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幹得漂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幹得漂亮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馬漢要人相當的順利,儘管姜一林心裡不甘,但也知道國家軍事安全的重要xing,至於原因也沒問,他知道這規矩。

蘇香玲也相當的硬氣,為了不把喬報國拉下水,她是咬緊牙關一直娶持著沒說什麼,至於那筆5oo萬的款子,她說是借的。畢竟蘇青雲也有一些能量,省檢察院也不敢太過份。

馬漢把蘇香玲帶回基地后裝模著樣的審了一番,三天後就又把蘇香玲送回了省檢察院,留下了一份材料,對姜一林院長說:「事情已經查清,蘇香玲跟軍事事件沒有絲毫關係。

而且,還有個意外收穫,我們原先懷疑她收的5oo萬有問題,經過調查才搞清楚,這5oo萬款子的確是喬報國給的。

而喬報國這筆錢卻是從他妹子喬圓圓處得到的。而喬圓圓的錢是從他男朋友葉凡處借來的。

喬圓圓出示了借據以及當時在場的證人。蘇香玲說喬報國是他的男朋友,倆人正準備結婚了。

喬圓圓是喬報國的親妹子,為哥哥出份子力也正常。葉丹又是喬圓圓男朋友,借錢給nv友還寫得有借據相當的正規。關於這件事我們熊山基地軍方都有備案的。」

馬漢的意思姜一林哪有不明白了,這個,明擺著是要省檢察院儘快結案,人家蘇香玲都沒事了你還要關著人家,那也太不正常了。

當天晚上,蘇香玲就回到了蘇家。

蘇青雲緊皺的眉頭鬆緩了一些,但也是一幅心事忡忡樣子。

「有啥了不起,不就撈了個人。」蘇國興還在一旁放冷炮,終於惹得蘇青雲火大了,一拍桌子叱道:「你個兔崽子的,不就撈了個人,你去撈給我看看,屁本事沒有盡懂得放屁」給老子滾遠點,看著就煩。」,「想不到他們居然能打通軍方關節,到底是怎麼打通的。」汪正錢省長磕了磕煙灰,臉上自然不怎麼好看了。

「這個不清楚」應該是喬橫山的面子。」姜一林一臉恭敬站在汪省長對面。

「那個葉凡是怎麼回事?」,汪省長突然眼前一亮,問道。

「基地那個馬漢說好像葉凡是喬圓圓的男朋友,此人才飛歲,現任魚桐市政法委書記,這個陞官度也太違背組織原則了。其中肯定有問題。」姜一林也有些不滿喬家的橫bsp「提拔的事就算啦,這個,在咱們華夏二十幾歲的副廳級幹部也不止他一個,這些人」全是家族有能量之輩,牽一而動全身,這是個大馬蜂窩子」捅不得。」汪正錢一臉嚴肅說道,瞅了姜一林一眼,又說道,「既然葉凡是官員,怎麼會有那麼多錢?」,「這個不清楚。」姜一林搖了搖頭。

「不清楚可以查查嘛!既然喬家沒事幹要cha手,華咱們也得表示一下是不是?」汪省長臉上閃過一線寒光。

「那傢伙的錢好像很多,5oo萬隻是一xiao筆,另外還借了5oo萬給喬報國,用來償還蘇香玲nai媽的兒子那筆爛賬。這事都給姓葉的摻和光了,不然,有得他們頭疼的了。

」,姜一林說道。

「那不是2ooo萬了,一個官員擁有2ooo萬,估計他還不止這個數吧。聽說此人家世普通」父母都在南福省墨香市古川拿工資的。一個工薪家族有這麼多錢,是值得懷疑。」汪正錢淡淡的笑了。

「我會查清楚的,「哼!喬家也不能拿咱們太不當盤菜,臨到最後也得蟄一口才對。」姜一林冷冷哼道。

「去吧,蟄一口能讓他痛就走了,不能扎得太深」喬家,畢竟那院子很大的。」汪正錢擺了擺手。汪正錢前腳剛走,這廝那臉頓時yin沉如墨了。

「什麼?蘇家找到軍方人出手了」怎麼可能?」,趙寶剛那表情是相當懷疑的。

「千真萬確,是魚桐熊山基地的人出面了。找了個由頭把蘇香玲nong出來轉悠了一圈子又塞回了省檢察院」結果,再關了一天就放人了。本來我是想蘇青雲坐不住時會表示點什麼再出手的,想不到全給那伙軍人破壞了,真他娘的晦氣。」粵東省的一號人物趙昌山居然在電話裡頭罵起了粗話。

這廝心裡頭相當的窩火的。這次汪正錢跟蘇青雲暗中較勁」最高興的就是趙昌山了。

本以為能藉此把蘇青雲拉入自己陣營,想不到中途殺出軍方一夥攪了局子,趙昌山差點噴血了,沉默了一陣子又說道,「爸,這事應該是喬橫山bsp「喬橫山,不像他的風格。」趙寶剛淡淡說道,倒是心平氣和的。

「不是喬橫山還有誰能請得動熊山基地那伙人,聽說那基地雖說表面規模並不大,就幾艘軍艦,實則地理位置相當重要。港口水很深,幾萬噸的巨輪都能開時去。」,趙昌山當然也能打聽到一點風聲了,這個,倒不是權寶剛告訴他的。

「嗯,說明你的政治敏感xing加強了不少。昌山,雖說你在政fu工作,但你是粵東省一把手,當然也得有一些戰略眼光才對。在古代,你可是一省巡撫,也得擔當起抗擊侵略保一方平安的責任的。」趙寶剛心情相當不錯。

沉yin了一陣子,笑道,「聽說最近喬家那丫頭也到了粵州?」,「嗯,本來我是不知道的,不過,喬報國的事生后那丫頭天天在省城晃悠,我才知道她已經調到中山大學任教了。不過,據說葉凡那傢伙也整天會出現在喬家丫頭身邊的。我倒是納悶了,他一去魚桐就誇下了半年破案的海口,這都過去三個月了,他案子不破天天呆省城幹什麼?」,趙昌山淡淡說道,其中夾著一絲疑huo不解。

「那xiao子,呵呵,這次的事估mo著就壞在他身上了。」趙寶剛笑了。

「壞他身上,怎麼可能?」,趙昌山完全不信。

「昌山,有的事你看似不可能,其實可艉。有的事你看似可能,其實不可能。」趙寶剛點到為止不願意再吐1u什麼。

「真是他乾的,怎麼可能。不過,老爺子這樣講肯定有這樣講的理由,老爺子可是不是個信口開河的人。真是怪了,此人怎麼可能能說動熊山基地的人…………」,放下電話後趙昌山喃喃著。

尋思了一陣子,突然一拍桌子說道,「難不成是鐵占雄利用以前關係替葉凡搞的鬼,這樣子看來真有些道理了。xiao子,你壞了我大事,這筆賬我得記下了,什麼時候得敲敲才行,不然……」,「真是怪了,他怎麼可能請得動熊山基地的人。這事真透著一股子詭異,難不成是李將軍動了嘴皮子。如果真是他那就說得通了,看來李老頭對那xiao子不是一般的寵愛,不過也好,至少為我免了一些麻煩事。」京里的喬遠山同志同時也在感覺疑huo,並且,尋思開了。

這一次解決了蘇家的事,幹得相當的漂亮,所以,葉凡回到魚桐的心情也相當的不錯。

不過,在走近自己住處時又現了一團虛影躺在自己那座樓的牆角下,葉凡略顯一掃就知道,肯定是瘋nv子李月。

葉凡裝著不再意樣子上了樓,立即打了電話給監視李月的李強問了此事。

「是她沒錯,這幾天你在省城,李月顯得有點古怪,經常會到你房子的牆角睡覺。」李強xiao聲說道。

「有沒其它異常情況。」,葉凡問道。

「暫時還沒有,不過,李月好像對「陽田集團,的董事長管飛相當感興趣似的,時不時會瘋到他的住處轉悠。

當然是暗中轉悠,不過,管飛的住處有幾個身手還不錯的壯漢子守著。

那幾個人眼光狠辣,估計在社會上也是狠角s。其平一個左右手臂各刺有一朵青shua朵的鷹鼻漢子外號叫青狼。

此人是管飛的貼身保鏢,我每次見到管飛青狼都在身邊跟著的。而且,有天晚上李月又潛到了管飛別墅不遠處一株樹上,我親眼見到青狼一腳下去踢斷了一截豎在草坪上的木接。」,李強說道。

「木樁有多粗?」葉凡心裡一動,問道。因為他想到了有幾個受害者死屍額角上有凹陷的事,葉凡最近一直在琢磨,感覺是不是有內家高手用了內勁殺人,才使得死者額角會呈顯如此狀況。

只是這個也僅僅是猜測,葉凡本想找師伯費青山問一下,不過,師伯這人來無影去無蹤的,聯繫不上。

「比g人拳頭還要粗一點。」李強回道,嘴裡好像也有些佩服。

「比g人拳頭還要粗的樹柱要一腳踢斷,沒有二千斤腳力是不可能踢人爆力驚人,至少有著四段頂階腳力,沒準兒到五段了,高手一個。」葉凡說道,眉頭挑了挑,又說道,「青狼是練家子,那管飛是不是練家子?」,「應該不是。」李強淡淡說道。

「那管飛排除在外,青狼就是管飛hua重金請來的高手。」,葉凡說著,沉默了一會兒jiao待道,「謹慎跟蹤,不要去惹青狼。」

「我知道。」李強說道。

「這個李月肯定有問題,我們在盯著她,對手會不會派人跟著她。一旦李月1u出什麼破綻,估計就是她的亡命之時。李強,你等下溜到我樓里來,我給你配把槍再說,你學過打槍沒有?」葉凡叮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