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六十章軍委跟特勤扯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軍委跟特勤扯皮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看mn狗,行,你三個xiao傢伙讓你老人家咱先捅上幾刀,老子給你看mn怎麼樣,哼1,突然,李嘯峰聲音傳來,慌得三傢伙,那是以訊雷不及掩耳的度打開xiaomn各找了個蹲位假裝拉起屎來。

「行啊,長記xing了,這niao遁不夠力度,現在開始玩屎遁了。好好好,好好好!既然要玩是不是,咱就讓你們不是死也是屎了。三個聽好了,我命令你們在裡面蹲上一個xiao時,不準挪位,不位站起來,不然,軍法論處1,李嘯峰一臉嚴肅,拉完niao后提起ku頭走了。

「是1三道聲音耳各自蹲位響了起來。

「晦氣……」三個傢伙在蹲位上的心聲。

直到第二天中午。

張院長推開了mn。

「怎麼樣?」鋒東海急著搶問道。

「情況良好,只是流血過多了一些,輸了些血進去好多了。骨頭方面就xiong口拉裂了幾條,問題不是特別的大,只是外傷較嚴重,皮膚多處裂開,現在縫合好了。估計內傷還是較嚴重的,得休息上一段時間了,不過,也要看他的身體機能狀況,如果再生能力強恢復得快,如果弱的話也許要幾個月了。」,張院長說道。

「沒事,只要活著就行了,呵呵。」鎮東海1u出了笑臉,看了張院長一眼,笑道」「大家辛苦了,代我問候一下專家護士們。他就拜託你們了,我有事先走了。」

鎮東海一行人匆匆走了,特勤太多的事要等著處理,能到醫院來已經頂天了。

五天後特勤總部。

「不錯,xiao傢伙又為咱們特勤賺了一大筆,杜子月的心乙已經打入了咱們賬頭上。」顧全一臉笑意道。

「老顧,你這可是吃裡扒外,這次的事關軍委屁事啦,他們出了什麼力?居然tian著臉說是他們也了力了。出啥力,就nong了幾十把槍圍觀了一陣子,居然分走了二個億」也好意思,哼1鎮東海可是在顧全將軍面前甩臉子了,因為顧全是軍委派駐在特勤的官員,實則就是軍委的探子差不多。

「呵呵」老鎮,我已經儘力了,原先他們出口可是說要分走一半的。而且還說,他們的部隊任由你老鎮調派了,人工費,軍車費,通訊費、槍械費,還有等等費用,咱們特勤出點錢是應該的。再說,那筆錢也是人家杜家給的,咱們是白賺了。說是特勤也沒幾個人參與進來」還不如他們那邊多少分之一,要那麼多錢幹嘛?」顧全一臉的苦笑,他可是有些難當。

在特勤裡頭人家對自己並不感冒,甚至,有些排斥,認為自己是軍委派駐的jian細,實則是監督者。

而在軍委那頭又常常受到那些委員們的責備,說是沒為軍委那邊出多少力」快被特勤收買了當草頭牆什麼的,顧全難啊,兩頭不是人。

「算啦,我知道你也難,二個億就二個億了」真他娘的晦氣,白白去了二個億,一群周拔皮。」鎮東海罵出聲來了。

「不過,葉xiao子說是那筆錢他有份頭的,請求分他一點。當然,他不是塞個人腰包」而是叫我們轉一筆到公安部,由公安部直接下拔到魚桐市公安局去。」顧全淡淡笑道,彼為興集樂禍樣子。

「他塞個人腰包我倒想給他塞」要一千萬我都給。不過,給魚桐市公安局」這個沒必要。魚桐市很富的,財政一塊並不缺錢,幹嘛到咱們特勤來撈世界,這xiao子,也是個吃裡扒外的主,哼1鎮東海差點氣結了,沒好氣哼道。

「真不給,那就算啦,我跟他說說。」顧全淡淡笑道,知道鎮東海只是說說。

「算啦,給一千萬吧,這xiao子,吃裡扒外的真是氣人。轉到公安部后叫他們直接拔到魚桐市公安局,不要經過省里和市財政局,免得又給人刮地皮一樣颳走幾成,這種風氣要不得。」鎮東海rou痛的chou了chou嘴角,無奈的擺了擺手。

「這個,層層刮地皮,這是一種潛規則,咱們即便是特勤也不能1uan了這規矩。

沒地皮刮上級怕不得喝西北風了,呵呵,古代戶部拔下一萬兩銀子,到河道衙mn給颳走了一半。

再到省,到府,到縣裡時一萬兩就剩下一千兩了。最後到河堤上,估mo著有五百兩就算不錯了,呵呵,現在,好多了,情有可原啊1,顧全倒是彼為理解這種現像。

「唉,層層盤錄,上頭沒錢,也只能這樣子做了。」,鎮東海嘆了口氣。

看了顧全一眼,又笑了,說道:「聽說杜峰表現不錯,分了近刃個億,杜子月雷厲風行,在病g上jiao待人立即劃分公司產權。我估mo著那xiao子應該不止得4o個億吧。

「那當然,杜子月瓜分的錢都是明面上看得見的,這麼一分下來,他至少藏了2o個億。

所以,算來算去的,他還是佔了大頭。對於這一點,杜峰和杜舉文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賬面上就那個樣子,要不是咱們盯得緊,估mo著杜子月還會耍手腕的。

不過,杜峰好像也很滿足了,聽說他拿出了5個億表達謝意,直接把支票jiao到葉凡手中。

而且,慎重jiao待,說是5個億裡頭三個億專mn給牛凡的。剩下二個億由葉凡分配下去。你猜葉凡那xiao子怎麼分配的?」,顧全淡淡笑著略顯神秘。

「怎麼分配,不會分幾千萬給我吧,哼!這xiao子,有那xiao才怪。」,鎮東海沒好氣,「哼道。

「他把狼破天和張雄找來,說是全部平分了,那三個億他也不要。這xiao子,還真是有魄力,見到錢眼皮子都沒眨一下,那可是三個億,就是我也眼紅啊1,顧全笑道。

「狼破天和張雄肯定沒同意,而且,杜峰肯定不同意的是不是,呵呵。」鎮東海笑道。

「還真給你猜中了,幾個哥倆感情還真好。狼破天說,那三個億是杜峰專mn給葉凡的,一分不能動,就是葉凡的。剩下的兩個億由葉凡再定。」,顧全笑道。

「怎麼定的?」鎮東海瞥了顧全一眼,若有所思,笑道,「你我恐怕都有份頭了吧?」,「嗯,叫葉凡主公的陳嘯天得了五千萬,他大伯費青山葉凡也給存了五千萬。狼破天和張雄各二千萬。你我和李老頭他也沒落下,各3oo萬。鐵占雄和周凱在偵察方面出了力,也落下2oo萬。那天晚上在這個指揮廳里的所有將軍大校們都分各分了1oo萬,就是那些沒一槍一彈的狙擊手們也各得了1o萬補貼。夠大方的,二個億,全分光光了。」顧全略一沉yin,笑道。

「那管理費收回來沒有?」,鎮東海居然沒忘了這事,問道。

「收了,全部都是按1o比,收的。我們實際上落入腰包的就剩下加萬,還要扣除稅款等,估mo著有2oo萬真正的到腰包吧。」顧全」居然也有些rou痛的bsp「這稅,吃人啊1,鎮東海也是笑著哼出聲的,看了成全一眼,又笑道,「那xiao傢伙肯定rou痛得要死,三個億,哈哈哈,光是管理費就得三千萬,那稅,估mo著也有好幾千萬,最後一扣一除,就剩下二個多億了,大筆錢啊1鎮東海笑道,一臉興哉樂禍不已。

「那是,不過,咱們的管理費收得應當的,其實,收二成都不算多。咱們要以國家名義給他們開具的合法證明,證明這筆錢是合法收入什麼的。不然,紀委不找他們麻煩那才怪?」顧全一臉的理所當然樣子,鎮東海暗暗chou了。涼氣,笑道,「老顧,你下手比我還狠啊1,「呵呵,都是為了國家嘛1顧全淡,鎮東海突然感覺吞了一隻死蒼蠅一般。

「媽的,真是狠,吃人啊!白白去了幾百萬,光是管理費就去了老子2oo萬,外帶稅收什麼的,好幾百萬埃麻痹的,什麼世道?」狼破天坐葉晃病bsp「說得是,顧全那老傢伙當時還干聲笑著對我說。管理費是鎮頭兒提出來,他只是執行。當時鎮頭兒說是要提三成,他還講情了,最後經過總部黨委班子商量,定為一成。狗屁不是?這管理費收了還開了張證明,就那稅收,更是吃人。」張雄也是一臉的rou痛樣子。

「算啦!別提這事,一提起我得去撞牆,三個億到最後就剩下二億三千多萬了。不過,管理費收點無可厚非,咱們拿得放心。至於稅收,也是應該的,國家這麼大,總得開支下去。當然,rou痛是肯定的了。算啦。」葉凡擺了擺手,嘆了口氣。

「杜舉文這次受了打擊,應該能安份上一段時間了。不過,杜家內部恩怨,我走到現在也沒鬧情楚,到底怎麼回事,好像都牽扯到了上一代人,似乎更上一代人也牽扯出來了。」,狼破天說道。

「這事,估計只有杜子月的母親君秋瑤和nainai李貞,以及那個鐘阿咕知道了。其實的,像杜峰、杜子月肯定不知。杜舉文也很可能知道,不過,此人絕不會講的,估計這事也見不得光,有些1uan七八糟的英系糾葛在一起。」張雄臉上有怪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