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難道是九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難道是九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一聽,那是全面行氣關注著此人。

果然,鍾阿咕一說完,一腿踢向了葉凡,那腿看似踢得很慢,實則快如閃電,瞬間就到了眼前。

葉凡全力提,堪堪閃過,不過,背後衣服還是被滋啦著劃了一下,感覺後背頓時火辣辣的難受得很。

「嗯1鍾阿咕好像有些意外地嗯了一聲,看了葉凡幾眼,哼道,「xiao傢伙,還有兩下子,老子這大橫腿很少有人不挂彩的。」

「大橫腿,老傢伙,對一個後輩居然也這樣子無恥,你那大橫腿根本就是偷襲,看似慢,實則快,沒幾個能躲開的,混蛋1李嘯峰哼了一聲,感覺氣悶,咕嚕一聲,居然干進去了半瓶二鍋頭,當然,是xiao瓶裝的,可能有二兩吧。他手一抬,吼道,「再來一瓶1

「我的早完了,再來一瓶。」鎮東海有氣無力的伸手道,一個大校默默地擔當起了開酒的工作,在大廳里為幾位將軍服務著,指揮廳里,充斥著濃濃的二鍋頭味道。而桌上,早擺滿了二鍋頭瓶子。

「燕京二鍋頭,正宗的,不錯不錯,xiao鎮,來來來,干半瓶。」李嘯峰拉長聲音道。

「要干就干全瓶,半瓶是孬種1鎮東海哼道。

「來勁了是不是,幹了媽的,干不死你這龜孫子的鐘啊咕1李嘯峰粗嚕的罵道,噹噹兩聲,兩人碰了瓶子,咕嚕著干進去了。

「二瓶了,再來1鎮東海喊道。

「將……將軍,不能再喝了。」大校有些為難,勸道。

「麻痹的,連你也要管我是不是?」鎮東海一拍桌子,吼了起來,那眼睛里,掛著血絲。

「給他!醉死了事,一了百了。」顧全哼道。

怒衝冠,憑闌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飢餐胡虜rou,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大廳里頓時響起老將軍們那嘶啞著嗓子的大吼聲,岳飛的《滿江紅》,那歌聲越來越高亢,越來越雄渾,越來越振奮人心。

到後頭,全體將官都跟著那二鍋頭瓶子敲桌子的噹噹的節拍聲唱了起來。廳里,一片噹噹聲,鎮東海敲得最響,李嘯峰敲得最猛,顧全敲得最ji情,好像,還是淚流滿面的,還有……

「有兩下子,老傢伙,再來。」葉凡生氣了,大吼一聲,盧家開碑手爆猛使出,拳掌如虛影般爆炸般攻向了鍾阿咕。

「開碑手,你是盧家人?」鍾阿咕冷哼一聲,一掌劈擊過去。

「叭……」

硬碰了一掌,鍾阿咕紋絲不動,葉凡連腿大三步,一臉的駭然,但還是有些不服氣。

「不錯不錯,還能站祝」鍾阿咕斜瞄了一眼,倒是誇獎起葉凡來。

「不錯個屁!再來。」葉凡吼叫著,xiao李刀旋轉而出,這邊,拳腳往老傢伙身上招呼了過去。

「嗯,飛刀……」鍾阿咕咕嚕了一句,瞳孔猛地收縮了幾下,不敢大意,身子往上一竄,如大鳥一般,炸然伸腿橫劈而去。

幾聲,葉凡的飛刀居然被這老傢伙用腳底板給踢偏了方向。不過,葉凡的腿也跟著到了。

鍾阿咕倉促之下向下猛壓,地一聲,老傢伙難s相當的難看,居然被葉凡給腿得在空中像孫猴子一般翻了個筋斗才落地。

而葉凡,一臉淡定的看著鍾阿咕,實則不然,這廝胸腔里那口鮮血早到涌到喉嚨了。

……

一枚石子突然砸到葉凡胸口上,哧一聲,葉凡身子往前一撲摔倒在地,胸口上頓時漲大一個饅頭大包。

同時,終於憋不住了,喉嚨里的鮮血噴出直接噴到了幾米開外,頓時,全身都濺上了yan麗的鮮血,在晚上別墅里的幾盞大燈下扎目得很。

「敢yin老子,這是xiaoxiao的教訓你這無知xiao兒一下,哼1傳來鍾阿咕的冷哼聲。

「該死的老傢伙,石頭也玩得這麼厲害。」李嘯峰手中那二鍋頭瓶子突然爆開了。

「主公1突然,一道身影從花叢的土裡撲了出來,不要命地踢向了鍾阿咕。

「你早該出來了,躲土裡舒服是不是,哼1鍾阿咕面無表情,一腿就蹬了過去。

居然被黑影的雙手給絞纏住並沒分開來。

「陳氏太極,有兩下子,以柔克鋼,玩得還cha嫻熟的,哼!滾開1鍾阿咕一聲冷哼,腳上突然力,身子一震,黑影被踢得直接就飛砸向了葉凡,葉凡趕緊撲了上去,伸雙手抱住了黑影,啪啦啦,兩人成了滾地葫蘆,這廝大喊道:「你來幹什麼?」

「你快走,我纏住他。」陳嘯天喊叫著,掙扎著站起來撲向了鍾阿咕。

「要死一起死,麻痹的鐘阿咕,老子跟你拚了。」葉凡一聲大吼,xiao李刀和落寶錢合拍著彈了出去,人也跟著陳嘯天合擊向了鍾阿咕。

「哼1

啪啪啪……

……

拳影飛揚,腿影如幻,雙方快地出了幾十拳腿。

滋啦一下,鍾阿咕後背衣服居然被划裂開了一個大口子,連rou都露出來了。

而且,好像也冒血了。自然,是被葉凡拋出的落寶錢偷襲給划裂開的,這廝那臉s相當的難看,吼叫道:「雜碎,敢偷襲老子。」

這老廝怒了,一陣子拳腳下來,那是再沒留情。雙方又死鬥了幾十拳腳,葉凡和陳嘯天腳步虛浮,合擊之下還是處於下風。

杜峰一看,撲了上去,不過,杜子月也恢復得差不多了,跟杜峰拳來腳往的硬斗在了一起。

至於杜舉文跟四大幹將王朝馬漢張龍趙虎也是一個眼神過後全撲向了葉凡跟陳嘯天,加上鍾阿咕,場面頓時1uan鬥起來了。

「陳老你快走。」葉凡嘶啞的喊道,昴出全部的勁頭,飛刀和落寶錢爆炸般狂飆而出。

……

王朝馬漢等人全倒下了,那腳上身上都是鮮血。

「1鎮東海一拳擂在桌子上,血紅著眼吼道:「通知下去,bi近山莊,如果葉凡遭難,給我全部sh殺,全部sh殺1

「鎮將軍,你要冷靜1這時,李嘯峰倒是叫道,顧全也勸道。

「冷靜個屁,老子上斷頭台也得殺了這伙混蛋。」鎮東海一聲怒吼,一個面syin沉著的大校立即傳令下去了。

靜園。

幾十道黑影拿著國際上最jing良的狙擊步槍快挺進,一個個如狸貓一般,全瞄準了靜園,等待命令。兩個黑影手中的火箭筒也對準了遠處的房子,一臉的沉靜。

夜,好像很靜,而靜園裡頭卻是打鬥激烈,葉凡全身是血,反正,也不知是誰的血,陳嘯天也差不多,瘋狂地擋在葉凡前頭,死嗑了。

而鍾阿咕,身上當然也是血,不過,應該自己的血較少,全是別人的血,這個別人,當然是葉凡和陳嘯天了。杜舉文相當神勇,跟鍾阿咕合擊葉陳二人,那是得心應手。

那邊,杜峰跟杜子月的戰鬥也到了白日化,兩人身上也冒騰著鮮血飛濺著。

「鍾阿咕1葉凡一聲大吼,一腳踢向陳嘯天飛到了七八米開外,喊道:「快走!老子要拚命了1

這廝喊叫著,使出最後的力氣,把飛刀跟落寶錢全彈了出去,身子一轉,抱向了鍾阿咕。

地一聲,鍾阿咕一腳正中葉凡心窩,葉凡感覺格一聲,體內勁氣突然暢通無阻,內氣如chao般的在身體內流淌著,好像一下子漲了不少。

「難道突破八段了……」葉凡心裡一抖,不過,眼前一暈,往地下栽了下去。

因為,他耗盡了全部jing力,而流血也過多了。不過,他拚命地掙扎著,身子歪斜著沒倒下,雙眼怒視著鍾阿咕。

他,是不倒的勇士。

「主公1陳嘯天撲了回來,血紅著眼死命的飛身撲向了鍾阿咕。

「來得好,你倆個,今天都得留下1鍾阿咕yin笑著,手中鐵彈就要彈出。

「準備sh擊1鎮東海那冷冰冰聲音傳到了幾十道黑影耳里。

「殺了吧1李嘯峰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仰頭時眼中居然布滿了淚珠子,一瓶二鍋頭全倒進了嘴裡,而顧全和鎮東海,也差不多,臉上不知是汗還是淚。

因為,sh殺時估摸著杜子月會引爆,整個山莊都將爆開,沒人能生還,畢竟,人是血rou之軀,既然是鍾阿咕。

也不能抗擊爆炸的威力。像杜子月此人說是爆炸範圍在一里左右之地,估摸著這別墅地底下早就埋下了不知多少炸yao了。為了炸死杜峰,杜子月也是頗為費心了。

「好威風,對一個後輩你也敢出手,鍾阿咕,你是不是越活越回去了,哼1突然,別墅樓頂上如落葉般彈下一道輕盈的身影。

「大伯……」葉凡暈菜間最後叫了一聲,倒了下去。

不過,被費青山抱住了,費青山沒管什麼,立即檢查起葉凡的傷勢來,出指幾彈下去,封閉經絡血脈,三下五除二,從包里掏出紗布等,麻溜地包紮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