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女人是老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女人是老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nv人是老虎

「這浦海市,梅姐,說句實話吧,我是兩眼一抓瞎,什麼人都不認識。不要說第五集團軍的領導我不認識,就是軍長是誰我壓根兒都不清楚。再說,我還是頭次來浦海,你說說,我會認識誰?」葉凡話語真誠,說的也是實情。

「那你的意思這事就是不幫了?」梅盼兒轉過身來,變成兩人面對面了,那嘴,都快湊到葉凡臉上了,一股淡淡潤氣直噴面而來,而且,她是惡狠狠地盯著葉凡。那表情,似嗔似怒,似怨似妖,似愛似念,反正頗為複雜難懂的。

「那你說說,叫我怎麼幫,你們梅家這種軍界大家族都辦不到的事我一個xiao副廳能有什麼辦法,說句實話,一個6海hun編旅的旅長級別跟我也差不多。能力所限,再說,我只是在政fu體制內hun,軍界一塊,雖說以前還認識個鐵占雄鐵哥,但是此一時彼一時了。即便是鐵哥,難道能管得著人家浦海市第五集團軍和藍京軍區嗎?」葉凡苦澀的搖了搖頭,伸嘴在某nv嘴上啃了一下算是表達歉意。

「你……無賴……」梅盼兒嘴裡嗔了一聲,生氣地咬了過去,葉凡趕緊閃過,不然,沒準兒還真得破相了。心裡閃過『nv人是老虎』那啥的念頭。

「其實也不是我哥一點都不幫,跟你說實話吧,因為第五集團軍的軍長魯壽天跟我哥有點那個,以前他們還曾經是戰友。

不過,當時倆人都在爭一個位置,最後被我哥搶得先機上位了,所以,魯軍長一直心裡有怨氣,這次的事我哥還怎麼出面,估計會更糟糕。

還有,魯軍長並不是我們梅家一系的。人家也有背後人,能坐上軍長一位,在軍委沒人支持那是不可能坐上去的。」梅盼兒倒出了實情。

「那估計這事八成得黃了,難道梅功亮跟你們梅家的關係魯軍長就不知曉了,既然是hun編旅旅長,又是藍京軍區自己軍區搞的,魯軍長是直接領導,他的肯定相當關鍵,對於推薦的人選,他肯定會查底子的。一查不就出來了,還忙活什麼,忙了也是白忙活。」葉凡淡淡說道。

「不一樣,魯軍長跟我哥有介蒂,那是他們倆的事,一般不會牽怒到後輩身上。作為一個集團軍軍長,他的xiong襟我梅盼兒絕對相信。不然,xiao肚ji腸的人能坐上軍長寶座,我是一點都不相信的,一個集團軍的一號長,那絕對是屬於有大氣魄的豪傑之流。比如某人就是那樣的。」梅盼兒講到最後,那個某人當然指葉凡了。

「我這人就是這個樣子,容易記仇,這輩子改不了啦,也不想改,想我葉某有著博大的xiong襟,寬廣的xiong懷,mn都沒有,而且,那又怎麼的?」葉凡有些怒了,狠狠地捏了一把。

「你輕點,捏壞了以後沒得捏了。」梅盼兒哼道。

「哼」這下子葉凡可是被ji起傲氣了,身子一轉抱起梅盼兒就到了角落的沙上,相當粗魯,滋啦一下,梅盼兒幾顆扣子頓時自動嘎著彈飛走了。

「你……你想幹什麼,這裡是歌廳,不能1uan來?」梅盼兒有些慌了神,拿眼掃了mn口一下,估計是擔心有人突然撞進來那真成浦海特大桃s新聞了。

「怕啥,有人來老子表演給他看,,老子今天就要就地辦事,誰惹老子扁誰?麻痹的」葉凡像個土霸王,滿嘴噴著粗話,那手沒停著,幾十秒梅盼兒在微微掙扎中已經被某人解除了全身武裝,一具白晰在淡淡的紅s彩燈下顯得特別的搶眼,you人。

葉凡身子一轉跑到音響前面,不久。

在勁爆的dj音樂中還夾雜著一些急粗的喘氣聲,以及沙出的啦啦痛苦呻yin聲,啪啪的撞擊聲1uan七八糟的hun雜在一起。

不久,還有nv子那似嬰兒啼哭般聲音響起,其間,還有某君那彈入黃龍的吼叫聲,以及某nv那母狼般的嘶喊聲,融合成一曲消魂的麗麗之音……

良久才停歇了下來。

「你越來越猛了,真有些受不了你。」梅盼兒雲鬢散1uan,像大貓一般蜷縮在葉凡身上。

「怎麼樣,帶勁吧,嘿嘿。」葉凡略顯得意地乾笑著。

「美的你,哼」梅盼兒白了葉凡一眼,媚態能化江河湖海,「不過,真的很舒服。你的jing力怎麼那麼旺盛,是不是吃yao了?」

說著話就要站起來穿衣,不過又被葉凡給扯到了沙上,哼道:「穿啥,這裡包準沒人敢進來,放心。」心說特勤的高手暗中把mn了還有人不開眼進來,那不是找打不成。

看來,能在特勤兼職個身份好像也不錯的,至少干這事時比較安全。特勤方面對這方面的事從來是睜隻眼閉隻眼的,只要不出賣國家機密,他們一般不管……

用鎮東海的話說,特勤正式隊員全是jing英,他們乾的都是要掉腦袋的活計,jing神高度緊繃,長期下去不利於開展工作。偶爾輕鬆快活一下也是對身體機能的一種釋放,有益於身心健康。

「這事,你真沒辦法那就算啦,我也知道,這事很難辦,即便是我跟亦秋他們,在這浦海軍隊一塊也找不到什麼熟人。唉,算啦,功亮只能等著了,我只是覺得有些對不住他的父母親,他們於我有救命之恩。」梅盼兒這下子講的倒不像演戲。

「你幫他夠多了。」葉凡說道。

「如果沒他父母親我早死了,你還能享受到這具身體給你帶來的快樂,哼」梅盼兒沒好氣地白了葉凡一眼,媚能入骨,葉凡看了心裡一收縮。

說道:「算啦,我試試吧,一般希望不大。」

「真的,我就知道你不會袖手旁觀,讓你的nv人出去拋頭1u面求人的,要是給他們揩了油你就吃虧了,咯咯咯……」梅盼兒突然妖yan的笑了,那笑臉,奪目得很。

某君,自然是瞠目結舌,半天才說道,「怎麼是我吃虧了,吃虧的是你。」

「是嗎,你願意看見別人在我身上揩油?」梅盼兒嫵媚的白了葉凡一眼。

「老子的nv人哪個敢來揩油,腳來腳斷手來手斷,那玩意來成太監,哼」葉凡突然王八氣十足,彈身而且,擺了個相當酷的bos,逗得梅盼兒差點笑折了xiong,那xiong脯,起伏如大海上的狂濤,自然是看得某君愣著,有點口乾舌燥了。

梅盼兒當然感覺到了某君那相當猥瑣目光,趕緊爬起來穿好了衣服,有些生氣了,哼道:「你們男人全這幅德xing,看到美nv那眼就挪不開了,還有,你看看,外衣扣子全給你扯飛了,怎麼辦?」

「這個簡單,我叫人送套進來。」葉凡乾笑了一聲。

「算啦,我還帶有一套。」梅盼兒笑著進了衛生間換衣去了。

「麻痹的,原來早有準備啊難道知道我要虐她,有先見之明氨葉凡不由得嘆息道。

暗暗尋思開了,梅盼兒幫了自己幾回了,再怎麼的也得去拜訪一下魯軍長,用什麼身份去拜訪,看來只能拋出底牌了,也不知總參軍備部副部長這個牌頭夠不夠響亮。

畢竟,人家魯濤天也是一個集團軍軍長,應該是少將軍銜,屬於軍方實權級人物,人家鳥不鳥自己難說。

因為,關於hun編旅旅長人選太重要了,估mo著還要打通軍委關節,在軍隊一塊人事任命上,團長的任命就要軍委通過了。

這hun編旅長,自然位置更顯目,有多少軍界家族盯得緊,能否拿下葉凡心裡一點底都有。

不過,為了還梅盼兒人情,總得去衝刺一下,再說,梅盼兒跟自己關係親密,總不能眼看著一個nv人四處奔bo勞心費神不是。

不過,葉凡轉眼想到了狼破天頭上,一拍大tui喊道:「有了,這尊神擺在這裡不用白不用啊幾個時候能碰上老狼到浦海來,倒真是省事多了。」

心裡拿定了主意,立即打電話給張雄,叫他查查藍京軍區第五集團軍6海hun編旅具體情況。

「我送你回去。」葉凡說道。

「不用了,亦秋在樓下,我先出去。」梅盼兒臉微微紅了,說道。

「她知道咱倆的事?」葉凡淡淡問道,有些不懷好意樣子。

「哪能讓她知道,我這臉往哪兒擱,都是你,你可得xiao心點別說漏嘴了,你們男人,有時喜歡吹牛,喝醉了嘴巴大,一吹我真得挖個地dong鑽了。」梅盼兒臉更紅了,嗔怪道。

「難道做我葉凡的nv人就降低你的身份啦?」葉凡xiong脯一ting故意哼道。

「那倒不是,我倒不那麼怕,就怕對你有影響。我一個經商的nv人怕什麼?要不,我們擺明了跟大家講清楚,我梅盼兒是你的xiao三行不行。」梅盼兒那話一噴出,葉凡被噎住了,徹底無語。瞪了某nv一眼,她咯咯咯笑著開mn而去。

「現在的nv人,這種話也敢說,世風日下啊不過,你敢講出去,老子才不信,那老梅家的臉還往哪地兒擱去。不被打斷tui才怪。」葉凡嘆了口氣,等了一會兒才出了歌廳。

「姑姑,你去見軍方的人啦?」梅亦秋開著車子,掃了臉微微還掛有一絲紅暈的姑姑梅盼兒一眼,那口氣,有些曖昧。

「你這xiao妮子,想什麼。你姑姑是那種人嗎?」梅盼兒拉了拉梅亦秋頭。

「咯咯咯……」兩個nv子都笑了起來。

「你當然不會了,不過,我好像看見葉凡書記也進了這裡。」梅亦秋意有所指,那眼神,有些怪異。

梅盼兒那臉更有些紅了,哼道:「他來跟我有啥關係?」

心裡直罵這廝也太不注意著點了,居然被侄nv梅亦秋現了。

「沒關係就好,不過,有關係也沒事。」梅亦秋顛三倒四的講著一些莫名其妙的話,梅盼兒當然懂了,那臉,自然更紅了。

瞟了侄nv一眼,問道:「亦秋,你對葉書記是什麼態度?」

「我能有啥態度,人家是能人,在軍界里朋友多著,在政fu官場人脈也不少。年紀輕輕的已經是副廳級幹部了,風得意,前程似錦。」梅亦秋有些賭氣似的哼道。

糟糕,亦秋不會是愛上那冤家了吧,這下子怎麼辦,姑侄兩個人跟同一個人,這個……梅盼兒那心有些冰涼冰涼的,趕緊說道:「亦秋,你年齡也不xiao了,看看有沒合適的,該談也該談了,看你老爸,一直在我面前嘮叨著,說我這當姑姑的一點都不關心侄nv,看把我急得,要不,我介紹一個給你認識一下。」

「我不要」梅亦秋態度非常堅決,瞄了姑姑一眼,有些苦澀說道,「誰講都沒用。而且,要說年齡,姑姑的年齡可比我大。」

梅亦秋那xing格比較剛烈,梅盼兒也沒再勸,知道勸也沒用,良久才說道:「你心中可能有人了吧,xiao妮子,快說出來讓姑姑參考一下。再說,這事別說我,我跟你不一樣。這輩子,也許不打算結婚了。幹嘛要結婚,麻煩。不過,你不能有這種想法。」

「他看過我全身了,還mo過,哼」梅亦秋突然哼出一句莫名的話來,梅盼兒一想就明白了,那次梅亦秋服了yao,還是葉凡出手幫的忙,這個『他』不會就指葉凡……

「你是說誰?」梅盼兒聲音都有些顫慄,在1un理道德間艱難掙扎著。

「你知道,不說了。」梅亦秋冒出這句話后悶頭開了一陣子車,現姑姑也沒吭聲,又說道,「我知道他不會娶我,因為我年齡大他好幾歲,我也不會去纏他,他愛怎麼樣就怎麼樣,跟我沒關係。」

梅亦秋的話裡有話,梅盼兒心裡複雜著,姑侄倆都懷著心思,個中不是個滋味。

「兄弟,查第五集團軍幹什麼,是不是魯濤天有啥事招惹你了?」葉凡剛坐在沙上,狼破天就開始問了。

「沒有,你也知道,梅天傑是我徒弟,一直纏著我,叫我幫個忙……而且,梅盼兒的江南傳媒也幫了我好幾次了,這個人情一直欠著,所以,想還了。而且,江南傳媒對我經后的展在相當大幫助,這條路不能斷了。」葉凡乾脆把事兒說了,反正是借老狼的威風,不讓老狼知道也太沒兄弟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