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最高檢出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最高檢出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哼!chao湖的事不用說了。上不去就不要上,你馬上回來,放人!不然,一切後果你自己負責。曲白秋同志,你慎重考慮考慮,如果你硬要帶人,那是你個人si人行為,跟省檢察院無關1姜一林冷哼一聲掛了電話。

不久,衛重和顧曲分別接到了電話,那臉s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了。

衛重沖兩個手下說道:「松銬1

「這個……」兩個年青檢察官鬧不清狀況,衛重是他們直管領導,但曲白秋更是他們領導的領導,兩個檢察官為難啊,看了衛重一眼,又瞅了一臉鐵青的曲白秋一眼,不知該聽誰的。曲白秋沒吭聲,他們不敢有動作。

「松銬放人1曲白秋嘴顫慄著,吼叫了一聲,那臉,一下子由鐵青轉成了通紅,看來老臉真沒地兒擱了,要是有個老鼠dong,老曲同志鐵定往下鑽的,正nv子變土行孫了。

「是1兩檢察官再沒絲毫猶豫,拿出鑰匙往葉凡手銬而去。

不過,葉凡那手一動,手銬轉地方了。他掃了兩檢察官一眼,哼道:「你們說銬就銬,你們說松就松是不是?老子是一玩具,今天你曲白秋檢察長不說個清楚道個明白,這銬,不用鬆了,我直接戴手上過bsp「你講什麼,愛松不松,咱們走1曲白秋臉一橫,轉身走人。

「走,你走了還會回來的,我賭你會回來的,呵呵……」葉凡淡淡笑道,沖一旁早就瞠目結舌的田七和哼道,「還不幫我點支煙,真是煩人啊!沒事幹專mn玩戴手銬,這都什麼事。&&最新章節百度搜索:&&」

「是……是葉書記。」田七和回過神來,忙不迭地掏煙了,嚓一聲點上了,葉凡chou一口嘴一呶,田七和立即伸手給夾著煙,過幾秒又湊他嘴邊……這時葉凡電話又響了,葉凡夾著電話湊耳旁了。

「怎麼樣?我老鎮辦事度不慢吧,你趕緊準備一下,把局裡的事安排nv子,立即到粵州坐飛機去。」

「來不了……」葉凡說道。

「又怎麼啦?難道他們還銬著你。」鎮東海可是有些怒了。

「嗯,他們想松銬,我不讓松,我nv子歹也是個書記,在這市公安局裡怎麼能說銬就銬?幾十雙眼睛盯著呢,以後,我這張xiao臉可是丟盡了。還怎麼帶領導全局幹警破案子保一方平安。」葉凡哼道,耍起賴來,鎮東海徹底無語了。

沉默了一陣子問道:「那是,你說說,要怎麼樣才肯松銬?」

「粵東省省檢察院有個曲白秋副院長在我的辦公桌上又敲又擂的,一定要拿我,說是不拿下我就不姓曲。

這個,明擺著要生事嘛!今天,我的要求不高,什麼掛紅鳴炮賠禮道歉的狗屁事就不用說了。

叫老曲同志給我說一聲『我錯了』就行了。不然,別怪我葉凡甩臉子,我也要臉子的,這大過年玩手銬真沒勁,哼1葉凡冷哼一聲乾脆掛了電話。

「這都什麼事嘛!完全無賴行為。不過,也得讓曲白秋受點教訓才對,別沒事整天玩手銬,這手銬那般nv子玩吧,蠢蛋一個。」鎮東海氣得真想揍人,不過,他剋制住了,又打起了電話,不久,曲白秋接到了電話,這次來電話的不是姜一林了,而是最高人民檢察院副院長楚雲德同志,他說道:「曲白秋同志,我是最高檢的楚雲德。

既然抓錯了人道個歉就丟你臉啦?咱們是人民的檢察官,不是高高在上的領導。&&最新章節百度搜索:&&

都是人民公僕嘛,都是為人民服務嘛!不要總認為當檢察官就高人一等了,想想,被你誤抓的同志心裡會怎麼想,你要學會換位思考。人家受了委屈,你nv子nv子的說一聲『我錯了,對不起』就行了。馬上給葉凡同志說去。

這大過年的,老是僵持著也不nv子。回去后nv子nv子反省一下自己的思想行為,是不是有欠妥的地方。

有些事,要冷靜,一定要冷靜,衝動,是要付出代價的。nv子了,不嗦了,快去給人家說吧。」

「楚……楚檢長,這事……」曲白秋額角那汗一下子就冒了出來,喃喃道。

「曲白秋同志,是不是我的話不管用了,要不要請組織出來跟你面談,哼1楚雲德那一聲冷哼,一個『組織』字眼冒出,曲白秋徹底屈服了。

在幾十雙眼睛盯著下走到葉凡根前,先是彎了個腰來了個禮,嘴裡xiao聲說道:「我錯了,對不起1

「講什麼,我耳朵有些背,能不能大聲點。」葉凡一臉正經,問道,旁邊的蔡志揚和田七河除了深深的震驚之外差點笑出聲來,因為,老曲那臉已經漲成豬肝s了。

「葉凡同志,我錯了,對不起1曲白秋同志屈辱的喊出了這句話來。

「既然錯了那就算啦,松銬!送客!這大過年的,我就不招待大家了。」葉凡冷冷一哼,嚓一聲銬子被一個略顯緊張的年青檢察官打開了,那年青人看都不敢看葉凡一眼,就怕被葉凡同志記住了臉型。

這個場面傻子也能看出,就連曲白秋這位省高檢的牛人都得給人家賠禮認錯,那此人背後人的能量那是個什麼級數的,想想都讓人顫慄。

至於說馬柏生更是一臉死灰失落。

市檢察院的顧曲檢長那臉不由得v子幾下,趕緊跟葉凡打了聲招呼溜到過道里了,一出mn,往臉上一抹,媽的,全濕了。

至於說田七河等幹警們震驚過後就是深深的佩服,差點狂喜。從沒這麼揚眉吐氣過,當然,這件事,也給公安局裡一些有不良想法的同志敲響了警鐘。

心裡一個統一認識就是『這位葉書記省里有大來頭的,連曲白秋副檢長都低聲下氣了,屬於那種絕對不能惹的能量級人物。』

「老曲,給你臉不要臉,硬要人家楚檢長出面,這不,你可能也差不多了,掛了號以後還想高升,哼1省檢察院的姜一林檢長冷笑不已。

不過他也ting納悶的,喃喃道:「這xiao子到底什麼來頭,居然能搬得動楚雲德?而且,楚雲德如此賣力,此人不會是中央某位的後代吧,得打聽打聽了……」

「倒是奇怪了,曲副檢長nv子歹也是副廳級高官,葉凡充其量一個副廳級。雖說級別相等,要論份量的話曲副檢長可是重得多,怎麼可能,他反而向葉凡賠禮道歉?」何鎮南相當的困huo,通常這種情況下合理的解釋只有二種。

一種就是曲副檢長有把柄被葉凡抓住了被迫的,另一種就是葉凡的背後有著強硬的靠山。

能讓曲副檢長低頭的靠山至少也得是省里有份量的副省級高官才能。至於說中央層面,何鎮南壓根兒沒敢往上面想去。

「估計這麼一來,市檢察院是徹底沒戲了,唉……可惜了這次的nv子機會。如果能停葉凡的職令他接受調查,不要說別的,就是拖也能拖死他,半年一到什麼都晚了。」康文生有些惋惜不已嘀咕道。

「葉凡nv子像是聞到了什麼味道,已經開始著手調查帝都皇朝的事了。不會是88慘案跟帝都皇朝有關係吧?」何鎮南有些疑huo。

「帝都皇朝,應該不會。董方可是死在88慘案前頭,帝都皇朝能翻起什麼風1ang?」康文生微微搖頭,看了何鎮南一眼,又說道,「不過,有些奇怪,葉凡nv子像被人算計了。」

「算計?」何鎮南喃喃著這兩個字。

「應該是被人算計了,何書記,你看看,葉凡一到董家就生了殺人的事。而檢察院的同志正nv子到董家,時間安排得恰到nv子處。早去一刻梅玫還沒死,晚去的話也許市公安局刑警到了,拿捏的夠準時的。這事難道是檢察院的某位同志在掌控著?」康文生一臉mihuo。

「檢察院的,應該不會,能做出88慘案的那位絕對稱得上高手。怎麼可能1u這麼大餡出來讓人扭住不放。估mo著檢察院也是被人利用了。此人厲害著啊!葉凡想破除此案,難度相當的高了。」何鎮南居然來了信心。

「說句實話,我是既擔心葉凡破了88慘案,又希望他能破掉。」康文生嘆了口氣。

「那傢伙的確有些能耐,也很有膽識。看到沒,幾年了,以前段海天在時也沒這麼強勢跟我們相抗過。他倒nv子,才來幾天居然敢下手。安蕾這次也真是倒霉。要是這傢伙會聽話倒不失為一個nv子幫手,可惜了。不過,88慘案肯定是要破的,只是,這個破案之人不是葉凡,應該讓後面的人來破。」何鎮南臉yinyin的說著話。

「我也納悶,於志海那幾個傢伙怎麼肯出頭為葉凡講話。難道是葉凡在他們面前1u了身後人?」康文生說道,呷了口茶,旋即又搖了搖頭。

「不排除這種可能xing。」何鎮南點了點頭,「當然,最大的可能是他們幾個那天是適逢其會,或者跟李國雄等人有事先打過招呼。即便是葉凡1u出身後人,相信這幾個傢伙也不會輕易上鉤的。畢竟,能坐上這個位置的,哪位省里沒有個把人提點著。」何鎮南分析得相當的透徹,康文生也點了點頭。

看了何鎮南一眼,有些擔心,說道:「何書記,葉凡一張嘴開除了徐林和鍾一明,估計會給我們惹禍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