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九十章瓜熟蒂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瓜熟蒂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知情者是肯定的了,不過,要說是你父親好朋友這個難說。也許那人另有目的,比如管飛的競爭對手,想借你我的手剷除管飛。不過,此人是你父親朋友的可能xing較大。我回去會好好查查,爭取找到他,也許,他就是破案子的關鍵。」葉凡點了點頭。

看了已恢復正常的董鶯鶯一眼,「你把你父親生前好友的材料整理一份出來,只要是經常與你父親有過接觸的人都要整理進去。還有陽田集團內部一些我們公安部mn無法查到的有關資料你也搞一份出來。如果能nong到陽田集團的財務核心材料就好了。」

「跟我父親有過接觸的人就相當多了,不過,我會整理出來的。至於陽田集團的有關材料,你想想,既然他們一直bi我父親退股,還怎麼可能把有關材料給我。

更何況,管飛做得很絕,此人把賺來的大筆錢又投入了採礦的機械等方面設備中。

建了氣派的辦公大樓,相當舒服的宿舍樓,而且,還建了招待客人的豪華山莊等等。

就是不把紅利分了。前段時間我到陽田,在董事會上我提出過此事,因為你也知道,帝都皇朝最近運轉困難。跟你說實話,那幾百套房子裡頭還有幾十座別墅,這裡頭的資金壓在裡面就有二個多億。

集團公司現在是一分錢運轉資金都沒有了,而且,銀行天天來催債,說是再不還就要上訴法庭。

如果真那樣子的情況生,也許,半年後,我們不得不宣布破產,你再也見不到帝都皇朝集團了。

唉……

我父親辛苦打拚下來的家業全得被我這個敗家nv給敗光了。當一個窮光蛋我倒是無所謂。

負一身債我也不怕,就是父母親不能白死了,這裡面」肯定有問題。他們,絕對是被害的。

」,董鶯鶯一臉黯然,眼眶中滿是淚hua,不過」她很堅強,一直ting著沒掉下來……,「如果這些別墅和套房全賣出去情況怎麼樣?」,葉凡問道,伸手輕輕的擦去了她眼中淚水。

「將贏利一點五個億左右,只是,現在我們已經是走投無路了。那些空置的別墅和套房想抵押給銀行和外面拿來的民間si貸公司,人家都不要。

說是這些房子雖說建得不錯,但人家說魚桐現在治安出了大狀況,就是你們集團公司老總都被殺了,怎麼能保證這房子沒問題。

而且,最主要的就是粵東人現在是談魚桐變s,xing命不保怎麼肯來這裡購房?

像我們搞的海景別墅相當的具有風格,以前一套要上千萬,現在降到5oo萬都沒人敢要了。

富人們說那別墅有些晦氣,當官的說晦氣會擋了官運。而老百姓呢,誰買得起?」董鶯鶯一臉悲傷,整個人不知什麼時候又窩入了葉凡懷裡,輕聲的bsp「別急,我看看,能不能跟銀行商量一下」叫他們再多給你們一些時間。」葉凡安慰道,心裡突然的冒騰出一股要保護這弱nv子的王八豪情來。

「沒用了,幾大銀行行長都聯合下了最後通碟,說是最近中央銀行銀根緊縮,要求各地大力回收清欠。

這一點我們是該還給別人的」因為的確是欠太久了,人家講得有理。

至於說我父親以前的朋友那一頭,這社會全是人走茶涼,跑斷了tui還沒借到一百萬,有什麼用,全是勢利的人。

甚至有的人居然對我提出非分之想」太噁心了,他們有的還是我父親生前的經商夥伴。一個個老癟癟皺巴巴的全是老s棍,我呸1,董鶯鶯有些憤怒呸了一口。

「唉……這世道」這事也正常。」葉凡嘆了口氣,1iao起董鶯鶯一根絲愣著尋思開了。

突然她的身子一動」一扯一拉,那本來就相當透顯的薄紗似睡衣給她扯開了上面,1u出了裡面高翹的山峰和光潔如yu般的肌膚來。一直到肚臍眼處。

她臉紅透了,說道:「公司無力回天,也許,再過得半年,你再也見不到我了,走之前我想把自己給你。

唯一一個希望就是你能堅持把案子查下去,不管什麼時候破了案子,我也可以告慰在天的爹娘了。

不過,你也不用多心,我並不是用身體換取你的破案承諾。我不要你承諾什麼,你只要儘力就走了。

我也知道,破案子這個東西講究一個緣法,是急不來的。我是自願的,而且,從這段時間jiao往來看,你是個最值得信賴的朋友。我董鶯鶯到現在還沒見到過你這樣有個xing的男子。」

「有個xing,你是說我不招人待見吧?」,葉凡有些苦澀的笑道。

「不招人待見有什麼不好,說明你有能力,別人忌妒你,眼紅罷了。而且,總有待見你的人,比如我就待見你。」董鶯鶯盈盈一笑,美到極點。

「你打算去什麼地方?」葉凡無意識的用手撫mo著董鶯鶯那高聳處。

「還沒定,也許是加拿大,也許是瑞士。」,董鶯鶯身體有些顫慄,畢竟是未經人事,被葉凡那麼一拂nong,有些情動了起來,呼吸也急促了起來,此刻更是半眯上了雙眼,一幅待宰羔羊架勢。

「其它大股東什麼態度?」,葉凡不為所動,繼續問道。

「他們,一直bi著說要散夥,叫我出錢把股份收購去。我哪有錢?不過,他們也是看到公司狀況不怎麼好,不想搞得血本無歸。

原先,帝都皇朝集團,的股份一股能值1o塊錢,現在,他們也還算不錯,已經喊到了5塊錢。

可是我沒錢,再說,這幾百套房子沒人要根本上就是一垃圾。五塊錢都不值。

要是能賣五塊,我自己那份頭早賣,至少能為我哥留些現錢,不然,最後銀行一上訴,不但拿不到一分錢,估計我們董家還得背負上上億的債務。」董鶯鶯手突然伸手,緊緊的把葉凡的手按在自己xiong脯上,那手顫慄得厲害,一雙眼像bo斯貓一般盯著葉凡,眼神有些mi離,幻散著期待著什麼。

不久,又把葉凡的手移到自己肚臍眼皮,嘴裡喃喃道:「哥,你來吧,鶯鶯早準備好了。鶯鶯這身子只給我看上得的人,也許,這輩子你是唯一一個令我心。」

「鶯鶯1葉凡也有些情動了,一聲xiao吼,雙手一動,董鶯鶯那睡袍滑身而去,1u出凝脂般的光滑dong體來。

「地……抱我上顫動著,身體如蛇樣輕輕蠖動著。

「就…………在這裡。」葉凡嘴有些乾澀,嗯了一聲。

「嗯……」董鶯鶯蠖動到了沙上,雙tui一動,1u出了那神秘的真空地帶,一股熱血從葉凡xiong膛噴勃而出,底下早就反響強烈了…………

「不行1,葉凡突然清醒,身子一晃撿起地下薄紗披在了董鶯鶯身上。

感覺身上有了東西,董鶯鶯半睜開了雙眼,見葉凡一臉凝重坐在了沙上,手中正舉著一杯紅酒。

「我這樣子做不地道,這是趁人之危,那不是一個大丈夫所應該乾的事。」,葉凡眼神清明,猛地一仰頭喝乾了杯中白蘭地。

「我知道,你的nv人很多,也許,我…………我不能讓你心動。」,董鶯鶯那眼淚終於冒了出來,楚楚地看著葉凡。

「不是這樣的。」葉凡搖了搖頭,心情還是難以平靜。

「就是這樣的。」董鶯鶯突然叫了聲來,慢慢的走到牆邊,那睡衣全滑落到了地板上,她打開了衣櫥,嚓幾聲響過後,又拿出一大皮袋子,不久,一個鼓鼓的皮袋子扔到了葉凡根前。

「你這是幹什麼?」,葉凡盯著她。

「裡面是1oo萬,你拿走吧。只希望你以後能當今好官,不貪的好官。

我只有這些錢了,給我哥留了三百萬,我自己有一百多萬到國外去也要用。

也許,你一時無法破除魚桐慘案,但等你身居高位時再回來查也行。」董鶯鶯淡淡說道,說完後站在了葉凡根前,那肚臍眼快貼到葉凡鼻尖上了。

「你是不是聽到什麼風聲了?」葉凡皺了皺眉頭,手輕輕一動,yu、人立即進入了懷裡。

「被你nong得丟了官的財政局長安蕾現在又走馬上任了,在圈內人喝酒時她在桌上揚言了一定要整倒你。

還有你們市公局的的徐林和鍾一明,那天跟馬柏生幾個人湊一堆不知喜量著什麼。

外間早就傳言,說你說的半年破案的事不可能完成了,現在都過去三個月了,你估計會立即溜走。

免得到時破了不了案子丟臉不說,還得丟了帽子,你們當官的最怕丟帽子了,還說你最近一直去省城活動,早就打點好了去處什麼的。」董鶯鶯楚楚樣子,說道。

「放屁!純粹造謠1葉凡生氣了,啪地一塊手中酒杯給摔地下碎成了hua兒。

「我們干一杯。」又倒酒了整整兩大杯,董鶯鶯也沒說話,仰頭一口就灌了進去,頓時,那臉紅透了。

這廝也差不多,一飲而盡,他被惹怒了,彈身而起,抱起懷中nv子到了g上。一番前戲過後,屋中頓時喘氣吁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