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粵東高層糾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粵東高層糾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裡頭道道圍繞道道,彎彎曲曲的複雜著呢。

剛處理完這些事,顧曲檢長立即沖喬報國說道:「對不起喬副主任,我手下工作人員辦案作風有待提高,這些人素質就是低,我會好好叫他們學習學習的。」

旋即,顧檢長那臉一板,沖幾個工作人員吼道:「還不扶喬副主任回房休息,喬副主任現在只是有一點xiao嫌疑,在案子沒定以前他還是清白的。你們這些別子,別整天拿著jimao就當令箭,一點xiao事就整來玩去的,還有沒一點檢長官的素質?」

「嗯,謝謝………」,喬報國淡淡的說了一句,去休息了。當然也曉得顧曲在作戲了。

顧曲微微鬆了口氣,又嘆了口氣,雙眼有些落漠地望著遠方。

不久時間,魚桐市檢察院mn口突然來了幾輛威武軍車,一個個荷槍實彈的軍人手裡拿著那威風的衝鋒槍,嚇得那看mn的老大爺差點niao了褲子,慌忙著打電彙報了情況。

「什麼,軍車,是哪支部隊的,慌什麼?」顧檢察長正陪著省檢察院的曲白秋副檢察長喝著早茶,吃著早點。

「不清楚,指名要見院長您。

」mn衛大伯說道。

「我就來。」顧曲那臉又難看了起來,瞅了曲白秋一眼。

「你先去,問問哪支部隊,來幹什麼,奇怪了,這軍隊來幹什麼?又不是軍事機密?」曲白秋也相當納悶著,暗說你喬家難不成敢支使著軍隊來搶人。

這到底是誰走露了風聲的。軍隊一塊有著喬橫山這個大司令在,在向粵州軍區借點兵還是有這能耐的。

「你是顧檢長吧?」孔東望斜了這廝一眼,臉s嚴竣得可怕,好像快滴出墨汁來了。

檢察院的同志平時辦案子也是這幅德興,所以,倒沒怎麼嚇著顧曲同志。

他臉一板,「哼道:「我是,你們是哪支部隊的,為什麼把市檢察院的大mn給堵了」知道嗎,這裡是市檢察院,國家的執法機構,你們這可是違法行為。」

「喬報國在裡面嗎?」孔東望冷冷哼著一點不在意樣子。

「你是什麼人」問這幹什麼?」顧曲心裡一涼,暗說是不是喬家找上mn來了。而且,此人好像一點不怵自己,估摸著有點來頭之輩了。

「拿去看看。」孔東望旁邊一秘書樣xiao伙子從皮包里xiao心的掏出一本證件遞給了顧曲檢長。

「孫………孔廳長,請問你們想找誰?」顧曲接過後一翻下來,身子頓時一僵,此人居然是省國安廳長,這種人根本就惹不起。

再說」沒有大事件生人家這種人哪能露面,一露面那肯定就說明生大事了。

有關國家安全的事顧曲可是不敢再頂牛了,nong不好把自己陷進去那是連個泡都不會冒的。

「把喬報國jiao出來」他有點事涉及到國家安全方面,這事,我們接手了。」孔廳長冷冷哼道。

「是孔廳長啊,什麼時候到的,來公幹是不是?」這時,突然身後傳來一老道的聲音來。

孔東望轉頭一看,隨口說道:「是曲檢長啊,你也在。更好了,希望你給顧檢長說一下,要求他配合我們國安工作,把喬報國jiao出來,你們的事省國安廳接手了。」

「孔廳長,你的話我可是有些不明白。」曲白秋想打哈哈」當然不想jiao人了。

因為,姜一林沒吭聲就代表著汪省長沒開口,雖說自己極想jiao出喬報國這燙手山芋,但上頭沒話那是絕不能jiao的,所以,這廝立即裝傻了。

「是氨我不明白孔廳長的意思。喬報國是誰,我們這裡好像沒這人。」顧曲一聽,只好硬著頭皮頂上了」還故意沖一旁的王冬哼道,「王副檢長」裡面是不是有個人叫喬報國?」

「應該沒有,我馬上查查。」王冬親自去查了,不久回來了,直搖頭。

「哼,這是什麼。」孔東望生氣了,這廝居然敢對自己打馬虎眼,國安的人是那麼好唬nong的嗎?一疊相片砸到了顧數面前。

顧曲等人一掃,頓時那臉漲得通紅。因為上面多角度拍攝了喬報國正被審訊的場面,地點也清楚,就在魚桐市公安局,敢情人家國安早就秘密查過了,自己等人還在這裡裝傻充愣。

「這照片剛拍不久,幾個xiao時前拍的。要不要我們把錄音也調出來讓大夥都聽聽。」孔東望冷冷哼道。

「不必了1顧曲擺了擺手,心說你們國安什麼不能錄,老子找xiao三的事不知被你們錄了沒有都難說。不過,國安不管這事,不然,估摸著華夏有一批官員將落馬了。

「曲副檢長,國家安全大事想必你也不會再阻攔了吧?」孔東望知道這裡顧曲作不了主,他只是一傀儡,還得問正主兒曲白秋同志。

「我請示一下姜院長。」曲白秋一臉難看的走進去請示了。

姜一林聽了后那臉自然也不好看,一個電話到了汪省長處。

「既然他們只要喬報國就讓他們帶走,蘇香玲暫時扣著,最好是馬上轉移,而且,快點審理出來。」裡面一聲冷哼過後掛了電話。

接了喬報國出來軍車全開走了。

錢森不適合在葉凡辦公室露面,倒是孔東望到了葉凡辦公室。不過來,葉凡正在政法委開會,孔東望直接進了會議室。

這廝一臉威嚴,當作全體幹警面好生的數落了魚桐市檢察長顧曲同志不顧及國家安全,不服從組織命令,希望葉凡這個政法委書記好生管管什麼的。這個,自然是葉凡安排的要敲打顧曲的前奏曲了。

葉凡當即表態要嚴肅查處這件事,並且當作政法委副書記馬柏生的面直接、一臉威風的下達了命令,市檢察院的顧檢長暫時停職接受組織調查。馬柏生儘管想保顧曲,但是孔東望冷冷的盯得緊,感覺好像被狼盯上了似的。

這廝害怕被孔大廳長記恨上,要是國安動用了手段來查自己或者是阻礙國家安全那頂大帽子蓋下來,那真是麻鼻了。這國安,普通的官員誰想去招惹這夥人,那不是自己找不自在。

顧曲接到電話后一臉黯然,知道前次的事衝撞了葉凡,葉凡注是借國安的年要對自己下手了。

這廝當然暗嘆運氣不佳,居然被葉凡抓住了把柄,他如果知道這事壓根本兒就是葉凡安排的話也不知會不會直接噴血了。因為他是作夢也不敢想葉凡能指揮得動省國安廳的孔東望。

不過,顧曲檢察長也是有口難言前次的事當然有人慫恿了,他也是被bi的,想了想,這廝立即打起了電話,當然是暗中活動開了。

「葉凡,我嫂子呢?」魚桐市第一醫院,喬報國被送進了檢查室全面進行身體檢查。喬圓圓坐mn外一條長木椅上打起了電話,因為她未來嫂子蘇香玲到現在也不知在什麼地方。

這個,葉凡當然知道,他是故意要刁難一下蘇家。要讓蘇家來求自己一來打擊一下蘇家對自己的不敬,二來自己也好順手就落下個大人情。

以後需要蘇青雲支持時他自然不好意思推脫了,三來也讓蘇家和喬家看看自己的能量,別以為自己就是個xiao年青,一個軟柿子好捏似的。

「你嫂子,這個,我不清楚,沒關在一起查不到。」葉凡當然在裝傻。

「那怎麼辦,等下我哥檢察完后動了手術肯定得急壞了。」喬圓圓有些急了,這個,嫂子的事沒解決掉這個也沒算完的。

「我再找人查委,別急。」葉凡故意安慰道。

「你是不是在騙我我哥你都能查出來我嫂子你查不出來?別想打馬虎眼,你的能量我清楚,你肯定是故意的,你說是不是?」喬圓圓急了,嚷了起來。她這個「能量,當然指的就是葉凡暗中特勤a組身份了。

喬圓圓當然不曉得這一切其實是省國安廳長孔東望賣力搞清楚的,還以為葉凡動用了特勤a組的秘密能量。

孔東望這個國安廳長雖說名面上是由省人大常委會通過任命的但實則不然。體制內這些都是表面現像,省人大常委會不過一個幌子罷了。

像一省國安廳長這個有關國家安全的重要位置,國家不可能允許脫離掌控的。

國安部的意見是最重要的其次就是省委一號人物了。人選是由這兩個方面產生,到省人大常委會過一遍走走場子就行了。

「圓圓別嚷,想盡人皆知是不是?說句實話,你也清楚,我是兼著個特勤a組第八組副帥身份,但這畢竟是副的。而且我只是個甩手掌柜,這副帥無非一個虛銜罷了。

所以,這特勤的事躲還來不及,哪還想跟他們粘邊去。你也知道,特勤的事都是相當危險的活計。

前幾次我都差點喪命,像格拉蛇詠那情況多可怕,我是撿了條命回來,那次戰鬥你也參加過,危險xing我就不一具體說了。

所以,你難道希望我在其中越陷越深?再說,核心第八組在獵豹內,這個你也清楚,獵豹在南福省的水州市,粵東省這邊是特勤的另一個組負責的,核心第八組管不了這裡。

你別以為特勤就是鐵板一塊了,其實,在特勤裡頭,跟一個省級政fu機關,大軍區也差不多,裡面人事複雜著,國家各方面利益集團在裡面前安cha得有人,不是一個人就能掌控特勤的時代。

我在水州還有點xiao能量,在這裡,誰會鳥我一個副職,而且,還是見不得光的副職,你難道希望我拿著這副帥身份到處去嚷嚷求人相助,以後,就難脫手了。

當然,如果你希望我那樣子做,我會毫不猶豫去做的。」葉凡這廝撤起謊來那是臉不紅心不跳鎮定自若,要是給鎮東海曉得了肯定得舉大拇指了。而且,這廝立即打起了悲情牌,自然是想博得喬大xiao姐同情了。

「這個………」喬圓圓沉yin了一陣子,還真相信了。因為葉凡講得是半真半假的,給外人聽來的確相當的真。

旋即,喬圓圓嘆了口氣,說道,「那我還得趕緊給蘇伯伯講一下,這事他得趕緊想辦法了。

三天後,喬報國回到省城第一醫院治療。其實這廝只是被甩了幾巴掌,踢了幾腳,根本就沒什麼大礙,當然,也得裝裝樣子多躺幾天了。

「這xiao子還有點xiao能量,不錯1京城喬家大院,喬遠山終於是鬆了口氣,一屁股坐在了沙上。

「報國這是因禍得福啊,呵呵。」嶺南大軍區司令員喬橫山斜靠在沙上,一臉嚴肅的臉上也露出了絲絲欣賞味道。

「嗯,那xiao子的乾坤大挪移手法用得恰到好處,這事報國是該吸取教訓了。怎麼能為了香玲挪用省委督察室的5oo萬暫扣款子,被姜一林盯上,差點一鍋端了。

姜一林估計也沒想到報國是我們喬家的人,最後也是騎虎難下一條道走到底。

想不到葉凡也不知用了什麼手段,居然能說動粵東省的國安廳長孔東望為他賣力。這xiao子有點神神叨叨的,大哥,你說是不是?」喬遠山望著大哥喬橫山,問道。

「嗯,姜一林是粵東汪正錢提拔上去的,根本就是他一跟班。以前來說,趙昌山沒到粵東時,汪正錢相當強勢,nong得當時省委書記雷道全都有些捉襟見肘。

而省城市委書記蘇青雲當時跟汪正錢相當的要好,在常委會上,蘇青雲經常會支持汪正錢的。

不過,趙昌山到了粵東后,好像那裡的格局生了一些變化,趙昌山當然是想重新洗牌,把省常委會牢牢抓在手中。

更奇巧的就是汪正錢跟蘇青雲好像因為什麼事生了隔和。而且是yu演yu烈,蘇青山有分離出汪氏集團前兆。

這事恐怕有趙昌山的影子在作怪。汪正錢為了綁緊蘇青山,在勸說無果的情況下當然出了警告,在警告無效的情況下只好出手敲打他了。

在敲打他無果的情況下就演變成了今天這場事情的生。」喬橫山眼神好像能看穿整個粵東官場似的,不虧為軍委委員,嶺南大軍司令,喬家的掌舵二巨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