,這就是你們魚桐市幹部的素質?思想作風如此惡劣?」

「這裡是魚桐,曲白秋同志,注意你的一言一行,你可是代表省檢察院下來的,怎麼能像個潑皮無賴,一來就拍本人桌子,這又是哪mn子道理?」葉凡淡淡的轉了轉椅子,沖一旁的安衛民哼道,「安主任,麻煩你記錄一下,曲副檢察長的一言一行也要記錄在案。」

「是……葉書記1安衛民身子一嗦,掏出筆來開始記錄了。這段時間葉凡的所作所為那是令安衛民顫慄,哪還敢有半點反抗jing神。

「你……銬起來直接帶到市檢察院審訊1曲白秋再也忍不住了,沖衛重吼道。

「曲……曲檢長,冷靜點,這是節,還是繼續問話吧,別搞得太僵了擔擱了事。」一旁的蔡志揚暗暗叫苦,嘴裡和著稀泥。

自己怎麼就這麼倒霉,好好的節硬要呆在魚桐幹什麼,這下可好,被老jian的何鎮南書記抓來當了一回壯丁,搞得兩頭不是人。

葉凡的強勢蔡志揚可是看在眼中,對於這種人蔡志揚才不想無故得罪了。而對方又是省檢察院的實權級副院長,這下子真是兩難。

「拿人,行,請出示逮捕證1葉凡淡淡哼道,轉頭又沖一旁的安衛民哼道,「注意記錄,不能漏了曲檢長的一言一行。」

「是葉書記1安衛民就剩下點頭的份頭了,那頭,都快漲大成豬頭了,直呼著大倒霉了。

「你……」曲白秋被住了,他還真沒辦逮捕手續。像葉凡這種副廳級高官,也不是說抓就抓的,要是最後鬧了個烏龍,人家會善罷罷休吧,最後搞得省院下不了台也是相當麻煩的。

「沒有逮捕證,那說明你們是si自行動,這個,好像不受法律保護的。

從另一個方面來說,此種行為好像還是違法的。作為省檢察院的副檢長,連這點最基本的法律常識都不懂,我很是懷疑,你這副檢長位置是怎麼坐上去的。

當然,不排除上級領導誤查了。安主任,好好記下來,有空時我到省院去問問,這個是不是有些違規。」葉凡步步緊bi,曲白秋差點爆走了,雙眼睜得老大。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