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我錯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我錯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良久,這廝怒了,吼道:「今天我曲白秋就要把你從這裡直接銬走,什麼東西,敢指責我們省院辦案子違法?什麼叫違法,你懂嗎?」吼完后見衛重還沒動靜,那臉一擺哼道,「怎麼衛處長,是不是我的話沒人聽了?」

「這個,曲檢長……」衛重看了看曲白秋也是一臉為難,這個沒有逮捕證哪能隨便說抓就抓人,今天下來壓根兒就沒做nv子抓人的準備的。##看xiao說必去##

不過,曲白秋在檢察院一向強勢,衛重不敢違抗,只nv子沖後面兩個手下擠了個眼球,哼道:「葉凡同志,請你配合,別讓我們為難。」

兩個檢察官大步上前,掏出手銬鐺鐺敲了一下向葉凡走去。

「田隊長,送客1葉凡突然沖mn外叫道。

mn地一聲被推開了,田七和帶著幾個強壯幹警走了進來,幾個跨步到了葉凡根前,冷冷地盯著衛重等人像一夥保鏢。

兩個檢察官臉s一僵停住了腳步,這個,明擺著人家要跟自己對昴了,這裡是人家的地盤,就自己那幾個人那還不是給人家刑警隊送菜去。

「反天了,公然抗法1曲白秋那臉上肌rou塊都在顫慄,一聲大吼,沖一旁一個nv的喊道,「立即給我接通何鎮南書記電話,我倒,這魚桐的幹部的膽子能不能破天了。」

nv檢察官從皮包里掏出手機查了電話號碼打了起來,不過,一會兒苦著臉說道:「曲檢長,何書記電話不通。」

「蔡書記,麻煩你打一下,何書記是否有別的電話。」曲白秋哼道,拿眼看了葉凡一眼。

蔡志揚硬著頭皮打了起來,一會兒也說不通,打到家裡說是何書記不在家。心裡卻是暗罵何鎮南這廝老猾頭,故意關機了。

「別以為何書記不在就沒人治得了你,今天我曲白秋把話擱這裡,不銬走你我曲白秋就不姓曲,哼1曲白秋冷哼一聲,直接拔通了省院檢察長姜一林電話。&&最新章節百度搜索:&&

聲音很大,全屋人都能聽見。

「姜書記,魚桐市的葉凡同志根本就不配合,而且,太狂妄自大了……我要求立即逮捕葉凡,梅玫被殺他當場被王冬等人抓獲,有著重大嫌疑,這種人咱們省院絕對不能再手軟了,要是給他逃了怎麼辦?」曲白秋添油加醋的渲染了一番。

「事情還沒調查清楚,你最nv子是跟魚桐的何書記先溝通一下。」姜一林並沒有立即開口。

這個,拿下一個地級市政法委書記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何況,這事還在調查問詢中,沒有證據。最後查無此事的話那臉就丟大了。

更何況,能坐到葉凡這個位置的人哪個省里沒個把領導在背後為其人撐腰,無端的惹出一省里領導來姜一林也不想看到如此糟糕狀況生的。

「何鎮南聯繫不上。」姜一林哼道。

「聯繫不上,那先找找1姜一林說道,心裡一動,知道何鎮南玩了個『關機遁術』不見人影了。既然何鎮南這個魚桐的一把手都不願意出頭,那自己更不能出頭了。

「姜書記,關於v子了。」曲白秋突然冒同一句不著調的話來,其它人不明白,但是姜一林明白。

因為最近省院正在考慮chao湖市檢察院檢長人選,而姜一林中意的人選在省院受到了空前阻隔。

雖說按照法律規定,chao湖市檢察院的檢察長是由chao湖市人代會選出來后,再報經省院提經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實則這個只是表面現像。省院對於chao湖市檢長擁有很大的決定權。明面上的東西只是法律規定的罷了。

「那行,先把人帶到魚桐市檢察院審訊,不過,你們態度要nv子一些,畢竟,這事還沒定論的,別鬧出太大動靜了。##看xiao說必去##」姜一林知道曲白秋在暗示自己他在chao湖市檢察長人選上會支持自己,有了曲的支持,那自己挑出的人八成有望在省院通過了。

為了實現自己的意圖,葉凡只nv子暫時犧牲了。而且,即便是後來查不出什麼,也可以用重大嫌疑人可以暫時收押為由頭搪塞過去。影響當然有一定影響,姜一林相信自己能擺平這事的。

畢竟,姜一林可是副省級高官,比葉凡的級別高得多。他不相信一個地級市的政法委書記能翻起天1ang來。

「你們退下,省檢察院姜院長下了指示,立即逮捕葉凡同志。如果你們再要阻攔,就是暴力抗法,一併抓了。」曲白秋放下電話后勢氣高昂,沖衛重哼道。

田七和為難的看了看葉凡,又看了看曲白秋等人。不過,他ting住了,像標竿一些站在葉凡身後,虎視眈眈著衛重等人,大有你要拿人咱們就來個搏擊切磋的架勢。

幾個刑警更是在心裡叫苦不迭,這個,上頭領導打架了,自己這些xiaomao蟲夾在中間那是要倒大霉的。

不過,刑警隊長田七和沒吭聲,葉凡更是淡淡的坐在椅子上,幾個刑警也不敢先溜了,要是葉書記沒事回過頭來,那自己幾個鐵定被清除公安隊伍了。前面兩位副局長就是因為不聽話被開除了,這個活生生的例子卻是時時給市局的幹警們敲響了警鐘。所以,反正豁出去了,刑警們也對眼著衛重等人了。

「你們真想知法犯法,暴力抗法。葉凡是省院批准逮捕的重大殺人嫌疑犯,你們要包庇的話那是要丟帽子下大牢的。」曲白秋大聲訓叱著。

這廝見刑警們還是沒動靜,又是地一聲拍了桌子,轉爾沖馬柏生說道:「立即通知市檢察院的顧院長,帶些人過來。我倒,這市公局敢不敢抗法到底?」

就在這時候,葉凡的電話響了起來,傳來鎮東海的聲音道:「明天你得放下魚桐的事轉道浦海市,杜峰的事不能再拖了。最近外邊有動作,你又沒空,杜峰是個人才,正nv子可以用得上。不然,你自己頂上也行。」

「這個,我是沒辦法去了。」葉凡淡淡說道。

「什麼意思,你想違抗軍令。」鎮東海那口氣,嚴厲得嚇人。看來,國外真有大動作了,他已經坐不住了。

「不是那個意思,關鍵是我現在立馬就要坐牢了,還怎麼去浦海市辦什麼差事。」葉凡故意一臉無奈的口n說道。

「坐牢,你xiao子搞什麼鬼把戲,坐什麼牢,到底怎麼回事,講清楚。」鎮東海愕愣了一下,緊著問道。

「呵呵,是這樣的,15號那天,我跟……」葉凡把事給說叨了一遍下來。

「hun賬一個,這不是添1uan嗎?你等著,我去個電話。」鎮東海差點被氣結了。掛了電話后想了想又打起了電話……葉凡放下電話后還在轉椅上轉了幾轉,悠閑得很,一旁的蔡志揚那額角都冒汗了,本想整出niao遁出來溜人,不過,曲白秋盯得緊,一直看著自己,溜也沒得溜。

不久,市檢察院的顧檢長帶了十幾個檢察官過來,手中拿著一張逮捕證。曲白秋把那東東往葉凡桌上一擺,哼道:「看清楚沒有,不會是假的吧?」

葉凡裝模著樣拿起逮捕證,看了看,又mo了mo了,哼道:「看樣子是真的,你看,這顧檢長的簽名墨跡還沒幹,呵呵。」

轉爾,斜瞄了曲白秋一眼,哼聲道:「老曲同志,你可別後悔啊1

「後悔,我曲白秋從不作後悔的事。」曲白秋得意地哼了一聲,沖衛重哼道,「還愣著幹什麼,立即銬人,抓緊審訊。」

「曲白秋,你可是請神容易送神就難了。」葉凡冷哼道。

「你也算是神,狗屁1曲白秋難得噴出了一句粗話,「銬了1

蔡志揚皺了皺眉頭,葉凡自動伸出了雙手,衛重的手下拿著銬子嚓一聲給銬上了。

「嗯,別搞太緊,勒壞了rou你賠不起的1葉凡淡淡的,戴著銬子還舞了舞手腕。

「少廢話,走1年青的檢察官冷哼道,一把拉去,曲白秋電話響了起來。

「白秋,人銬了沒有?」電話裡頭傳來姜一林有些急促的聲音道。

「銬了,正準備帶走。」曲白秋微微一愕,感覺有些什麼變故似的。估mo著剛才葉凡接了個電話有人出頭了。不過,曲白秋相信自己能搞定這事,相信姜一林會搞定這事的。

「立即放人,你們回來,這事,別再理了。」姜一林趕緊說道。

「為什麼?」曲白秋哼道,臉syin得快滴墨汁了。

「沒有為什麼,立即放人,離開魚桐市公安局,這是命令。」姜一林口氣重了起來。

「不行,我得先審審再說。姜書記,chao湖市的事可是有些難辦的。」曲白秋又老調重談了。

「老曲,這是上頭的意思,你還是趕緊放人,那人後頭有人,我頂不祝」姜一林口氣緩和了下來,隱晦地點出了人來。

「是什麼人?」曲白秋不死心,想探點底子。

「不該問的別問,老曲,馬上回來,別鬧了。」姜一林哼道。

「我已經銬上了,叫我放人,這臉,往哪兒擱,而且,我說過了,今天銬不走人我不姓曲。」曲白秋還想掙扎。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