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董鶯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董鶯鶯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以前使過,手槍沒問題。」李強信心十足。

「好1葉凡說道」「不過,不要把人打死了」點sh手腳沒事,打傷了我來處理。」

「我明白,不到萬不得已」我是不會動用手槍的。」李強說道。

不久李強進來,葉凡拿了把給獵豹部隊配備的最新式的短手槍給他。很短」比一根手指長一點,塞ku兜里都行。即便是李強都有些意外,葉凡jiao待了出槍手法后李強溜走了。

不久,葉凡到了鴨子河帝舫。

一進包間,韋明飛、王朝、以及魯東風」田七和都在。這四人就是葉凡在魚桐市公安局的核心班底子了。

「魚桐一建的事查得怎麼樣了?」,葉凡一屁股坐下后直接問話了。

「已經查到一些眉目了」魚桐一建前年跟魚桐金旗建築公司為了競爭一個項目曾經生過口角」不久,金旗建築公司的老總范笑林居然摔得殘廢了。

這事太詭異了,我們經過調查取證,當時范笑林有顧慮不敢說,後來他弟弟范知峰倒出了實情,說他哥哥那tui是被魚桐一建的戴總支使人打殘的。

當時戴總就帶著手下青狼等人在場,眼看著打殘的。而范笑林的老婆張梅也被戴總親自踹了一腳,當時就被踹得暈了過去,到醫院一檢查,才知道被踹壞了了脾,大出血了。

幸好搶救及時,不然當場就沒命了。而且,戴總揚言要讓范笑林絕後。

所以,范笑林怕了,把兩個孩子送到了遠在燕京的親戚處讀書。夫妻倆那日子過得提心弔膽的」金旗建築公司的生意也是一泄千里快倒了。

根本就沒有業務可做,能接手的也是魚桐一建剩下的沒有多少油水撈的工程。」刑警隊長田七和一邊拿出材料一邊說道。

「人證物證等都齊全嗎?」,葉凡盯著田七和,問道。

「范知峰錄了證詞,范笑林和張梅不願意理我們,主要是顧及孩子的安全所以,不敢說實話。

我們暗中走訪了金旗建築公司,也有幾個中層經理勇敢的站出來錄下了證詞,指出魚桐一建根本上就是一個土霸王。

魚桐市的建築市場全被他們霸佔了。人家si人公司建樓不想把工程給他們戴總總會想出辦法去敲打一番。

最後一嚇唬,si人公司還是把工程給了魚桐一建。說魚桐一建窮得揭不開鍋了,純粹是在扯蛋。

他們霸佔了全市一半的工程量,富得流油己那些錢全被戴總拿去揮霍了。」田七和說道,有些憤怒。

「還有沒其它的意外現?」,葉凡皺了皺眉頭。

「有」最近現了一件很詭異的事,以前李月在下邊的陽田公安分局工作時戴志軍當時一直去糾纏著她,不過李月沒理會他。因為李月已經有男朋友了」叫崔勇,此人在陽田一中教書。後來崔勇居然陞官了到陽田縣教育局當了一股長。好像是把李月給蹬了,從此李月變得有些沉默子起來。」田七和說道。

「後來戴志軍還去糾纏李月沒有?」「葉凡問道。

「去了,不過,李月還是沒理他,並且」更討厭此人,有一次戴志軍想用強n了李月,被李月當場扇了一個耳刮子。當時戴志軍還mo著自己臉頰上的指印笑道:美人的手那就是打是親罵是愛嘛!這人睦是賤。」,田七和不屑的說道。

「難道是戴志軍心裡不滿所以把怒氣泄到了李月的家裡人身上,所以,李月全家死了三個。」魯東風副眉長突然bsp「不會那麼簡單,這個明擺著的事戴志軍如此的商場高手怎麼會犯如此的低級錯誤,恐怕這事還有一些其它我們還沒查到的糾葛。」,韋明飛搖了搖頭。

「嗯不管了,時不我待」你們連夜行事,把范笑峰一家帶來見我,我要親自問話。拿到鐵證后立即動手,就從戴志軍身上下手看看能不能切開一個口子來。我不相信,犯了這麼大案子還能做到天衣無縫,那不成神仙了。」葉凡冷哼著下達了命令。田七和跟韋明飛立即出去帶人了。

范笑峰夫妻倆都帶來了不過,開始之初不管葉凡怎麼說夫妻倆都不願意作證報案。

「除非你們先把戴志軍那匹狼抓了我們才能考慮。」,范笑峰態度堅決,不肯鬆口。

「只要你肯站出來」我們立馬可以抓人。難道你就能忍受雙tui被戴志軍打殘,妻子天天忍受傷疼折磨。孩子天天活在沒爹媽照顧的日子裡?」葉凡瞥了這對已成驚弓之鳥的夫妻一眼,冷冷哼道。

「如果你們公安局有能力的話,也不會連自己建樓的款式子也拿不回來。」范笑峰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看來是受刺ji了。

xiao葉同志,差點也被噎住了。

這廝那桌子一拍,哼道:「王朝和七和」明天一早到魚桐一建帶人到市局,那輛寶馬也給扣回來。反天了,真拿公安不當公安了是不是?」

轉爾,這廝掃了范笑峰夫妻一眼,說道」「我們決心很大,為了你們夫妻安全,我會派幾個幹警隨身保護你們」出卜時保護怎麼樣?」

「既然葉書記決心如此的大,我們也豁出去了,告了他!媽的」不是個人」畜牲一個。」范笑峰也給ji起了一點爺們氣勢來。

「告了他,我要踢死他,狗東西。」他老婆張梅想到自己身上時不時傳來的疼痛,也是紅了眼」罵道。

不過,范笑峰還是較謹慎的,硬是要見到公安局拿了人才肯作證,葉凡只得等天明了。回到樓里,接到了董鶯鶯電話,說道:「葉書記,你過來一下」我現了一點東西。」

「行!我馬上過來。」葉凡換了一身黑衣,順著水管溜了出去。如一隻夜行大貓,不久又順著水管爬進了董鶯鶯家的別墅里。

自從梅玫被殺后,董鶯鶯hua了一筆錢,請葉凡代為找了幾個退伍的偵察兵看守別墅。

董家已經成了非常明顯的目標,葉凡去見董鶯鶯,當然得xiao心了。不然」會傳出某政法委書記跟某集團繼承人晚上在搞什麼的hua邊新聞來那可就沒個准信了。

董鶯鶯的哥哥董然是省委辦一xiao秘書,還沒被哪個領導看中,到現在在省委辦只是一個打雜的xiao角s。

奇怪的是董然對經商根本就不感興趣,父親留下的,帝都皇朝集團,已經被他以法律形勢全權移jiao給了妹妹董鶯鶯,自己每年只從公司贏利中獲得董家控股的二成利潤。而董鶯鶯反正佔了八成。

兄妹倆互相推了幾天,最後董然當了甩手掌柜,見哥哥態度堅決,梅鶯鶯也沒辦法,一個弱nv了只好挑起了上億家產的產業。不過,董鶯鶯的日子並不好過,現在欠下了六千萬的債務,皇朝帝都因為空置房太多已經到了破產的地步。

才二個多月,鶯鶯一個才舊歲的姑娘,從稚nn的天使漸漸的轉變成了商界一位為集團而打拚的nv總裁。

其中的甘苦和辛酸只有她自己明白。每天晚上抱著父母親遺像痛哭的就是董鶯鶯,為了查清父母親死因,她也是豁出去咬牙堅持著。

以前的董鶯鶯打扮得像一天使,晚上的董鶯鶯是鳥槍換炮,變得葉凡差點都認不出來了。

二樓的一個xiao會客廳里正開著幾盞淡粉s的xiao燈,映著yan麗的紅s高檔布沙,還有jing致而考究」用白銀做的古董煙灰缸,那是專mn為葉凡準備的,因為董鶯鶯儘管心裡煩燥,但還是克制著沒像nv強人一樣去學chou煙那玩意兒毒害自己。

還有沙前四腳都是銅腳配紅木的茶几」顯得既古老又現代,整個xiao廳里充滿著一股子1ang漫而溫馨氣息。

為了談話的保密xing,董鶯鶯重新請專業人士裝修了喜二層一個xiao套房,窗戶和牆壁都是隔音效果相當高的材料裝修的。

xiao廳的mn斜開著,董鶯鶯知道葉凡每次來都會爬管子上來,所以,特地把xiaomn留在哪裡。

當mn一輕響,董鶯鶯知道肯定是葉凡到了。她輕輕起身,拉上了窗帘,外邊再也難瞅見二樓的一絲蹤跡了。

來過三次了,葉凡也是輕車熟路的。裝修還是以前的裝修,也沒什麼新奇之處。

只是,當一眼見到董鶯鶯」葉凡頓時有些愣住了。

因為,晚上的董鶯鶯穿得太前衛了,甚至,前衛得過了頭。全身披罩著一套薄紗似的白s睡衣,那睡衣,老天」居然還是鏤空的。

一眼掃去,高翹的山谷和深深的溝壑歷歷在目,在昏暗的粉紅s燈光下,在葉凡的鷹眼下,xiong脯前那略顯紅暈的草莓頭都能從鏤空的睡衣上穿透過去,看到那一絲huo人bsp隨著董鶯鶯緩緩的盈盈羞澀的笑容走過來的身姿,在雙tui一開一合之間其間芳草似乎都從鏤空之中鑽了出來。

「媽的,難道裡面是真空的」葉凡心裡一抖,預感晚上可能要生什麼事。

因為,太反常了。前幾次來」董鶯鶯雖說都穿的是睡袍,但睡袍都是純棉的,那是看不見什麼的。

事太反常必有妖!

葉凡一愣之後自然地反轉身過去想走人,瓜田李下的總得避避。

「你如果敢走了,明天請帶人到屋裡來收屍吧。」廳里傳來董鶯鶯那凄凄yu絕的失望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