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國安廳長很大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國安廳長很大條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莫非是部里的?」,金樹洋臉上一絲訝然,倒不是裝的,是真有些訝然了。

要知道金樹洋是搞組織工作的,對公安部警務督察局也知道一些,督察長其實就是警務警察局的局長,一般都是由公安部副部長兼任的,那豈不是說葉凡的級別提到副部了,這個,實在是令得金樹洋都不敢相信了。

「呵呵,金部長誤會了,我只是兼職著部里警務督察室的副督察長,一個挂名的副職而已。」葉凡淡淡笑著解釋了一下。免得驚爆了這席間一地眼球。即便是這樣,也相當的震憾人心的。

特別是蘇興國,那嘴角也是chou搐了幾下,旋即垂下了頭,有些失落和鬱悶了。

「那是得賀賀了。」蘇青雲也淡淡笑著說了一句。至於喬報國也有些訝然,暗道這個難道也是父親給他爭取的,好像應該不是。

即便是父親貴為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部長,但想把葉凡一今年輕人推到公安部警務督察局副督察長位置也是不可能的。因為,葉凡太年輕了,沒有巫歲以上,那是絕不可能的。

這樣逆天的事居然真的生了,而且就在眼前。那葉凡這個未來有可能成為自己妹夫的年青人應該還有其它什麼看不見的關係。

「葉督察長,我們碰一杯賀賀。」,想了想,喬報國居然也舉起杯子了。

蘇青雲一家人草草喝了幾杯就告辭了,葉凡知道他們心裡不痛快,走就走了。

而金部長倒是陪著一喝到底,而且,心情好像還相當的痛快,葉凡從其中也看出了一點端倪。

估mo著這金部長跟蘇青雲在省委裡頭也是面子上過得去,心裡各有想法罷了。這個現,也算是個意外收穫吧。

過後,葉凡隱晦地向陳布和表達了要調整魯長風到魚桐市公安局任副局,陳布和沒一絲猶豫」立即放人了。

自然,搞了個名頭叫下派幹部「掛職鍛煉,。當然,這種法子,一般的領導都用爛了」但也百試百靈。

香格里拉大酒店一個大套房裡頭一個很大的廳里正坐著幾個人。一個個都是眼神犀利,英氣bi人。

葉凡在錢森的陪同下進了套房,裡面幾個人立即站了起來行了個標準軍禮,但嘴裡並沒喊什麼。

「免了,非常時期不必拘禮。」葉凡擺了擺手指著沙道」「都坐吧。找回圖紙才是第一要務。」過後,又指著王朝跟馬漢兩位同志介紹了一下。

王朝因為掛勾在公安部,葉凡給的名頭是公安部秘密調查室同志下派到魚桐市公安局鍛煉。

至於馬漢」葉凡直接從公文包里拿出了總部的任命書,這廝一臉嚴肅,說道:「經華夏特勤a組總部領導班子集體決定」報經軍委和政治局常委會通過,鎮主席任命馬漢同志為魚桐熊山基地副司令員,協助錢森同志搞好基地事務,特地授予上校軍銜。」

葉凡聽取了基地外圍圖紙遺失的詳細彙報后那眉頭也難以鬆開了,問道:「目前基地派出多少人出來搜找?」,「6o個人,分成1o個組全面進行拉網式暗中排查。這幾位都是各組的頭目。」錢森一臉凝重,說道。

「6o個人有什麼用,就一個粵州市就有一千多萬人。」大海撈針。往人堆里一撤連個氣泡都不會冒,你立即給我聯繫上粵東省國安廳主要領導,要求他們協助一起搜查,絕不能讓圖紙落到外國碟報人員手中。」,葉凡那臉一板下達了命令。

錢森一聽,那嘴角chou了幾下」葉凡知道,錢森原先的想法當然也是想捂蓋子了,這事捅出去對他這個基地直接負責人來說影響相當的大。

也許,因此事被撤職丟帽子是xiao事,上軍事法庭都豐可能。

因為,熊山基地里藏著神龍-m2號」那是絕對不允許有半點閃失的。一出事上頭肯定盯得緊,不光特勤領導,軍委那幫老傢伙不是吃素的。

在這方面」那幫老傢伙絕不會手閏東海到目前其實也在為自己的手下錢森打馬虎眼,還沒上通報給軍委。不然」軍情局早下來人了,錢森地處境相當的不妙。

錢森當然明白這理兒,儘管十分的不願意,但是,還是相當乾脆的答道:「,葉將軍,這事我出面聯繫沒用,國安部mn跟我們基地沒有關係。這事為了保密,還是由上頭直接出面聯繫較好。」

「你們先退出去,我打個電話。」葉凡略一沉yin,覺得錢森講得有理。因為,國安跟特勤其實也是不同的部mn,特勤a組是專註於國家軍事方面安全事務的。

在緊急情況下,a組有權調配國家強力部mn。比如國安公安武警等部mn。但是,這些東西都是有先決條件和一些限制xing規矩也相當的多的,不是說你想調人家人家就得聽你的。

葉凡翻找了一下,決定不麻煩鎮東海了。

葉凡直接打電話給粵東省國安廳廳長孔東望同志,說道:「孔廳長你好,我是總參軍務算的葉凡。目前我的身份是絕對保密的,所以,要落實我的身份你可以直接電話跟總參軍務部常務副部長丁三根少將聯繫。」,「這個是必要程序,我會落實的。不過,你有什麼事請直接說吧。」,孔廳長口氣嚴厲,給人一種莫名的威壓。因為,人家早猜到了葉凡找自己肯定沒什麼好事的。

「魚桐大熊山基地孔廳長有聽說過吧。」葉凡試探xing問道。

「當然,正在完善的一個xiao型軍港。」,孔東望口氣和緩了一點,看來,連他都不曉得大熊山基地的真正核心所有。特勤在這方面做得那是鐵腕的保密了。

「嗯,前段時間……」,葉凡把情給說叨了一遍。

孔東望一聽也些急了,略顯責怪口n說道:「你們怎麼不早點跟我們聯繫,雖說熊山基地只是一個xiao型基地,但xiao事也不能馬虎,這是有關國家軍事防務的大事。要走出了什麼漏子那就是大事。不過,廳里常務副廳長呂一全同志不在,那我叫廳里特勤處的秦炎炎處長過來吧。」,「能不能派個副廳長帶人親自布網?」,葉凡一聽只是一個處長,而且,聽名字好像還是個nv的,心裡已經有一些不滿了,認為孔東望同志有些大條,並沒把這事放心上。

「難道你懷疑她的能力?給你直說了吧,她是我們廳里王牌,絕對不會輸給一個副廳長帶隊的。」孔東望也有些不滿地哼出聲來了。

「那好,我們在香格里拉大酒店,你叫她馬上過來。」葉凡哼聲道。

「不是她過來,是你們過來,到國安廳來把事情講清楚。而且,馬上就過來,「哼,」孔東望的聲音更嚴肅更冷了,他認為這軍事基地的事本來是軍情局的事,這下子要麻煩他們國安部mn,那就得求他們了。

你葉凡同志也太大條了,我國安廳又不是一條狗任你呼來喝去的。和著你求人的反而是大爺,我這幹事的得裝別子?

孔東望作為年青有為的粵東大省的國安廳代理廳長,今年不過張歲,也是剛坐上國安廳一把手位置的。

聽說正式文件不久將下來了,國安部已經敲定了,早有人把風聲傳他耳里。

在這個節骨眼上,孔東望當然不想有一點閃失的。說白了」他不想接手這件軍方失圖案子,要是因此事出了什麼1uan子影響到自己這個「代,字轉正那就虧大了。

只要一天這個「代,字沒有轉正過來,孔東望那心裡頭都不會安穩下來的。

非常時期,孔東望只求平安,不求有功,要功勞也等屁股坐熱了再去爭取也來得及。

而且,粵東是大省,其地理位置複雜著。所以,孔東望的位置也是相當的重要。更何況,孔東望在軍委和國安部mn也都有人物罩著的。

再說他是年輕有為,36歲即將上任粵東大省國安廳長,暫時上位時定為正廳級別,估計過得五六年4o剛出頭就能享受副部級待遇了。

因為粵東省是大省,一般的官員配備都會高配的。運氣好的話幹得幾年調到國安部任副部長都有可能,前程是一片大好。所以,也養成了他的一絲傲狂。

「那好吧。」葉凡忍下了這口氣,這個,人家是地老虎,強龍也難斗地虎,當務之急是找回圖紙,鬥氣沒有用的。不過,孔東望這個人葉凡自然也記心裡頭了。

一伙人坐車直奔國安廳而去。

國安廳從來都是搞得神神叨叨的,大樓掩映在一片樹木當中,而且,看上去既不現代也不豪華,甚至略顯寒酸。但葉凡卻是知道,國家每年拔給他們的錢比公安廳多得多。

直接就進了會議廳。

孔東望身寬體大,看上去很威武,他大馬金刀的坐在會議桌位,淡淡的說道:「坐吧。」,又指著側旁邊坐著一個頭上絲如瀑布散掛,全身披紫s大披風,內穿白s盤hua內衣,黑s牛仔,腳蹬一雙紅s高根鞋的美貌xing感nv子說道:「她就是秦炎炎,這次你們圖紙搜找的事就由她具體負責了,希望你們能詳細說清情況,協助她把圖紙找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