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老鎮連我你都利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老鎮連我你都利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老爺子,看到沒,一說起那xiao子丫頭就來勁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話來。

「呵呵呵,我們家傾城長大了,有自己的主見了。我相信她會適當選擇的。不過」那xiao子」得觀察幾年再說。」鳳老頭淡淡笑道,當然,最後一句話也表明了態度」就是不急,葉凡,有待考察。

「我又沒說跟他jiao朋友,你們急什麼?皇帝不急太監急什麼?」鳳傾城不滿地撅起嘴兒,臉上掛著淡淡的紅暈。。

哈哈哈……

鳳老爺子跟鳳綱都有些曖昧樣子笑了起來,鳳傾城呆不住了」趕緊躲廁所了。

「爺爺,那xiao子不適合咱們鳳家。」鳳綱那臉一擺,冷聲哼道。

「適不適合也得看上一段時間,你xiao子別整天唧唧歪歪的,是不是被人揍了不服氣。還真別說,這一點那xiao子比你強多了。

看到沒,人家比你還xiao得多,能量可是比你大得多。結jiao的朋友都是有些來頭的,就你,還不是扯著鳳家這張老虎皮子到處去兜轉」不然,看看還有沒人理你。」鳳天遙話語中看似在閑談,又好像略顯責備。

一覺醒來,現顧全將軍居然在病床邊等著。

「怎麼樣,還行吧?」顧全一臉關切,笑道。

「全好了,得出院也,呆這裡煩死了,那邊一攤子事還等著。」葉凡苦瓜著臉了。

「不會吧」這麼快就全好了,不到一個月」醫生可是說至少三個月的。」顧全笑道。

「那是因為我身體bang1葉凡為了證實自己全好了,特地從床上彈身而起」在地下做了個高難度動作,倒把顧全著實的嚇了一跳」叫他xiao心著別傷了。

「怎麼樣,是不是全好了。」葉凡得意的笑了笑。

「全好了,那就好。」顧全點了點頭轉爾,皺了皺眉頭」說道,「葉凡浦海市杜家的事可能還要麻煩你跑一趟了。」

「那邊不早結了,怎麼還要去一趟?」葉凡心裡一涼,有些煩了。

「結是結了,不過,杜家一下子出了這麼多高手,鎮將軍的意思是咱們特勤缺人,正是用人之時。」顧全那話一冒騰」葉凡自然明白了敢情是叫自己出面招兵去了。這個根本就不叫招兵,人家不願意來的,應該叫,抓壯丁,。

這廝立即推脫道:「顧將軍這事你們直接去就行了,叫我一個外人去辦」人家會鳥我才怪。」

「呵呵,鎮將軍跟我和李將軍三人商量了一下,覺得這事還是你去辦最合適了。」顧全不鬆口,緊bi著葉凡。

「這個可是有些說不通了」你們隨便一個走出去都能震倒一片。我算是哪根蔥頭?何況,我的身份又不能泄露一個外人替國家去「抓侗這個有些於理不通。」葉凡盡量貶低著自己。

「有什麼不通的,你去最好了,為什麼鬧矛盾的雙方都願意找第三方當和事佬,你就是第三方者所以,這事就你出面是最合適了。再說,咱們出面,人家未必賣面子,那個鐘阿咕聽說並沒離開杜家,此人很不好說話鎮將軍的意思是此事最好是商量著解決,真鬧僵了反而不好。」顧全一臉凝重,說道。

「杜峰不是已經招進隊了難道還想招誰?」葉凡問道。

「呵呵,杜家四虎那身手還是不錯的而且,人家年齡又不大」個個三十來歲的,還能為國家服務上幾十年。至於說鍾阿咕,太老了」再說,那老頭脾氣怪,招進來也是一個大麻煩,何況,他肯定不會來的。」顧全乾笑了一聲。

「四個1葉凡額頭差點冒汗了。

「當然,四個能全招進來更好,如果實在不行,鎮將軍的意思至少得二個,像那個王朝和馬漢兩位同志估計是有著五段身手,絕不能放過。」顧全是下命令口吻了。

看了一臉難看的葉凡一眼」笑道,「鎮將軍說過了,這次能招得人進來總部有獎勵,你們魚桐市公安局不是需要錢嗎?鎮將軍說了,招一個進來特勤從那6個億款子中拔出一千萬給你們魚桐市公安局,四個的話就四千萬。當然」你個人就免啦,反正你不缺錢,剛nong了二個多億是不是?」

「你們打得好算盤,那錢好像是人家杜子月捐瞪的一成家產吧」人家破財了還不能消災,你們是人財都要撈,而且,自己不出面,還叫我去。鎮頭兒,這算盤也拔得太jing了吧。」葉凡有些不滿的噴嘴了。

「你這是什麼話,都是為國出力,為國家辦事。年青人,多幹些事有什麼不好。對你來說」舉手之勞。何況」人的一生,能為國效力也是件很光榮的事。這個,也是你在軍界攀升提拔的政治資本。雖說你不願意在軍界專混,但是,你想想,軍官帽子是不是也是官帽子,能墊高些難道你不願意?」顧全收斂了笑意,一臉嚴肅盯著葉凡。

「舉手之勞,你們去試試」杜家那杜舉文和鍾阿咕還不得把我給生吞活錄了」「哼1葉凡冷「哼道」有些生氣了。

「這次是李將軍的意思,意思是魚桐基地特勤人員才兩名,照顧不過來。xiao葉,做人,千萬要厚道。」顧全那話一出,葉凡瞬間明白了,敢情這幾個老傢伙挾恩要報來了。李嘯峰給自己nong了個魚桐市政法委書記位置,這下子要自己出大力還恩情了。

「我去1葉凡狠狠地瞪了顧全一眼,冷冰冰哼道,「以後要求我做什麼事,沒有報酬我絕對不幹的1

「那是應該的。」顧全突然笑了,葉凡對這老傢伙的厚顏無恥真是無語到了極點。知道自己這次又栽了,成為人家手中的可憐棋子了。

「老子不是棋子,老子要當cao棋手,我呸1葉凡在衛生間嘶啞的狂吼了一聲。

行氣一圈後有些納悶,感覺此刻身體經絡內勁活動情況好像跟以前不一樣了,流暢得多。

「不會是突破八段了吧,難道八段就是這個樣子的,好像也沒啥稀奇的」可惜師伯不知跑啥地方去了,不然問問。」葉凡喃喃著。

一想到師伯費青山葉凡總算是明白了鎮東海的意思。敢情人家叫自己去就是扯起費青山的虎皮在拉大旗,杜家即便是有不滿,但費青山那華夏六尊老大的牌頭太響亮了。

想必杜家知道費青山的厲害,自己去「抓壯丁,杜家是敢怒不敢言就是鍾阿咕也得掂量掂量拒絕的後果。

一來得罪了費青山不值,二來得罪了國家。而自己出面」和著這得罪人的事全得自己承包了,沒特勤什麼事」好處可是全給特勤佔光光了。

鎮東海當然打的好算盤了」一來杜家有著三位七段一流高手,不有著二位四段,加上兩位五段杜峰被招走了」杜家的力量還是顯得太扎人眼球了,加上鍾阿咕的話就更麻煩了。

對特勤和國家來說杜家的力量已經越了特勤所能承受的極限,這是一種隱xing的不安全因素。

對於這種因素,國家特勤a組,肯定是要把它扼殺在搖籃中的。哪能眼見著杜家會大,成為華夏一個級大家族。就像老美一樣,看到哪個國家興旺達了都得站出來敲打一番,當然是生怕臉做大做強搶了他的風頭。

所以,這麼一合計如果把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四人組合破除掉」一來為特勤增加了實力,二來也間接的解決了杜家這隻逐漸坐大的級「本地虎,。

「他同意啦?」鎮東海居然坐在大樓外邊的車子里等責顧全,看來如果顧全做不通葉凡工作,他接著做了。實在不行估計用bi也得bi葉凡同志上馬了。

「行了。」顧全笑了笑,有些不自然」甚至,略顯苦澀。

「怎麼,是不是那xiao子刁難你了?」鎮東海臉上閃過一絲興哉樂禍。

這兩個老傢伙,在國家大利益面前既是戰鬥夥伴有時又是對手因為各自代表的部mn卻不一樣,在有些方面,倆人還會生爭執。所以看到顧全臉s有些難看,鎮東海居然興哉了起來。

「刁難倒沒有隻是噴了一碗訴苦口水」意思是咱們利用他什麼的。」顧全說著話」看了鎮東海一眼,遞了根煙過去,嘆了口氣,說道,「唉,咱們是做得有些不地道,這次」把老李給他nong了個官的事都擺出要挾了,挾恩圖報啊!老鎮,下次這種丟人的事我不想再出馬了。

「幹了就走了,也沒什麼後悔的,都是為了國家出力嘛,咱們又不是為私事。在國家大義面前,什麼事都可以乾的。」鎮東海講這話時那神情態度非常的堅決,轉爾又說道,「不過,這事千萬別讓老李知道了,不然,咱們回去估計得去換辦公桌了。」鎮東海又是趕緊叮囑一聲。

「什麼?」顧全那老眼突然睜得老大,瞪著鎮東海,半晌才回過神來,「哼道,「這事難道不是老李的手筆,你不是說是他的意思?我當時也納悶著,這個,好像不像老李的作風,挾恩求報,這都什麼事?他給葉凡nong了個官,怎麼可能以此事為要挾圖報,老鎮,你厲害啊,連我都騙了,葉凡覺得自己成了咱們手中棋子,現在,我顧全覺得,老子也是你手中一枚棋子,哼!老鎮」你也太不地道了。」

「冷靜點老顧,你說你們都是我的棋子」難道我老鎮就不是別人的棋子啦?你們也許會說,你老鎮是主席的棋子,我鎮東海想說,我不是哪個人的棋子」我是人民的棋子。共和國十幾億公民,都在擺nong著我。國家安全,還不是為了整個國家安全。安全不保,何來民眾的幸福安寧,?」鎮東海突然義正詞嚴,一雙眼清澈透明著,不帶一絲雜質。

「唉,不說了,我是有些激動了。嗯想也是,誰也擺脫不了當棋子的命令。

社會是盤大棋,國家何嘗又不是盤大棋」咱們,都是局中人。就是鎮主席,他也逃脫不了棋子的命運。

只是相對來說,他是,帥,咱們是「車,擺了,而葉凡就是一mnxiao鋼「炮,。

狼破天是什麼」一枚,仕,罷了,中央各部mn領導都是,象」,咎里及以下衙mn官員領導全成,馬,了,更xiao的比如鎮村等就是,卒,子。

普通民眾覺得我們這些人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好像舒坦著,可是他們知道嗎,我們一天光是看的文件都能堆成四矢名著。

他們認為是我們在管理著他們,是高高在上的官。可是,他們何嘗不在盤錄,甚至用鞭子chou打著我們勇往直前,國家生什麼重大安全的事」民眾能出什麼力,全在噴口水,最後」受傷的總是我們」顧全擺出了棋局,可惜葉凡不在身邊,聽不見。不然,絕對鼓掌相贊了。

,吶年3月4號星期四,葉凡身邊跟著陳軍和顧全進了浦海市杜家。

陳嘯天因為年歲比葉凡大得多,所以恢復起來就慢了一些,估摸著還得二三個月才能完全恢復,當然,現在也能下地柱拐走路了。

「葉先生,咱們打開窗子說亮話,你又來幹什麼?」杜子月眉頭皺得老高,相當厭惡樣子,甚至憤怒的說道。前次的事,他認為都是給葉凡攪和了。

至於一旁坐著的杜舉文,對葉凡自然更沒好臉s看了。鍾阿咕坐在一木椅上巴嗒巴嗒chou著旱煙」眼半眯著,煙竿相當的長,跟紀曉嵐的有得一比。面前,自然是煙霧騰騰,葉凡疑似進了神仙幻境之中。

「那行,我這次是受國家秘密部mn委託」想來招幾個人。」葉凡乾脆也直白著說了,想辦完事立馬走人,看這杜子月心頭也不爽,看鐘阿咕那渾沒把自己當盤菜的作派,葉凡心裡更是不爽。

他知道,拳頭大就是硬道理,這廝暗中一直在給自己鼓勁,什麼時候能打得鍾阿咕滿地找牙時那就真爽勁了。

「要誰?」杜舉文臉一沉哼道,他已經有了預感,至於杜子月」倒不吭聲了。

「王朝馬漢張龍趙虎。」葉凡剛說出這幾個人名,杜舉文再也難忍,地一聲桌子被他拍得直顫慄,喊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們憑什麼要強行招人,在這裡還有法律,國家也不能當強盜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