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偷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偷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想想,單是一處脫臼就能痛死人,要是個身都脫臼那是一種什麼狀況。

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又相當難了,只見王朝行氣一圈之後,手在戴志軍身上敲敲打打的」好像醫生在檢查病人似的,又像在玩雜耍。

不過,不久后躺在g上的戴志軍全身開始驚攣了起來。如被g上,痛得尖叫如雷,那額頭上的汗珠子像下雨一般直往下淌。

不過,因為戴志軍的骨節被脫,想動都無法動,身體肌rou顫慄抖動得厲害」嘶啞地喊了一陣子,這廝終於痛得受不了啦,最後,全招了,連時間地點手下都有什麼人,什麼人打的」打人的部位在什麼地方等等具體細節全都招了出來。

王朝特別的狠,複位骨節時是一處處的來。當戴志軍剛感覺一邊舒服了一會兒時另一陣痛苦又涌奔而來。

在一處處的複位中戴志軍差不多也招得差不多了,如竹筒里倒豆子一般全倒了出來。

「王朝,不錯啊,你這手法叫什麼?」葉凡坐在辦公室里,王朝一臉慘白地走了進來,額角上豆大的汗珠子還掛著,葉凡知道他使了手法后太費勁了,就像自己的化音mi術這種奇特手法一樣的,很費內勁的。

「分筋錯骨手」是我師mn秘技。

此手法不僅可以用來折磨人,而且,在攻敵時也是爛招之一。

比如說,抓住你的關節手往上一滑動一擰一轉就能讓你骨節脫了,人在骨節脫了后肯定使不上力了。

當然,這種手法只能用在功力比你差的對手身上,在實力相當的情況下也很難奏效的。

人家有防備著,但chou冷子出手有時還是能收到奇效的。」王朝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只是太累了,差點虛脫,估計得一個月才能補回來。這種手法很費內勁」如果是你來使,估計就容易得多。因為你的內勁比我強了不少。內勁越強使用此起「分筋錯骨手,來就越輕便。當然」這個也是我師mn秘術,沒幾個人會的。」

「倒真是秘技」專mn折磨人的秘技。」葉凡點了點頭。

「這是手法圖,先生你拿去看看,看完后毀了就行了。」,王朝遞上來一張圖紙。

「這個,恐怕不妥吧,這可是你的師mn秘技。」,葉凡沒接手。

「既然我們四兄弟決定這輩子都跟著先生了,還藏什麼藏,只要能助咱們生活得好一些的法子,我們絕不會再藏的。再說」我師傅已經死了。」王朝輕輕的把寫有秘術的圖紙放在了桌子上。

「嗯」王朝,你的功力現在估計是五段開源吧。」葉凡點了點」頭。

「是的」其實,我早可以突破至第二個層次了,奇怪的就是無法突破,已經在這個層次呆了三年了。」王朝有些失落樣子,說道。

「可惜了,我那種yao材沒有了,不然,請高人配製好也許能助力一把。」葉凡有些遺憾」想到沒有太歲jing華或者老蟒rou,無法配製,雷yin九龍丸」心裡相當的煩燥。深悔以前1ang費得太厲害了。

「先生需要什麼yao材,我們四兄弟去找來。」王朝聽了頓時jing神一振」臉s都好看多了。

「應該極難找到」千年的太歲」或者是生存了5oo年以上的老蟒。」葉凡講著還搖了搖頭。

「這個……,去啥地方找?」王朝一下子傻眼了。

「當然難找了」就是國家秘密部隊鎮全國之力也難找到,更別說你我幾個人了。

這種東西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不是錢財能買到的,也不是隨意能碰上的。

這輩子」我兩次碰上這兩種東西都差點擅來也不容易,用起來倒是隨手,想不到就那麼用完了。

當然」高手也造就過幾個,便宜了國家,呵呵。」葉凡說得輕鬆,笑得苦澀。

「像這種東西一般來說,就是營養高度濃縮和集中,並且含有一定刺jixing的高檔yao材了。」王朝說道。

「你這樣說也有點道理。」,葉凡點了集頭。

「我以前聽師傅說過,好像八卦mn有一株年份很久遠的yin陽參」如果年份夠的話也許還真有點用。」王朝想了想」說道。

「yin陽參?」葉凡嘴裡喃喃著看了王朝一眼,示意他解釋一下。

「其它的我不清楚。」王朝說道。

「八卦mn,社會上傳言是搞算命一套的」其實不是。八卦mn也是一種拳術分類罷了。

他們有自己獨特的拳招,有點像是泰拳」講究快准狠三點。你跟他對決」往往還沒反應過來他們拳頭已經到你鼻尖了。

他們在都燕京開得有個集團公司,叫「八昌集團」具體做些什鼻我也不清楚,好像集團還ting有錢的。

平時還開得有幾個武館,騙騙一些富家少爺的錢,教的全是一些hua把式,看上去ting威風,實則全是空架子,強身健體還行,真正對打起來全是虛的。

當然」其中也出了幾個相當有身手到弟子」如果有展前途」他們也許會招你正式入mn的。

當然,現在的八卦mn跟古代又不能比了」現在他們的武術方面只是專註於健身,順便保護集團公司不受外來勢力干涉。還有,也有一部分弟子在各大電影公司跑龍套當替身演員。

但是」也不能xiao覷他們,聽說現任掌mn白樸也有著六段身手,其子白水陽就是「八昌集團,的董事長。

至於yin陽參這東西,我只是聽師傅隨口說過這詞,具體有沒有」或者說有,但有沒用這個也難說。」王朝說完后還搖了搖頭」覺得自己講的話真有點八卦味道了。

「呵呵,無妨,有空去轉轉也沒什麼,就當是長長見識了。」葉凡表示理解。轉爾問道」「戴志軍除了范笑林的事還招出什麼沒有?」

「沒有了。」王朝搖了搖頭,又說道,「不過,他答應歸還我們公安局的8oo萬」甚至,還說可以額外再付給我們2oo萬的利息費,總計1ooo萬。」

「應該還有問題沒說,此人是陽田集團的副董事長,也許,還能榨點油出來。」葉凡淡淡笑道,轉爾又說道」「當然,8oo萬加上利息1ooo萬是他該還給我們的,也沒必要客氣,叫他馬上先還了再說。」

「可惜了,這分筋錯骨手我一個月只能施展一次,不然,再給他來那麼一下也差不多了。不過,此人也實在狡猾,甚至可以說是頑固,在我的手法下還能堅持著不說其它的,看來」他的腦子還沒糊塗。說明這分筋錯骨手也不是萬能的。遇上意志力特別堅強的人也許沒多大用。」王朝有些遺憾。

「事物都是相生相剋的,這世上,沒有一種能萬能無敵的東西。有yin就有陽,有水就有火,造物主總是給你一對的。不然,一不可收拾一家獨霸天下還了得,呵呵。」葉凡倒是釋然,看了桌上的秘技圖紙一眼。

王朝當然也會意過來,笑道:「我倒把你這大高手給忘了,如果你肯用心研究一番,估計半年後就能熟練掌握這手法了。」

「半年,看來咱們等不及了。」葉凡皺了皺眉頭,看了王朝一眼,說道,「,既然馬漢他們跟你是同mn,他們不會這分筋錯骨手嗎?」,「不會。」王朝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看了有些兒疑huo的葉凡一眼,笑道,「這種技巧不是說能學就能會的」當年我師傅說過,本來這種秘技只有大弟子才能學。

不過,我師傅這個人很開明,四個兄弟他都傳了。我當時練了三年才初步掌握,到現在也只能說是那手法才練到了一半。

而馬漢他們練了三年還是無法得心應手。我們曾經找過一些人試驗過」馬漢他們一用勁使出」往往就把人搞成重傷了。

達不到分筋錯骨的地步。那還有什麼用」不如直接用tui踢傷來得快,他們也就放棄了。」王朝說得輕鬆,葉凡心裡卻是直冒冷汗」淡淡笑道」「那些人可是糟罪了」成了你們師兄弟的試驗品。」,「呵呵,其實,我們是在國外去試驗的」去的就是xiao日本。而且,試驗的對象全是社會上一些混混之流,我們不欺負善良之輩,即便是面對xiao日本民眾。」王朝笑道。

「嗯,有一技在身,也得注重武德。武德也是德,就拿xiao日本來說他,他們的武士當jing神就是一個武德。當然」有時要用非常手段也是無奈之舉,就像你把此秘技用在戴志軍身上這一次就可以如此解釋了。」葉凡並沒在意」擺了擺手。

王朝退出mn去,葉凡拿起了圖紙,現上邊既有人體經絡圖,xu點陣圖,也有一些語言註解,紙已經有些黃了」沒準兒還是王朝的師傅留下來真傳本,應該是古董貨s。

「大哥,昨天晚上生了一件怪事?」電話響了,盧偉的豐音傳來。

「什麼事?」葉凡隨口問道。

「就是前次水州水湖xiao區生慘案,死了一家四口的事。我們把屍體存在醫院冰庫,而且,還派了兩個幹警輪班守著。

昨天一個幹警在輪班時突然肚子痛,給冰庫管理員打了招呼後上廁所去了。

想不到回來時現呤庫管理員居然暈睡過去了。幹警趕緊跑到冷庫里,現mn已經打開了,只是,四具屍體都還在」也沒受到什麼損傷,這事倒真怪了。」盧偉有些不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