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一號下達的命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一號下達的命令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又看了看倒地的陳嘯天,嘆了口氣道:「你很忠心!難得1旋即也給阿嘯天包紮了起來。

鍾阿咕抓著兩個亮燦燦的鐵彈子,獃獃的看著費青山,而杜舉文和杜子月等人都停了手,看著費青山在忙活著沒敢動手。

因為,鍾阿咕都沒動作,此人肯定是鍾阿咕那同輩中高人。看得出,鍾阿咕相當的忌憚此人。

「不準sh擊1李嘯峰和鎮東海突然睜大了眼睛,大喊道,「來得及時啊,這xiao子,有福氣,此人是誰?」

「好像聽他喊大伯1顧全說道。

「看到沒,鍾阿咕好像有些怕此人,拿著兩彈子當彈珠玩著。」鎮東海臉上鬆動了一下。

「從此人下樓的架勢看,可能……有可能是九段!一流高手埃想不到他跟葉凡如此的親,這xiao子,隱藏得夠深的。應該是泰王國佛摩亞那位高人。咱們華夏的擎天柱子。」李嘯峰雙眼半眯著,一臉的崇拜,像極了粉絲樣子。

「看啥,滾1費青山沖杜舉文一哼,抬起一腿踢去,地一聲,杜舉文飛砸到了八米開外的花壇里,骨頭,絕對斷了幾根。

「還有你1費青山又是一腿,踢得杜子月也跟著飛拋了出去。下場,跟杜舉文差不多。

「老子炸死你1杜子月血紅著眼按下了搖控按鈕。

「無知的xiao兒,有用嗎?」費青山頗為遺閡⊥罰那爆炸聲,自然沒響起。

「你……你搞的1杜子月喃喃著。

「說你無知還真無知,鍾阿咕難道願意死嗎?早被人家移走了。」費青山淡淡說道。

「天鷹,你真要管這閑事?」鍾阿咕臉s很難看,盯著費青山,因為費青山外號天鷹。

「你打了我侄兒,叫我不要管是不是,媽的,來吧,咱們過幾招,都幾十年沒見到了,讓老子看看你長進了沒有?」費青山沖鍾阿咕哼道。

「唉……算啦,我打不過你。杜家的事我不管了,希望你能手下留情,給杜家留點血脈。」鍾阿咕嘆了口氣,收起了鐵彈,他瞧見了費青山從別墅頂上飄下來的架勢,知道自己還是不如費青山,打起來,只能是自取其辱罷了。

「葉凡,你說怎麼辦?」費青山問道。

葉凡也清醒了過來,只是沒有力氣,眨了眨眼,說道:「我跟杜家也沒什麼糾葛,只是我答應了杜峰要為他討回他該得的一分家產,如果你們同意我的調停,那此事就揭過了。」

「哼1費青山掃了大家一眼,鍾阿咕點了點頭,杜子月和杜舉文無奈地跟著點了點頭。

「杜峰,你自己說吧,有什麼要求。」葉凡哼道。

「我拿回我的份頭,不多,我要三成就行了。」杜峰的氣也消了老婆孩子都還有,也不想就此讓杜家殞落,畢竟,杜峰還是杜家的人。

「今天我代李貞作主了,杜峰分得三成家產,杜舉文二成,剩下的五成歸杜子月,你們同意嗎?」鍾阿咕斜了杜子月等人一眼。

「同意1杜子月、杜舉文都點了點頭。

「既然同意,那此事就此揭過,以後不準再提了。杜家,希望你們能讓他繼續繁榮下去。

我知道,在幾十年前,杜家的生意相當的混雜,黑的那方面也相當的多。

不過,經過幾十年漂洗,杜家生意已經轉白了,我希望你們能做些正道生意。

說句難聽的,你們,早被國家盯上了,如果再不懂得收手,自己會毀了自己的。

杜家再大,能大過國家嗎?我知道,在這別墅外頭,有幾十把最jing良的狙擊步槍對準咱們。

子月,你的錢也夠多了,即便是五成,也接近5o個億,你下下下輩了都吃不完了。

拿出一成,也就是1o億捐贈給國家吧,我想,國家也不會再盯著你了。有些事,要有個度。國家也有個尺度在衡量你的,坐得太大給人威脅感覺。」突然間,鍾阿咕好像一得道高人樣子,說出一番話來相當有說服力。

「我捐贈個人的1o億給國家。」杜子月重重地點了點頭。

「大伯,我們走吧,他們的事自己解決了。」葉凡累得不行了,說道。

「不是我們,是你自己走。我先走一步,有點事要處理。」費青山身子一晃,瞬間眼如貓一般消失在夜s中。就那樣,把葉凡給拋在了地上。

張雄出現了,立即jiao待人抬起葉凡送醫院去了。而張雄,自己留下來跟杜家jiao涉了。

燕京軍醫總院。

這時走廊上站著狼破天、齊天和鐵占雄等人,大家都是一臉的焦急樣子,光顧著跟手頭上的香煙掐命了,那高檔瓷磚鋪的地面上落滿了煙蒂。

一個中年護士長不滿地瞪了幾個煙鬼一眼,哼道:「將軍也要注意衛生!你們是榜樣。」

「對不起1鐵占雄等人有些尷尬地,沖xiao護士露出了苦澀的笑容。

「xiao陳,讓他們扔吧。」一個肩佩少將銜,外披白s醫生服的同志沖護士長哼道。

「院長,那可是你說的不能搞特殊化的。」陳護士長有些不滿的噴嘴了。

「這次就特殊一回,破例吧。」院長說完這句話后沒再說話,一臉凝重,走廊上又走過來幾位將軍,上將鎮東海過來了。

「情況怎麼樣?」鎮東海一臉yin沉盯著張懷院長。

「裡面是燕京總醫院和各地軍醫院的最著名專家們組成的團隊,有他們在,只要有口氣在,應該不會……唉……」張懷也不敢確定。

「要是他有事,你們醫院全體降職,哼1鎮東海一聲冷哼,跟顧全等人坐在了椅子上,不說話,幾個chou煙了,還一身的酒氣。

「是1張懷張了張嘴,準備進到手術室了。

「這是一號長說的,我只負責傳達。」後面又傳來鎮東海的聲音。

「啊,是1張懷又是一個標準軍禮,進了手術室。

「一號長,上將口中的一號長,不會是國家主席吧……」陳護士長身子一嗦,趕緊低頭進了手術室。

「老鎮,你這可是假傳聖旨,這點xiao事,咱們好像沒給一號講吧?」李嘯峰哼道。

「假一回也沒事,給他們施加點壓力,不然,我這上將在他們眼中也算不得啥,人家大官見得多了,來這裡的不是部長就是總理的,甚至外國總統也來就醫過,全膩歪了1鎮東海苦澀的笑了笑。

「說得也是,在這層樓里,少將滿地爬,中將不如狗,上將看mn狗。隨便一房間敲進去,指不定就冒出一副總理來,再敲擊一mn,來頭更大,政治局那幾個老傢伙之一也許躺裡頭,你我,的確不算啥,呵呵1李嘯峰乾笑了兩聲,也有些苦澀。

至於說鐵占雄和狼破天等人,趕緊是看了看遠處的病房,幾人低頭當起了清潔工,在地下收集起煙蒂。

「老狼,你說說,李老頭講的真的假的。」鐵占雄湊狼破天耳旁xiao聲嘀咕道。

「真亦假來假亦真,半真半假吧。」狼破天聳了聳肩,不置可否樣子。

「假肯定假,不過,也有一點真,我剛才過來,就看見燕雲副總理在接受檢查。那mn剛打開,我斜瞄了一眼,他還瞪了我一眼,嚇得老子趕緊開溜。」張雄摸了下胸脯,說道。

「不對呀,這裡的病房全是套間,要檢查也得在裡間,外頭是會客的,而且,mn口有人守著,你哪能進得去?」鐵占雄一臉不信,盯著張雄,認為這廝在吹牛。

「真看見了,燕副總理當時就躺在外間的沙上,一個nv醫生在檢查他的腰部,可能是在按摩吧1張雄急了,聲音大了一點。

「按摩,按摩個屁!你幾個xiao鬼叫什麼?要是給人聽見,你那帽子可就得飛了,哼1鎮東海好氣地瞪了幾人一眼。鐵占雄等人互相望了望,不敢再開口了。

「按摩也沒啥希奇的,我曾經在這裡也接受過按摩。沒話說,這裡的護士可是按摩方面專家,那xiao手摩得你相當舒坦著。」李嘯峰淡淡笑道,掃了一臉曖昧的鐵占雄等人一眼,突然哼道,「別想歪了,你看看,你們這些xiao年青的,一聽說按摩就往那方面想,這是什麼壞思想,要不是的。」

「是是!李老講得對,這是正宗的按摩1狼破天趕緊點了點頭,幾個使了個眼神,一咕嚕,全進衛生間狂笑去了。

「老鐵,啥時咱們也病病,享受一下護士xiao姐的『正宗』按摩?」張雄乾笑道。

「就你,剛才沒聽到李老頭講話嗎?少將滿地爬,中將不如狗,上將看mn狗。呵呵,就你我這身行頭,在這裡只有爬的份頭了,還想享受正宗按摩,摩個屁1鐵占雄干聲聲笑道。

「那葉凡不是也是『爬』字輩的,他怎麼就能享受到?」張雄不服氣的呶了呶嘴。

「要享受也容易,人家有本事。看到沒,老鎮和老李兩上將當起看mn狗了,哈哈哈……」狼破天一席話,頓時逗得鐵占雄和張雄爆笑開了,三人在衛生間找樂子了,其實是想釋放一下緊張的心情。

「哼……」突然一聲冷哼傳來,鐵占雄三人頓時身子骨一激凌,心裡暗叫聲『苦矣!這下子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