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承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承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百章承服

「胃口還不xiao嘛1這時,鍾阿咕好像自個兒嘀咕了一句。至於說杜子月,卻是jing神一震,一絲興哉樂禍之笑掛在了嘴邊。

以前王朝馬漢張龍趙虎跟在自己身邊,經過那天晚上一戰,才知道這四人都是杜舉文義父洛紅塵收的徒弟。

跟著自己都是杜舉文計劃之一,那天晚上立即倒戈一擊了。甚至說,杜子月恨不得噬了這四人。

只是鍾阿咕沒表態,而杜舉文功力比自己還要高,再加上這段時間是非常時期,估摸著國家也在盯著,杜子月也就暫時放下了這mn子心思。

不過,杜子月是絕不會就此干休的,他已經在偷偷聯繫母親的娘家,也就是華夏六尊之一的『大蒙好漢君若離』的君家。以期能憑著君家的勢力壓制著鍾阿咕。目前鍾阿咕態度不明,只是從杜家大義出,一般不管什麼事。

「我想問一下,王朝馬漢他們是否賣身給杜家了?」葉凡淡然問道,並沒被誰嚇倒。

「當然沒人,他們不是奴才,是我義父的徒弟。」杜舉文掃了四人一眼,說道。

「你的意思是他們四人是自由身,隨時可以離開杜家是不是?」葉凡是大有深意,繼續問道。

不過,杜舉文等人也感覺到了什麼,不過,他還是點了點頭,說道:「那當然,只要他們四個願意,隨時可以走,而且,走的時候我可以奉送每人1ooo萬作為他們的安家費。」

杜舉文信心滿滿,講得是道禮岸然的。

「那鍾老和杜會長意思呢?」葉凡掃了倆人一眼,問道。

「這是杜家私事,別問我。只要沒人攻擊杜家,其它事,我一概不管。」鍾阿咕吸了一口煙,頓時是煙霧騰騰。

「我沒什麼意見,腿長在他們腳上,隨時可以走。並且,我額外奉送每人一千萬作為他們這麼多年來為杜家工作的勞務費。」杜子月淡淡說道,還挺大方的。杜舉文那嘴角,微微的bsp「王朝馬漢張龍趙虎,難道你們願意一輩子呆在杜家當打手。為國效力那是正經的工作,可以堂堂正正走出去做人,怎麼樣,考慮一下。」葉凡說道。

「我們願意為國效力1出人意料,四人居然同時抱拳,異口同聲說道,杜舉文自然,那臉yin沉如水吼道:「為什麼?這些年來我待你們不薄,香車美nv別墅權力什麼都給,難道你們還不滿足?」

至於杜子月,臉上訝然過後立即是明顯的興哉樂禍了。就是鍾阿咕那半眯著的雙眼也微微的張開了一眼,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怎麼可能是這樣子的。

「杜少爺,雖說這麼多年來你待我們不薄,不過,我們為杜家付出的更多。看到沒,我這滿身的傷疤都是為杜家留下的。這個還不是最主要的原因。」王朝作為四人頭頭,說到這裡掃了幾人一眼,又說道,「你原先說我們的洛師傅是被杜會長父親杜笑澤先生害死的,我們當時聽了你的慫恿,全想著報仇了。

不過,現在我們查清了,根本就沒那回事?而且,你叫我們做這些那些也不是為了給你的義父洛師傅報仇,你完全是為了你自己個人的私利。

因為,你想得很杜家的全部家產,這才是你的最終目的。而我們,只是你手中被算計著的四枚可憐棋子罷了。

如果我們哪天妨礙到了你的利益,估計你會毫不猶豫對我們下手了。

與其某天惹你不高興,還不如我們儘早離開杜家。更何況,既然師傅不是杜笑澤害死的,我們也沒理由再對杜家怎麼樣了。

至於說為你幹事,那得看你這個人值不值得我們為你幹事。」王朝此人比較直xing,是直白地就說了出來。

「放屁,洛紅塵就是被杜笑澤害死的。」杜舉文有些激動了,喊道。

「我倒奇怪了,二叔,你怎麼能這樣子講咱爸呢?爸以前跟洛叔很好的,他們親如兄弟,怎麼可能害他?而且,你作為杜家子孫,怎麼能顛倒黑白,真想要杜家全部家產,可以直說,我的那四成都可以給你。」杜子月淡淡說道,那話像刀子一般戳進了杜舉文胸膛。

這廝哼道:「你懂個屁,洛紅塵是我的……」剛講到這裡,杜舉文突然感覺有些不對頭,看了臉s已經yin沉下來的鐘阿咕一眼,接上話頭道:「我的義父……」

這廝臉s極為難看,有些話又不能講,最後,無奈地點了點頭,說道:「你們四個走吧,以後跟杜家再沒瓜葛。」

「謝謝二當家成全。」王朝雙手抱了抱拳,四人走到了葉凡根前。

「慢著……」這時,鍾阿咕突然開口了。

「前輩,你還有什麼要jiao待的嗎?」葉凡裝著略顯恭敬樣子,問道。

「他們是從杜家走出去的,你是來要他們的人。雖說我不想管杜家這些xiao事,不過,你們也太霸道了點,我看不過去了。

既然你代表國家來要人,那你也得拿出『要人』的本事才行。古代少林寺的和尚要闖十八羅漢陣打出少林寺才算是真正下山。

今天,我不為難王朝四人了,既然是你來,那好,只要你接下下我4掌,你帶走人,以後,杜家再不會找四人麻煩。

包括你,兩不相干,各走各路。」鍾阿咕那話一出,顧全不由得chou了chou嘴角,陳軍那臉s更是難看,叫葉凡接鍾阿咕這八段不知幾層次的高手四掌,那不是找bsp「這4掌我接了。」葉凡慎重的點了點頭,知道鍾阿咕是想把從師伯費青山那裡得來的氣撒自己身上。

而且,葉凡在感覺自己好像進入八段層次情況下也想試試內勁是否強悍了一些。而鍾阿咕就是最好的試金石。

他相信,鍾阿咕不敢對自己下殺手的,最多重傷就不得了啦。不然,師伯肯定不答應的,除非鍾阿咕想杜家被滅還差不多,何況自己背後還站著整個國家。這個,只是個面子問題罷了。鍾阿咕再犯渾也不會如此糊塗的。

「來吧1葉凡淡定的站在了院子里,行氣身,準備接受鍾阿咕那雷霆萬鈞之擊。

「第一掌1鍾阿咕淡淡說道,使出三成力勁,兩掌相碰,葉凡退了三大步,感覺鍾阿咕的掌勁如一塊鐵板樣推了過來。

「第二掌1五成力勁,葉凡被震退十步,氣血開始翻騰。

「第三掌1隨著鍾阿咕喊聲,七成力勁爆然炸出,震動著風勢,出嚓嚓聲響,遠處的顧全甚至不敢看了,陳軍緊緊捏著拳頭。

……

一聲悶響,葉凡被震得飛到了十米開外,跌進里,嘴角掛著血絲,張口就噴出了三口鮮血,這廝倔強地站了起來,用手一抹把嘴角血絲抹去,喊道:「最後一掌,來吧鍾阿咕1

「xiao輩1鍾阿咕覺得這臉丟大了,最後一掌再沒留情面,全力使出,空氣被他的掌勢帶動著,居然形成一個無形的xiao氣旋,捲動著出沙沙嚓嚓聲音。

令人震驚的就是遠距2o米的顧全等人都感覺到了那一股無匹地氣波的旋渦之力,衣角都被風勢帶得飄了起來,一股被刀撲過面開頰的感覺顯露出來。

杜子月眼露訝然,杜舉文一臉yin笑,顧全身體都有些顫慄,陳軍那眼中布得有血絲了,準備著隨時準備搶人送醫院了。王朝等人表情複雜,四人互望了一眼,也是一臉的駭然和憂慮。

……

很詭異的就是這一掌碰到葉凡掌上,並沒出什麼驚天響聲,出的是沉悶的響聲,大家感覺耳膜嗡嗡直震響,好像被什麼鼓從耳里敲擊了一下,頓時就是氣血翻騰。

反觀葉凡,在退了十幾步后地一聲摔在了地下,那腳,深深的了地下近半尺深,茅草就在膝蓋處拂動著,草葉飛到了幾米高的天空,塵土一片。

「先生……葉凡……」陳軍和顧全嘶啞的喊著沖了過去想扶人。

「不要扶我1葉凡突然大叫道,地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濺得方圓幾米都是yan麗扎目的血花。

「1……2……3……4……」鍾阿咕喊里冷冰冰數著數,如果1o下葉凡還不能站起,那就帶不走王朝等人了。

「5……6……7……8……」鍾阿咕沒停留,那數字,像鋼子兒樣從嘴裡嘎了出來。

「礙…」葉凡突然一聲爆炸般大吼,呸地一聲,一口烏黑的血居然凝成血珠一般噴到了遠達十幾米開外的一株菊花上,嚓一聲微響,那菊花立即斷了根枝。葉凡也跟著站了起來,盯著鍾阿咕。

而杜舉文和杜子月,自然是滿臉駭然,吐口痰都有如此威力,這是內勁全部湊聚成團融合血絲才能做到的,這xiao子難道進階八段了了。

「想不到,你如此年輕,居然進階8段了,江山代有人才在,數風流人物,還看今天啊!費青山,你的確比我鍾阿咕優秀,優秀!哈哈哈哈……」鍾阿咕突然好像瘋了似的狂笑了起來,良久才平復了下來,哼道,「唉……你可以帶走人了。」

「先生,從此後我們跟著你了。」這時,王朝突然一抱拳,四人整齊地行了個古代武者的半曲膝禮,令得杜舉文是滿腔怒火,因為,王朝等人從來沒那樣子尊敬過自己。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