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透著玄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透著玄機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透著玄機

連爆兩更,為而宣戰。

「唉,周,看到令郎我都有些汗顏了,呵呵。」魯濤聲淡淡笑道,那笑,應該是擠出來的。

「此話怎講?」周魚林裝出了一絲疑惑,實則他也不解。

「你看看,你的兒子,僅比我家東風大上幾歲,可是級別呢,你看看,一個處長一個科長,呵呵,不能比。」魯濤天笑著搖了搖頭。

「哪能這麼說魯軍長,大幾歲也是大,再過得幾年,令公子擔任處長那是遲早的事,呵呵。」周魚林話說得淡然,但一絲得意還是漏了點出來。

「其實,這個,我覺得也沒什麼奇怪的軍長。周在政fu層面,而令公子又在他眼皮子底下,咱們華夏不是有句古老名言,近水樓台先得月嘛!而東風就不一樣了,他跑到遙遠的粵東去了,那地兒咱們人生地不熟的,什麼東西都要他自己打拚出來,提拔的基礎先就弱了不少。」大校師長喬軍話說得堂皇,當然,也不排除有拍馬魯濤聲的嫌疑。

「哈哈哈,我說xiao喬啊,你那張嘴可是太會說話了。可不能這麼說,周公子人家是憑自個兒本事上去的,當然,家族的關係也有點。」魯濤天打著哈哈,笑道。

「本事佔七成,人脈佔三成,都免不了,呵呵。」葉凡bsp「這位是……」喬軍師長故意問道,還斜瞄了嫩嫩的xiao葉同志一眼心裡有些不高興了。

「周凱,你的朋友也給大家介紹一下。說起來到現在同桌吃飯了,你的朋友我倒不知道名字。」周魚林呵呵笑道。實則也是想探探這幾個年青人底子。

正納悶兒子怎麼都不介紹一下這三個人,但他也知道,能被兒子叫到這張桌子的人,肯定跟兒子的關係很鐵了。

「葉,狼局長,張局長,沒關係的話我可是說了。」周凱很尊重三人,先是打了個招呼。

不過,從周凱打招呼的順序上在桌上的人也看出了一些端倪,周凱先問這個姓葉的什麼,再問什麼狼局長,最後問周局長,肯定三人的份量是姓葉的什麼最重了。

當然,桌上人也沒怎麼把葉凡這個啥放在心中,估計著就憑他這個年紀,能提個鎮黨委或局黨委就不錯了。

因為,葉凡著實年輕了一些,看上去就23左右,能爬到什麼位置。科長是頂天的選擇了。

而狼局長和張局長既然還排在葉後面,那職位肯定高不到啥地方去,充其量一個科長頂天了。

如果后兩位是處級局長,那周凱這叫法就有問題了。體制內,稱呼的先後就能體現官員官位的高低的,馬虎不得,不能1uan叫。

當然,除非這位葉得家世了得,像所謂的太子什麼的,倒不用考慮官級職位品級了。

「呵呵,無妨。」葉凡淡淡的笑了笑,當然指的是名面上的牌頭了。

見葉凡點頭了,周凱知道,不用問狼破天和張雄了,旋即笑著,還掃了桌上眾人一眼,硬bi著自己裝著一臉淡定樣子,說道:「這位葉叫葉凡,是粵東魚桐市市委常委,政法委,呵呵。」

「市委常委,政法委?他……才多大?」魯濤天的兒子魯東風因為也在粵東省廳工作,也是政法一塊的,倒是上心了。頓時,瞳孔有些睜大,失聲問道。

「呵呵。」周凱乾笑了一聲不答。

「想不到啊,真是不敢想,我感覺自己是不是老了?」魯濤天和周魚林都有些感慨,這個,好像也太逆天了一些,旋即,兩位都隱晦的觀察起葉凡來了。如此年輕,地級市政法委,那個,也太雷人了。

「還有東風,以後問話要禮貌一些,不能說你多大?」魯濤天在桌上略顯責備起兒子來。

「我知道了爸。」魯東風也是太激動了點,轉爾沖葉凡笑道,「對不起了葉,剛才,我有些失言了。」

「魯科長在省廳一塊具體負責什麼工作?」葉凡隨口問道。

「我是搞刑偵的,在刑偵一處當一xiao科長,唉……」魯東風有些失落,自己估計比葉凡大上三四歲,到現在才混了個科長,人家已經是帶常的副廳了,差別不是一點的大。

「噢,有沒興趣到魚桐來?」葉凡心思一動,決定先賣個人情給魯東風,後面再說事時也好打個底子。

「這個……」魯東風瞅了父親一眼,見他微微點了點頭,旋即笑道:「魚桐是個好地方,在葉主持下工作肯定更滿意了,呵呵。」

「嗯,你可能聽說過了,我去魚桐的第二天就直接捋了兩個副局長帽子,到現在,魚桐市局還空著兩個位置。」葉凡隨口淡淡的說著。

魯東風有些急了,這可是個好機會,魚桐市局副局長肯定是副處級別的,這個,到那地兒就意味著提拔了。不過,他知道自己份量太輕,所以,一直拿眼盯著父親魯濤天。

葉凡在釣魚,當然淡定品著酒,他在等魯濤天先開口。

魯濤天當然自持身份,再說他跟葉凡不熟悉,不好一見面就開口,卻是掃了周魚林一眼,此人當即是心領神會,順手做好事的的東西他當然不會放過了,旋即笑道:「這事……你看葉,你跟周凱也是朋友,既然葉提出這事了,應該有腹稿了,呵呵。」

「嗯,這事並不難,粵東省廳的陳布和廳長那頭我打個招呼就行了。」葉凡點了點頭,這事,基本上成了。

「謝謝!葉,以後東風會緊跟你的腳步,有什麼地方需要衝鋒陷陣的就叫他上,別客氣就是了,呵呵。」魯濤天知道,他該表態了,把軍人那套都擱出來。

「說句實話,魚桐因為88慘案,我正準備從省廳要人,這個,舉手之勞罷了。」葉凡打著哈哈,盡量說得輕描淡寫的,他知道,魯濤天已經記下了這筆人情。

掃了桌上人一眼,又笑道,「我跟大家介紹一下,這位叫狼破天,我兄弟。中警內衛局是他主持的,呵呵。」

「中警……內衛局。」魯濤天和周魚林居然站了起來,狼破天的位置太震憾人心了,兩位副部級高官都坐不住了。他們,當然深懂得這個職位的重要xing,絕對不下於一個省委份量。

「一人xiao團長罷了。」狼破天淡淡的點了點頭,一點笑意都沒有。又看了葉凡一眼,笑道,「其實,說起來我比他大十來歲,但是,我還得叫他一聲大哥。在部還有個叫鐵占雄的副部長,是他的大哥,但是,我只叫他老鐵。」

狼破天在為葉凡造勢,這話講得好像有點顛三倒四架勢。但桌上的人全是聰明人,沒一個蠢蛋,自然心知肚明。

葉凡當然知這個理兒,不由得感激的瞅了老狼一眼。聽狼破天那麼一說,魯濤天和周魚林心裡直說今天這飯局來得值了。

「還有這位張局長,國安部里的一個局長,呵呵,也是我兄弟。」葉凡那話一說出口,自然,又是差點驚爆了魯東風幾個的眼球了。

「我跟老狼一樣的,都比葉哥大十來歲,但我們都叫他葉哥,呵呵。我們這個葉哥他並不是家世了得,恰恰相反,他出身於一個普通家族。不過,他的升遷,全是憑他自己能力打拚下來的,這個,就是我跟老狼甘心叫他葉哥的理由。」張雄也不妨玩一套『造勢』相助,斜瞄了魯濤天一眼,又笑道,「葉哥不但在政fu層面吃得相當的開,就是在軍界一塊,他認識的人也不少。就拿剛退的趙寶剛副主席來說吧,葉哥曾經三次登mn。」

張雄的信息完了,既然要說服魯濤天,當然得搬出個把有份量的軍界人物來撐撐場面。

後面,場勢完全變了。魯濤天和周魚林完全把葉凡三人當成平輩對待了。葉凡知道,梅功亮的事在魯濤天這一關是過了。

果然,飯局完了后魯東風拜見了葉凡,自然是徵求一下葉,自己如何到魚桐的事。而葉凡在面授機宜的同時也隱晦地談了梅功亮爭取混編旅旅長的事。

魯東風回去後跟父親說了這事,魯濤天在斟酌再三的情況下選擇了同意。

雖說跟梅家有些過節,但既然這位能量很大的葉哥出面了,而且,為了兒子前途,也得捨得一些才行。

捨得捨得,有舍才有得嘛!不舍哪有得。

不過,魯濤天也隱晦的傳達了一點意思,那就是希望葉凡還得去軍區陳司令處打點一下。

不過,當葉凡從梅盼兒處回來時,狼破天卻是匆匆走了。聽張雄說是接到警衛局來電,說是在保衛領導人方面有一個較大的接待活動。

非洲有三個xiao國的總統同時訪華,雖說只是大xiao國,但其人也代表是三個國家,在聯合國也有一票的,所以,這事馬虎不得,狼破天接到通知后立即趕回去組織安保工作了。

「張雄,你說說,這事是不是透著一絲玄機?」葉凡坐沙上,想了一陣子,問道。

「玄機,什麼意思?」張雄一時還沒想到其它方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