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總參情報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總參情報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其實,孔東望電話打到丁三根那裡,已經知道了葉凡的身份是總參軍務部的副部長。

當然,少將軍銜丁三根沒講。在見到葉凡后,孔東望短暫的驚疑之後心裡一股子酸味冒了出來。

本來以為自己才36歲就能上位粵東大省國安廳廳長一職已經是不得了的陞官度了。

想不到這位葉副部長好像比自己還能升,看上去不過二十幾歲年齡居然能爬到這個位置。總參軍務部的副部長至少能跟自己這個廳長平級的。

所以,孔東望同志在酸的同時心裡居然隱隱的有些忌妒開了。決定好好的打壓一下葉凡氣焰。

反正這次的事是你來求我,而且,你總參軍務部也管不了咱這國安的。更何況,老子軍委也有人,份量還不輕,所以,這廝說話都是以命令式口吻說出來的。

「對不起孔廳長,搜找圖紙的事是由我們這邊主要負責的,國安方面只是協助配合我們搜查。

這次的事是絕密,我不想太多的國安同志知道這事。當然,你們可以分xiao組由組長這些jing英帶隊搜查。

具體的事不用知會普通的工作人員了。力求把此事控制在一個最xiao的可控範圍內,以免帶來不必要的麻煩。」葉凡也感覺到了什麼,心裡一股怒氣上來了,你孔東望同志也太大條了。

早給你說過了這次的事是國家絕密,你倒是扯起國安的虎皮來了,那不是要搞得國安廳里眾人皆知了。這事,是絕不允許的。

「葉副部長,我們國安的同志個個都是jing英,沒一個孬種,對於國家機密,什麼叫國家絕密,我們比你還懂的。」孔望東斜了葉凡一眼,勢氣高漲,那話講得是相當的不客氣,而且,略顯yin陽怪氣的。

「孔望東同志,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們的難處,這事是絕密的,你懂嗎?」葉凡冷哼道。

「不是跟你說過嗎?絕密,我們比你懂得更多,什麼叫絕密,笑話,還用你們來教我們國安嗎?」孔望東突然冷笑出聲了。

「你們基地一些軍人雖說知道軍人要嚴守秘密,不過,說起什麼叫絕密,這個,我們國安就是搞這些方面工作的專mn人員,當然比你們基地軍人們懂得更多。葉凡同志,如果你們不配合我們工作,那恕我們無法幫助你們了。」秦炎炎突然bsp其實,在葉凡把此事跟孔廳長說過後,這廝當時想了想突然改變了主意。

認為這次魚桐熊山基地外圍圖紙遺失的事也許對自己來說是個機會,如果能找回圖紙,那豈不是大功一件。

所以,決定要把這件事的主動權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只有這樣,功勞自己占的份頭更大一些,真有了功勞,自己為主。

「你們這是什麼態度,國安國安就是為了國家安全。」這時,一旁的錢森再也忍不住了,反嘴道。

「你是誰?在我們國安的會議室里大叫大嚷的,不懂得一點規矩嗎?再叫,滾出去,哼,一點規矩不懂。」孔東望突然哼道,那茶杯,是重重地嗑在了桌上,出喀地一聲。

「你媽……」錢森再也忍不住了,本來丟了圖紙心裡就急了,這下子被孔東望一點,那火就燃了,所以,張口要罵娘了,不過,被葉凡嗯了一聲憋住了。

「這才對嘛,既然是你們要求我們幫助,就得好好配合國安部mn工作。雖說是基地外圍圖紙,但也不能有所閃失,要是真有閃失,想必你們基地的負責同志就有大麻煩了。」孔東望特地打上了官腔。

「不必了。」葉凡擺了擺手,當作孔東望面打起了電話,說道:「我是葉凡,將軍,我對粵東省國安廳的孔東望同志『非常』的失望。」葉凡那個『非常失望』咬字特別的清楚。

「怎麼回事?」鎮東海皺了皺眉問道,知道肯定又是孔東望同志惹上葉凡了。

「沒什麼,我掛了。」葉凡掛了電話,掃了大家一眼,沖錢森哼道:「立即chou調基地一半兵力全力搜查。」

「是1熊山基地來的所有軍官回以一個標準軍禮。

噠噠噠……

看著空空的會議室,孔東望冷笑道:「看到沒有,求人辦事還如此狂妄,這是哪mn子道理?還故作神秘打什麼電話,我看他這個『非常失望』有什麼mn道?」

「廳長,葉凡好像是打給一個什麼將軍的。這事,咱們是不是有些麻煩……」秦炎炎臉s有些不好看,剛講到這裡孔東望擺了擺手,這廝相當淡定,哼道,「不要理他,看他們能飛天了。到時找不到圖紙,還不得求咱們。到時,要怎麼拿捏他還不容易。不過,你秘密派人暗中搜查圖紙,不管怎麼樣,國家不能受到損失。」

「東望,怎麼回事?看你臉s好像有點不好看?」孔東望回到了家裡,廳里傳來一道聲音道。

此人叫孔文然,跟孔東望長得有二分相似,身材也差不多,只是臉上皺了不少。

此人是總參謀部情報部部長,少將軍銜。是孔東望的親親xiao叔。剛好總參例行巡視,是他帶隊下到粵東的,所以,晚上就住侄兒孔東望家了。

總參二部俗稱總參情報部,二部有兩個核心職能。先,負責收集和分析軍事、政治情報。其次,對外軍事jiao流,加強與外軍的軍事聯繫和軍事互信。

此外還有三部分功能:一是向外國派遣以各種身份為掩護的搜集軍事情報的情報人員;二是從外國的公開出版物上分析軍事情報;三是由其武官局向駐外使館派出武官。是我軍重要的軍事情報獲取的單位。

像總參下屬的部mn設有辦公廳和作戰部、情報部、信息化部、訓練部、軍務部、動員部、兵種部、政治部、6航局、外事局、管理局等部mn。

這些部mn基本上都是平級的,是正軍級單位。部mn頭頭大多都是少將。

當然,也有資格老或者是兼職的,比如總參軍務部謝建部長一來資格老,二來還兼任著總長助理一職,所以,他倒是中將級別的。

而孔東望從丁三根處知道了葉凡是總參軍務部排名最尾巴的副部長,最多就是副軍級別了。自然,孔東望沒怎麼把葉凡放眼中了。

「呵呵,叔,沒事。給一個xiaomao頭氣了一下,太狂妄了。」孔東望擠出了點笑意。

「噢!還有人給你這個堂堂的國安廳大廳長氣受,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哈哈……」孔文然手中夾著一根雪茄,覺得這事可笑。認為侄兒是在開玩笑。

「嗯。」孔東望應該了一聲,說道,「那xiao子差點拍我桌子了,要不是看在總參軍務部份頭上,我當場銬了他,媽的,mao都沒長全也敢到國家廳來撒野。」

「嗯,到底怎麼回事,看來真有人拿氣給你受了?」孔文然臉上閃過一絲意外,嗑了嗑煙灰,問道。

「一個叫葉凡xiao子,二十來歲,總參軍務部的副部長,叫我們協助他們調查魚桐基地的事……」孔東望把事給說叨了一遍,反正xiao叔是總參最有權威的情報頭頭,這事不用怕他知道。

「葉凡,葉凡……」孔文然喃喃著,突然眼皮子跳動了一下,急著問道,「最後他給氣得走了,你剛才說是他還打了電話給什麼將軍是不是,有沒聽出來他喊的什麼將軍名字?」

「沒有?」孔東望掃了xiao叔一眼,覺得xiao叔的表現有點怪,旋即也沒放心上。

「東望,你可能惹下麻煩事了。」孔文然皺緊了眉頭,作為總參情報部mn頭頭,對於葉凡跟顧家在京里生的事當然也知道。儘管當時處理時並沒提葉凡這個人。

但孔文然是什麼人,人家是搞情報的專家,像這種大事絕脫不開他的眼皮子的。

連顧家這種軍界大腕惹上這xiao子都倒了大霉,自家侄兒真不知輕重了。

雖說顧家的倒台並不是葉凡給搬倒的,葉凡只是一個導火索,是幕後京城各家有推手造成的。

但葉凡能在此事中一點事都沒有的脫身而出,那說明了什麼,說明葉凡背後在軍界有硬實的靠山,至少不會輸給京城顧家的。

更何況,顧天龍這位堂堂的軍委委員,遼瀋軍區司令員吃了這啞巴虧居然能憋得住,聽說連他家那院牆都被葉凡給踢塌了三四米長度,這xiao子的腳力相當的驚人。

一想到這些,孔文然當然坐不住了。

「有啥麻煩的,一個xiao副部長,最多副軍級別,指不定還是師級的,這麼年輕。」孔東望還是沒有知覺過來。覺得xiao叔有些xiao題大作了。

「東望,你給我嚴肅點,這次的事你真惹上麻煩了。不用說了,那個葉凡現在住什麼地方,快說。」孔文然一臉凝重盯著侄兒,問道。

「住香格里拉大酒店,還真會享受的,出來查案了還住如此高檔地方。」孔東望不滿地哼道。

「馬上帶著你剛才講的秦處長趕到香格里拉,這邊,g兵強將秘密搜查圖紙,全力配合熊山基地同志搜查圖紙。你到香格里拉后態度要誠懇,向葉副部長賠禮道歉。國安這一頭由你親自帶隊,記住,態度要誠懇,是協助他們不是你們主導,聽明白沒有?」孔文然幾乎是以叱責口吻說這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