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有多少賺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有多少賺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冷庫是不是管理員打開的?」,葉凡問道。

「不是,管理員說是喝了杯茶以後感覺很困就睡去了。我當即叫人把茶水拿去驗證過,現裡面居然有類似安眠yao成份使人暈眩的東西在。聽醫生解釋說是另一類比安眠yao厲害得多的催眠類yao物,人一吃下去立即就會暈去,其實,類似於現在有些騙子搞的暫時麻醉類yao品。」,盧偉說道。

「看來,這屍體有問題。是不是有人想從屍體上撈點什麼?」葉凡問道。

「應該不是,當時這屍身上的東西全被我們收藏起來了,上面只是mng了一層白布,有什麼可撈的?」,盧偉淡淡說道。

「難道是想偷屍體?」葉凡心裡一跳,問道。

「有可能,估計是現幹警回來得早不敢動手了。不過,也不排除是不是有人想偷器官,現在干這事的人好像也有。」,盧偉說道。

「偷器官,你xiao子是不是美國大片看得多了。器官好像要在剛死,的時候偷來才有用,這個,都過去這麼長時間了偷來還有什麼用?」,葉凡笑道。

「講不定,也許有別的用處。不過,這種可能xing應該很xiao。偷器官的也不會傻到去偷有幹警把mn的冷庫吧。所以,這事肯定有搞頭了。」,盧偉笑道。

「多派幾個人暗中守著,有沒裝監視器?」,葉凡問道。

「剛裝上的,不過,估計一時半分人家根本就不敢再次登mn了。可惜了,要是以前裝得有監視器就好了,現在一播放,什麼不出來了。不過,也不排除人家也是高手,監視器會給他遮了或破壞掉。」,盧偉一臉遺憾,說道。

「放長線釣大魚」只要屍體一天不火化,估計那對手都會想法子出手的,咱們不急,也許」這個就是破案子的關鍵。還有,你那邊查得怎麼樣了?」葉凡問道。

「沒多少進展」帝華礦業集團,是老牌企業,根底子紮實。據帝華的員工們說馬文才副總平時對人相當和氣。

不無故甩臉子,應該排除了仇家之流雇兇殺人。而他老婆宋蓮香是水州日報社記者,這個,社會關係就相當複雜了。

記者的jiao友面很廣,一時難查清楚。而且,從作案手法看,手段高明,經驗十足」根本就沒留下什麼痕。

有的幹警甚至懷疑是不是真是煤氣中毒倒致的。主張就此以煤氣事故為由頭了結此案。」盧偉也是頗為無奈的說道,剛調到水州不久居然生了這檔子事,社會反響ji烈,給他造成了空前壓力,覺得肩上擔子也不輕。

「簡直是胡鬧,想推卸責任也不能如此的不負責任,人命關天,疑點這麼多怎麼為了聲譽或怕受影響而隨便了結案子。」,葉凡口氣重了不少。

「老大」你不知道水州局勢,我是段書記推薦上位的。」盧偉嘆了口氣。

「你的意思是不是有人想刁難段書記?」,葉凡心裡一動,冉道。

「嗯,水州是省城,在省委省政fu眼皮子底下」各方都盯得緊。稍有點什麼就會傳到省委省政fu那些光耍嘴皮子實則什麼事都不幹的高層耳里。聽說最近省委裡頭有人指責段書記搞什麼都不三不四,好大喜功,治安環境惡化、投資環境淺薄,開區搞得像兒戲等等。」,盧偉苦澀的說道。

「什麼意思,講明白一點。」葉凡追問道,因為段海天對自己相當的照顧」而最近段海天跟齊振濤、鐵托三人走得很近。葉凡已經把這三人當成自己的未來靠山了,所以,對三人的事也相當關心。

「紅蓮開區是段書記倡導的」當時誇下海口,說是要樹立開區的典範向中央提出。

爭取在五年內讓紅蓮開區成為樣板,不但要成為咱們南福省的試驗品,更要得到中央認可,向全國推廣。

不過,幾個月過去了,紅蓮開區搞得並不理想。甚至可以說是一包糟糕,當時為了搞紅蓮開區,把宏都區和馬港區都囊括進去了。三個區的人事搞得相當的混1uan,段書記是每個星期都要視察該區一次,親臨指導,檢查工作。

不過,收效並不是很好。而且,這麼一來,高懷明市長心裡不舒坦了,隱隱的有人說段書記撈權撈過界了,不但管帽子,連人家市長一攤子事可都要親自指導,天天監督,那還要人家市長幹什麼?

在這個節骨眼上又出現了一家四口都死了的慘案子,人家又拿這事說事,說段海天推薦的人是草包,當然就是指我了。

而且,一直要求把公安局局長位置跟政法委書記位置重合起來。那什麼意思,就是要解除我的職位了。媽的!這都什麼事?」盧偉憤憤然噴嘴了。

「這些都是省里各位高層在角逐,盧偉,你只是鬥爭下的犧牲品罷了。不過,段書記是什麼態度才是關鍵的。」葉凡鼓勵xing說道。

「段書記態度堅決,紅蓮開區要繼續搞平去。而對於我的態度還是不錯的,鼓勵多於批評。」盧偉說道。

「鼓勵多於批評,看樣子你還是被批評了。至於說紅蓮開區,我估計段書記是有苦難言,當初開區黨委書記一職他是力ting我上位的,後來在省里沒得通過。

現在倒好,省里那些高層倒戈一擊,自己推薦的人不行,反倒過來指責段書記,這他娘的都什麼人?難道做下的人都得受這破氣。」,葉凡罵道。

「嗯,這事我姑姑做得不對。至於案子,我會加快度清理。只要老大沒話,我絕不會結案的。

大不了……」,盧偉態度堅決,說道。

「堅持住,三個月內見分曉。」葉凡哼道,集爾問道,「有沒現馬文才和宋蓮香跟粵東這邊有什麼瓜葛的某些事?」

「馬文才暫時沒現什麼,倒是宋蓮香有到過粵東採訪,畢竟是省報記者,全國各地都會跑純粹正常。」盧偉說道。

「到過魚桐沒有?」,葉凡追問道。

「到過,好像是前幾年就是你們魚桐市公安局有座雕像剪綵的事,她正好在粵州市採訪,聽說了也順道去過。具體怎麼個樣子查不出來。」,盧偉說道。

「怎麼查不出來,老弟,你想想,她到魚桐市採訪,車旅住宿什麼的要不要拿回去報銷。只要到水州日報社一查票不就成了。除非她自個兒為si事掏腰包,一般來說這種情況微乎其微,有幾個人出公差肯自己掏腰包的,即便是借公為si也得國家掏錢埋單是不是?」葉凡哼道。

「是啊,這個我倒給忘了,好好,我叫人去查查。」,盧偉差點叫出聲來了。

「嗯,另外,你父親不是搞經商一塊的嗎?我想拜託他辦一件事行不行?」,葉凡問道。

「行啊,你直接說就走了。」盧偉一家正為沒法還葉凡人情而苦惱,這下子葉凡肯出口那更好了。

「你知道,我有筆錢,二億多。前次賺來的,是正當手段賺來的,國家合法手續的。我想,既然這筆錢放著也放著,何不讓它錢生錢。而我大哥葉強一直來都沒幹什麼正經事,今天深圳跑跑,明天香港轉轉,到頭來學費jiao了不少,一分錢倒沒賺到。所以,我想搞個公司給他去打理,他轉悠了幾年了,想必也有點經驗了。」葉凡說道。

「你是想叫我父親為大哥註冊一個公司是不是?」盧偉一點就透。

「嗯,以我大哥的明義註冊,不要用我的名字。業務範圍搞廣一些,像房地產開一項絕對要搞進去。要快,如果舊天內能拿下來更好。」葉凡說道」「另外,你在水州給我大哥的新公司搞個mn面,公司名字就叫「盤帝集團,。」葉凡笑道。

「盤帝,這名字好霸道,哈哈哈……」,盧偉忍不住笑了,轉爾說道,「沒問題,包準舊天搞下來。不過,老大,你這公司搞來到底想幹些什麼?」,盧偉也有些好奇,暗道大哥怎麼會突然頭腦熱搞公習了?

「魚桐這邊有個「帝都皇朝集團」現在有一批房子賣不掉。我想把它全部盤過來,注資帝都皇朝集團。當時因為88慘案影響搞得人心惶惶的,房子都賣不出去了。不過,我相信等魚桐大案一破,這房子可就直線飆升,到時賺上一大筆沒問題。」葉凡干聲笑道。

「老大很有自信啊,不過,別說兄弟我潑你冷水,公安部掛案的懸案到現在還有幾百起沒破掉。

所以,案子破不了正常,到時真破不了案子,老大,你那二個億可就有點懸了。

雖說你賺錢比我們容易,但一下子虧了上億也rou痛不是,還是慎重點。

你我,說句實話,噹噹xiao官還行,真要講起商場領域,咱們倆都是白丁一個。

看似能賺錢的東西,也許一朝不慎就得滿盤全輸光光。要不這樣,我叫上老頭子帶上我們盧氏企業的專家到魚桐來調查一番,如果他們覺得可行的話再注資怎麼樣?」,盧偉是真關心葉凡這個大哥的。

「謝謝,不必了。我另有目的。」,葉凡說道。

「另有目的?」盧偉一臉訝然了,說道,「老大真是大手筆了,用二牟多億去搞另外的什麼破目的。」

「跟魚桐踢慘案有關,帝都皇朝集團也是魚桐,陽田集團,的大股東之一,董事局董事之一。」,葉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