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喬鳳兩公子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喬鳳兩公子出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廝立即又哼聲說道:「兩位,有膽的報個名出來,讓我吳江認識一下敢叫老子『滾』的蠢蛋1

「呵呵,喬報國。」喬報國淡淡一笑,說道,鳳綱也不慢,也是冷冷哼道:「鳳綱!怎麼的?」

「媽的,敢叫老子蠢蛋,去死吧1喬報國和鳳綱居然同時出的手,一左一右兩拳幹了過去,吳江未及防備,地一聲被幹得直接摔倒在了二米開外,而且,還是個漂亮的仰八叉。

「行了,今天是鐵哥搬新居,你兩個想打架到外邊切磋去,哼1葉凡冷冷哼道,看了兩人和地下的蠢蛋一眼,眉頭挑了起來。

那邊,鐵占雄也走過去扶起了吳江,裝著有些怒的樣子,哼道:「兩位可是名家出來的,要是傳出喬家大公子跟鳳家大公子打人,這個也是相當糗人的。今天這裡是我鐵占雄請客,不高興的話可以離開。」

鐵占雄那麼故意的一揭這兩位身份,在坐的可是沒有蠢蛋,旋即就明白了。

敢情這兩位大有來頭,居然是京城喬家公子跟鳳家少爺。那這兩個漂亮得驚人的nv孩子難不成也是喬、鳳兩家的大xiao姐。

當然,鐵占雄這自然是故意借勢而說的,自然是為葉凡同志造些勢了。

「哥,你先回去。」喬圓圓和鳳傾城xiao聲說道,勸著其哥哥。

「哼!我們先走了,葉凡,我妹子等下你給我送回來。」喬報國跟鳳綱都是冷哼了一聲,看都沒看正摸著雙頰一臉尷尬的吳江,轉身走了。至於吳江那廝,眼裡凶光能吃人,但是不敢再動手了。

鐵占雄說是要親自送吳江回去,不過,被吳江拒絕了。最後,也就安排了一個年輕人陪著吳江走了。老鐵這個當然是裝裝樣子的,吳江可不笨。

後面又喝了幾個xiao時,唱了唱歌夜已深了,大家也是曲終人散了。當然,今天晚上酒席上留下的xiaocha曲卻是令人回味無窮。

後面,跟葉凡碰酒杯的官員多了起來,當然,他們不會再去惹兩位姑娘了。心裡剩下的就只有酸味和忌妒以及要向這位姓葉的官員套套近乎的打算。

不過,在送兩位姑娘回去時又遇上了一xiao麻煩,喬、鳳兩位姑娘都說要葉凡先送對方,自己等下再送。

這下子可是令得xiao葉同志大傷腦筋了,勸了半天兩位姑娘就是坐車裡扯皮,明明已經到了鳳家住處不遠,鳳傾就是不下車子。沒辦法,只好開到喬家大院不遠處,人家喬姑娘也不願意下車了。

葉凡知道,兩美這下子是抬扛起來了。

這廝火大了,突然摸著胸口『哎喲』了一聲,裝得一臉痛楚樣子。慌得喬圓圓和鳳傾是趕緊動手,一左一右給他摸胸口輕搓著問是不是傷作了什麼的。

「作個屁,苦rou計都不懂,人說戀愛中的nv人智商最低了,果然如此啊,以後就好辦了……」前面開車的王吉同志若有所思,想著這事,不過,不敢轉頭的。

「我們送你回去檢查一下。」喬圓圓急了說道,鳳傾也沒再鬧脾氣,點了點頭,催促道。

「兩位大xiao姐,如果你們再不回家,我這傷可就得重了。」葉凡突然淡淡說道。

「德xing1喬圓圓和鳳傾瞬間就明白了,敢情兩人都給某男玩nong了。喬圓圓沒再猶豫,下車而去。

到鳳傾家外頭時,葉凡乾笑道:「傾,要不晚上你留下陪我,兩個總得留一個嘛1

「想得美,找你的喬大妹子去,哼1鳳傾也是一哼聲,下車走了。

好不容易把兩位姑娘送回了家裡,葉凡也就鬆了口氣,心裡嘆道:「京城,是非之地,還是趕緊溜吧。兩美人整天sao擾著,光看不能吃,這個,底下有帶把的都受不了。」

「王吉,你說說,這nv人是不是很難伺候著。」葉凡淡淡說道。

「這個,一個的話還好點,兩湊一塊,沒麻煩也會惹出大麻煩的。反正我是nong不下來了,長,您說,我說得對不對。」王吉xiao心的回答道,就怕觸了某位同志霉頭。

「嗯……」葉凡若有所思,點了點頭。

三天後,葉凡的傷經過十來天的恢復xing強化治病,加上身體根骨不錯,好得差不多了。

已經打算明天偷偷溜走了,因為鎮東海要求他再住上十來天,這廝可是呆不住了。

喬圓圓和鳳傾倆人經常會在病房裡打口水戰,這廝那耳朵都快磨成繭了。

後來,兩姑娘好像也吵累了,達成了庭外和解,兩人好像有默契似的,一人來一天,輪番上崗了。葉凡才鬆了口氣。

「圓圓,這些天你都去什麼地方了,整天神神叨叨的,有時晚上都不回家,雖說你身手不錯,我知道你在外邊應該沒什麼危險的。不過,nv孩子這個樣子可是不好,咱們喬家在京里也有點mn面的,要是給外人知道了臉子往哪擱?」喬遠山臉s板著的,擱下手中報紙后瞅了喬圓圓一眼,訓叱著問道。

「我……最近在找學校,既然都畢業了,所以,想找個工作,一直閑著人滲得慌。」喬圓圓扯謊道,去醫院護理葉凡的事,喬遠山還真不知情,倒是鎮東海知道,這廝也不說。

「你們音樂學院不是叫你留校嗎?我看nv孩子教書相當不錯,在中央音樂學院工作又輕鬆又方便,而且,福利偶遇也不錯,環境來說更是幽雅,每天彈彈琴也是你喜歡的工作是不是?」喬遠山倒是點了點頭。

「你還說,圓圓的事你什麼時候管過。整天一張口就是忙,一睜眼還是忙,忙得連nv兒的工作都不顧了,哼1喬圓圓母親葉蓉沒好氣,白了丈夫一眼。

「唉……中組部一攤子事,的確忙。要不這樣,我給你們院長打個招呼,這事就這麼定了下來。」喬遠山說道。

「謝謝爸。」喬圓圓乖巧的點了點頭,轉爾說道,「爸,你看,哥現在在粵東工作,粵東這個地方也很現代化,能不能讓我進中山大學去任教,跟哥走近點,哥今天都28了,聽說談了個nv朋友也還沒定下來。我去那邊幫幫忙怎麼樣?過幾年再回京里,反正我的年齡也不大,哥的大事重要。」

「好像也有點道理啊,報國這孩子也真是,一根筋。當年畢業時叫他留在燕京,他硬是要去粵東,說是nv朋友香玲的nainai需要她照顧,這一呆就是好幾年了。也談了好幾年了,這事怎麼都還沒拿下來。這孩子,平時看上去挺機靈的一個人,怎麼在對付nv朋友方面反應有些遲鈍了,一點不像我喬遠山的種。」喬遠山有些不理解樣子,頗為遺憾的還搖了搖頭。

「不像你的種像誰的種,喬遠山同志,把話給我講清楚點。」老婆葉蓉可是相當不滿意了,沒好氣哼道。

「呵呵,口誤了,口誤了,這孩子,在追nv孩子方面的確有點欠缺一點。經難啊1喬遠山不好意思,笑道。

「你也差不多,當年不是在我mn口唱那傻不拉嘰的情歌,那能叫情歌嗎?」葉蓉臉微微有些紅,得意的瞄了丈夫一眼。

「媽,爸唱啥情歌?」喬圓圓頓時來了興趣,這時喬報國也坐樓上下來了,兩兄妹坐沙上豎起耳朵聽著。

「紅s娘子軍1葉蓉這歌名一出,頓時雷得喬圓圓和喬報國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這歌有什麼不對。」喬遠山還略顯自得,隨手拍在膝蓋上打著節拍唱道:「向前進向前進向前進戰士的責任重,婦nv的冤讎深,古有花木蘭替父去從軍,今有娘子軍扛槍為人民,向前進,向前進,戰士的責任重……」

哈哈哈……

喬家母子三口笑得直打跌。

「看到沒,追nv孩子就要拿出『向前進』那種勇往無前的jing神頭才對的。

好好跟你老爸學學才好,爭取在今年年底把你跟香玲的事敲定下來。

如果還不能拍板,你xiao子就得跟我回燕京來。呆粵東有啥前途的,到現在都快3o了,還只是個正處。

時下趙昌山到了粵東,想提拔,估計都得叫我拿什麼去換了,唉,真是麻煩,這利益,永遠伴隨著體制內的官員……」喬遠山伸手輕拍了拍兒子一下,臉s有些嚴肅。

這當領導的就是這個樣子,三句話不離本行,什麼『敲定』『拍板』之類的官員套話都出來了。

「所以,爸,我決定到中山大學了。你出面給說說行不行,我這個也是為了哥哥嫂子的終身大事嘛1喬圓圓拉著喬遠山的手,居然撒起嬌來。

「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妹子,哼1就在這時候,喬報國突然冷哼了一聲。

「哥,你說什麼?我是為了嫂子,真是不識好人心。」喬圓圓這話講得有些底氣不足,聲音xiao了不少。還偷偷地斜瞄了父母親一眼,轉身就想溜走。

「慢著圓圓,你哥這話什麼意思?什麼叫醉翁之意不在酒,難道你去粵東還有其它什麼目的。」喬遠山可不笨,一提點就想到這事兒身上了。

「沒……沒有。」喬圓圓嘴裡說著,轉頭惡狠狠地瞪了哥哥喬報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