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樂不思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樂不思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急,先玩幾天看再說,反正這總統套房住著也挺舒坦的。又是公家給報銷,不玩白不玩嘛,這大過年的還得干這渾事,真是煩人。」葉凡擺了擺手。

「老子都不想回京了,天天住這總統套房算啦,有吃有喝有得玩,爽勁著。」狼破天一臉嚴肅,說這話有些不倫不類的。

給人一種相當怪異的感覺,周凱自然在心裡暗自腹誹著狼破和葉凡等人,覺得這些高人好像那脾氣都相當的怪。有時好像一普通人,低聲下氣也行,有時狂傲到天了,連鎮頭兒葉凡也敢罵。

浦海市杜家別墅。

寬大氣派的大廳里正坐著幾個人聊著,一個留著鬍子的中年男子摸了摸鬍子,說道:「姓葉的講的話很值得推敲,子月,你能肯定他講的話不是假話?」

「這個,如果真是假話,按理說布局不會如此完美,從情況上看,葉凡好像跟蘇家的蘇枝正在談朋友。

而付長波的兒子付偉那xiao子好像也喜歡蘇枝,我去的時候倆人正在廳里對昴,這個,絕不會是演戲的。

付家跟蘇家還要趕葉凡一伙人走,難道付長波跟蘇勃厚也給他們拉來一起布局演戲了?

這個,場面也太大了,布局也太縝密,太自然到令人匪夷所思地步。」杜子月略顯遲疑,看了二叔杜舉文一眼,杜舉文被稱為杜家的智多星,杜家的許多事都是杜子月跟杜舉文在商量著辦的。

而杜子月的父親杜笑澤早就死了,杜峰又跟自己反目了,就剩下二叔杜舉文和三姑杜雪梅了。杜雪梅嫁出去了,只是得了一份豐厚的嫁妝,對杜子月造不成什麼影響。

倒是杜峰心很大,想分得杜家四成家產,杜子月作為杜家長子的兒子,當然不肯了。

「嗯,是有些太詭異了。蘇勃厚跟付長波應該不會演戲,不過,咱們也得xiao心點,xiao心無大錯。」杜舉文若有所思,點了點頭。

「怕個球,杜少,乾脆我出馬直接把那個姓葉的抓來不就得啦,一個xiao官員,能翻起什麼風1ang,問完話一嚇唬,包準他niao了褲子。」這時,坐在對面的杜子月四大幹將之的王朝忍不住哼道。

「抓,你以為你身手有多高,跟我比如何,哼1杜子月淡淡的掃了王朝一眼,此人忠心有餘智慧不足,身手也不錯,有著五段身手,就是有點不開腦筋。

「嘿嘿,跟杜少當然沒比了,不過,那個葉凡不是一個當官的嗎?又不是特警什麼的,能有什麼身手?」王朝有些不服氣。

「他當然不足為慮,即便是副部級高官,咱們要拿捏他也是分分鐘的事。不過,他身邊有個人,叫狼破天,此人身手應該不錯。這點倒不是我們考慮的地方,主要是此人的身份有些特殊。」杜子月皺了皺眉,說道。

「什麼身份?」杜文舉問道。

「中央警衛局內衛團長。」杜子月一臉凝重的吐出了這幾個字。王朝等人倒沒多大感覺,只是杜文舉那眉頭快皺成一條縫了。

「一個xiao團長,有啥稀奇的。」王朝不滿的在一旁咕嚕道。

「我看你,真是無知。一個xiao團長當然沒啥稀奇,不過,他這個xiao團長跟一般的xiao團長又不一樣了。中警內衛局是幹什麼的,知道不知道?」杜文舉還故作神秘的掃了王朝四人一眼。

才又說道,「人家是保護中央那九個頭頭的,沒點身手絕不可能坐上那個位置。即便是此人身手不會很高,但此人的身份太嚇人,如果他出了事,估摸著國家特勤a組絕對不會置之不理的。沒準兒此人本身就是國家特勤a組的人,不可xiao覷。」

「特勤a組?」馬漢忍不住問道,看了王朝等人一眼,見他們也是一臉的mi惑,又看了看杜子月,現杜少是一臉嚴肅,沒說話。

只好沖杜舉文說道,「二當家,那個山底什麼來頭,怎麼從沒聽說過?」

「你們當然沒聽說過,那是國家最神秘的組織,比國安還要神秘。聽說人員並不是很多,但一個個全是高手,要進入a組,最低的mn檻就是你們這身手。」杜文舉笑道。

王朝等人終於有些動容了,失聲叫道:「我們這身手雖說不能跟杜少相比,但在江湖上也不多見的。那a組如果有著幾十個咱們這樣的人,那實力的確強悍。」

「呵呵,王朝,你又理解錯了。我剛才說的是最低mn檻是你們這種身手的,難道人家就沒高手啦?華夏大地,能人隱士輩出,你們這身手,說句難聽的,欺負幾個普通人還行,跟真正的高手相比,只是井底之蛙罷了。」杜文舉突然有點老氣橫秋起來。王朝等人儘管不滿,但知道人家身份特殊,也只好悶在心底了。

「二叔講得沒錯,a組裡聽說還有八段位的一流高手,你們想想,驚動了這種高手會引起什麼後果?」杜子月一臉鎮定,說道。

「八段1王朝四人臉s大變。他們最清楚了,即便是把杜家一夥全綁一塊也打不過一個八段位高手的。雖說杜子月有著七段第二個層次,但八段位是一個天大的檻,很難有人達到如此高度的。

「所以,這事得從長計議。不過,四弟的事沒解決掉,如芒刺在背,就怕他突然冒出來了搗1uan就麻煩了。再說,咱們杜家家大業大,他躲暗處突然chou冷子來那麼一下也是損傷不起的。」杜舉文一臉憂慮,說道,看了杜子月一眼,又說道,「沒準兒他到國外去請高手了,國際上聽說也有幾個頂級的殺手,他們的身手也有著六七段之高。只要有錢就好辦事。再加上他的身手也了得,咱們杜家目前的人當中,就子月能跟他比拚了。」

「二天,再等二天。狼破天作為中警內衛團團長,應該不敢離開京城太久,畢竟,那幾個領導人的安全比陪葉凡遊玩更重要的。」杜子月哼道。

「二天後他再不走怎麼辦,就怕事情有變,四弟突然離開了泰國咱們再也找不到人就麻煩了。」杜文舉說道。

「二天後他再不走,我們另想辦法,人是活的,總是有辦法的。」杜子月冷冷一哼,煙蒂被他狠狠地掐滅在了煙灰缸里。

王朝等人知道,杜少這種動作,那就代表他即將出手了,而且,出的是狠手。

「先生,杜家人幾個湊大廳里好像在商量著什麼。怕被他們現,我不敢靠得太近,聽不見。」陳嘯天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了過來。

「陳老,不要靠近,遠遠跟著就是了。還有,你有沒現其它什麼特殊的情況。」葉凡問道。

「暫時還沒有。」陳嘯天說著掛了電話。

「葉副帥,已經可以確定,有三個人跟著你們,他們也在酒店裡包下了房間。兩男一nv,個頭適中……」特勤第七組叫督察組,專mn處理內部事務,頭兒叫戴成。

其實,大家不知道的是,這位平時一臉嚴肅,好像沒什麼身手的中年人竟是位高手,身手達到七段層次。在特勤裡頭也算是頂尖高手了。

督察組是受雙面領導的,既受鎮東海的調度,又是政治局九常派出的對特勤a組進行監督的專mn部mn。

鎮東海只有在執行特殊任務人手不夠時可以叫他出馬協助執行任務,其它時候無權干涉他的工作。

即便是在人員配備,工資以及活動經費方面第七組也跟特勤a組完全脫離,戴成可以大膽的進行監督了,因為錢包掌握在自己手頭上,所以,獨立xing相對來說大了不少。

但在執行任務一頭,他們的共同目標是跟危害國家重大安全的對手較量。所以,這次杜家的事戴成到也樂意參加了,協助葉凡執行私人xing任務。

「嗯,盯著就是了,不要打草驚蛇。」葉凡下了命令。

「是1戴成答道,安排人手盯緊。雖說戴成的實際級別比葉凡還高,但這次行動的負責人是葉凡,所以,戴成組長也不例處,暫時算是葉凡的手下了。

半夜,電話又響了,傳來梅盼兒那有些軟軟的聲音道:「我在天水大酒店。」

「呵呵,睡得好嗎?」葉凡乾笑了一聲,感覺身子有些熱了。不過,非常時期,各方都盯得緊,葉凡當然不會冒然去的,就怕給梅盼兒帶去大麻煩。

「睡不著1梅盼兒對葉凡的回答有些不滿,哼道。

「那……實在不行安眠yao吃上一xiao片就行了。」葉凡笑著說道。

「我有事需要你的幫助。」梅盼兒突然說道。

「這個,太晚了,明天吧。」葉凡心裡一緊,說道。

「以後不要找我,哼1梅盼兒生氣地掛了電話。

「唉……」葉凡苦笑著搖了搖頭。

「杜家還有沒有其它隱藏的高手?」總統套房的一個關閉的房間里,葉凡斜了對面的杜峰一眼,問道。

「應該沒有,因為我從沒見過還有另外的高手。子月的父親,也就是我大哥杜笑澤以前倒是位七段位第三個層次高手,只是他已經死了好幾年了。

回想起當年我跟他一起打拚,終於穩定住了杜家在浦海的商業地位。想不到人去事非,我杜峰居然淪落到如此地步。

兄弟反目,侄兒居然暗算我。這都是錢鬧的,我只是想拿回我該得的一份,杜家幾十億家產,都是我跟大哥杜笑澤打拚下來的。

憑什麼屁事沒做的杜子月要分得七成,而只是動動腦子,手無縛ji之力的二哥杜舉文也分得二成,反而是我,僅得一成,這太不公平了。」杜峰一臉的不甘和不滿,怨氣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