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你也敢插手軍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你也敢插手軍務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左右各一個,這輪椅倒成了一座山,你倆個推不動要不叫他們推了。」,葉凡淡淡一笑打著哈哈。

「哼1喬圓圓一鬆手,跑到左邊去了」右邊是鳳傾城,輪椅倒是動了,喬國圓突然漏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來,笑道」「葉哥」古代朝庭里都是文官站左邊,武將站右邊是不是?」

「嗯1葉凡應了一聲」感覺真是糊塗」不知喬圓圓問這話什麼意思。

「從左到右,說明左邊大是不是,文官的地位一般都比武將高」而且,武將都是些粗人,哪懂什麼叫理兒?」喬圓圓那話說出來后,鳳傾城那有不明白的。

和著你喬圓圓在藉機貶低我是不是?她自然也是不會相讓的,咂了咂嘴」哼道」「那是朝庭,不是推輪椅。兩碼事,能挨上邊吧。現代社會」時代變了,一般人都是右手用著順手,像拿筷子的人中,左撇子肯定少,不順手啊!喬大xiao姐,不順手的東西葉哥還會用嗎?」

「順不順手葉哥自然清楚」哼1,喬圓圓回敬一聲。後邊兩特勤隊員王吉和鄧海平聽得一頭霧水。

葉凡臉上淡然,心裡苦笑。暗道這nv人真是難纏啊,推個輪椅還得分個高低,論個尊卑什麼的」這都是什麼破理論……

其實」總醫院裡本來史保措施就做得好」像葉凡住的這層樓全是副部級及以上高官們就醫的地方」根本就不用擔心什麼安全問題。

鎮東海安排兩個特勤隊員帶著一些見習的特勤隊員2刷、時輪班守在葉凡病房前,本來就有些大題xiao做了。

當然」葉凡知道這是鎮東海表示對自己的關心。至於安全問題,在這軍總醫院裡還怕什麼?

藍京軍區司令員陳凱越的病房外站著兩個軍官,一個身體筆ting的高個子上尉,一看就知道是看mn的。

另一個個子稍矮的年青人少校夾著個黑s皮包正坐在mn外的一條椅子上無聊的望著天hua板呆」此人肯定是秘書一類了。

見喬圓圓和鳳傾城過來,那年青人感覺眼前一亮,頓時來了jing神頭,隱晦地掃著兩nv。倒是葉凡這個坐輪椅上的年青正主兒直接被該同志無視了。

因為王吉和鄧海平都是穿的便裝,所以」也吸引不了什麼人眼球。

「上尉同志,陳伯伯怎麼樣了?」,這時鳳傾城搶得先機,下嘴問道。

「陳司令已經檢查完畢,身體狀況不錯二不過對不起」姑娘,陳司令不見客,任何人都不行。」上尉一臉嚴肅說道。

「我們跟陳練練是朋友,陳伯伯以前見過我們的。」,喬圓圓說道。

「對不起,還是不行。」,上尉客氣的拒絕道。

「慢著,兩位姑娘,你們說跟陳練練是朋友有什麼證據?」,坐椅子上的年青少校這時走上前來,笑著問道。

「證據,這個,你讓我們見到陳伯伯他自然會認出我們來的。」鳳傾城搖了搖頭。

「對不住兩位姑娘,這樣恐怕不行。請諒解,如果拿不出什麼證明的話就請離開這裡,陳司令要休息。」,年青少校很有禮貌,說道。

「王吉,你證明給他看看」就說我有事求見。」,這時葉凡擺了擺手說道。

「是1王吉跨前一步,從皮包里掏出一本工作證來遞給了年青少校。

少校淡淡的掃了葉凡一眼才接過了工作證,翻進去一掃頓時」眼皮子不由得跳了跳立即雙腳併攏一個立正」嘴裡說道:「藍京軍區少校妻國寧問候長您好。」

這xiao子很聰明,在這夥人里這個坐輪椅上的年青人顯然才是正主人。而要中警內衛局的同志保護的主兒,那是什麼來頭的。而且」王吉還是內衛局一個團長,其實是隊長,顯然是個官。

那這輪椅上一臉和氣的年青人豈不是來頭更大。費國寧已經認定,這今年青人肯定是中央某位領導的後代」不然,就憑他自己,怎麼可能能勞動中警內衛局同志來保護,那也太荒唐了。至於內衛團同志會來照顧他,自然是人家打了擦邊球了。

「嗯1葉凡也沒矯情,客氣的點了點頭,掃了費國寧一眼,笑道,「如果方便的話,麻煩你進去問問陳司令是否有空,在這醫院呆了好幾天了,想找個人聊聊,呵呵。」

「不知長貴姓,我也好給陳司令說叨一下。」費國寧略略欠了下身子」說道。

「葉凡,魚桐市來的。」葉凡點了點頭。

「那好,我先進去問問,長稍候一下。」費國寧微微一愕之後,還是推mn進去了。

陳凱越外號「黑面」跟其人相比的確有點貼切。膚s略顯黑s,個子也不是特別的高大,見葉凡進來」他還是斜靠在沙上」嘴角還掛著一絲淡淡的輕蔑,估mo著是把葉凡當成什麼二世祖了。

當然,既然人家有中警內衛團的一名隊長保護著,顯然大有來頭,其身世」自然了得。

陳凱越倒不是說怕他,主要是覺得有點好奇,想見見這主兒是誰?居然無聊到找自己聊天的地步,沒有點膽識應該不敢來打擾的。

不過,當他掃見一左一右推著輪椅的喬圓圓和鳳傾城后頓時微微的愣神了一下,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這兩位姑娘,但一時又想不起來了。

「陳伯伯您好,我是喬圓圓,練練妹子今天沒來嗎?」這時,喬圓圓甜甜一笑,問候道。鳳傾城當然不甘落後,也差不多問候著。

「圓圓、傾城,是你倆個」怎麼想到這裡來了?」,這時」從內間里跑出一清麗nv孩子來,笑著迎了上來。

當她一瞧見葉凡,頓時也是愣神了一下」看了看」問道:「圓圓,傾城,這位是?」

「好朋友。」喬圓圓和鳳傾城同時搶答道,陳凱越臉上閃過一絲玩味的微笑,終於想起來了。笑道:,「原來是你倆個丫頭啊!一年沒見倒是大變樣了,都快認為出來了,呵呵呵……」

又看了看葉凡,笑問道:,「年青人」是你要跟我聊天嗎?」,「呵呵,是的,在這醫院躲了幾天」人很煩,想找個人聊聊。

」葉凡很有禮貌,說道。

「這倒奇怪了,我對你可是一無所知。陌生人有什麼好聊的,話不投機啊1陳凱越淡淡說道」這邊,陳練練麻利的泡起茶來。

「我是從粵東那邊的魚桐市來的,在魚桐工作。沒聊開始陳你怎麼能說話不投機」也許,咱們一聊就成了知jiao。」葉凡淡潰看了陳凱越一眼。

接著」又拉話道,「早聞陳司令大名,只是無緣相見。這次機緣巧合能見到陳司令,剛才聽圓圓和傾城說是認識陳司令,好像跟練練姑娘還是好朋友,所以,一時忍不住就來了,冒昧之處還請見諒。」,「無妨」圓圓和傾城也經常到我家,只是我很少呆京里。」陳凱越淡淡說道。看了葉凡一眼,突然」那臉嚴肅起來,「哼道」「想必葉先生出身富貴吧?」

「陳司令想錯了,我父母親都是普通xiao幹部,還不到科級。家在南福省古川縣城關。」葉凡解釋一下,知道陳凱越有些看輕自己了。

「噢!是嗎,這倒怪了1陳凱越淡淡說著,皺了下眉頭,顯然認為葉凡的話不實。

「陳伯伯,他講得沒錯,是真的。葉哥的父親是古川縣勞動局局長,母親是老師。葉哥自己現在已經是魚桐市政法委書記了。」,喬圓圓解釋道。

一聲,葉哥,出口,陳凱越心裡自然明白,這是人家喬圓圓在表示她跟葉凡的關係很親密,實則就是在為葉凡隱形造勢嘛!

「嗯」葉哥的家我去過。」鳳傾城也笑道。

「嗯,年青人,你來我這裡,恐怕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吧?」陳凱越此人就是直xing,一點面子不給葉凡留,哼道。

「既然陳司令一眼看穿了」哪我也不矯情了。是這樣的,聽說駐浦海的第五集團軍準備搞個新型兵種,也就是6海混編旅……」,葉凡隱晦地表達出了自己意思。

「。蘿!xiaoxiao年紀,你也敢cha手軍務,是誰給你的權力,膽子不xiao。要是我把你今天講的話彙報上去,估計,你頭上那頂帽子就得飛了。」陳凱越明顯不高興了」那臉開始呈顯,黑面,來了。

「陳伯伯,他」,喬圓圓和鳳傾械倒同時急了,喊了出來」不過,被陳凱越打斷了,哼道,「你兩個丫頭別瞎摻和,軍隊的事能開玩笑嗎?」,陳凱越擺了擺手,沖葉凡哼道,「你走吧,我不想再見到你。年輕人,給你一聲忠告,路要走正」歪mn邪道是行不通的。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哪點xiao心思。圓圓跟傾城是跟我熟悉,但那是兩碼事。以後注意著點,這次的事我就當沒看見沒聽見,走吧1,「爸,你就聊聊也……」陳練練有些急了,既然葉凡是圓圓她們好朋友」幫一回又有何妨?不過」顯然被陳凱越不想給nv兒機會,霸道的打斷聲音道:「不用說了,再不走我可是要叫人來趕了。」

陳凱越一向強勢,鐵腕手段,再加上其家世了得,又是開國在將後代,人又正直,所以,並沒把葉凡這種想靠著喬、鳳兩位姑娘撐腰的孬種看在眼中。

他喜歡有本事的人,這個」對於好多老一輩的軍人,軍界大腕」都有此等心思的。因為,江山是靠他們用血與rou拚著打出來的,當然倍加珍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