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杜子月顯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杜子月顯身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付伯伯好,我跟葉凡敬您一杯。」蘇枝搶下先嘴,付偉的父親叫付長波,是浦海市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正廳級幹部。前不久,浦海市虹港區的區委書記劉天調走了。

而蘇權的父親蘇勃厚是虹港區區委副書記,自然早就盯上了劉天同志走後那個位置了。

最近蘇家使出渾身解術正到處在活動著,而付長波作為浦海市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對蘇勃厚的升遷就相當的重要了。

而付偉一直對蘇枝都有那層意思,兩家也相結個親家。不過」蘇枝一直把付偉當作哥看待,並沒有男nv那層意思。

這次,蘇枝的母親鄭依梅跟付長波老婆崔蓉聯手辦了這個隆重的生日宴會,其實還有另一層意思,就是想藉此把生日宴會變成訂婚宴會。來的客人中有幾個相當的有份量,聽說還有個把重量級客人還沒到。至於說付偉,那定婚戒子塞在茸攀被一到立馬獻上。

付長波斜掃了葉凡一眼,淡淡說道:「你的酒我喝了,至於這位葉凡,不認識的人就不必了。」

而蘇枝的父母親,那臉s自然相當的難看了,特別是蘇勃厚,臉s微微yin沉著,沖身旁坐著的一今年青人說道:「蘇坡,把這幾位帶到樓下定個包間。」說完后還衝蘇枝哼道:「蘇枝,以後別什麼人都往家宴上帶。」

「爸,他們是我朋友。」蘇枝感覺委屈,說道。

「朋友,蘇丫頭,以後要注意著點,什麼人能做朋友,什麼人不能做朋友眼睛要看準些,別給人騙了還數錢。」付長波老氣橫秋樣子說著話。

「呵呵呵」蘇枝,以後你也得注意著點」什麼人能叫伯伯什麼人不能叫伯伯眼睛也要看準點,別上當受騙了就晚啦。」葉凡淡淡笑著,對昂了過去。

付長波那臉唰地一下更是yin沉著,付偉在一旁哼聲道:「給我爸道歉1

「對!道歉!敢罵付伯伯,膽大包天了。」他的幾個同夥也跟著起鬨道。

「杜總你來啦?」這時,mn被輕輕推開」一個長相相當帥氣,鼻粱高,眼神冷漠,一身黑s大領披風,內穿一件白s馬褂的男子走了進來,後邊跟著二nv兩男。那氣派自然是十足了。

付長波和蘇勃厚都迎了上去」眾星拱月一般往中央那張大桌走去。

「他就是杜子月。」這時周凱湊葉凡耳旁xiao聲嘀咕道。

「嗯1葉凡應了一聲,想不到杜子月的影響力如此的大,就連付長波這個市委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都站起身迎接。

剛走到葉凡跟前時」杜子月淡淡的掃了幾眼就滑過去了,當然是無視了。付長波看了蘇勃厚一眼,自然是有些不滿了,本來以為今天兒子跟蘇枝的事能成,想不到有人攪局。

蘇勃厚冷著個臉,沖葉凡等人哼道:「幾位,樓下已經定好了包間,下邊去吧。」聽他那麼一說」坐在位置上的杜子月倒也略顯意外看了葉凡等人一眼。

「蘇枝,你們慢慢用,我們先走了。」葉凡倒也不生氣,反正晚上答應蘇枝的事已經完成,沒必要跟蘇勃厚這種人計較。

其實」蘇勃厚平時對人還不錯,只是這個涉及到nv兒跟付偉以及自己提拔的事,也就有些失了分寸。

「爸,他們是我朋友,這樓上坐得下幹嘛要去樓下?」蘇枝那臉s相當的難看,因為」付偉正在一旁冷笑。其它桌上的人也感覺到了一些意外」所以全注視著這邊等著看好戲上演。

「朋友,呵呵。」這時」付長波同志笑了笑。

淡淡的掃了葉凡等人一眼」轉爾沖杜子月友好的笑道」「像杜會長這樣的才算是真正的朋友。至於他們嘛1

付長波講到這裡,旋即還自嘲似的搖了搖頭。意思」對人尋味。

這廝擺明了要貶低葉凡等人了。為了兒子的婚事,他也是老著臉皮下嘴了。何況,他認為像葉凡這xiao年青的能有什麼?得罪就得罪了也沒啥。

而叫杜子月會長那是因為杜子月還有個浦海市商會副會長的頭銜。

「葉……葉凡,不好意思。我跟你們一起下去吃飯。」蘇枝站了起來要走人。

「蘇枝,今天是你的生日」你看杜會長、你付伯伯、付偉哥他們都在這裡」怎麼能離開這裡,他們在樓下吃也是一樣的,坐下。」蘇枝的母親鄭依梅硬是把nv兒扯得坐下了。

「呵呵,沒事蘇枝,我們回酒店了。」葉凡淡淡的掃了杜子月一眼,現其人也正在看自己,葉凡又說道,「走1

狼破天和張雄掃了付長波和蘇勃厚一眼也沒說話,跟著葉凡轉走往mn外走去。

「蘇副書記,付副部長,好大的氣派,哼1周凱跟在張雄身後走了兩步」實在忍不住了,突然轉身沖蘇勃厚和付長波冷哼了一聲轉身跟上了。

「這……這不是周隊長嗎?」,這時,跟著杜芋月一起來的一今年青人突然說道,人也站了起來。

「周隊長。」杜子月嘴裡講了一句,抬眼看去,問一旁那年青人道,「哪裡的隊長?」

那是因為周凱也剛從公安部調到浦海市任刑警總隊副隊長,所以,杜子月倒沒見過他。再說,浦海市那麼大,公安局裡官員多著呢,一個副隊長」杜子月壓根兒沒放心上。

「呵呵呵,周隊長剛從燕京調過來,杜會長你可能不知道。不過,他父親市委的周魚林書記你應該知道。」,年青人熱情的介紹道。

「周書記」,」付長波和蘇勃厚臉上閃過一絲訝然,人也跟著站了起來,想不到這個不起眼的年青人居然是市委副書記周魚林的公子,這下子」兩個老傢伙那臉s說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了。互相望了一眼,不知怎麼下嘴了。

「周隊長,就坐這裡一起喝幾杯怎麼樣?」,那今年青人笑道。

「梅少,不必了。蘇家的酒我沒福消受」我要陪葉先生回去了」以後有空了再說。」周凱禮貌地點了點頭打聲招呼要走人。

他跟梅影雄以前在都燕京就認識了,知道梅影雄是京城梅家公子。在浦海市管理著遠影公司,其實就是梅家旗下的江南傳媒集團的一個子公司,最近業務展很快。

「葉凡先生,不會是德平那個葉縣長吧?」,梅影雄點了點頭,抬眼看向前方」嘴裡脫口而出。

因為業務需要」他倒是從梅盼兒嘴裡經常會聽到葉凡縣長大名。而且」聽說那人還是梅天傑的師傅。

而且,好像梅家人包括梅亦秋一談起葉凡都顯得相當尊敬似的」就是老爺子梅真豪和二叔梅長風有時在廳里閑聊時也會聊到葉凡。

所以,梅影雄也留了個心眼。一聽到,葉凡,這個熟悉的名字忍不住脫口問道。

問完后旋即搖了搖頭,認為那是不可能的,天下叫,葉凡,的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吧,哪有哪么巧,德平麻川縣一個縣長會跑到這浦海市來,還巧遇在這千秋閣。

「德平葉縣長,應該不是?」周凱搖了搖頭,這時張雄倒是轉過身來,笑道,「如假包換,他還真是德平那個葉縣長了,不過,現在不在德平了,人家早高升到魚桐市任政法委書記了,咱們華夏最年輕的副廳級高官。」

「最年輕1蘇勃厚心裡又是一震,看了前頭的葉凡一眼,一絲後悔在眼中隱藏著。

想不到葉凡這個看上去就二十齣頭的年輕人居然已徑是副廳級高官了,跟自己一個級別的,要知道,自己可是4o好幾的人了。

「真是葉凡先生了。」梅影雄趕緊大步上前走到了葉凡跟前」笑道,「葉先生,梅盼兒總裁也到浦海了,剛才還念叨著你來著。而且,天傑和亦秋也到浦海了,我打個電話叫他們一起過來,咱們開個包間婆坐怎麼樣?」

「你是?」葉凡淡淡問道。

「對不起!對不起!剛才一高興,忘了介紹了。我叫梅影雄,是遠影公司的經理,遠影公司其實是江南傳媒集團下屬的一個子公司。梅盼兒是我姑姑,梅天傑和梅亦秋都叫我堂哥,呵呵。」梅影雄相當高興樣子自我介紹開了。

「梅總和亦秋他們都到啦?噢,還有天傑。」葉凡淡淡笑道」跟梅影雄握了握手。

周凱卻是心裡又是一震」想不到這位葉先生關係網彼深的,連京城梅家這樣的大家族好像跟他都深有jiao往。

杜子月看似淡定的呷著一杯茶,實則早張著耳朵在關注著了。因為,京城梅家的份量可是不輕」他作為華夏四秀之一,雖說並不是政fu層面的,但是對於國內一些大家族還走了解過的。

旋即」對葉凡也關注了起來。杜子月好jiao朋友」黑白兩道,政fu官潮商界名流,影視圈明星他都喜歡jiao往。當然,能跟他jiao上朋友的全是有份量的人。

「他們也是早上剛到浦海的,我馬上打電話叫他們過來。」梅影雄笑呵呵的掏出了電話。

「那好,既然他們都到了」我也好久沒見到他們了。」葉凡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