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刺激一下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刺激一下他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巧了,杜會長也練過幾手。」這時,跟著杜子月一起來的另一個嘴邊有顆痣的年青男子笑道。

「杜會長怕不是練過幾手那麼簡單吧?」梅亦秋突然cha話道,看了那青年一眼,笑道,「你應該是軍人吧?」

「這個你也能猜到,厲害!本人在駐浦海的第五集團軍任一xiao營長。」黑痣年青人看了梅亦秋一眼,神情相當的自得。

「的確xiao,才到營長。」誰知,梅天傑也瞧出來了,那話噴出來更狠更狂,差點著黑痣年青人了。

「噢!敢情老弟的軍職比林傑要高很多了,呵呵。」杜子月淡淡說道,斜了梅天傑一眼,覺得這嫩鳥也太狂了。

「那倒不是,我不混軍界,我姐在混,她現在是一xiao團長。」梅天傑瞅了杜子月一眼,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張雄在心裡暗暗偷笑。

「哪支部隊,不會是西藏的什麼旮旯部隊吧?」林傑有些生氣了,傲氣也上來了,講話有些yin氣出來,所以,說話有些不客氣了。

「比駐西藏的旮旯部隊還要慘,水州獵豹。」梅亦秋那嘴可是不饒人,立即為弟弟梅天傑找場子了,那話噴出當場令得林傑啞火了,失聲說道,「獵豹1

而杜子月卻是隱晦地觀察著梅亦秋,沒想到這個漂亮姑娘身手如此了得,還是獵豹的一個團長、對於獵豹,杜子月也有所了解的,知道裡面的軍官沒一個好惹的。雖說還不能入杜子月這種大家法眼,但也不能xiao覦。

「怎麼啦,獵豹比你們第五集團軍低是不是?」梅亦秋哼道。

「不……不是……」林傑趕緊解釋道。

「獵豹是特種部隊,當然比第五集團軍配製要高得多了,呵呵。」杜子月淡淡笑道,不過,那一絲不屑還是顯露了一點點。

「南海一神腿,漠北飛雕鷹,西疆爬狸貓,東方升土地。杜會長,你應該有聽說過這個吧。」梅亦秋似笑非笑的突然練出這四句打油詩來。

像梅盼兒、梅天傑等人當然沒感覺了,因為沒聽說過,葉凡和狼破天自然心知肚明的等著看戲,杜子月那嘴角卻是微微的動了動。

葉凡鷹眼之下觀察得清清楚楚的,心裡暗暗高興,本來想找個話題刺激一下杜子月,想不到梅亦秋倒搶先幫自己辦了。

見杜子月不吭聲,顯然是不接招,梅亦秋也就不想再刺激杜子月了,畢竟,杜家也不是好惹的。

哪知葉凡突然沖自己擠了個眼球,梅亦秋心裡愣,旋即明白過來,淺淺一笑,那嘴一張,又說道:「浦海市在舊社會時的青幫老大杜月笙那是威名遠播浦海灘,而剛才我念叨的四句詩中所講的『東方升土地』指的就是浦海市杜家的杜子月大少,不知那個杜子月跟杜會長是不是同一個人,有點好奇。」

「呵呵,圈內人給的個xiao外號罷了,不足掛齒。」杜子月冷冷哼道,顯然是有些生氣了。

「噢,想不到杜會長還是杜家人,倒真是巧了,前段時間去國外旅遊,也遇上一姓杜的,說他也是浦海市杜家人。」葉凡淡淡說道,等著杜子月上鉤。

「我們杜家也算是個大家族吧,在國外的也相當的多。其實,就是公司來說,我們杜家在國外也有好幾個公司。不知葉認識的是哪一位?」杜子月點塵不驚,隨口問道。

「他說叫杜峰1葉凡隨口說道,現杜子月那嘴角果然bsp「葉在哪個國家遇上他的,唉……說起來杜峰還是我的xiao叔。這幾年游xing大,說是要周遊全球,連手機號碼都換了,害得我們全家都在找他。」杜子月一臉的淡定,葉凡知道這貨肯定是裝出來的。

「這個,當時我也是無意中遇上他的,在泰王國一餐館吃飯,被幾個本地人敲詐,還是杜峰先生為我解的圍,後來,一談起來,才知他是浦海杜家的人。」葉凡淡淡笑道。

「噢!不知我xiao叔杜峰住什麼地方?麻煩葉告知一下,我們好去找他回來。他都出去好幾年了,家裡人都找得煩了。」杜子月嘆了口氣,說道。

「這個,我不清楚,他吃完飯就走了。」葉凡目光顯得有點閃爍,杜子月一看有些感悟了,敢情人家不願意說了,也就沒再問了。

目的達到,雙方後面都在閑聊一些不痛不癢的閑話。

走出千秋閣。

杜子月一夥先坐上大奔走了。

梅盼兒問道:「你們住什麼地方?」

「浦海大酒店。」葉凡隨口答道,隱晦的掃了梅盼兒那鼓鼓的胸脯一眼,想到梅盼兒在床上的瘋狂,頓時,下邊有了反應。不雅的居然又翹了。

這廝趕緊蹭到車mn前擋住了某帳蓬部位,知道那該死的老蟒血又來作怪了,嘴裡卻是淡淡的隨口問道,「梅總,你們姑侄三個都到浦海來是不是有什麼事?」

「事,當然有事,不然我們吃飽飯來幹什麼,浦海不是沒來過。」梅盼兒說道。

雙方告辭了,不過,走的時候,梅盼兒卻是乘人不備,在葉凡大腿上狠掐了一下,痛得這廝又不敢叫,nv人冷哼道:「知道你那地兒又翹了,是不是想到什麼齷齪的事。」

「天地良心,我真沒敢齷齪,只是,你太you人了一點,這個,是個爺們都受不了,在把持方面我是有些弱了。」葉凡輕聲說道。

「騙鬼去吧,走了。」梅盼兒鑽進車裡一冒煙,走了。不過,在車窗里朝葉凡擠了個嫵媚的眼球。

「啥意思,是不是晚上有節目……」葉凡愣愣的站路上喃喃道。

「有啥節目,要節目還不容易,叫周凱安排兩個頂級貨s。要不,我看那個蘇枝相當不錯的,又是大學老師,有學識有氣質,而且,那姑娘我看在感情方面還是很執著的,沒準兒還是一處。」狼破天頭伸出車窗突然笑了。

「老狼,你也知道那姑娘感情方面很專一,並且執著,這種人能惹嗎?到時可就大條了。」葉凡彼為遺憾,搖了搖頭。

「說得也是,京里那兩位,大喬公主,xiao鳳公主怕不拔了你人皮,哈哈哈……」狼破天興哉得很,樂禍的笑了。

「老狼,兄弟這日子過得苦埃」葉凡苦澀了搖了搖頭鑽進了軍吉。

「說得也是啊,nv人多了也是福,不過,nv人多了也是不幸。關鍵就是一個度的把握,咱們國家不是經常會暴出某某官員養了一個排的情婦,最後還搞了個花魁大賽,情婦中最漂亮的給獎1o萬。人家那是賊有本事,能擺平這麼多nv人,厲害著1張雄彼為羨慕樣子嘖嘖著了。

「一個排不算什麼,還有一個連的。我就納悶啊,那老兄怎麼就那般的厲害,怎麼個擺平法?有機會我倒是想去監獄里拜拜師取取經什麼的。」周凱也開起了玩笑,為了緩和氣氛。

「算啦,不扯這些沒用的東西了。」葉凡擺了擺手。

「葉哥,剛才你那一招you虎出mn相當的高,我看你的演技也是一流的,就連我老狼都有些相信了,要不是知道你去過一趟泰國,還真相信了。」狼破天一臉正經,說道。

「估摸著他們盯上我了,杜峰是他們絕不肯放過的人。杜子月一定會找到機會跟我面對面談談的。」葉凡淡淡說道。

「談談,估摸著那兩個字得加上引號才對。」張雄說道。

「不過,狼局長在杜峰可能不敢下手。畢竟,狼局給他的壓力太大了。在狼局的眼皮子底下跟葉面談,不可能。」周凱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周凱,叫葉將軍就行了。」狼破天突然開口了。

「將軍……」周凱臉上訝然掛著,旋即恢復了。可還是沒鬧明白,當然,暗暗駭然了。

剛才可是有打聽過,聽說這葉凡同志才23歲,提個副廳級那是水平特殊提拔了,怎麼可能還是將軍。

即便是一少將,對等政fu那頭職位的話估計著最少也得是副省部級高官了,而且,還是帶『常』字頭的。這事,不會是狼破天講錯了吧。

「葉的暗中身份也該讓你知道了,最近你的表現不錯,這次下來,你的家在浦海,許多事你比我們更方便一些。鎮頭兒的意思是這次的事你辦好了,準備給你升一軍銜到上校。

而葉的另一個身份卻是總參軍務部少將副部長,總參軍務督查室副主任。當然,葉將軍覺得這事還需保密,所以,一般不對外人宣稱。

葉將軍致力於在政fu官場打拚,總參軍務部,他暫時只掛個虛銜。平時不管事,只有在特殊任務時他偶爾出動一下。

還有,這次解決浦海市杜家的事,是否讓你參與,鎮頭兒的意思是還得葉將軍認可才行。

鎮頭兒說了,杜家的事不以咱們官方xing質去處理,以葉將軍帶頭以私人相助杜峰的由頭去辦理。

畢竟,國家特殊機構出面去調停杜家的私人恩怨,是有1ang費國家資源,伸手太過界的嫌疑。

別以為咱們特勤就能無敵了,實際上,掣肘卻是不少。軍委有派駐專mn的監督機構在監督著,中央政治局九常也有派駐專mn的部mn在監察著。

當然,只要不撈過界太明顯,一般來說,在國家大的利益面前,他們不會管這破事的。

但是,在牽扯到某些利益方面,比如浦海市杜家的杜子月,此人jiao友廣,估計京城應該有人在背後撐著的。有些東西,為了私事上升到派系集團之間上去就扯不清了。

所以,這次的事全權jiao待給葉將軍,他的身份比較保密,由他出面以私人身份解決也相當的不錯。

我是他的副手,調什麼兵,遣什麼將,由他指定。他的話出來就是軍令,任何參與行動的特勤隊員都不得違抗。

否則,將受到特勤軍法的嚴厲懲處。」狼破天臉上凝重如墨,周凱知道,這決不是開玩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