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疑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疑點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時,一輛三菱吱嘎一聲停在了葉凡車旁,裡面探出一頭來,喊道:「大哥,你怎麼在這裡?是不是被堵住了。」

葉凡抬頭一看,不是盧偉這xiao子還有誰,笑道:「你老弟來了就好,趕緊把我給救出來,不然,真得在這車裡過夜了。」

「哈哈哈,有美相伴,我倒願意在車裡過夜。」盧偉瞧見了喬圓圓的長頭,知道是一nv的,旋即開起了玩笑。

乾脆跳下車來,衝車里喊道:「你先開現場去,我跟大哥聊陣子再說。還有,想辦法把這部車子nong出來。」盧偉說著話,轉頭沖葉凡喊道,「大哥,把車子jiao給他,他來搞,咱們下車聊聊。」

「是局長1裡頭一中年警官回答得很響亮。

葉凡也下了車子,喬圓圓當然也下車了,盧偉臉然一愣,旋即恢復了,心裡居然有了一股子莫名的酸味兒,打趣道:「還是老大厲害,這好白菜全給你拱完了,你能不能剩口湯給我跟齊天喝幾口。」

「白菜1葉凡感覺好笑,瞄了喬圓圓一眼直想笑,一拳擂得盧偉差點摔道旁,頓時驚爆了一地眼球,暗說這哥們牛氣,居然敢打警察局長。

哪知,更詭異的就是那警察局長還打著笑臉掏煙給孝敬上了,旁邊的司機朋友自然是明白了,敢情這xiao年青還是個大人物,也放還人家好朋友什麼的。

至於幾個走過來彙報工作的警察,在轉瞬的失神之後也是深深的打量了葉凡幾眼。

「還不敬禮1盧偉突然喊道,幾個警官愣神了一下,趕緊一個標準警禮,嘴裡喊道:「盧局長1

「錯了1盧偉那眉頭一皺,哼道。

「盧局,錯哪兒了。」一個三級警督估計跟盧偉關係還不錯,往前一步xiao聲問道,幾個人也是挺納悶的。

禮都敬了怎麼又說錯了,這個,真是有些mi糊了,難道這敬禮敬得不標準,好像沒這回事。

「看到葉副督察長還不敬禮,想找chou是不是?」盧偉板起了臉,一臉的嚴肅。

聽盧偉一提,葉凡才記起自己好像還兼職著一個虛銜職務,就是部警務警察局的副督查長。

這個,當然是鎮東海打的主意,說是方便以後葉凡行事。比如在外地遇上什麼糾份不好處理,乾脆把這本本掏出來一亮,是個都要賣你面子。這督查督查,你不聽話我就得督查你了嘛!

1998年9月,經國務院批准,部增設了警務督察局。主要職責就是監督警察執法等等。說他們是管警察的警察也不為過。

到現在,葉凡身上兼職著的職務可是相當的多了,說起來頭銜一大堆,相當的嚇人的。

國家特勤組核心第八組副帥,魚桐大熊山基地負責人。總參軍務部副部長,少將軍銜。部警務督查室副督察長,三級警監。魚桐市政法委,局長。

其實,不管是總參軍務部還是部督察室,以及核心第八組副帥,魚桐大熊山基地負責人等,都只是掛個虛名,根本就是個不管事的甩手掌柜。真正談得上實職要管事的,就是魚桐市政法委兼職局長這個職位了。

當然,葉凡不管事並不是說那些頭銜沒用,有時好處還是相當大的。

就拿總參軍務部副部長這虛銜,當時一亮出來,魚桐市軍分區司令盧安剛不是立馬錶態堅決支持葉凡了。

這個,就是本本的隱晦威懾力量,其實,也是鎮東海和趙寶剛給葉凡爭取到的權力。雖說是一本本,但代表的就是權力。

至於說在部警務警察室掛個虛職,那是前幾天鐵占雄想出的鬼主意,而鎮東海也起了推波助瀾作用。

當然,沒有鎮東海隱晦出手,就是這個警務督察室副督察長一職肯定是拿不來的。

即便鐵占雄是部副部長,想憑白地給人nong一個如此大的名頭,他還沒那份力量。

鎮東海當然有手段了,他的面子大,人脈更是廣,估摸這事是找部部長敲定的。

當然,從中,也不難現,葉凡掛的虛職全是副的。對華夏體制內官員來說,十副不如一正,而副職,多設幾個無傷大雅。反正一人名頭罷了,當然,對葉凡來說,那是好處多多。

這警務督察室副督察長一職,當然也是為了獎勵葉凡拿下了浦海市杜家的獎賞罷了,算起來也是葉凡該得的,是靠自己拚了命才撈來的順水職務,也著實不易。

當時鎮東海在兩難之下已經決定如果實在不行,要毀了整個杜家,不得已時為了國家,包括葉凡在內。

所以,葉凡那腦袋也是掛在褲腰帶上的。這廝當然也是坦然的接過了那本證件。當時還在手上拍了幾下,淡淡笑道:「老子也可以管管警察了,哈哈哈……」

「老弟,管管xiao警察還是行的,比如副處級左右的。像地市一級局長,像那些省廳的實職警官,人家表面客氣,心裡未必鳥你的。」當時給證件時鐵占雄乾笑著拍了拍葉凡肩膀。

「原來如此,我說鐵哥這證件掏得如此乾脆,原來也是個西貝貨。」葉凡有點鬱悶。

「我可沒那能量給你這證件,是鎮頭兒通過關係給你搞的。雖說是虛的,但也有一定的震懾作用的,好處相當多。」鐵占雄收斂了笑,說道。

「葉副警察好。」幾個警察又朝葉凡行禮打招呼了。

「免啦免啦,我現在可不是什麼督察,純粹一良民罷了。」葉凡擺了擺手。

當然,盧偉的幾個手下還是有些疑惑,不知這位姓葉的副督察長是什麼來頭的,一般人猜測應該是省廳的,因為市局的督察主任什麼他們知道。

「看到沒,這幾個傢伙心裡不服氣。」盧偉指著幾人笑道。

「呵呵,到底生什麼事了?」葉凡隨口問道,也沒在意。

「向隊長,你來跟葉督察長說說,要詳細具體些。」盧偉指著一個眼神犀利的中年漢子說道,葉凡看了他一眼,終於是想起來了,此人就是水州市刑警隊長向明輝。

向明輝看見葉凡也是微微愣神了一下,又隱晦地看了幾眼,還微微搖了搖頭,認為似乎是不可能的事。葉凡心裡想笑,知道向明輝也記起自己來了,只是不敢肯定。

那次因為一個綁架案葉凡知道的他。當時自己只是一個xiao科長,不過三年時間,向明輝還是刑警隊長,可自己已經是身居高位的部警務督察室的副督察長了。

「你認識葉督察長?」盧偉也看出了一點苗頭,因為向明輝相當支持自己的工作,所以,盧偉跟他關係還不錯,平時私底下也較隨便。

「應該不可能,只是長得像罷了,不過,太像了。」向明輝有些不確定樣子,笑道。

「噢,說來聽聽,到底怎麼回事?」盧偉來了興趣。

「大前年的事了,當時一個……」向明輝講了事情經過,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當時協助我們破案的一個年青人也叫葉凡,他說是墨香市魚陽縣林泉鎮的鎮長。而當時的李昌海副廳長很關注這案子。」

「哈哈哈……」盧偉和葉凡都笑了,喬圓圓捂著嘴在笑。

「難道還真是同一個人,不可能的?」向明輝也感覺到了什麼,一臉訝然,問道。

「如假包換,此葉就是彼葉。」盧偉笑道。

「還真是,不得了,葉督察長,真沒想到,您現在已經是省廳副督察長了。」向明輝一臉釋然樣子,說道。

當然,省廳的管這一攤子的叫警務督察處,葉凡是副督察長,也就是副處長了。

向明輝雖說是刑警隊隊長,但因為是省城,二來資格老,所以級別也是高配為副處,跟副局長一個級別的。

他自我認為兩人都是副處,只是你葉凡在省廳工作罷了,實際上要論實權,不如自己的,所以,向明輝的態度由略顯恭敬變成了平等對待。

「明輝啊明輝,說你笨你還真不是一點的笨,你這豬腦子是怎麼當上刑警隊長的。」盧偉真有種恨鐵不成鋼的味道,指著向明輝罵道。

「那應該是葉副督察長享受正處級別待遇是不是?實在沒想到啊,才幾年,不能比,不敢比了。葉督察長這陞官度,真是令人叫絕。」向明輝淡淡笑道。

「正處個屁,人家是部警務督察局的副督察長,堂堂的三級警監,你這傢伙,真是昏頭了,別嗦,快給葉副督察長彙報案情。」盧偉真有些無語了。

「礙…」幾個警官那是再也沒忍住失聲叫出來了,一臉的駭然,這個,也太逆天了。才多大,部的副督察長,還要不要人活。

不過,旋即,幾人回過神來,又是一個標準敬禮,這次叫聲特別響亮,而且,是恭敬異常。

「呵呵,沒事。」葉凡淡淡笑了笑。

「是這樣的葉督察長,剛才生的慘案的地方叫水湖xiao區,一個高檔xiao區,裡面一家四口全死了。兩大人兩xiao孩子,男的叫馬文才,是『帝華礦業集團』一個副總。nv的叫宋蓮香,水州日報社記者。兩xiao孩子一個叫東東,一個叫皮皮,好像是雙胞胎,都還不大。」向明輝隊長介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