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一群將軍全要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一群將軍全要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答應過杜峰幫他解決這事,人無信而不立,再怎麼說我不能落下他,要走一起走。二來,說句實話,我倒真想試試老前輩身手,哼1葉凡也是冷聲哼道,身上氣勢大作。他在想著,要是以xiao李刀配上落寶錢突然襲擊,也許能起到出奇制勝的效果。

「馬上立開,不得違抗命令1傳音器里又傳來鎮東海那嘶叫著的聲音,那聲音,是喊出來的。

葉凡伸指在傳音器上輕輕的嗑了兩下,意思是稍安勿燥。不久傳來李嘯峰聲音道:「回來吧葉凡,杜家的事就讓杜家自己解決。」

葉凡又敲了二下,這下子李嘯峰的臉有些掛不住了,哼道:「xiao傢伙,是不是翅膀長硬要飛了?」

「怎麼樣,你講話是不是也不管用了,哈哈哈……」鎮東海突然譏諷起李嘯峰來。

「剛才誰說的,我是這裡的領導?」李嘯峰也是譏諷回去了。

氣得鎮東海一下子有些語塞了,沖話筒吼道:「再不回來老子送你上軍事法庭。」

葉凡沒說話,乾脆手指偷偷一動,截斷了鎮東海的聲音,變成那邊只能聽不能下命令了。

「混蛋1鎮東海大雷霆了,桌上茶杯又給甩了。

「軍事法庭頂屁用,難道要把勇士送上去審判。我說xiao鎮子,你那腦mn子被驢踢了是不是?哼!葉凡,既然你不肯回來,你注意著點,保住自己xing命是最重要的。」李嘯峰哼聲道。

「嗯,保護好自己,實在不行你先溜出來,咱們……」鎮東海那毀滅山莊的話實在說不出口。

葉凡又打開了接路,用手指敲擊道:「再嗦全部關閉,你兩個老傢伙煩不煩,哼1

「看到沒,翅膀真長硬了。」鎮東海向李嘯峰一攤手,作了個無奈的動作。

李嘯峰卻是雙手一攤,非常像火箭隊的穆大叔一般揚了揚兩根手指頭,意思是『關我屁事,你是特勤總頭兒,老子退休了。』

鎮東海那臉,自然,黑沉沉的相當難看。當然,也不敢吭聲了,就怕葉凡把感測器線路都給封了,現場聲音聽不見那不更急死人了,兩老頭在特勤的指揮所打著啞語。

「哈哈哈,我『鍾阿咕』幾十年不問世事,看來,都把我忘了。」阿宗突然狂笑震天,那聲音,震得一旁的可憐花草都在左搖右晃。

可見其氣波的強悍,光是這聲音笑出來估摸著就能震傷普通人了。就是王朝等人功力稍弱的都感覺耳膜嗡嗡直響,快炸開了似的,趕緊是捂住了耳朵。

「鍾阿咕……」李嘯峰嘴裡念叨著,突然,李老的瞳孔沒來由的收縮了幾下,嘴角chou搐著,鎮東海一看,聲音有些顫,問道:「怎麼,是不是大……大有來頭的。」

「鍾阿咕,外號才叫鍾阿咕,原來的名字叫yin東籬。是『北山樵子』yin無刀的師叔,在我境界才達六段時他已經是八段開源境高手了,現在,最少也有著八段頂階修為,說不定突破到了九段都難說了。」李嘯峰嘆了口氣,臉s相當的yin沉。

「yin無刀的師叔,那此老恐怕不下1oo歲了?」顧全喃喃道,臉s,更是難看。

「不一定,鍾阿咕其實僅比yin無刀大幾歲,yin無刀跟我的年齡差不多,最多大上幾歲。真是夠麻煩,這老傢伙居然還沒死。當年我師傅曾經跟他大戰過幾回,不過,都差不多,而且,我師傅還略低一些,輸了幾招,xiao腿還被他打斷過一回,後來當然恢復了。」李嘯峰有些憤憤然樣子。

「叫狼破天立即坐專機趕往浦海,既然yin無刀是破天的師傅,鍾陳咕是yin無刀的師叔,那破天的面子總得給點吧,畢竟,破天算起來是他的孫徒弟一輩。」鎮東海立即就要下命令。

「不可1李嘯峰立即擺了擺手,一臉的凝重。

「難道裡面還有故事?」鎮東海一向沉穩,今天這事關係到葉凡的xiao命,他也有些急了。

「唉……鍾阿咕雖說是yin無刀的師叔,也算是狼破天的師叔祖一輩人。但是,鍾阿咕此人xing格特別的古怪,而且,喜怒無常。

要是惹他生氣了,就是yin無刀,他照樣子出手打殘他。而且,聽說當年鍾阿咕跟yin無刀的師傅流離本身就不符。

兩人都喜歡上了李貞,為此,兩人還死斗過幾回,結果如何不清楚,估計破天的師傅知道一些。

現在,鍾阿咕在杜家裝聾作啞呆了幾十年,可能跟李貞有關係。」李嘯峰嘆氣道。

「李貞是誰?」顧全問道。

「杜子月的nainai。」鎮東海隨口說道,瞅了大家一眼,說道,「難怪鍾阿咕會守在杜家,幾十年如一日。

這事,肯定跟李貞脫不了關係。英雄難過美人關,李貞的老公杜道河早就死了,估摸著李貞作為杜家人媳婦,也不好改嫁。

只好跟鍾阿咕背地裡來往了。鍾阿咕為了一個nv人幾十年如一日的守護著杜家,看來,著實專情。」

「嗯,現在的xiao年青把感情當菜賣,朝三暮四的,哪有我們那個年代……不說了,這事,咱們只能等待了。

有些事,恐怕就是用槍械也是無法解決的了。其中好多關係都相當的複雜,牽一而動全身。

一個浦海杜家,從其中牽扯出了多少人。東海,把制導飛機撤了吧,雖說yin無刀的師傅跟鍾阿咕未必合拍,但流離已經死了。

鍾阿咕畢竟是yin無刀的師叔,同mn之情還是在的,你如果毀了鍾阿咕,yin無刀心裡必定憤怒。

到時牽扯到狼破天離開那就更麻煩了。而且,你的xiao導彈能否炸死鍾阿咕也難說。

此人既然是八段位頂階高手,那身手肯定了得,轉眼間就能跑到一里之外,也許你的導彈才出,他感覺到了避開,重傷是肯定了,但是此人如果不死,那有得你頭痛的了。

還有另外一個原因,杜家不能毀了,你可能還不知道,杜家,不但牽扯著鍾阿咕,而且,還牽扯著華夏六尊之一的『大蒙好漢君若離』。」李嘯峰剛講到這裡,鎮東海沒忍住,問道:「怎麼可能?」

「世事難料,一切皆有可能。剛才我特地打電話問過幾個老友,其中一個告訴了一個重要信息。

說是杜子月的母親君秋瑤就是君若離的nv兒。你看看,杜家算起來還是君家的姻親。

杜子月是君若離的外孫。想想其中的嚴重後果,除非你在滅了杜家後接著滅了君家,還得外帶上yin無刀和狼破天。

華夏六尊關係複雜,滅了君家又得帶上多少家族,怕不是整個華夏都要牽扯出一半了。而且,君家上頭的那位知不知道?唉……」李嘯峰擺了擺手,相當的無奈。

「哪位?」鎮東海著實不知道這些秘事,問道。

「君月玲你聽說過吧?」李嘯峰沒好氣,哼道。

「不會是君副總理吧?」一旁的顧全那嘴角不由得bsp「你猜對了,君月玲副總理其實是君若離的堂侄nv,算起來,杜子月還得叫她一聲堂姑姑。雖說很少來往,但,畢竟是骨血相連的親戚,平時沒事時人家根本就不來往,要是你真把杜家怎麼的了,君副總理一點意見都沒有嗎?到那個時候,我看你怎麼收常」李嘯峰說道。

「撤回飛機。」鎮東海擺了擺手,人一下子癱坐在了椅子上,好像,一下子蒼老了許多,獃獃的望著那沒圖的大屏幕呆。

「xiao鎮,想開些,特勤,只是國家一個特殊機構罷了。跟國安相比好像威風一點,實則,在上層關係牽扯下,特勤,也只是一擺設罷了。」李嘯峰倒出了實情,顧全咂了咂嘴,也講不出話來。

李嘯峰講的就是特勤的現狀,難道真能做到鐵面無私什麼人都能拿下,那是不可能的。

不要說副國級別幹部,就是一省大吏,像省長省委之流,特勤想動也得報經中央批准,有啥辦法,特勤也是在中央領導下的特勤,怎麼可能然物外。

當然,特勤組專註的是國家軍事安全大事,一般跟國內上層沒多少jiao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紛爭,有紛爭就有人喪命。

xiao葉,我鎮東海今天特別的無奈,以前,我還沒今天的感覺強烈,今天,我知道了主席肩上的擔子有多重。

一個國家,平衡各方關係,那是一種莫大的智慧。可是就幾個家族,我鎮東海都無法擺平,這是特勤的無奈。

假如特勤有八段高手,至少,唉,xiao葉,你……善自保重吧。我鎮東海這輩子欠你的。」鎮東海坐椅子上喃喃著,突然一拍桌子吼道:「來瓶二鍋頭1

「我也來一瓶1李嘯峰說道。

「我也要一瓶。」顧全也話了。

「我也要……」

「我也要……」

「鍾啊咕,沒聽說過。」葉凡淡淡的搖了搖頭。自然,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臉mi惑,看樣子都沒聽說過其人。

鍾阿咕一看自然明白了,嘎嘎乾笑一聲,有些尷尬,哼道:「看來,真把我忘了,忘了也好,今天,我鍾阿咕就讓你們記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