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八十章孔家的安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孔家的安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就沒事了,有你爸出面,只要把錢塞回去就走了。錢不夠的話打個電話,我再給。再說,蘇香玲的父親也是省委常委」堂堂的省城第一把手,省檢察院難道真吃了熊心豹子膽要硬扛下去?」葉凡鬆了。氣,不過,眉頭卻是皺了起來」覺得這事估摸著沒這麼簡單。

「沒用!媽都急得哭了,爸倒在京里坐著。罵著說是要讓檢察院的同志好好的關哥幾天再說。蘇伯伯也出面了,不過,這次很奇怪」省檢察院的姜檢察長態度空前強硬,蘇伯伯託人打聽情況他們居然沒透露一點口風,而且,我哥和香玲姐被關什麼地方都不清楚。」喬圓圓焦急的說道。

「這事估摸著是省委各位大佬在背後支使著乾的,看來,這次的事有些麻煩了,不是針對你哥就是針對蘇家了。如果是針對你們喬家,那京城估計還有人cha手了。如果是針對蘇家,那你哥只是受了牽連。這個倒怪了,難道上頭人不曉得你哥的背後人?」葉凡覺得有些詭異,這事,太不尋常了。

「我哥這人從來低調,南福省就蘇伯父和金部長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其他人估計是不清楚。

就是在省委督察室來說吧」我哥還經常受人欺負。我爸對我哥不留京城執意要去粵州工作很生氣」一直說氣話說是不管他的事,由他自己去。

所以,這麼多年來,其實只有金部長和蘇伯伯在暗中照顧著我哥。」喬圓圓嘆了口氣。

「圓圓,別急」這事你爸不可能不管」有他出面應該沒多大問題。」葉凡勸道。

「你不清楚,我好像聽蘇伯伯說過,京里也有些複雜」爸的處境也並不好」說是有人盯著,爸也剛上位不久,如果有人拿哥的事說事,那就惹出大麻煩了。」喬圓圓都快哭了,一會兒又說道,「反正這事我一個姑娘是沒辦法了,我哥也是你的舅子」你想辦法就走了。」

「這個,那個,你爸都沒辦法,我一個xiaoxiao的政法委書記難道還能管省檢察院院長」人家可是副省級高官,再說,你那蘇伯父都遭人暗算了,我能有什麼能力解決此事。」葉凡這廝當然不想擠了進去,這種省委大佬間搏弈的事最好別摻和。

目前破案要緊,再說,粵東是大省,京里各方勢力在這裡都有代表。往往一個省委常委就代表著某方面勢力集團,nong不好把自己栽了進去連個泡都冒不了的。

反正喬家肯定會想辦法,自己出這個頭有些愚笨了。再說,喬遠山對自己的態度估計是不怎麼好」不然,怎麼沒話叫喬圓圓帶自己到喬家大院坐一會兒。

還有,蘇家給葉凡的印象也是相當的不好,蘇國興的冷傲狂妄」蘇青雲的冷漠和不屑」還有蘇香玲也不怎麼熱情。

所以,這個也是葉凡不想摻和的原因之一」還有一個就是葉凡自認為能力有限,根本就無能力去解決此事。

省檢察院院長自身就是副部級高官的,他的身後人難道級別還會低到哪裡去嗎?

不過,因為喬圓圓知道葉凡特勤的身份,顯然不肯放過她,下一刻她顯然生氣了,口氣重重地哼道:「哼!你真要做冷血動物是不是?見死不救」他好歹是我哥,我哥要是真出了事,我……我……」

了半天」終於憋出一句道:「我天天纏得你煩透1

「唉……我到省城來,行不行這個我儘力就行了。」葉凡嘆了。氣,最難抵擋美人怨埃

jiao待了一翻后又開車直奔粵州而去。

「唉,你這孩子,臨到頭了還得老子給你擦屁股。」聽了侄兒孔東望的講述后」孔文然一臉凝重,用屁股想也能猜到葉凡是不願見他了。

嘆了口氣,尋思開了,如果自己出面,葉凡未必賣面子,不過」也有五成把握他肯見自己。

這把握xing太少,孔文然要的是十成把握」這個,有關侄兒前途的事他不敢馬虎。孔文然可是把孔家的希望都寄託拓侄兒身上了。

想了想,又叫侄兒把葉凡說的話反覆的學講了一遍下來,琢磨開了,他在尋找契機。

果然,給他找到了好辦法」一拍手喊道:「來得及時啊1原來,總參軍務部的常務副部長丁三根少將也是他們這個巡視團的副團長」孔文然是正團長。

而丁三根剛從粵州軍區回來,此刻估摸著也到賓館準備休息了。葉凡既然jiao待說是丁三根知道他的身份,那說明他跟丁三根關係還不錯,說起來,丁三根還算他的領導的。

所以」丁三根如果肯出面」絕對說話比自己有份量,再加上自己這個總參情報部部長一配合,八成能讓葉凡把氣給消了正想打電話時電話倒響起來了,裡面傳來一個略顯沙啞聲音,說道:「老孔,東望的事有麻煩了。」

「老聞,不是早定下來了」有啥麻煩的?」,孔文然心裡一震,急著問道。

老聞叫聞樹德」是孔文然的老同學,是國安部副部長,是除部長和常務副部長外的三號人物,也是老國安了。

在國安部里分管的是組織人事方面工作」權柄相當的大。而且,跟孔文然關係很鐵。

「也不知什麼原因,剛才」部長來了電話,話說得隱晦,說是關於粵東省國安廳長人選估計是要重新甄眩」,聞樹德說道,沉yin了一陣子問道」「老孔,看來還得加把勁活動一下才行,這機會失去可惜了。」

「部長真沒透露點什麼吧?老聞,咱們這關係你不能瞞著我了」東望也像你侄兒一樣,他的命運可是捏在你的手中啊1,孔文然著實急了。

「你們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聞樹德有些遲疑,說完后就掛了電話。

「難道真是葉凡一個電話造成的,那也太逆天了,能壓制國安部長改。」這是什麼力量才能推得動他?」,孔文然喃喃了一句,心裡有些涼意,看了一旁有些緊張的侄兒一眼,哼道,「看到沒有,報應馬上到了。

我一直跟你說了,你也得收斂一點,別以為年青能上位就很有能耐,有些人一句話就能要了你帽子的。

你現在還是,代,著廳長」還沒轉正,即便是轉正了也要低調作人。咱們家並沒多少人支撐著。

跟你直說了,除了我跟你聞叔外你還能找到什麼人。那姓葉的既然飛歲就能坐上軍務部副部長一職,軍委沒有堅實的靠山能上位嗎?你這腦mn子還真給驢踢了,氣死我了。」,「叔,是不是有人打招呼了?」孔東望嘴角一chou,臉s有些白了起來。

要知道,為了今天這個位置他也是費盡周輒,幾近彈盡糧絕之境了才有了希望曙光。嗯不到一下子就有人伸出巴掌遮擋住了。而且,連對手是誰都搞不清楚。

「你聞叔來的電話,說是上頭要重新甄選,如果真是這樣子,你這個既定人選肯定是人家不滿意了才推翻重來的,你還有希望嗎?

到底是不是那個姓葉的一個電話的作用這個沒辦法考證。不過,估摸著有些關係。

不然,這事也太巧了。也有可能是對手出手了,不過,我認為前者的可能xing好像更大一些,來得太突然了,說來就來。

不要說了,我馬上請丁將軍一起,你也來,咱們三個去香格里拉,另外,你趕緊布置人手全力搜查圖紙下落,如果能找到圖紙也許還有轉環的餘地,不然,你要做好最壞的打算。」,孔文然一臉嚴肅,說道。

「我……我明白了,我會找到圖紙的。」孔東望嘴唇有些顫慄,掏出電話安排去了,而孔文然也趕緊給丁三根打了電話。

丁三根也不好駁了孔文然面子,再說,大家同屬總參部mn,低頭不見抬頭見,而且,人家好歹也是情報部部長」也不能因此事得罪了什麼的。

不過」丁三根也極不想出面,就怕引起葉凡的不快。葉凡的來頭他不是很清楚,當時提葉凡為副部長的事聽說是趙寶剛jiao待並且親自拍板的事。

丁三根揣摩著這葉凡是不是趙寶剛欣賞的人。趙寶剛這尊神太大了,雖說現在退休了,但瘦死的驂駐比馬大」丁三根可不敢狂言說趙寶剛沒用了。

而且,更詭異的就是才一年多時間,葉凡一今年青人,軍銜從大校一下子居然狂飆到了少將。

雖說僅差了一級,但丁三根知道,少將跟大校根本就是兩碼事」有多少大校倒在了少將的mn檻外。

就拿自己來說吧,都四十好幾了才混了個少將,還是拚出了老命才nong到手的。

葉凡的少將,肯定是立下大功上頭特別特殊照顧的。至於立什麼大功」這個丁三根就不清楚。

到粵州也是黃昏了。

葉凡剛到香格里拉,喬圓圓眼紅紅的早就望眼yu穿在大mn口轉悠著圈子。

旁邊站著一男一nv」年歲跟喬圓圓差不多,長相也有點點相似」估計都是喬家什麼人了。

男的一身威武軍裝」還是個大校。nv的看上去應該比喬圓圓還xiao,一臉到稚嫩,膚s相當的白晰,人長得很清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