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老何同志扯鬼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老何同志扯鬼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老大想藉此到陽田集團探探底子是不是?」盧偉xiao心問道。

「嗯,時間不等人,只剩下三個月了,再拿不下案子,我得脫警服鑽地dong沒臉見人了,我已經被bi上粱山了。」葉凡說道。

「那好,這樣,我們盧氏集團乾脆也出一億合責,盤帝集團,怎麼樣,要搞就搞個大的集團出來」一出馬就威風些。

我想,那個陽田集團應該不xiao吧。要干咱們兄弟一起干」到時咱們去掏陽田集團股份。

如果能盤下陽田集團,那不是更有利於查案子。這個,虧了當jiao學費,賺了咱們喝酒,哈哈哈……」盧偉爽朗的笑了,倒不像做作的。

「謝謝,這個,不行,那可是一個億,數目太大了。要是兄弟你有意」就入股三千萬意思一下就行了。」葉凡並不想把盧氏公司拉進來。

因為」實則是從商業方面來說,葉凡心裡沒底。他已經做好了用這二個億埋單的準備,怎麼能害了兄弟。

「不用說了老大,就這麼定了,盧家出一個億,以你大哥葉強為主註冊「盤帝集團公司,。」盧偉態度堅決,不容置疑。

「那行1葉凡無奈的答應了,不過,心裡充滿一股濃濃的暖意。

「市長,又有好戲看子,呵呵。」常務副市長崔明凱淡淡笑道。

「戴志軍也太不是叮,東西了,一個商人」高挑得很,居然連我這個市長都不放在眼中。

真以為有著戴維強這個副省長撐腰就能拳打天下了?市公安局是什麼機構」那是國家執法的強力機構,連那地兒的錢都敢騙?

以前鄭河明是何鎮南的跟班,全看何鎮南眼神。何鎮南放句屁,鄭河明就應句屁。

幾百萬款子居然被一個建築公司撈走不敢吭聲,這簡直就是丟我們政fu的臉?

法不能執法還稱什麼公安機關。現在葉凡到了」戴志軍還想顯擺真以為人家是軟柿子好捏是不是?

以前有何鎮南罩著他還能顯擺,現在葉凡就不同了,他未必肯聽何鎮南的話。

不過」戴維強作為有資格的老的副省長了絕對不會坐看侄兒被抓的。

此人又是分管著經濟一攤子事,估計又會以此為要挾興風作1ang。唉……,咱們又得受氣了。」李國雄市長倒沒那麼樂觀,搖了搖頭還嘆了口氣。

「戴維強作為老牌的副省長,一直又緊隨著汪正錢省長隨步。聽說最近一直在爭取入常,原任省委常委、副省長江蓮到點退休。

那個位置一直空懸著的,都快半年了。省里各大副職全拿眼瞅得盯,估計都在往京里跑。

而汪省長和新來的趙書記」以及管黨群的管副書記都拿眼瞅著那空位的。

能讓自己的人上位憑白地就等於在常委會裡多了一票,一個很大的助力。」崔明凱也是淡淡的說道。

「嗯,戴維強如果能入常何鎮南肯定得巴結得更緊了。老何也想老戴的那空位的,能進步誰不想進步。

如此一來,老何同志肯定得全力幫老戴作事了,葉凡抓了他侄兒,第一個坐不住的就是老何了。

不過,老何現在也走進退兩難,葉凡並不怎麼鳥他,而且一剛來他就把葉凡給得罪透了。

人家正常執法,你何鎮南憑什麼指手劃腳。再說,葉凡此人我也看不透」老崔,你有沒看見好像於志海、周yu明以及盧安剛司令在常委會上都在支持著他。

這事很不尋常,這三個人」以前老何老蔡蜒及咱們都曾經多次伸過橄欖枝的,人家都沒湊趣。

現在倒好,葉凡一到,三人好像有點抱成團支持他的意思。何鎮南肯定鬱悶還以為是我跟蔡志揚倆人在搞鬼,其實不然。

就是我也猜不透到底怎麼回事?」李國雄眉頭緊鎖,臉上淡現著疑惑不解。

「是啊這事真是透著古怪。葉凡的家裡我們也聽說過,沒有什麼背景一個普通的拿工資家庭」父親還只是一xiao科長。

到底誰在背後支持他,按理說,此人如果說在南福省有點背景還可能」畢竟在哪地兒他呆幾年了,到咱們魚桐不到半年,怎麼會有如此多人支持他就透顯著古怪了。

前次市長你支持安蕾升任組織部常務副部長,估摸著也是為了讓葉凡看看」這樣一來,葉凡心裡肯定不滿咱們了。

不過,他的最大目標還是在何鎮南身上。市長施的妙計啊!一石二鳥。既讓何鎮南滿意了,又讓葉凡記恨上了他,呵呵呵……」,崔明凱笑得燦爛。

「你有沒看見,前次調查組下來也是雷聲大雨點xiao。咱們也準備準備,準備接受戴副省長的刁難了。」李國雄一臉的凝重。

「刁難,不光是他,現在已經有人開始刁難咱們了,唉……」,崔明凱說著話,嘆了口氣,從皮包里掏出一疊材划來遞了過去。

李國雄略顯意外,接過材料后翻了一遍下來,問道:「省jiao通廳這是什麼意思?說好的項目還變卦?」

「什麼意思,癩子頭上虱子,明擺著了。徐白金什麼人」省jiao通廳大權在握的一所手,咱們魚chao公路改建就落他手上了。

市公安局的徐林是他侄兒」葉凡一句話開除了他,人家心裡會服氣,肯定不服了。

前段時間那副局長位置還空著的,現在不一樣了,徐林和鍾一明兩個空位都下來人佔了。

那徐林和鍾一明去什麼地方,現在成了沒人疼沒人要的可憐孩子了。這事何鎮南明知道也不管,擺明了就是要讓徐廳長出手刁難咱們,讓咱們也記恨上葉凡。

最後,葉凡成了他跟我們共同的敵人。到時他要收拾葉凡,你我都得跟上他的腳步。

那人情,還不得他落了去。最後徐廳長思想作通了,人家還得感謝何鎮南不是,玩的好手段,媽的1崔明凱一臉難看的哼道,因為婁桐至鄰近的chao湖市的公路改建的項目去年就上報到了省jiao通廳。

當時徐白金一口就答應了。當然也隱晦地提出了條件,那就是魚桐市要照顧著他侄兒徐林,無非是想提一級罷了。

當時李國雄和何鎮南都隱晦點頭了,可以給徐林提為正處。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兩位巨頭再怎麼算也沒算到突然殺出一匹黑馬。

葉凡同志悄然到了魚桐。更糟糕的就是徐林這廝不識好歹,仗著有個jiao通廳廳長的伯父,以為老子真能天下第一。

所以」開會頭天就跟葉凡掰手腕,結果怎麼樣,被葉凡巧妙的借了全體幹警和黨組班子的勢當場開除了他跟鍾一明。

鬧到現在雖說徐林和鍾一明的名額還在市公安局,不過職位卻是沒掉了。

徐林不但沒升級」反而被開除了,徐金白怎麼會心服。當然得拿「魚chao公路,改建說事了。

而且」魚chao公路,還是崔明凱具體負責的」轉來轉去倒把崔明凱繞了進去。

李國雄作為一市之長,經濟大展是他的要任務,魚chao公路改建項目拿不下來,魚桐跟chao湖市結對子,優勢互補,互相展的經濟共同圈就無法形成,經濟展的咽喉被拿捏住了。他這市長日子肯定不好過。

何鎮南當然算計好了,就等著季國雄向他提出」爾後兩巨頭聯手往葉凡身上招呼就走了。

這樣一來」李國雄掙扎著不是白掙扎了」轉來轉去的最後回到了原點。

而且,更糟糕的就是好像比原點還低了一截,七寸居然被何鎮南拿捏住了,這個,當然是李國雄最不願意看到的事。

至於李國雄想跟葉凡合作」那自然成了泡影子了。李國雄很無奈,一看到這魚chao公路被省jiao通廳擱置就心煩不已。

「難道真不能跳出老何的手掌心?」崔明凱在一旁喃喃道,臉s,自然難看了」像死了爹娘一般。

「不光一個徐金白」現在又多出一個更強勢的戴維強了。省里今年支助我們魚桐建體育場館的事估計有得跳了。這事是戴維強當初提出來的」我們市裡當然全力支持了。已經在前期就投進去了五千萬,三個億的大工程,省里出一個億。如果戴維強那邊強行熄火了」那咱們的明星工程體育館不成了豆腐渣了。

這事,你我當初可是奠基者,何鎮南又可以等著看好戲了。當初對建體育館何鎮南就不怎麼感冒,現在如果出了豆腐渣來。

咱們倆不是屎也是niao了。,怎麼什麼事都擱咱倆頭上,老何倒是隔山觀虎鬥」最後還來了個漁翁得利二」李國雄忍不住罵了句娘。

「你是說戴副省長會拿體育場館說事,這下子真是麻煩了。五千萬啊,那泡湯了可不是xiao事,咱們這臉往哪兒擱。以後省里要是問起來,何鎮南一句話,我當初就不贊同搞什麼面子工程,就完了,最後,搞得一身niao的非咱們倆莫屬了。」崔明凱那燦爛笑容早沒了」有的,就剩下一臉的哭喪相了。

「實在不行只能暫時聯手何鎮南施壓葉凡了。我看此人也是事多,一來就搞出這麼多麻煩來」乾脆請走算聽啦。不過,這麼一來」咱們又得回到老路上去,剛見了點希望就給熄滅了,這運氣也太差了。」李國雄臉yinyin的說道。

看了崔明凱一眼,又說道」「這事先等等看,觀察一段時間再說,咱們也不能一開始就被老何拿捏住,連點反抗都沒有。」

「市長,能不能另闢西徑,還有沒其它出路?」崔明凱心裡不甘,雙眼如狼般探出。

「徐金白是jiao通廳一把手」如果要他同意那簡直是天方夜談。除非葉凡低頭了,還得提拔徐林。

你說說,葉凡會低頭嗎?換作你我會低頭嗎,如此低頭以後還想不想在市公安局混下去,是個人都能蹲他頭上拉屎拉niao了。

再說,魚chao公路管他什麼事?所以,他肯定不會坻頭了,二來」戴志軍被抓了,葉凡手中肯定有過硬的證據。

不然,在明知道戴志軍背後有著戴副省長撐腰的情況下還敢下重手,說明了什麼,人家下了決斯之心。

其實」他也是被bi的,這破案子都過去三個多月了一點破案的瞄頭都沒看到,為了頭上帽子,他也到了背水一戰的時候了。

說白了,他現在就像條瘋狗,誰堵他跟他肯定咬誰。我很是擔心,如果我們也跟著老何一起壓制他,他會不會強勢反彈都難說。

憑白的樹此大敵是很不明智的。我總是隱隱的感覺此人能量不xiao,你看到沒有,哪見過23歲的副廳級政法委書記?」李國雄看得更遠」憂心忡忡。

「絕對有大背景,這種人又處輕,根本就得罪不起。咱們暫時可以壓制他」也可以聯手老何挪走他。就怕人家一轉道」1o年後成了省里領導再打道回府來個秋後算帳就大麻煩了。」崔明凱臉上也掛著一絲憂鬱。

「嗯,1o年後你我離退休都還有些年頭」人家被壓狠了,記恨在心,拿咱們家子弟說事也是件麻煩事,真他娘的煩啊,不說了,先觀望一陣子再說,最好是兩頭不得罪能把事給辦了,估計是不可能了。」李國雄說到最後又嘆了口氣,雙眼有些無神地望著遠方,不知路在何方。

「何書記,看沒到,捅馬蜂窩了是不是?」康文生彼為興哉樂禍樣子輕拍了拍手中材料。

「捅了就捅了」總得解決問題是不是?」何鎮南面無表情,淡淡說這話的,「這個估計還只是個開頭」戴省長那邊還沒動作。」秘書長江籬籬有點擔心樣子,說道。

「會有的。」何鎮南淡淡說道。

「何書記,這事咱們怎麼辦?」江籬籬問道。

「看李市長怎麼說吧,畢竟,jiao通工程等項目都是他市政fu的事,咱們不好講得,不然,又得又有戳我們脊梁骨,說咱們撈過界了,指手劃腳的什麼。我只要管好幾頂帽子就行了。」何鎮南表現得很遵守黨的規程似的,一臉嚴肅得令人吃驚。康文生當然在暗地裡想笑,知道老何同志在扯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