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開著軍車去要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開著軍車去要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開著軍車去要人

不過,令喬橫山有些苦惱的就是獵豹雖說明面上是掛靠在嶺南大軍區旗下,但實則不然,喬橫山最懂了。獵豹是另有主人,根本就不是嶺南大軍區使喚得動的。

說白了,就是獵豹一個團長的安排喬橫山也作不了主。因為,獵豹的主人是國家特勤組。掛靠在嶺南大軍區旗下只是掩人耳目罷了。

非常時期,各大軍區盯得緊,互相在刺探著對方的反應。喬世豪當然也想坐上這個新型兵種師長位置了。

因為聽說這新組建的海6空混編師團的師長如果能把試驗搞成功,將授予少將軍銜。

喬世豪雖說授少將那是遲早的事,因為有父親這個軍委委員兼職大司令的撐著。

只是想在近三四年內得授少將軍銜,到那個時候,自己不過33歲左右,那個也太逆天了。

即便是以喬家的實力也辦不到的。我軍的少將一般來說,至少得接近4o歲差不多。

其實,像鐵占雄也是到了三十七八歲才授予的少將。像張雄他們都三十五六了。

這個,還因為是在特勤的緣故,那是特殊照顧。當然,葉凡不算了,不然,喬世豪要是知道對面跟自己斗的這位,那梢兜木尤皇巧俳了,那還不得買塊豆腐撞死得啦。

「就你這xiao身手,沒勁。」王朝有些不屑,搖了搖頭。

「看不起我,來試試。」喬世豪故意裝著一臉的憤怒,實則是想探王朝底子。

「現在沒空,等忙完了我不介意有人願意當沙袋子。」王朝相當的吊樣子,喬世豪給住了,看了看一臉怒意瞪著自己的喬圓圓和喬彩芳倆姐妹,良久才說道,「行,這事忙完了我一定向閣下請教。」

不久葉凡出來了,手一揮哼道:「把錢森叫過來。」

錢森到了後葉凡jiao待了一些事,錢森立即帶著幾輛軍車直奔魚桐市而去。

葉凡倒沒跟去,自個兒走的,喬世豪跟喬圓圓去的。因為,葉凡不好1u面,只能當一幕後推手了。

當然,省國安廳的孔東望也在軍車隊伍里,這事他出面較好。為了表現,這廝也是絲毫沒猶豫,帶著幾個人開著車子就跟著去了。

天亮了。

「這xiao子還ting硬氣的,審了一天一夜,居然沒吐1u半個字兒。那5oo萬他說有特殊用處,什麼用處也不說。」魚桐市的顧院長皺了皺眉頭,說道。

「算啦,不說就是了。今天不要再bi他了,要是bi出個好歹來咱們倆估計都得niao了ku子。」省的副檢察長曲白秋臉上並不輕鬆,甚至有些擔心。

「曲檢察長,剛抓人時不是說了要近快拿下這兩人,怎麼一下子又變卦了?」顧曲檢長有些不明白。

「唉……」曲白秋嘆了口氣,有些難受樣子,斜瞄了顧曲一眼,說道,「老弟,跟你說句實話吧,咱們倆今天是同船渡了。」

「這個……」顧曲有些不明白,倆人本來就是拴在一根繩上螞蚱,今天曲白秋怎麼又提這事,有些詭異了。

「你不懂,那個喬報國和蘇彩芳都是大有來頭之人,可以說是個大馬蜂窩子。」曲白秋跟顧曲關係很好,也就直說了。

「我知道,蘇是省城第一把手,省委常委,當初送人來時說句實話,我心裡相當的擔心的。這事,我這xiao蝦米的摻和進來真是不合時宜。不過,姜院長慎重jiao待了,又是您親自押的人來,我還有什麼話說,頂上就是了。管他的,不是聽說還有汪省長在背後撐著,這事不會是汪省長想敲打蘇青雲吧?」顧曲一臉難看著說道。

這廝話說得好聽,實則心裡相當然忐忑的。上頭打架,估mo著最後倒霉的鐵定是自己。

到時秋後算帳時蘇青雲拿汪省長和姜檢察長沒辦法,把氣撒自己這個xiaoxiao的副廳級官員身上,那就差不多了。

不過,姜一林盯得緊,而曲白秋又親自押人,再加上聽說有汪省長撐著,顧曲也是豁出去了。

「唉,你只盯著汪省長我蘇青雲打架,你可能不知道喬報國的來頭了,說出來我怕你會煩得睡不著了。」曲白秋想拋底牌了,因為,姜一林玩手段,現在把自己也扯了進去。

目前自己跟顧曲是同船渡,當然得商量個好計頭出來,不然,中組部部長喬家哥倆的怒火可是要人命的。

即便是姜一林也有些打退堂鼓心理了,半夜來了電話,jiao待自己要善待喬報國,要是整出什麼來那要自己承擔全部責任的。

曲白秋當即也被嚇了一跳,一眼就想到了喬報國身上是不是有什麼人出手了。

趕緊動用了各種關係一查,倒真給嚇了一跳,想不到喬報國這位不顯山不1u水的年輕人來頭這麼大,居然是中組部部長喬遠山的大兒子。

這下子可是捅了個天大的馬蜂窩子,所以,趕緊打電話叫顧曲的人停止了審訊。幸好喬報國只是被扇了幾巴掌,踢了幾腳,沒傷到骨頭,不然,這禍可是撞大了。

當然,省院的姜一林心情也差不多,也是壞到了極點。這邊汪省長盯得緊要藉此事搬倒蘇青雲,可那邊居然冒出一殺星出來。

喬家那邊已經隱晦的叫人向自己傳達他們跟喬報國的關係。如果不知道還說得過去,現在人家都知會了一下,再想裝下去還能行嗎?

絕對不行的了。

這事喬家肯定不會坐著看喬報國以及未來兒媳蘇香玲倒霉的,汪省長想藉此搬倒蘇青雲,估計是不可能了。

不過,汪省長估mo著暫時還沒跟喬家接觸上,或者說是喬家還沒跟汪省長談判磋商,現在的姜一林,只能是觀望和等待了。

而且,心裡煩燥得不行了,這事不落地哪能安份下來。喬報國在自己手中,已經成了一塊燒紅的烙鐵。當然,汪省長不吭聲,姜一林也不敢放人,只能jiao待善待他了。

「不會是有大來頭吧?」顧曲心裡一動,問道。

「還是不要說了,知道他有來頭就行了。」曲白秋擺了擺手,就怕告訴顧曲后這廝tui會打嗦,到時能否再讓自己關人都難說了。

「我不怕,永遠跟著麴院長腳步。」顧曲堅決的表了態。

「好好1曲白秋連說兩個好字,然後神秘的說道,「喬報國的老子是中組部部那位喬部長,所以,這事……」

曲白秋剛講到這裡,顧曲早憋不住了失聲『隘地叫了一聲,一臉駭然盯著曲白秋,那臉,更是難看得比哭還難看。

喃喃道:「這怎麼辦,咱們關了他,好像還甩了幾耳光的,媽的,這幫孫子,都幹了什麼,老早講過要文明執法,居然給老子捅出這麼大簍子來。」

講到這裡,顧曲突然拉開mn,噠噠著往審訊室而去,一進mn就沖mn內喊道:「王冬在不在?」

「我正叫人核實一下筆錄顧院長。」王冬這廝前次給葉凡修理了一番,現在也老實多了,嘴裡答道。

「你怎麼辦案子的,不是說過要文明執法善待嫌疑犯,你看看,怎麼能隨便打人。是誰打的人,給我老實jiao待1顧曲的聲音響徹在了審訊室里,自然是演戲給喬報國看的了。

「是……是江林沒忍住輕打了一下。」王冬瞅了手下江林一眼,見顧院長好像要問罪架勢,那是趕緊把責任往江林身上推了過去。而且,這廝還向江林擠了個眼球,鼓勵他承認了,以後給補償。

「是我打的,當時氣不過來,此人也太狡猾了,對於這種嘴硬得像茅坑裡的石頭,咱們絕不能手軟,所以,請檢長評批我吧。」江林在王冬凌厲的眼神下,只好無奈地背下了這口黑鍋。

心說你當時打得比我還凶,我只是xiao踢了一腳罷了,那耳光全是你丫的煽的。

「來人,押下去好好審理一下,早就講過文明執法,以為我顧曲開玩笑是不是?此事,一定要嚴肅處理,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簡直是1uan彈琴,不像話了。」顧曲一臉嚴肅,一聲吼過後,兩工作人員上前要拿人。

「顧……顧檢察長,我只是踢……」江林見顧曲那架勢好像不像是作戲,趕緊想反嘴了。不過,被顧曲那臉一板哼道,「銬起來帶走,我要抓個典型。」

「顧檢察長,我只踢了一腳,王副檢長打得更猛,那傷,都是他干出來的。」江林一聽那個『銬』字,是再也忍不住了,大喊著要反嘴了。

至於喬報國,冷冷看著這一場鬧劇,知道自己家有人出手了,所以,倒也表現得淡定從容的。

「媽的,自己幹了事還想賴我頭上,帶走。」王冬大喊著,一上前,重重地一扭,江林痛得差點喊媽了,尖叫著被人銬走了。

這事顧曲當然懂了,只是裝著沒看見。因為,王冬可是他的心腹,他不可能拿他下刀的,要宰的當然就是江林這xiao蝦米了。

再說,王冬是市裡原財政局長安蕾的遠房表哥,以前安蕾手握財權時也沒少照顧著市。

而且,聽說安蕾好像還是市委何鎮南的xiao三,不管這事是不是真的,顧曲權當真的了,當然肯定會惹得安蕾不快,安蕾不快就等於何鎮南這一號人物不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