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心裡有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心裡有鬼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不好意思段哥,這個……」葉凡瞬間就明白了」正想說句什麼解釋一下,齊振濤早爆笑著叫道:「老段,叫聲齊叔來聽聽。」

「嗯,鐵伯父也行。」鐵托居然也一臉正經的開起子玩笑,還佔了齊振濤一頭,老齊自然有些不樂意了,瞪了鐵托一眼。

不過,鐵托卻是「哼道,「看啥,我不比你大嗎?整整需長了你好幾歲,人說官大一級壓死人,這個,歲數大幾歲就能壓死人的。咱們提拔選拔幹部,這年齡,不是也是一籌碼嗎?這次,紅蓮開區要不是xiao葉年齡實在太xiao,也許早上位了,哼1

「唉……」齊振濤嘆了口氣,默認了。

「我說你xiao子是不是見到漂亮姑娘就暈頭了,連稱呼都搞反了。」段海天那眼一瞪哼道。

「凡仔好像沒錯吧,他叫你段哥,我也跟著叫當然沒錯了,而且,凡仔說這話時您並沒有反對。」喬圓圓倒走出面了,剛說到這裡,現老段那臉有些難堪,旋即一笑說道,「是不是段叔?」

「哈哈哈,段叔好,段叔好啊,這姑娘就是嘴甜,比葉凡這xiao子好得多了。」段海天開懷大樂了,至少,掙回了面子。

「段叔,你可不能這樣子講凡仔的,他好歹也是個官了是不是,總叫他「xiao子,他永遠也長不大的。」喬圓圓一臉認真,說道。

在喬圓圓心中,葉凡是最大的,不管你段海天不段海天,並沒怎麼放喬圓圓眼中。

「圓圓,你講得太有道理了。不過,有一點你表現可不怎麼好。」齊振濤一些怪異笑道。

「我沒覺得那點不好?」喬圓圓淡淡說道。

「做人是不是要堅持原則?」齊振濤問道。

「當然,沒原則了人成什麼了。」喬圓圓回答道。

「那就好,說明你還能認識到這一點,很好。就是剛才那稱呼問題」你先是叫「段哥」後來老段一bi」你怕了」馬上改成了,段叔,。這個」可是有點牆頭草味道的。特別是做官,不能這樣子,不然,到頭來誰也不喜歡的是不是圓圓姑娘。」齊振濤是客氣地開著xiao輩玩笑。

「對對對,還是應該叫,段哥,堅持原則嘛1鐵托也來湊熱鬧了。

「我說老鐵老齊,怎麼的」還真對上眼啦。當初我也聽說過一件事」你跟鐵占雄不是稱兄道弟的,葉凡不是叫鐵占雄鐵哥,這麼一兜轉」你,呵呵」是不是也是葉凡的齊哥了,至於說老鐵更不用說了」更應該叫鐵大哥了,鐵占雄,只能當鐵二哥了,哈哈哈」,段海天突然想到這邊來了」倒是噎得鐵托和齊振濤沒了聲音。

轉爾,齊振濤裝著一臉訝然,問道:「圓圓,到現在了我只知道你叫圓圓」姓什麼」哪裡人,幹什麼的我都不清楚。你要知道,能跟著葉凡到咱家的姑娘可是少之又少。」

「那個鳳姑娘是不是他也帶到過齊叔家來?」奔圓圓又扯皮到鳳傾城身上了,葉凡頭一漲,覺得有些煩。

「沒有,到現在好像就你來過。」齊振濤隨口答著」心裡一動」暗思這圓圓姑娘怎麼知道鳳傾城,不會也是京城大家閨秀吧」決定探探底子。

不過,段海天倒先開口了」笑道:「葉凡,你也介紹一下,nv朋友來了也不給說一聲,以後碰面不認識。」

「段叔,我叫喬圓圓,家在京里,現在中山大學教音樂。」喬圓圓聽到段海天口中的「nv朋友,三個字,頓時如喝了蜜一般的舒服。

那是趕緊又叫上段叔了。

「不錯,不錯!想不到圓圓這麼年輕就是大學教授了。」齊振濤故意笑道。

「不是教授,我現在只是助理論師。」喬圓圓淡淡說道。

「圓圓,你爸也是在政fu工作的吧,xiao葉這人很勢利,不是當官的人的nv兒他不要。」齊振濤一席話,葉凡差點瞠目結舌了,就是鐵托和段海天都覺得奇巧,老齊怎麼會大失水準到了如此地步,簡直就是1uan彈琴。

「齊叔說得太對了,他就是那樣的人,那個鳳傾城的家裡可是大有來頭的。人家的父親是現任的財政部常務副部長。」喬圓圓哼道。

段海天和鐵托一聽自然有些震動,鐵托還從鐵占雄嘴裡知道一點,震憾度還xiao一點,段海天就震憾多了。

「呵呵,估計你的父親也不是普通人吧?」齊振濤喜得一臉隨意樣子問的。

「他在中組部工作。」喬圓圓透了點底子。其實,她很聰明」她知道這桌子上坐著南福省的三個省委常委,佔據了南福省的四分天下。葉凡以後沒準兒還要打道回府的,自己透點家底子給他們也能為葉凡撐撐場子。

而且,這世道誰也說不清楚,沒準兒三位中某位什麼時候就調到粵東省任省委常委去了也難說。

喬圓圓講得隨意,不過,三位聽者卻是立即在夾腦中。姓喬的」又在中組部工作,不會是上頭那位喬部長吧?

不過,中組部姓喬的也有好幾位,也不能確定,不過,光是「中組部,那三個字就相當的吸人眼球的。特別是對齊振濤三人這種層面的官員」每爬升一步就得跟中組部掛上勾了。

「莫非你爸是喬部長?」段海天這廝更想探底子,故意裝得是一臉的道貌岸然相。

「我敬你一杯段叔。」喬圓圓沒回答」卻是岔開了話題舉起了一xiao酒杯。好像是默認樣子,三位巨頭都是人jing,那還有不明白的。

掃了葉凡一眼,現這廝一臉事不關已高高掛起樣子。儘管一直想問問這廝是不是真的,可又不好意思問,恨得三巨頭是牙痒痒的。

當然」段海天那還能再託大,隨機就站子起來」笑道,「葉兄弟,喬姑娘,我們三人同飲一杯,段哥我賀一下你們倆個。」

段海天這臉皮子絕對不薄的」這下子是甘心情願的在眾人面前自稱「段哥,了,使得鐵托和齊振濤這兩廝是徹底無語了。

當然,他們也不慢,哪能讓先機給段海六佔盡了,旋即兩巨頭也站了起來」笑道:「舉杯邀明月」對飲成三人不大好,還是成五人來得實在,哈哈哈……」

「老齊,看你樂的,乾脆成六人算啦。」風雅梅端了幾盤菜出來擺桌子上,手一擦。

「好好好,夫人深知吾心矣1齊振濤當然高興了,得意地瞄了老段和老鐵一眼。

當幾聲脆響,六隻酒杯碰在了一起。

在桌上聽三巨頭聊了一些省內局勢,他們也沒避著葉凡。本來葉凡晚上拜訪齊振濤還有個目的」就是想為衛初婧找個好去處。因為,她不想再呆魚陽了」到市裡一時又沒什麼好位置。

不過,喬圓圓在身邊,就怕她引起誤會。

「老段,聽說紅蓮開區班底子已經搭建了一半,恐怕還空著許多位置吧。」齊振濤完全是聊天形勢在講這話的。

「哪有那麼快,這個,一個綜合xing的開新區,裡頭複雜著呢。」段海天收斂了笑意,臉有些yin沉了」看了葉凡一眼。

「算啦老段,葉凡雖說沒坐上紅蓮書記位置,倒也是塞翁失馬到了魚桐不也撈了個更好的位置。」鐵托淡淡說道,知道段海天提起這事心裡有些不痛快。

「段書記,希望以後能有機會在你手下工作。」葉凡笑道,現在是談工作方面,所以,葉凡又稱呼他,段書記,了。

「那敢情好,我隨時歡迎著。」段海天終於露出了笑臉。

「段書記,能不能向你推薦一個人?」葉凡是硬著頭皮,試探著扯出這事來了,因為,現在的時機是最好的了。嗯必段海天也會看齊振濤和鐵托一點面子,自己也好為衛初婧墊點底子。

「誰,你直接說,我這人不喜歡繞彎彎。」段海天微微一怔,掃了葉凡一眼,旋即說道。

當然,段海天這話是對葉凡說的,對其他人會怎麼樣講那就又另當別論了。

「我在魚陽的領導衛初婧」當時我在魚陽時,她是從省經貿委下來掛職的當縣長的。

衛書記畢業於美國哈佛大學,還拿到了碩士研究生學位,很有徑濟頭腦。

你去查查魚陽縣這幾年在省內排名就清楚了。我當時走的那年魚陽在全省排名倒佔位。

現在,聽說已經升到了倒主位,順數的話差不多就是第昭位了。就二三年時間,整整前進了佔個階段。

這些,跟她的指導思想和治縣的魄力是分不開的,雖說是個nv書記,但更是心細,而思想一點不僵化,眼光前瞻,很有進取jing神」,葉凡是竭盡所能為衛初婧吹噓了一通,當然」葉凡的吹噓是有根有據的。

「看來,你們倆關係還不錯。」段海天淡淡說道,葉凡心裡一動,知道段海天有些心動了。

衛初婧的成績已經得到了他的認可,那剩下另一層英系就得看葉凡跟她的關係了。

不過」段海天講這話時葉凡心裡也是跳了一下,眼睛隱晦地瞄了喬圓圓一眼,現她是面s如常,也就放下了一些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