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神秘身份挺嚇人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神秘身份挺嚇人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就在這裡喝幾杯怎麼樣?」蘇勃厚臉皮再厚也不好意思上前來請了,倒是一直衝寶貝nv兒蘇枝擠眼球」蘇枝沒辦法只好上前再次邀請。

「這裡,沒意思1,狼破天突然冒出一句話來,冷冰冰的不屑一顧樣子」根本就不給蘇家任何面子。

「這位先生尊姓大名。」杜子月突然開口了,他有些好奇葉凡這夥人到底什麼來頭。

「狼破天。」狼破天還是面無表情,掃了杜子月一眼,淡淡說道。

「狼破天1杜子月條什反sh般的,聽到這個名字后居然站了起來,心思電轉」走了過來,伸出手笑道,「閣下不會是中警內衛團團長狼先生吧?」

「一叮xiao團長罷了。」狼破天這話一出口,差點雷倒了一大片人。中隼內衛團團長還只是個xiao團長,那在坐的這些科長處長的還不得挖個地dong鑽下去自個兒把自己的臉埋起來羞於見人了。

杜子月這種高人,對於這方面的東西倒是知道一些。

至於付長波和蘇勃厚再也坐不住了,趕緊走上前來,一臉尷尬的微笑著,那臉」比哭還難看,付長波伸出手來」熱情的打著招呼」說道:「想不到是狼團長大駕光臨,真是有眼不識泰山,恕罪了。」,這些人,雖說不是特別清楚狼破天的身份,但也聽說過中警內衛團團長的身分重量的。

中央警衛局是中央警衛局的簡稱,隸屬中央辦公廳。其前身便是廣為人知的原中國人民解放軍8431部隊。中央警衛局又叫總參警衛局,不過在總參謀部只是挂名。屬解放軍編製」副大軍區級別,在地方不設機構。

中央警衛局主要負責黨中央、國務院、全國人大、全國政協、中央軍委主要領導的安全」也就是負責居住在中南海的政治局常委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安全保衛,外界俗稱的中南海保鏢,也有人稱之為京城御林軍。

而來華訪問的外國元和政fu總理在本國保鏢之外,由中央警衛局對口負責安全保衛。

長期以來」中央警衛局在公安部挂名稱為「公安部九局」,屬於正軍級單位。中央警衛局局長兼任公安部第一副部長。但是,公安部對其沒有任何指揮權和管理權。自從1995年以後,中央警衛局的級別升格為副大軍區級別,下屬若干個單位自然升格為正軍級。

公安局九局跟中警內衛團負責的對象可是不一樣的。說白了」中警隊內團有點像是獵豹部隊」負責的是最高層面的國家領導人安全。而公安部九局只能說是普通軍隊,負責的人級別又低了一個層次。當然」對於普通人來說,也是高不可攀的,因為」那些領導也是副國級正部級高官的。

而狼破天是中央警衛局副局長,中警內衛團團長,少將軍銜,他的單位也是正軍級單位,旗下有八個大隊,夾隊中又有若干個xiao隊。但是,因為狼破天太年輕了,今年不過36周歲」所以,政fu這頭級別倒只是正廳級別,沒按常理配製到副部級。

當然,這個對於在坐的這些人都不怎麼清楚,只是感覺神秘得很」還以為狼破天是副部級高官,自然是深深的震憾了。因為,老狼太年輕了」這個,也太逆天了不是。

「不敢當!我今天專程陪葉哥到浦海遊玩的。」狼破天理都沒理一臉諂笑著的付長波,也沒伸手跟他相握。

其人噴出的話能電倒一大片人。什麼叫專程」葉凡又不是中央領導還要你專程陪同。能當得起狼破天這個「專程,的人,至少也得是副國級領導吧。

更震憾的就是這位狼破天先生好像這位葉凡同志的一跟班似的」這個」太詭異了。只能理解為他們關係狠鐵,親兄弟一般。

「葉先生」幸會,我是杜子月。」杜子月倒是對葉凡也熱情了起來,伸出手來。

葉凡知道他是看狼破天的面子上,旋即也沒計較什麼,淡淡笑道:「杜會長的大名我卻是如雷貫耳,到浦海不知杜會長的人那真是白來浦海了。」

至於說梅影雄,在心裡大嘆自己有眼光。嗯不到葉凡身邊的人一個比一個來頭更粗,不震憾都不行了。

這廝不由得隱晦的掃了張雄一眼,不知這位老兄又是什麼來頭的,能跟狼破天、葉凡湊一堆的,應該不會是平庸貨s的,周凱這個時候是徹底服了。

「過獎了。」杜子月淡淡笑道,還是有些自得的,看了看葉凡等人一眼,出邀請,笑道……,要不這樣,千秋閣樓頂有個特殊包廂,能看到浦海市很多地方景s的,咱們去哪地兒喝幾杯怎麼樣?各位來的都是客,我作為浦海人應該盡地主之誼是不是?」

杜子月知道人家葉凡和狼破天不待見付長波,所以,換了個說法,也是想接jiao主狼破天罷了」至於葉凡,那是因為狼破天很尊敬他,捎帶著罷了。

葉凡自然明白這個理兒,而且,他也想認識一平杜子月,先探探底子方便以後行事,旋即沖狼破天笑道:「老狼,你看呢?」

「葉哥你決定就走了,不早說了,我是專程陪你游浦海的,這假,可是相當難請的,所以,我是一切行動聽指揮,呵呵。」,狼破天破天荒的露出了一絲笑意來,看似在開玩笑。

不過」能這般開玩笑又讓杜子月等人把葉凡的份量加重了不少。像狼破天這種人是何等的傲氣」哪能如此的貶低自己成一跟班xiao弟了?

「那好,這事就由梅總安排吧。」葉凡點了點頭,請客的事卻是不想讓杜子月去做。梅影雄,自然早屁顛著辦理去了。

一行人直往樓頂而去。

而蘇家生日宴會,自然是一點吸引力都沒有了。而且,其中幾個在省里還有些份量的官員都借顧先走了。

就怕引起葉凡一伙人的不快,光是市委副書記周魚林的兒子周少的意見就相當的有份量的,還得注意一點,免得無端的為自己惹上一大麻煩。

至於說付長波和蘇勃厚,重新坐下后一直心神不靈的,想去樓頂人家壓根兒就沒邀請自己。那個,臉皮再厚也不能貼上去。

倒是鄭依梅老早就把nv兒拉身邊湊耳旁打聽起葉凡的來頭,不過,很遺憾的是蘇枝對葉凡也是一無所知。

鄭依梅這個時候當然暗暗高興,如果nv兒跟那個葉凡真是男nv朋友,那就得趕緊促成這事才行,至於說付偉,早給她擱一邊去了。這就是趨利避害,人xing本然,無可厚非的。

其實,有這種心理的自然還包括蘇勃厚了。笑道:「蘇枝,葉凡上樓頂了」你怎麼不去陪陪?遠來的都是客人」咱們不能讓人家說咱們浦海人沒禮貌是不是?呵呵「…………」

「老匹夫,不知羞恥……」自然,這在心裡酸得掉牙,暗罵的除了付偉同志還有誰?

至於他父親付長波」則是一臉yin沉的坐著」心不在焉的喝著紅酒,那是一點味道都嘗不出來了。

想了一陣子,把兒子付偉拉到身旁嘀咕開了,估計是在打聽葉凡的根底子,還有兒子有沒對他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

不過,聽了付偉的說詞后」付長波那心裡卻是相當的有股子涼意了,一直在思付著找個什麼借口到樓頂上去打上一輪通莊下來,緩和一下雙方關係。

不然,給葉凡一夥計較上」那不是憑白的為付家樹了一硬把子的對手。付長波是官場老手了,當然不願意看到這種情況生了。

至於說兒子跟蘇枝的事,這個時候他是一點想法都沒有了,倒是蘇枝,目前已經成了一塊燒紅的鉻鐵,燙手得很,倒是希望蘇枝趕緊去找葉凡,不然,這年青人等下把賬算自家兒子付偉頭上就有得頭痛的了。

nv人嘛,哪裡找不到,對於付長波這種手握重權的高官來說,nv人真是遍地都是……

樓頂的包廂那是豪華氣派」三面前是落地玻璃,你不看拉上薄紗就行了,而且,視野特別開闊,一邊吃著一邊欣賞浦海夜景,相當不錯的一番另類的享受。

不久,梅盼兒跟梅天傑以及梅亦秋都到了。這梅家一下子來了這麼多人到浦海,也不知有什麼事沒有,葉凡心裡暗暗納悶。

「真想不到,葉書記這麼年輕就是副廳級高官了。」,杜子月臉上掛著淡淡微笑,說道。

實則是想探探葉凡底子,他也相當的好奇。像這種大有前途的官員,杜子月盯上了,不得不說」杜子月的前鼻xing眼光太毒了。

「師傅,你又升啦?」梅天傑忍不住漏了一句出來。

「師傅?」,杜子月裝著略顯訝然樣子看了看葉凡,又看了看梅天傑。

「xiao時候練過幾手,還湊和。」葉凡倒是沒隱瞞,因為,反正跟杜子月早晚得碰撞」隱瞞來沒意義。

「噢!想不到葉書記還是一高人,著相了。」杜子月xiao飲了一。紅酒」淡淡說道。也沒把葉凡的練丹手放眼中,覺得無非就是一些hua把式腿兒罷了。

「高人,談不上。」葉凡也是淡淡笑道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