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軍情處在行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軍情處在行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軍情處在行動

對葉凡來說也差不多,承諾破案的時間又過去三個月了,這廝感覺肩上擔子是空前沉重。王朝和魯東風的進來,也增強了葉凡掌控市局的力度。

馬柏生在葉凡敲打了市的顧曲檢長后也老實了一段時間,因為,或者是馬柏生也產生了一些忌憚。

而市公局在部的幾千萬款子到位后那是勢氣高漲,新的辦公大樓正在建設,警車也全面鳥槍換炮了。

幹警們出差的補貼福利都大大提高了,用葉凡的一句話來說——我給你們創造了最優厚的工作和生活條件,目前咱們市局在硬體方面建設已經處於全省系統頂尖水平,就是排名比魚桐市經濟還要好的另外三個市的局的幹警們也是羨慕不已,你們再不能破案子的話全體都得接受組織處分。

幹警們也是昴足了勁頭四面出擊,不過,88慘案好像被mng上了一層神秘面妙,還是如煙一般的飄飄渺渺,葉凡還是沒mo到一個很好的切入點。

當然,像陳軍和李強暗中的跟蹤調查也有了一些可喜的進展。李強在跟蹤受害都李月一段時間后終於現了一些可疑的端倪,好像李月的瘋病有時瘋有時又顯得有點隱晦xing的正常苗頭。

李強懷疑李月在裝瘋,或者說是還沒全瘋了。葉凡指示他全面監視住李月,也許,李月就是案子的突破點。

而從『帝都皇朝集團』的董鶯鶯處得來的那塊石頭至今也沒找出有關那本,也就是董方死後留下的筆記本的有關線索來。

董鶯鶯倒是擦乾眼淚,全面的把『帝都皇朝集團』扛了過來,只是,她還是個年歲不大的姑娘。

再加上集團內部各方關係也是頗為複雜。最主要的就是幾百套房子因為88慘案賣不出去,『帝都皇朝』都快被拖圬了。

董鶯鶯已經多次找過葉凡了,要求加大偵破力度,她願意獻出二成家產給市局作為酬勞。

葉凡只能是苦笑相勸了,心說你即便是把整個皇朝給我們也沒用。不是我們不上心,這破案的東西講究一個契機。為了頭上帽子,我比你還要急。

「姜檢察長,我最後問你一句,我nv兒在什麼地方,我作為他的父親也有權探望她是不是?這事還沒定案,你們憑什麼抓了人秘密關押?我要向上級反映你們這種極端不合理的執法方式。」蘇青雲這1o天下來已經給折騰得快力盡了。在電話里還是盡量剋制著沒沖省的姜一林檢察長吼叫出來。

「極端辦案方式,這個,我們都是秉公辦事,每一項都符合辦案程序。如果蘇硬我把這說法強加在我們頭上,那請自便,至於說向上級反應情況,那我們還巴不得,請便。」姜一林哼了一聲掛了電話,知道蘇青雲有天膽也不會向上級反應的,因為她nv兒蘇香玲的確有問題。

向上級反應那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事蘇家掩蓋還來不及,哪還敢自捅簍子。

而且,這事汪省長也暫時押著,其目的無非就是bi蘇青雲向自己低頭認錯。

不過,汪省長的耐心也是有限的,也到了忍耐的極限,已經隱晦地向蘇青雲出了最後通碟,再不服氣那就真要動手了。

「混蛋,媽的,一個檢察長也敢爬老子頭上1蘇青雲放下電話后再也忍不住了,一腳踢去,旁邊一垃圾桶倒了,垃圾撒得滿地都是。

「報國,只要你nong出香玲來,我同意你們立即結婚1蘇青雲瞅了一臉憤怒,甚至有些耷拉著腦袋的喬報國哼道。

「我打個電話。」喬報國自然是躲進衛生間給父親打電話了。

「蘇家的事你暫時別摻和。」裡面傳來喬遠山那冷冰冰的聲音。

「為什麼?她是我妻子。」喬報國是喊出來的,憤怒到了極點,覺得父親冷血到了極點。

「還沒結婚,不算妻子。」喬遠山還是冷冷哼道,沉yin了一陣子,估計也是受不了兒子的糾纏,又說道,「這事你別急,香玲絕對沒事的,你再等幾天就有結果了。」

「如果香玲真出事了,我永遠不回京城了,哼1喬報國突然瘋了似的,沖父親吼叫了一聲,一把砸去,叭嚓一聲,手機終於變成廢物了。

「這個逆子,你懂什麼?」喬遠山一拳擂在茶几上。

「老喬,難道真要看著報國斷絕父子關係嗎?這是絕不行的,你還是想辦法吧。」喬遠山老婆葉蓉一臉憂s,埋怨道。

「別急,我正在想辦法。」喬遠山擺了擺手。

「唉……」葉蓉嘆了口氣不再說了,知道喬遠山心中裝著天下,裝著整個大家族,不是那麼容易衝動和隨便改變主意的。

「哥,你出來1喬圓圓在衛生間mn外大聲喊道,因為,喬報國進去已經快半個xiao時了,喬圓圓怕他出事。

「我……沒事,你讓我安靜一下子。」喬報國的聲音有氣無力的傳了出來,不過,那聲音好像有一絲哽咽,喬圓圓總算是放下了一絲心情。

她憤怒了,拿起電話沖葉凡就吼出聲來道:「姓葉的,我不管你怎麼樣,我嫂子香玲的事你得幫忙。」

「這是蘇家的事,你摻和什麼?」葉凡也有些煩了,最近給案子bi得都快焦頭爛額了,喬圓圓又來添1uan,這廝,自然也沒有好臉s的。

「你……你真不幫忙?」喬圓圓兇巴巴bi問道。

「叫我怎麼幫,我的帽子都快飛了,你還想叫我怎麼樣,你們喬家一個是大軍區司令軍委委員,一個是中組部部部長堂堂的政治局委員,而蘇青雲又是省委常委,他們都沒辦法的事你叫我怎麼幫?」葉凡火大了,講話相當的這客氣了。

「帽子飛了,什麼意思。」喬圓圓倒也和緩了口氣,問道。

「到魚桐的第一天我就被ji蛋砸了,我當眾承諾半年破案子。現在都過去三個月了。」葉凡剛講到這裡喬圓圓忍不住關切的問道,「那破不了怎麼辦?」

「怎麼辦,涼拌。自已脫了警服回家賣紅薯去。」葉凡冷冷哼道。

「那怎麼辦?要知道你這個位置可是好不容易到手的,怎麼辦?」喬圓圓倒是急了,這個,有關未來老公的前程問題,自然更重要了,蘇家的事跟這個相比又要次之了。大不了香玲出事了哥哥再找個nv朋友算啦,何必在一顆樹上弔死。

「別急,我正在忙,所以,沒時間。」葉凡淡淡說道,正要掛電話喬圓圓又說道,「我來幫你怎麼樣?我的身手雖說差了許多,但還有點用的。」

「胡鬧,你好好獃在學校上課教書,其它事別瞎摻和。」葉凡嚴厲地說著話掛了電話。

「圓圓,葉凡是不是真能幫上忙?」蘇青雲老婆葉慧問道。

「如果他有時間倒能幫上一點xiao忙,不過,他現在正在破案子,88慘案你們都聽說過,時間又緊,三個月後再不能破案他前程就沒了,唉……」喬圓圓嘆了口氣,又為葉凡講起話來了。

「老頭子,你打不打電話。」葉慧bi了過去。

「我不正想辦法嗎,別急。」蘇青雲哼道。

「不急,再不急香玲出了危險你後悔就晚啦。」葉慧急了,身子一晃差點摔倒,喬圓圓趕緊跑去扶住了她,葉慧衝到電話前,說道:「你不打我打,面子總沒有nv兒重要。」

「放下,我來1蘇青雲一臉yin沉,重重地在地下一蹬,吼道,接過電話打了起來,說道:「葉督察長,香玲的事麻煩你給辦理一下行不行?」

「呵呵,蘇,我哪有那能耐?」葉凡還得拿擺一下才鬆口的,心說你叫老子辦老子就辦,xiao爺又不是你的走狗……

「報國你能nong出來,想必香玲的關押地你也能nong清楚,這事算我蘇青雲拜託你了,以後有什麼事打個招呼就行了。」蘇青雲講這話時那嘴都在微微顫慄,腮邊肌rou都快堆成一堆了。

這廝自然是覺得這臉子丟大了,一個省委常委去求一個地級市的政法委,全搞反了。

「行1葉凡再沒拿擺,差不多見好就收,真把蘇青雲惹得惱羞成怒了也不是什麼好事,畢竟他是喬報國的未來岳父,不好得罪過透了。

「錢森,蘇香玲的事得麻煩你一下……就按我說的去辦,這個也算說得過去。」葉凡打起了電話。

「行,我馬上叫王漢去要人。呵呵,有關國家軍情的事無xiao事,諒他姜一林也不敢硬要攔著壓著。真那樣子我可得搶人了,想必省的槍應該不如咱們熊山基地的槍了。」錢森一臉輕鬆說的。

這次沒叫孔東望出手,又換了一種方式,軍情處方式出擊,相信力度並不會xiao於國安部mn出動的。至於軍情處,其實魚桐基地就設得有,沒什麼希奇的。

馬漢行動迅,三個xiao時后從魚桐熊山基地趕到省城后,向葉凡請示過後直接趕往了蘇香玲的關押地。

名頭葉凡早安排好了,以熊山基地圖紙丟失為由頭的。這個,也正好有這麼一回事,至於其中xiao細節就不必說了。

當然,一般來說像這種事根本就不用向說明什麼的。在有關國家軍事安全方面,政fu的強力執法機構都得讓位的。

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