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四十章人品好到哪都吃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人品好到哪都吃香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鍾一明翻不起什麼風流,倒是徐林,徐金白應該知道這事了。不過」他還沒1u面行動,估mo著正在觀望。」何鎮南1u出了詭異的笑意。

「到時有得李國雄同志頭疼的了,何金鼻作為省jiao通廳廳長,在省里也相當的有一定份量的。

關係網很寬,再說,省jiao通廳掌握著jiao通命脈,咱們市到chao湖的道路改造不是也提上了議程。

李國雄已經把該項目遞到了省jiao通廳,聽說徐金白已經點頭,而咱們市前期已經投入了幾千萬,走向省里表明了我們的決心很大。

不過,徐林的事生了,徐金白絕不會坐視不管的。

到時項目給攪黃了,李國雄得跳腳板了」也許,他得出面跟葉凡勾通了,呵呵。」康文生略顯興哉樂禍之s。

「溝通,不好勾的。葉凡未必會賣李國雄的賬。再說,如果讓徐林回到公安局,那不是葉凡自煽耳刮子。所以」葉凡絕不可能同意任何人說情的,為了面子,他硬撐也得ting下去。到時,呵呵」,」何鎮南淡淡的笑了。

「李國雄要政績,不過,魚chao公路的續建對你來說也是一筆不xiao的政治資源,丟了可惜了。」康文生說道。

「先讓李國雄急上一段時間再說,以後鬧得不可開jiao時咱們再出面,從魚桐大局出,魚chao公路的改建肯定不能丟了。

作為魚桐的官員,當然得為魚桐作想。要分清敵我矛盾和人民內部矛盾嘛!

利益歸利益,但老百姓的大利益咱們作為地方官員不能丟了」這是為官的最基本的準繩。

為官不為地方作想了哪你還當什麼官,作為官員基礎的老百姓也不會認可你。

雖說提拔是上頭的事,但群眾的反響對上頭也有一些影響的。這也是一個評估的無形標準,是人的價值取向問題。

一個無能的庸才,一個無所事事的官員」沒一個領導喜歡這種人的。如果是古代社會這樣的官員給皇上當太監給他取樂還行。

現在是新時代用人要用信得過的人,但信得過的人中也得挑選有一定能才的才行。

不然,給你一個縣你叫他去挑大樑給你搞得一塌糊塗,那也是打推薦者臉子的。

作為領導控下有一定的藝術xing。作為下屬,你的才能就是藝術xing的表現,至於說忠心,是最硬實的硬體,兩者缺一不可」何鎮南的立場方面還行,聊了一些自個兒悟出的所謂的官員理論。

「何公真的可以去大學開講座了,題目就是,為官之道」見解深癖啊呵呵呵。」康文生書生氣十足樣子,笑得燦爛。

「一點陋言,讓文生見笑了。」何鎮南也謙虛了起來。

哈哈哈……

兩人都笑了彼有股知已感覺。

華夏最大的城市浦海市」華夏大6第一大城市,中央四個直轄市之一,是華夏大6的經濟、金融、貿易和航運中心。

浦海市位於我國大6海岸線中部的長江口,擁有華夏最大的外貿港口、最大的工業基地。

有接近2ooo萬人居住和生活在浦海地區」其中大部分屬漢族江淅民系,通行吳語浦海話。

浦海市又是一座新興的旅遊目的地,具有深厚的近代城市文化底蘊和眾多的歷史古。已經逐漸的展成為一個閃耀全球的國際化大都市。

初八早上葉凡匆匆坐上了飛往浦海市的南航飛機。機票當時jiao待陳嘯天去訂的,這老頭,還真捨得hua錢,賣的居然是頭等艙。

葉凡雖說現在也有幾千萬身家的,但從來並不喜歡顯擺如果是自己去買機票,鐵安買經濟艙的。

「這老頭」還真捨得hua錢」這頭等艙我還真沒坐過。

」,葉凡嘀咕了一句在漂亮空姐滿面笑容帶引下進了頭等艙,現坐椅寬大」空間非常舒適。

更讓葉凡略顯異外的是隔壁一位坐的居然是一個長相極佳的nv子。略圓的瓜子臉一xiao撮流海很是自然的斜向右邊拉著遮住了一點眼睛」整個臉1u出了近八成,臉s隱現yu質光澤在微微的粉紅s燈光下更是庄雅。

nv子上身披了一件雪白的披風,脖頸處是網狀內衣纏繞著下身一條略緊的黑藍s仿牛仔,配上粉紅的的xiao皮鞋,給人一種欣心悅目感覺。

「這年頭,人品好到哪裡都有美nv附身」嘿嘿嘿……」某君自得的在心裡嘀咕了一句,旋即坐了下來,腦子裡舁始思索著浦海杜家的事,至於美nv,自然被某君遺忘了。

這個,辦正事時葉凡是從不含糊的,生活跟工作是兩碼xiao事,再說葉凡見過的美nv也不少了,像鳳傾喊和喬圓圓都是極品督目前還沒現能過這兩位nv子的nv子。

白衣美nv淡淡的掃了葉凡一眼,現此人雖說長得還算對得起觀眾,但也算不上特別英俊瀟洒之輩。

不就一身黑s西裝,看上去ting標誌的,不過,看不出什麼品牌的,應該是地攤貨s,好像手常理不服,穿地攤貨的角s坐頭等艙,這倒有些怪了。要知道機票可不便宜,要好幾千塊」抵得上普通工作人員近一年工資了。

咋往腳下一瞧,美nv頓時愕然,再也沒忍住哧一笑,旋即捂住了xing感的嘴」因為她現葉凡這廝腳上蹬著的居然是匹克,這匹克運動鞋配黑s西裝,還真有點不倫不類的,其人一臉的慵懶相甚至令人略感厭惡,隨即也失去了興趣,旋即自個兒繼續翻看起時尚雜誌來。

當然,那nv子不識貨罷了」葉凡腳下這雙tui看似匹克,實則不是。那是特勤科能組那些老傢伙搞出來的頂級防雷鞋,份量跟普通的旅遊鞋相比略重了一些」不過,如果踩上地雷只要抬腳快一般沒事。

在攻擊時一踩踢去,那對方可是有得受了,跟被鐵板踢了一下差不多。這種頂級的防雷鞋整個特勤也不多,採用的是高科技生物材料合成的,其數量不會過一隻巴掌數目。

中南海保鏢組頭兒狼破天腳上有一雙,就連張雄這位情報組頭兒都沒這份頭,他用的是差了一個等級的防雷鞋。

當時鎮東海給葉凡時這廝還嫌這鞋子太重了一點,不想要。

鎮東海那眼一瞪眼,說道:「你看看張雄的眼s。」

葉凡余光中現張雄的臉上那羨慕眼光一閃而逝,旋即明白這個應該是好貨s的。自然」對於好貨s這廝一點不會錯過的。

「能不能多給一雙,換洗用,不然,整天就一雙鞋還不得臭死。」這廝那貪xing上來了,立即出口了。

「多給你一雙,你xiao子也敢說,知道這鞋hua了多少材料,用錢計算的話不下田萬。關鍵是有錢那材料都沒地兒來的,沒辦法量產的」整個特勤就五雙。

狼破天前次軟磨硬泡,說是保護國家領導人責任重於泰山,總部考慮到他位置的特殊xing,所以,才給他穿走了一雙。

剩下四雙你又穿走一雙,還有三雙說句實話,不是掛在個人份頭上的。是作為特勤公用的,也就是說遭遇重特大事件時才能用的。

誰需要,只要腳碼差不多就給誰,用完后還得還的,當然,壞了就沒辦法了。

這個,不是特勤xiao氣,沒辦法多生產。而且,不用擔心這鞋有多臭,一般穿上個把月不洗也沒事,臭是有點臭」不會大臭。

這鞋,主要是前次格拉蛇詠你立下大功總部獎的。你還嫌重,要不給我算啦,我還沒這份頭的。」鎮東海沒好氣,「哼道。

「那算啦,這麼重的鞋把您老人家腳穿壞了怎麼辦?這苦難,還是我自個兒受吧。」葉凡乾笑著拿起鞋走了。

出來后問張雄道:「老鎮同志講的真的假到?」

「嘿嘿,如果有懷疑乾脆我用舊雙匹克換你一雙鞋怎麼樣?」張雄一聲乾笑,那雙眼神在鞋盒上難以收回來了。

「nq這是非賣品,這苦」不能讓兄弟受,我葉凡是這種人嗎?」葉凡手一擺走了,氣得張雄只能是乾瞪眼,哼道:「不就一雙鞋嗎」至於嗎」太xiao氣了。還屁的大帥,這就是大帥風格,我扯1

「扯誰啊張雄?」突然一道聲音傳來,張雄身子骨一羅嗦,滿面諂笑著問候道,「李老好,呵呵」沒扯誰?」

「是扯葉凡那傢伙吧,我得給那傢伙提提醒,不然,背地裡被你賣了的話可就糟糕了。」李嘯峰淡淡笑道。

「千萬別李老,張雄給您作揖了。」張雄趕緊雙手抱著做著架勢。

「你也知道怕!呵呵「」叩叩聲傳來」李嘯峰拄著拐棍走了。李嘯峰的傷勢在葉凡開的草yao調理下最近漸漸有所恢復,雖說功力沒辦法恢復到鼎勝時期」但人倒是能從輪椅上站起來走幾步了。

李嘯峰那個高興啊,常常一想到這事就有氣,有時還會把科能組那幫老傢伙罵得狗血噴頭,說是你們都是酒囊飯袋什麼的,人家那年青人搞的草yao多好等等。

nong得科能組那幫老傢伙一直想從李嘯峰口裡掏出那年青人到底是誰,他們當然也相取取經偷偷師什麼的。不過,李老的嘴用鐵棍也槌不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