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計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計圈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計圈

「什麼意思,問你家李貞和君秋瑤那倆個去,一個爛蹄子!我呸1杜舉文一口噴到地下,伸用踩了踩哼道。

「混蛋,你敢罵我母親1杜峰突然破口,想掙扎著站起來,不過,被王朝幹了一鐵bang,再也爬不起來了。

而杜子月也是吼叫著『混蛋,你罵我nainai和母親』,當即被杜舉文連踢了三腳,頓時軟癱了下去。

杜舉文看了全場一眼,說道,「當初我義父洛紅塵功力跟杜笑塵那那匹夫差不多,情同兄弟。

義父幫助你們杜家打下了大片江山。結果怎麼樣,義父受了重傷被人圍攻。

杜笑塵這匹夫望著他墜下懸崖沒力相助,簡直是畜牲豬狗不如。杜笑塵最後還裝mo著樣的悲痛了好多天,完全是狗屁!

怎麼樣,我杜舉文也是杜家老二,義父洛紅塵打下的江山是不是該我拿回來。

至於說你,杜子月該給你二成是應該的,不過,杜子月給了你嗎?呵呵,說起來,杜笑塵和杜子月才是杜家最骯髒最卑鄙最無恥的。我杜舉文只是拿回自己該拿的,這難道錯了嗎?」

杜舉文是震震有詞,一點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

「一面之詞,由你說去吧。」杜子月哼聲著,轉頭冷煞煞掃了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四人一眼,問道,「我杜子月待你們不薄吧,每年光是用度,每個人絕不會下2oo萬的。別墅美人香車寶馬都送你們了,為什麼你們還要背叛我,為什麼……」

杜子月狀似瘋狂的朝天喊叫著,那聲音傳得老遠,在這寂靜的深夜在山上傳動著,有點像是老鴉的悲鳴。

「呵呵,不是錢的問題,更不是美nv香車的問題,你即便是把杜家全部家產給我,我們照樣子下手。不明白為什麼是不是?」王朝的塊頭很大,站杜子月面前狠踢了這廝一腳才幹聲笑道。

「為什麼?」就連杜峰都忍不住哼聲問道。

「很簡單,洛紅塵是我們師傅。」王朝說著這話,臉上的悲傷掛著,連下狠tui踢得杜子月在地下打了三個滾。

虎落平陽被犬欺,杜子月跟杜峰拚得太凶,體力內勁耗盡,根本就支不起力氣來反抗,只能是眼巴巴的看著受辱。

「怎麼可能?」杜子月喊道,「我查過你們底子,怎麼可能?」

「底子,一切都可以造假,局,只要有錢,什麼假造不出來,哈哈哈……」王朝四人突然笑了。

「林國強那個老匹夫,每年用著我給的一百萬,卻是造假來欺騙我,還拍著xiong脯保證這是動用了的機密查出的,這混蛋,老子要宰了他。」杜子月厲聲喊道。

「呵呵,你才給1oo萬,我們老闆卻是給了3oo萬,比你大方多了,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人這個東西,誰也不會嫌錢比唬那錢,當然也是你們杜家的公司報銷的,只是,你看不出來罷了。」王朝淡淡笑道,一付天下盡在掌控中架勢。

「王朝,動手吧,差不多了。」杜舉文突然看了看天空,說道。

「是老闆1王朝四人眼睛一動,上來幾個人,手中拿著一些棉被夾棍等怪異東西。

啪啪啪啪……

「jing彩,的確jing彩,杜家內部互殘,這戲演得,的確是jing彩……」突然,一道敞亮聲音合著拍掌聲傳來,不久進了園子。幾個黑衣人想阻攔,不過,那人好像很厲害,一拳一tui,幾個黑衣人全趴下了。

「是你,你不是被關在密室中?」杜舉文臉上閃過一絲訝然後,旋即收斂了。

「各位,打夠了也該休息一下了,本人倒願意作個和事佬怎麼樣?」葉凡淡定的笑著,後面跟著張雄,還有四個臉s有些猙獰的漢子,當然是打了變臉yao水的特勤隊員了,全是五段高手。

「閣下還真是深藏不1u。」杜舉文淡淡說著,突然一腳踢去,張雄隨tui也是一腳踢了回去相抗。

不過,張雄認為,一個不會武功的普通人憤怒之下一腳能有多大力氣,張雄臨時頭還收回了三成力勁,就怕不xiao心一腳踢死了杜舉文。

叭……

一聲脆響,張雄感覺好像在坐過山車,身子被一股大力撞擊像一風中敗葉飛到了七米開外的一個滿是雜草的池塘里,一聲過後張雄吞了幾口涼水,只是感覺內腑氣血一陣子翻騰,兩個特勤隊員趕緊彈身過去拉了起來,現張雄的xiaotui已經青腫漲大了不少。

當然,張雄也是六段高手,會落得如此下場跟他的輕敵有莫大關係的。

葉凡瞳孔猛然收縮,盯著杜舉文,不光是葉凡,所有人全驚呆了,就是杜舉文的四個手下王朝馬漢張龍趙虎也是一臉石化相看著杜舉文。

因為,杜舉文因為身體弱,從來沒練過,怎麼瞬間就成了高手。那個張雄雖說功底子如何王朝和杜子月不清楚,但能被踢得飛到七八米開外,那說明杜舉文的tui勁有多大,怕不下二三千斤力勁了。

杜舉文,肯定是一高手,這是現場所有人的想法。

「想不到閣下比我還能藏,開眼界了。」葉凡瞬間恢復了平靜,說道。

「杜……杜少,你會武功?」王朝有些口齒不清,喃喃道。

「來吧xiao子,讓我稱稱你的斤量。」杜舉文沒理會王朝,沖葉凡哼道,「不過,你能說說你到底是什麼回事?」

「沒怎麼回事,拿人錢財,替人消災。」葉凡故意的看了杜峰一眼,一個特勤隊員上前扶起了杜峰,幫他檢查了起來。

「他給你多少?」杜舉文哼道,臉s有些難看。

「不多,杜家家產的一成。」葉凡胡扯道,當然講多點抬高一下自己身價。不過,他沒看見,杜峰卻是嘴角沒來由的chou搐了幾下,臉s也有些難看。

「是夠高了,這價位,我杜舉文付不起,不過,我可以踢得你喊媽,最後,成一聾啞癱瘓廢人,倒是不用花一分錢了,哈哈哈……

xiao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mn你偏要來,那你也跟著杜子月一起,成為光榮的聾啞癱瘓人士吧。

我杜舉文不喜歡殺人,但是,也不能讓你1uan嚼舌頭根子是不是?殺人,是要斥事,我很無奈。

呵呵,我杜舉文一向膽xiao,而且,是華夏的好公民嘛!不能知法犯法,怎麼能殺人?」杜舉文干聲聲笑著,那話噴出來好像寒冰一般能扎人骨筋。

「喊什麼,就你這付德xing估計是你那媽都難得看上一眼。兄弟相殘,1uan七八糟,還敢在老子面前大談什麼法律人xing倫綱道德。我看你不是腦殘就是嘴殘了。」葉凡冷冷還以顏s。

杜舉文那臉很是淡定,不動怒,淡淡說道:「嘴皮子利索有用嗎?最後吃虧的往往是這種人。年輕人,你將為你剛才所說的話付出代價。」杜舉文突然出擊,一拳迅猛如雷震直擊向了葉凡。

「偷襲有作嗎?剛才我那兄弟就著了你道,看來,下三流就是下三流玩意兒。」葉凡嘴裡說著話,那身子卻是一點也不慢,一閃而過,回tui一tui踢向了杜峰腰部。

「還有兩下子,倒是看走眼了。」杜舉文嘴裡哼著,突然一個橫tui,以橫掃千軍之勢掄掃了過來,直踢向葉凡腰間,這邊手往下一按,跟葉凡的tui抵碰了一下。

葉凡上顯過一絲訝然,而杜舉文更是詫異,嚓地一聲,兩人硬碰在了一起,各退了三大步,雙方都盯著對方,臉s一片凝重。

「你現在帶你的人走,我以一成半杜家家產相送。」杜舉文作出了個很艱難選擇,那臉上肌rou沒來由的跳動著,自然是rou痛得要命。

不過,跟葉凡硬碰過後,杜舉文心裡有點涼,感覺這年青人功底子紮實,跟自己跟估計差不多斤量。

但是剛才被自己一腳踢到池裡的那老成年青人好像有著六段身手,而同時跟這年青人進來的另外四個黑衣人好像功底子也不弱,看架勢不會下王朝的身手。

這麼一對比,在沒有動用槍械的情況下自己這邊明擺著處於劣勢。在暗暗震憾葉凡是何方神聖的同進,杜舉文忍痛,決定破財消災。

當然,動用槍械杜舉文也想到過,不過,想必這年輕人敢到這杜家宅子,而且非常淡定,也是有備而來的,絕對有後手的。

最主要的是葉凡帶來的高手太多,令得杜舉文有些忌憚,懷疑葉凡是不是華夏那幾個特別古老的大家族之一的人。

「葉先生,我也以一成半家產相贈。」杜峰突然說道,這廝也是豁出去了,先擺平這事再說。

「呵呵呵,我這個人啊,雖說有些貪財,但也最重承諾的信義。杜舉文,今天就讓我來試試你這隱藏很深的高手到底有多少斤量吧。」葉凡猛力地向地下一蹬,彈身足有二米多高,往杜舉文身上招呼了過去。

「哼1杜舉文一聲冷哼,接過手下遞來的鐵棍狠狠地往葉凡tui上招呼了過去。

鐵棍帶動風勢,在杜舉文爆猛的內勁之下,出呼啦的刺耳聲音,架勢相當的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