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葉副督察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葉副督察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葉副督察長

第9更到!

剛解決了這事,電話響了。裡頭傳來魚桐大熊山基地司令錢森那有些焦慮的聲音,說道:「將軍,我是錢森。前幾天基地一輛軍車翻到崖下,車中軍人全重傷暈了。

等我們趕過去時現公文包里一份基地外圍的圖紙丟了。最近幾天,基地一直派人在大範圍搜查圖紙去向,附近村民都查遍了,沒現什麼線索。

就怕這圖紙落到外國碟報人員手裡,或者這事本來就是他們乾的。不過,前天有了線索,聽說有知情者在出賣圖紙。

我已經帶人到了粵州,現住在香格里拉大酒店。聽說總部安排的兩個人正跟你在一起,我想,能不能讓他們提前介入,協助我一起搜找圖紙。」

「這事你向總部彙報過沒有?」葉凡問道。

「彙報了,鎮頭兒指示全力搜查,務必要將圖紙找回來。如果落在外國碟報人員手中,也許人家順藤mo瓜查出點什麼就惹大麻煩了。」錢森口中充滿了憂慮。

「給國安部mn打過招呼沒有?」葉凡問道。

「暫時還沒有,這事是我們特勤的事,不好向他們打招呼。而且,這事我也不想讓他們知道,大熊山基地,就我們特勤知道內幕,即便是總參的軍情局估mo著也僅知道表面上的文章。當然,總參高級領導應該知道神龍—m2號。」錢森說道。

「行,吃過飯後我到你那邊來。」葉凡說道,暗暗皺了皺眉,這麻煩事又來了,看來,想徹底脫開軍隊一塊糾纏那是不可能的了。

而且,自己在主席給自己佩將軍肩章時也答應過主席一定守護好大熊山基地的。如果真出了什麼紕漏,那將對不住主席對自己的栽培了。

不久,省廳的陳布和廳長和省委組織部的金部長到了,而稍遲了幾分鐘,在喬報國迎接下,他的未來岳父蘇青雲也帶著蘇香玲,旁邊還跟著一個長相有點相似他的年青人,四人進了包廂。

雙方互相都是客氣地介紹了一下也就算是初步認識了。當然,對於葉凡的年輕,蘇也是微微愕然了一下,旋即恢復了平靜。

葉凡隱晦地掃了蘇香玲幾眼,現這姑娘長相堪堪達到上乘,算不上極美的nv子,只是,氣質方面相當的有特點。也許,喬報國就是被她的氣質所mi了。

蘿蔔青菜,各有所愛講得有理。

「喬姑娘,我敬你一杯。」蘇香玲的弟弟叫蘇國興,聽說是常務副省長林峰的專職秘書,人長得年輕,估計就比葉凡大上二三歲,所以,那臉上,淡淡的閃現著一絲傲氣。

甚至,看葉凡的眼神還有一絲莫名的敵意在,因為,喬圓圓只給葉凡倒酒,蘇國興就坐在喬圓圓的身側,可是喬圓圓從不給他倒酒。其實,蘇國興對喬圓圓也有點別的想法的。

喬圓圓長得太美了,氣質和身材以及臉蛋都是極品佳人,是個男的估mo著都有一些想法的。

而蘇國興認為自己姐姐跟喬報國拍拖,自己如果能娶了喬圓圓,那真是親上加親了。而且,這事估mo著蘇青雲也知道一點。

「對不起,我不勝酒力,意思一下怎麼樣?」喬圓圓相當委婉的拒絕道。

喬圓圓講的當然是鬼話,像這種紅酒她喝上一瓶半沒問題的。只是,她好像也感覺到了蘇國興的一點什麼其它想法,怕引起葉凡的不快,所以,表現得十分的拘謹。

「喬妹子,這個,你可就有些失了偏頗了。」蘇國興裝得一臉的失落樣子,故意說道。

「我不明白你話是什麼意思?」喬圓圓淡淡笑道。

「你好像剛剛跟這位葉干過一杯吧?剛才葉打通莊,你是最後一個收尾,就幾秒鐘前還當著碰了一杯的。而且,你那一杯還裝得特別的滿,是你自己倒的,而且是一飲而荊」蘇國興好像抓住了什麼把柄,舉著酒杯,瞥了葉凡一眼,向喬圓圓bi了過來。

「對不起,我就一杯酒的量,第二杯就不行了。」喬圓圓微微皺了下眉頭,但是哥哥喬報國和未來嫂子蘇香玲都盯著,也不好作什麼。

「如果喬姑娘真不勝酒力,難道多喝一杯酒就要倒下了?」蘇國興反問了一句,淡淡的掃了葉凡一眼,話有所指。

「我……真的有些醉了,喝一xiao口怎麼樣?」喬圓圓盡量剋制著。

「算啦國興,圓圓也許真是不勝酒力,不能喝別勉強人家嘛1這時,蘇青雲突然cha嘴笑道,不過,收斂笑容時那一些不快卻是讓葉凡看見了。

「哼!喬姑娘瞧不起我蘇國興就算啦。」蘇國興覺得下不了台了,平時跟著林副省長到下邊去,哪有人敢對自己這個大秘書不敬?

更何況,自己還被省城圈內人稱為粵州市第一公子。走出去隨便一吆喝,哪個敢不賣點面子,想不到喬圓圓今天居然如此這樣。

不過,他的話一哼出,蘇報國卻也是皺了皺眉頭,看了看旁邊坐著的蘇香玲一眼,終究沒吭聲。

而對面的陳布和以及金樹洋部長都不吭聲,一臉淡然的呷了口酒xiao品著,一老一中兩隻狐狸當然知道這是蘇國興在向葉凡這個年輕的政法委難了,他們倒是想看看葉凡如何整理這場子。

「呵呵,蘇兄弟,圓圓不勝酒力,她那一杯我代喝了怎麼樣?」葉凡淡淡笑著,伸手拿起了喬圓圓的酒杯擺了擺,意思是咱們倆碰一碰。

「哼!你算什麼東西,也想代替喬姑娘的酒。」蘇國興終於爆了,以前也隱晦地向喬圓圓表達過一些意思。

不過,都被喬圓圓裝傻給婉言拒絕了。因為大哥的事還沒解決掉,喬圓圓也不好沖蘇國興蹬鼻子甩臉子什麼的。

蘇國興的話當然是語驚四座,王朝和馬漢早忍不住了想站起來,不過,葉凡只是淡淡的掃了他倆一眼,倆人才沒起來。

陳廳長和金部長這時倒裝著倒酒樣子在專心處理自己的酒,好像這邊生的事他們不知情。

「國興,你這是講什麼話,人家葉好歹也是跟著圓圓來的,講話要禮貌一點。」蘇青雲這話咋一聽去好像是在xiao責兒子,實則是話中有話,什麼叫『跟著』,敢情把葉凡說成喬圓圓的跟班走狗之流了,無非是你葉凡想巴結喬家,只能是喬家的走狗罷了。

喬報國想站起來,不過,被蘇香玲拉住了。

「他不是東西,他叫我喬圓圓跳樓的話我會毫不猶豫跳下肉輩子,我是賴他賴定了,你說說,他能不能代替我的酒。」喬圓圓的話更是雷人,態度堅決,講話詭異,那話一出,蘇國興那臉頓時憋成了紫青s。

而蘇青雲那嘴角chou搐了一下,冷冷的掃了葉凡一眼。

「喝酒,喝酒,大家同干一杯賀賀怎麼樣?圓圓姑娘不勝酒力就xiao抿一口算是一杯了,呵呵呵……」這時,金樹洋很合時宜的站出來合稀泥了。

「對對對,咱們大家同干一杯,湊一堆喝酒不容易。」陳步和廳長也說話了。

剛才喬圓圓的話可是出了一個重要信息。那就是葉凡肯定是她的男朋友了,而且,喬圓圓還是非他不嫁的主。那葉凡以後成為京城喬家nv婿的事八成是定了。

這時候,金樹洋和陳布和總算是明白了葉凡為什麼能如此年輕就坐上魚桐市政法委一職,敢情是喬遠山在力ting。

既然喬遠山力ting葉凡這個准nv婿,那說明喬遠山很欣賞葉凡,那葉凡的份量就得重新估計了。

不得不說,像金部長這種老狐狸,很會揣摩人心的。不過,他揣摩來揣摩去的絕對想不到人家喬遠山還沒見過葉凡,更談不上欣賞了。至於說葉凡同志,那是連喬家大院都沒進去過。

但是,對於金樹洋來說,能給葉凡和喬圓圓示好為什麼不去做。雖說蘇家在粵州也還行,但跟京城喬家相比又算不得什麼了。

權衡輕重,金樹洋和陳布和那天平,自然是傾向於喬家了。更何況,喬遠山跟金樹洋是老同學。

「同干一杯怎麼樣蘇伯伯?」喬報國也說道,眼睛看著蘇青雲。

「那就干一杯吧。」蘇青雲淡淡的點了點頭舉起了酒杯。

「哼1蘇國興冷哼一聲正想把酒給潑了,不過,被父親蘇青雲狠狠地瞪了一眼,無奈地舉起了杯子在嘴裡裝了下樣子就重重地頓在桌子上了。

「嗯,這酒不錯,1982年的白蘭地。」葉凡干進去后淡淡笑道,當然是為了氣氣蘇國興同志了。

喬圓圓說了聲謝謝,xiao抿一口后又專心給葉凡倒起酒來。蘇國興,那眼,快成兔眼了。

「葉督察長,部里拔了五千萬到省廳,說是專款專用給你們魚桐市局的。我已經把錢叫人划拔過去了,真是大手筆啊,說句難聽的話,要從部里一下子nong到五千萬,葉督察長,這能量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呵呵呵……」陳布和突然笑道。

「督察長,步和,葉什麼時候兼任了省廳督察長一職,這個,我倒是不知道,這一杯,賀一下葉督察長,呵呵。」金樹洋笑著舉起了酒杯。

「金部長,這個你可是講錯了。葉督察長兼任的不是省廳警務警察處職務。」陳布和還故作神自己的一笑,實則有為葉凡造勢的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