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無非還不是男女間那點破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無非還不是男女間那點破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無非還不是男nv感情方面的些爛事,當時杜舉文不是說他即是杜家人,又不是杜家人,難道杜舉文是杜笑塵的私生子?」葉凡也感覺納悶。

「私生者有可能,但是,杜舉文的義父叫洛紅塵,而洛紅塵又是杜家四虎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四人的師傅。

好像洛紅塵跟杜子月的母親有什麼瓜葛,不會是杜舉文是洛紅塵跟君秋瑤的種。

而杜笑澤戴了頂綠s帽子白幫人家養兒子。而杜舉文野心極大,看他那計劃,設計得十分的完美。

不但杜峰在他陷害之內,就是杜子月他也想一併害了。用他的話說,就是變成又聾又啞全身癱瘓口不能言手腳不能動的徹底廢物了。此人功力高,心機更深,厲害啊1狼破天倒是大加佩服。

「此人實力跟我差不多,如果我動用飛刀出其不備也許能拿下他。想不到杜家一下子出了三化段位以上強者。鍾阿咕就不用說了,不是杜家人,而王朝馬漢等人實力也不弱,鎮頭兒好像也頗為但心杜家坐大的。

」葉凡淡然說道。

「其實,像跟華夏六尊有關係的家族,那家沒有二三化段,只是人家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像這次,大家絕想不到一個裝聾作啞的老傢伙會是八段位高手,而且,好像還是頂階的快突破九段的一流頂階高手。」狼破天還不知道鍾阿咕是他的師叔,談起來還振振有詞的。這廝看了葉凡一眼,神秘一笑,說道,「兄弟,那個從樓頂飄下來的老人家你好像叫大伯吧,到底什麼來頭的?」

一旁的張雄早豎起了耳朵也想知道,「呵呵……「……」葉凡一聲乾笑,不答,nong得狼破天和張雄都十分的鬱悶。

這廝急了」惡狠狠說道:「杜家那丫頭長得相當的不錯,見過沒有?」

「沒有,跟我屁關係。」葉凡沒好氣哼道,還瞄了一下外間mn,不願意談nv人。

因為,喬圓圓這幾天都是衣不解帶的伺候著自己,被她聽見那不是自找麻煩了,知道老狼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了,有挑逗的嫌疑。

「算啦,不說這個了,不過,剛才進來時倒現一個人。」狼破天笑道。

「誰?不會又是什麼副總理吧?」葉凡淡淡說道。

「不是」你不正想找的人,就是藍京軍區司令員陳凱越。剛才我隱晦的打聽了一下,好像是腿有些難受」走路時會痛。估計得住上幾天了。老頭很倔強,一直不肯住院,還是軍委領導強行下了命令給綁進醫院的。」狼破天似笑非笑樣子。

「葉凡,我給擦擦腳。」這時,喬圓圓端著盆水進來了。

「要不要我們迴避一下?」張雄一臉曖昧,笑道。

喬圓圓臉一紅,「哼道:「迴避什麼,又沒脫衣服」哼哼1

「那就脫吧,我們走了。」狼破天乾笑一聲跟張雄走了。

「不正經,「哼1喬圓圓白了兩不良貨s一眼。

「圓圓真好。」狼破天嘆了口氣一臉羨慕。

「當然好,看到沒,葉兄弟住院根本就是享受」這邊漂亮護士xiao姐給正宗按摩著,那邊還專mn來了喬大xiao姐天天伺候著,媽的,xiao日子過得比你我舒服多了。我都想大病一回了。」張雄略顯酸味,說道。

「也是怪了,喬大xiao姐平時多高傲的一個人。而且」長得漂亮賽天仙,以前在學校聽說都是校hua。唉,葉兄弟好福氣埃」狼破天嘆了口氣。

「好白菜全給豬拱了」還得帶上個鳳傾械,人家現在的燕京大學校hua,兩校hua全給他一個人拱了,媽的,你我就沒這好運。」張雄忍不住罵了一句。

「嗯,人家有本事,這個,拳頭大就是硬道理,連校hua們都喜歡。幸好這事做得保密,鳳家那丫頭沒來,不然,有得xiao牛同志找樂子了,哈哈哈…………」狼破天大笑了起來,回頭望了望,趕緊停住了,才記得這層樓里不可大聲喧嘩,裡面住的全是共和國的高官之流。

「咦!老狼,快看,那個?」張雄突然指著不遠處有些愕愣神了。

狼破天抬眼看去,頓時,臉上露出了怪異的笑,說道:「咱們快走,說曹cao,曹cao就到了。兄弟,你自求多福吧,哥們不伺候著了。」兩人曖昧的笑著,噠噠噠走了,有點像是逃難。

「我叫鳳傾城,葉凡是我朋友,我想進去探望,麻煩你說一下。」鳳傾城上身披風,下身一條寬鬆的水藍s褲子,沖mn口板著個臉的兩個特勤隊員說道。

「沒有探望證,任何人不準進去。」其中一今年青人站得直直的,冷冷說道。

「我是他nv朋友,你進去說一聲。」鳳傾械生氣的哼道。

「nv朋友,姑娘,這個可不能1uan說,裡頭還有一個,好像也是……」一今年青人沒防備,說漏嘴了。

「是喬圓圓是不是?」鳳傾娥瞳孔猛然睜大了不少,有些帶怒氣了。

「這個你也知道,看來真認識了,我去問一下。」年青人態度好了不少,進去一個問話了,不久mn開了,請鳳傾城進去。

「鄧海平,你怎麼放她進去了,這不是添1uan嗎?」一個特勤隊員問道。

「呵呵,王吉同志,不必擔心什麼,長難道拿不下兩個姑娘嗎?人家本事大著,你看到不,這姑娘肯定也大有來頭,那氣質好像天生的富貴著,咱們得罪不起。要是真是長nv朋友,你想想,咱們攔著,以後人家成了長夫人,那以後咱倆就等著蹲冷板凳了。」郊海平干聲笑道。

「也是,長很和氣,夫人更是得罪不得,不然,枕頭風一吹,咱們倆全完蛋。」王吉沒來由的渾身打了個冷顫,做賊樣掃了周圍一圈子。

「我也正納悶著,狼頭兒怎麼會派咱們倆來保護一下地方官,奇怪了。」邦海平xiao聲說道。

「說得也是,咱們倆在內衛團里好歹都是個官,你負責一團,我負責二團。軍銜也是上樓級別,段位也到了四段頂階,差點就到五段了。

在警衛團里,除了狼頭兒和幾個有限的高人外也算是大高手了。平時負責的全是最高領導人的安全,至少也得是副國級的才行。

聽說此人只是一個副廳級的地方官員,再怎麼說也輪不到咱們來守mn。雖說此人拳頭大,武功了得。但那個,好像有點1uan了身份。」王吉也是一臉的不理解。

「從政fu級別來說,副廳級跟軍隊比,差不多就是師級幹部了。那是比咱們倆上校強一些,不過,咱們如果肯到地方部隊」立馬可以提一級到大校,也是師級幹部了。跟他比是平級的,這下倒好,咱們倆變成看mn的了,他倒舒坦著,真是鬱悶。」郊海平嘀咕道,很是不滿。

「那是,咱們警衛團被外人稱之為京師御林軍,人才濟濟,一個個身懷絕技,膽識過人」忠誠絕佳,個個都是政審紅又專,思維敏捷,屬一不二的jing英中的jing英。

叫我們這些jing英來守地方xiao官的mn,是有些說不過去」不會此人是狼頭兒的親戚吧。

你沒看見,狼頭兒平時懶得出mn,最近來得勤,基本上每天都會來逛一圈。

這幾天見過的來探病的上將中將也不少了,個個軍銜高得驚人。這人,不會是中央某位的那個吧?」王吉xiao聲乾笑開了。

「別1uan說話」你沒看見,鎮頭兒都來過了。而且,那天狼頭兒叫我們來時還跟我們講了幾句莫名其妙的話。王吉、海平」對此人一定要尊敬,像對待中央長一樣的尊敬。沒準兒有天大的好處落你倆頭上」把mn看牢了,出了紕漏你倆個就等著上軍事法庭吧。」郊海平學著狼破天口氣,逗得王吉直想笑,不過,他們不敢笑。

「一個地方xiao官員,能給咱們什麼好處,真是天大笑話。」王吉樂了。

「算啦,別1uan嚼舌頭根子了。咱們執行任務就走了,再說,此人的身手你我那天晚上可是見識過,張雄被那個杜舉文一腳踢得飛到了七八米開外的池子里成了落湯ji,人家葉書記多厲害,硬是跟杜舉文打了個旗鼓相當。應該有著六段頂階身手吧,也許還真是狼頭兒的師弟什麼的。」鄧海平說道。

「鳳姑娘,你來了,坐吧。」葉凡坐在外間沙上,一隻腳還泡在一個冒騰著草yao香味的盆子里。

悄,你受傷了都不告訴我?」鳳傾城哼了一聲,瞄了喬圓圓一眼。故意一挪身子,挨著葉凡坐了下來。

「我給你rourou。」喬圓圓也是淡淡的掃了鳳傾械一眼,蹲下身子給葉凡搓起腳來了。

反觀鳳傾城,那臉s,自然不怎麼好看了。「哼道:「咱們的喬大xiao姐什麼時候成了搓腳nv郎了?咯咯……」

「給葉哥搓腳,我願意,再說,想給葉哥搓腳的姑娘可不在少數,某些人啊,還沒這福氣。」喬圓圓淡淡說著,xiao心的捧著葉凡的一隻腳,半跪著放在了自己胸脯前輕輕的rou拿著。

xiao葉同志,那腦袋,自然大了,條件反sh般的想縮回腳去,不過,被喬圓圓那楚楚的臉瞪了一下,不敢再有動作了。

「葉哥,我也給你搓。」鳳傾城突然恨了,一把脫了外套,也蹲下了身子抱起葉凡另一隻腳搓了起來。

不過,喬圓圓人家搓腳拿捏還特地跑到正規學校培訓過。而鳳傾城自然是1uan搓,實則是在拿著葉凡的腳撤氣。

對葉凡來,用一個詞來形容最貼切了,那就是水深火熱。

喬圓圓這邊拿捏得舒服,鳳傾城這邊卻是狠著勁在掐捏,自然是痛楚了,這廝忍了。

不過,不久喬圓圓估計是生氣了,因為葉凡有答應過她,好像是隱晦地點頭承認自己是他nv朋友的,這下子鳳傾械到了這廝居然還想腳踩兩隻船,不敢點明倆人關係。

所以,喬圓圓也恨了,搓腳也改成了掐腳。喬圓圓可是有著四段身手的,那手勁的確不xiao,儘管葉凡全力運勁護著腳,不過,還是痛得直想喊媽。

這廝實在忍不住了,喊道:「你倆牟想幹什麼?到底是在搓腳還是折騰老子。

走,都走,我想安靜一下。」

「鳳xiao妹子,還不走,我可是要留下來陪葉哥一起的,好幾天了,我天天晚上都跟他一起,你看到沒,那病床都是雙人床。」喬圓圓臉上微微有些紅,「哼道,連這話都講出來了。

「沒有的事………」葉凡趕緊解釋一下,不過,後半句被喬圓圓瞪了回去。

鳳傾城當然不傻,一聽就明白了,咯咯咯笑道:「喬大妹子,既然你都陪了幾個晚上了,好像,你這身子還沒破吧?這說明什麼了,說明你沒吸引力,同床共枕了還是原裝貨s,這個,也太有說服力了。今天晚上改由我陪葉哥了,看我的。」

鳳傾械一激動一狠,什麼話都講出來了,講完后才想起這話好像太那個了點,一時,羞得臉蛋都漲紅了。

「。蘿!有本事你現在就獻身給我看看。」喬圓圓嬖嘴道。

「你先獻給我看看,示範一下,xiao妹學習學習1鳳傾城反以顏s,兩個姑娘臉漲得通紅,斗ji一般毫不相讓了,什麼話最羞人最狠就噴什麼話,葉凡,自然是頭大如牛了。

「你們認識藍京軍區的鄭凱越司令嗎?」葉凡是趕緊轉移話題了。

「認識,他們家練練跟我是好朋友。」喬圓圓略顯得意,看著鳳傾城講的這話,陳練練就是陳司令的xiaonv兒。

「咯咯,陳練練跟我還是燕大同班同學,在學校里咱們倆分到同一個宿舍,我上鋪她下鋪。」鳳傾械瞄了喬圓圓一眼,妖笑了起來,像個jing尼「那就好,我正想找陳司令,咱們去探探怎麼樣?」葉凡笑道,一來轉移話題,二來,既然兩位大xiao姐都在,既然她們倆都跟陳練練關係還不錯,沒準兒陳司令也知道兩位大xiao姐。

所以,為了完成梅盼,能借勢為什麼不借,葉丹在心底里早拔起了算盤珠子。

護士推來了輪椅,喬圓圓和鳳傾械居然同時伸手去推,兩人僵持著那輪椅倒不動了,看得一旁的兩特勤隊員頓時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