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喬遠山的態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喬遠山的態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瞪啥瞪?魚桐那個葉凡xiao子就那麼好嗎?mao都沒長齊,一隻嫩鳥罷了。前次你臉上的傷怎麼回事?好像是指印,你騙得了爸媽騙得了我嗎?哼,要知道當初我也練過兩手的。就拿晚上的事來說,你看看,丟臉不丟臉,跟鳳家那丫頭一起爭一個男人,還一左一右的,你不害臊我都替你害臊著。大姑娘家的,真是丟……」喬報國不知怎麼回事,就是要揭穿妹子的事了。

實則是這xiao子心裡有些不舒服。他自己追蘇香玲追了好幾年了,可是蘇香玲對他的態度總是若即若離的,這xiao子不死心,一直呆粵東,連官帽子都不顧了。

見到葉凡左擁右抱的,當然心裡不痛快了。更可氣的就是葉凡那xiao子對自己這個可能未來大舅子可是沒點尊敬味道,顯得那般的淡定從容,甚至,略顯點輕蔑。

一個普通家庭出來的xiao子憑什麼如此淡定。要知道喬報國每次去nv朋友蘇香玲家裡,一見到的未來的岳父蘇青雲同志那腿肚子好像有些打顫。而每次都會被nv朋友蘇香玲取笑一番,自然,葉凡的淡定當然讓這廝心裡忌妒了。

「是葉凡打的是不是?」地一聲,茶几被喬遠山拍了一下,他是真怒了,居然敢有人打寶貝nv兒,自己可是從來捨不得打一巴掌的。

看了喬圓圓一眼,又問道:「昨晚上的事怎麼回事,又什麼鳳家丫頭,哪家的丫頭?」

「老喬,別那麼大脾氣,嚇壞了圓圓了。」葉蓉趕緊把nv兒拉到身邊來坐下。

「爸,媽,我沒什麼。前次……前次真的不是葉凡打的,當時他跟我切磋了幾手,誤傷了。」喬圓圓弱弱的說道,一下子倒沒編出什麼好故事來,哪能騙得了喬遠山這種中組部的大腕。

「我說怎麼回事,那天你回來跟我說葉凡怎麼怎麼的,還說是李老拜託的事。說清楚,是不是李老根本就沒提這事,是你自己扛起他的牌頭胡nong我。」喬遠山一臉的凝重,盯著喬圓圓。

「真是李老拜託的,我哪敢假傳話。」喬圓圓爭辯道,對自己這個父親,心裡還是有些怵的。

因為喬遠山雖說疼自己,但其人一向嚴肅。從xiao對幾個兄妹的管教都極嚴的。

「這點辜切相信你了,下面說說你跟葉凡是怎麼回事,還有,怎麼會跟什麼鳳丫頭搶一個男人。鳳丫頭是誰?」喬遠山臉s好看了一些,bi問道。

「京城還有幾個鳳家,估計應該是鳳老的孫nv了。」這時,葉蓉倒是cha了嘴,喬圓圓點了點頭。

「你來說,到底怎麼回事?」喬遠山見nv兒很難講實話,乾脆bi向了兒子喬報國了。

「這人,其實也沒什麼。當時公安部的鐵占雄搬新家,圓圓跟鳳傾一起陪著葉凡去的,聽說葉凡是鐵占雄的拜把子兄弟……」喬報國倒是有些後悔自己剛才太衝動了一些,眼神略顯歉意沖妹子眨了幾下,也是有選擇xing的倒了些出來。

「陳凱越和趙括都到了?」喬遠山的臉s凝重了起來。

「陳凱越好像是跟葉凡一起在軍總醫院治病,這些天圓圓也沒少往哪邊跑。」喬報國說道。

「這倒是怪了,陳凱越這個人從來不好說話,黑著個臉。怎麼會跟葉凡湊一塊去。」喬遠山有些不明白了。

掃了nv兒一眼,突然,一個更大的問題冒了出來,問道:「還有,葉凡只不過是魚桐市的政法委書記,雖說也算得是上年輕有為,好像也不夠級別住進那座樓吧?」

「是鐵占雄託人講的情,不過,有一個叫狼破天的整天到病房來跟葉凡一起閑聊,還一直叫著他大哥大哥什麼的,非常的親昵。」喬圓圓很聰明,一邊拉出鐵占雄來當了擋箭牌子,二來又搬出狼破天來,當然是為了抬高葉凡身份了。

雖說喬遠山這人並不怎麼再乎mn弟,但是,如果說喬家沒一點mn弟觀念那也是不可能的。

更何況,如果自己以後嫁給了葉凡,總不能讓葉凡被喬家人看不起來遭人白眼。

喬家,是很大的,光是父親的兄弟姐妹就有好幾個。跟自己一代的堂哥姐們更多了,兩隻巴掌都數不過來。

加上表親,更是多得嚇人。葉凡在特勤的身份又不好擺在明面上去說,政fu這頭雖說他都到副廳了,但在喬家,也算不上什麼驚人的。因為喬家,光是廳級高官就不下1o個,部級的,也有。

「狼破天是誰?」喬遠山嘴裡念叨著,不過,狼破天的姓名奇特,倒給他想到了一個人來,因為,像喬遠山這個級別幹部,出國防問的話中央警衛局也會派人隨身保護的。

其實,在「文革」前和「文革」初期,中央辦公廳警衛局和中央警衛團屬兩個不同的建制,警衛局屬中央辦公廳管轄,而同時也是公安部的九局,而中央警衛團則是屬於總參謀部建制的。根本就是兩個不同的部mn在管著

1969年1o月,經中央批准兩單位正式合併為中央辦公廳警衛處,中央辦公廳的各局也都改稱了處。

這樣一來,當時的黨委書記、處長,同時是中央警衛團的最高長,原來警衛處的副處長都成了警衛團的副團長或副政委;原來警衛團團長、政委、副團長或副政委,亦成為警衛處的副處長,以致警衛處除處長汪東興外,有16位副處長。

現在的中央警衛局全稱是中央辦公廳警衛局即總參謀部警衛局,列入公安部序列又稱公安部九局。

中央警衛局現在是副大軍區級單位,局長高配為上將,他個人倒是正大軍區級別的。隸屬解放軍總參謀部.而中央警衛團現在是正軍級單位,主官是正軍級少將。就是狼破天的級別了。

所以,喬遠山倒還記得狼破天的名頭,因為,狼破天負責的是中警內衛團,是中央警衛局裡頭最神秘的部mn,專mn負責政治局九常的安全。所以,即便是喬遠山也有些訝然,盯著喬圓圓問道,「不會是警衛局那個狼破天局長吧?」

「好像是,那天在走廊上,葉凡說是想拜訪陳凱越司令員,當時守mn的少校不讓進。後來跟著葉凡一起的一個年青人拿出了一本證件,我隱約聽見好像是什麼中警內衛局一個團級的隊長。」喬圓圓故意用了模糊理論,就讓父親去好好猜猜,給葉凡的朋友披上了一層神秘面紗。

其實,狼破天的中警內衛團是正軍級單位,下面設有八個大隊,每個大隊都是正師級別。而王吉算起來只是一個大隊里的xiao隊長,屬於團級的。

「中警內衛團的,爸,是不是俗稱的中南海保鏢,也有人稱他們為京城御林軍。」喬報國臉上也是閃過一絲驚訝,甚至興奮。

「什麼1uan七八糟東西?他們其實就是一群保護國家領導人的警衛罷了。不過,個個身手了得。當然,像狼破天的位置就相當重要了,作為中警內衛團團長,有機會經常接觸到最高領導人的。葉凡能跟他接jiao上,還算有點xiao本事。」喬遠山點了點頭。看了nv兒一眼,笑道,「丫頭,你不會是跟他在jiao朋友吧?」

「哪有,我哪看得上他,一個農村來的土鱉蛋子。」喬圓圓那臉一紅,趕緊打掩護道。

「還扯,土蛋子都現來了,土蛋子你怎麼把他當寶供著,在桌子上我可是親耳聽到你說他是你男朋友的,而且,鳳家那個丫頭居然也說自己是他nv朋友。當時陳司令他們可都在場的,這個,你怎麼解釋。」喬報國哼聲道,他這可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了。

「哼!我們家圓圓怎麼會看上這種人。」葉蓉有些不樂意了。

「媽,你說什麼,他不是那種人的。」喬圓圓趕緊解釋道。

「看到沒,一講那xiao子,你就急了,看來,他跟你還真有點什麼是不是?」喬遠山盯著nv兒,面syin晴難測,也不知心裡想些什麼。

「有什麼就有什麼,我們正談朋友,哼哼1喬圓圓突然生氣了,嘟著嘴噴完這話后,臉一下子羞得通紅著噠噠噠著跑樓上去了。

「這孩子1葉蓉淡淡笑道,一臉的疼愛。

「爸,那個葉凡,我看……」喬報國意有所指似的。

「呵呵,先讓你妹妹jiao往一段時間再說。那xiao伙子,能得到李老器重,還有點斤量的。」喬遠山淡淡說著。

「要不老喬,先叫圓圓帶回來讓大家看看。如果合適就先談著,至於說結婚,還早著。如果不合適,乾脆叫圓圓儘早斷了,免得扯扯絆絆的不是個盡頭,兩個人都累。」葉蓉倒是來了興趣。

「婦人之見,哼1喬遠山哼了一聲看起報紙來了。

「聽說喬家那丫頭也去啦?」鳳天遙淡淡的看了鳳傾一眼,說道。

「一個不知羞的笨丫頭,哼1鳳傾哼道。

「你自己也差不多,一左一右讓那xiao子佔盡了便宜,享盡了齊人之福,哼,我都想揍人。」鳳綱冷哼道,瞟了妹妹一眼。

「揍人,你能揍得過誰。前次人家到家裡來好像某位同志被人家一腿就拐到地板上了半天爬不起來,還敢大言不饞要揍人,反過來差不多。」鳳傾可是一點不怵哥哥鳳綱,滿嘴譏諷。鳳綱那臉一沉,被噎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