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的確是化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的確是化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突然一個噴嚏打醒了,rou了rou眼哼道:「怪了,是誰在念叨我,不會是,完蛋了,是不是我跟董鶯鶯那個一下,圓圓在罵我了。不過,董鶯鶯,那身體的確惹火,如水一般能把男人這泥化了……」

「的確是化石,還是成s相當好,保存十分完整的鳥類化石,估計已經有勁萬年歷史了。

從這些化石身上可以研究那個時候鳥類的狀況。由於鳥類的飛行生活習xing所致,它們極難形成化石。

自,bo1年德國現始祖鳥以來,四多年世界上現的鳥類化石屈指可數。

燕京大學的陳可風教授一直追問我這石塊是在什麼地方現的。這個叫我怎麼說,呵呵。」鐵占雄來電話證實了這個。

「那說明這種化石研究價值很高,應該值不少錢吧?」葉凡問道。

「嗯,特別是這種xiao鳥的,中等品質的幾百塊,好的十幾二十萬都有,甚至,特別有價值的挖出來上百萬都有可能。

如果陽田礦里真現了這種鳥類化石,如果多的話那真是一筆嚇人的財富。

不過,目前你們還沒找到化石挖掘的具體地點,他們做得很隱秘。如果能找到那個知情人,化石的事也許就水落石出了。

不過,這事管飛作為陽田的董事長,應該知情,他們挖出來肯定得賣出去了。

不過,你剛才也說過了,陽田集團並沒做出口生意,像這種鳥類化石最好的銷臟地點就是國外了。神不知鬼不覺的,外國專家也喜歡是不是?」鐵占雄分析道。

「國外,他們又沒有做出口生意,陽田yu石品質不怎麼好,大量供應的都是國內。會不會他們搭載在其它公司mn下轉了一個道出。了?」,葉凡說道。

「有這種可能」而且,他們一般來說不會把這事放在明面上去搞的,要搭載到其它公司里也是暗中進行的,在陽田集團裡頭是沒有任何記錄,所以,你想找也找不出什麼來。」鐵占雄說道。

「這事倒是相當的難辦,這種秘事,恐怕只有陽田的高層幾個人知道了,而且,管飛和戴志軍應該都知道。戴志軍我現在拿下了,這xiao子嘴緊著,聽說他的叔叔就是粵東的戴維強副省長。

剛才金部長的兒子金浩已經給我來了電話」說是戴維強已經起身到魚桐鴨子灘釣魚了。

市委秘書長江籬籬說是下午有事要出去,jiao待金浩一些事,找什麼燒烤師傅。

估mo著他們一伙人去釣魚時會搞什麼燒烤吧。作陪的當然就是何鎮南這位一把手了。」葉凡淡淡說道。

「來者不善啊1,鐵占雄嘆了口氣略顯憂慮。

「嗯」我早準備好了,準備接受戴省長的狂風暴雨。不過,戴志軍犯罪的事尖清楚,人證物證齊全,我不怕戴維強翻什麼風1ang。」葉凡淡定的說道,話語里充滿了堅決。

「實在頂不住了找趙昌山這株大樹去靠上去。」,鐵占雄突然笑了。

「找他,未必肯幫我。聽說戴省長是省里除常委外資格最老的副省長了。在副職裡面排名有高,能量想必不xiao。即便是趙昌山也得衡量得失。我跟戴省長比」估mo著差得多多了。」,葉凡淡淡說道,心裡並不十分擔心。

「呵呵,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鐵占雄突然笑了。

「什麼意思?」葉凡有些驚訝,問道。

「看來你老弟對粵東省里局勢方面的反應還是相當遲緩的,對於省里高層動向沒去打聽、研究和琢磨。這一點很不好」你光悶頭破案子,人家一句話就能1iao倒你,所做出的成績全是空談。」,鏤占雄略顯責備。n說的。

「目前破案還來不及,光是魚桐市這些個常委們都夠我頭疼的了,哪有時間管省里什麼破事兒。更何況省里我並不認識什麼人,即便是認識一兩個」也沒有深jiao,人家怎麼肯把省里高層的秘事講給我聽。」,葉凡有些苦惱,最近的確很忙」忙得晚上有時都得親自出動找線索,時間太緊了。案子」猶如懸在他頭上的一把尚方寶劍,如芒刺梗嗯。

「說得也是,像這種秘事人家未必肯跟你說。再說,你老弟自己把自己bi到牆根了總得往前沖。

告訴你吧,最近戴維強和魯東來兩個副省長都在京里活動,其目標,當然就是空出來的省委常委、副省長名額了。

我也是偶然機會下聽說的,聽說汪省長支持戴維強,趙昌山支持魯東來。

老弟,現在明白了沒有,所以,實在頂不住了找老趙去,他肯定樂意支持你的,呵呵。」鐵占雄乾笑道。

「原來如此,那我更有信心了,實在不行真往趙昌山辦公室轉悠了,也許,別的地區政法委書記想見到趙昌山這個粵東一號很難,相信他是肯見我的。」葉凡笑道,覺得輕鬆了不少。

倒不是怕戴維強對自己怎麼的,就怕他一直纏著在攪局,延緩了破案時間可是得不償失了。

「鐵哥,粵東省紀委第一副書記雷魚這個人怎麼樣?你有沒聽說過他?」,葉凡問道。

「我又不是神仙,哪能事事都曉得。要不是你老弟在粵東,我才懶得去打聽戴維強的什麼破事兒。部里的爛事都夠我計較的了,國家這麼大,哪能霉來。就是當國家主席,那人家也是有智囊團的。」鐵占雄沒好氣,哼道。

「呵呵,前次回水州,在齊叔家碰到你哥鐵托書記了。是他給我說的,說雷魚是他的老同學,兩人關係很好,叫我真遇上難事時去找他。」葉凡笑道。

「噢!我哥叫你去找他你就去找他,為什麼不去找?我哥說雷魚是他的朋友,那就是真正的朋友。我哥這個人比較認死理,能稱得上他朋友的人不多。一般泛泛之jiao都稱不上朋友,對了,雷魚既然是省紀委的常務副書記,應該知道省里一些動向,你倒是可以向他打聽打聽了。」,鐵占雄笑道。

「嗯,我會找個機會去拜訪他的。」葉凡說道,又問道,「德平那邊有關林天民的案子查得怎麼樣了?」,「林天民太狡猾了,到現在賀海緯也沒找到有關他的直接證據。沒有直接證據想從側面靠我們的想像去動他,那是不可能的。

怕打草驚蛇,就是公安局那個林天也不敢動他,一動他林天民肯家會知道了。

搞不好腥味沒嘗到倒惹上一身的sao味兒。這老傢伙,昨天在部委會上又跟我頂牛了,板著個臉,一幅教訓人口n。

老子氣不過來跟他頂了兩句,最後你說怎麼回事,部長嗑了下桌子,叫我注意說話的方式。

媽的,就興他林天民能放屁就不許咱放兩句。要是在獵豹,老子早拔出槍來一槍了那傢伙,什麼玩意兒。」,鐵占雄有些不甘心,甚至有些憤怒。

「呵呵,別急彆氣,你現在排尾巴,等兩年有人退了,你的排名不就升了。

再說,你這歲數在公安部里估計也是年青得嚇人,其它的副部長應該有馮以上或者田以上了,你還不到的。

那些個老傢伙,呆在權力位置上的時間不多了,當然得狠狠地抱緊權力,不然,一到點一退休還吱嘎個屁是不是?

說起來鐵哥你擁有權力時間比他們多得多,他們當然有些忌妒了。就拿我來說,就是因為一今年齡問題,到處受人岐視。

這日子,真他娘的難熬。前天作了一夢,突然夢見自己人到刃了。倒也嚇了一跳,還一直喊著,老子還沒娶媳fu兒,這都什麼事你說說?」,葉凡哼笑道。

「哈哈哈……老弟講得有理,我不急不氣了,老宅子有了,老婆滿意了,用人家的話說那就是車子票子情人啥都有了,我還急啥?」,鐵占雄哈笑著掛了電話。

「那敢情我得恭喜一下鐵哥了,人生得意采盡歡,莫讓金樽空對月嘛!還是部里好啊,多悠哉,你看看我們辦事實的,前腳根忙得貼後背,還得整天受氣挨罵的。」,牛凡笑道。

「算啦,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把握住方向就走了。」鐵占雄勸道,掛了電話。

葉凡呷了。茶,剛轉悠了一下椅了了,這邊電話又響了起來。

「葉凡,徐林有個叔叔叫徐金白,咱們省jiao通廳的一把手。去年,咱們魚桐正在的搞「魚chao公路改建項目,遞到省jiao通廳,好像是聽說已經通過了。

不過,今天下午我去上班,李市長和崔市長那臉s相當的不好看,崔明凱罵道:白眼狼,說好的東西都能毀,這商家講求一個誠信,難道政fu部mn干工作就不講究這個了。

後來一打聽,原來崔明凱正在罵魚chao公路的事。唉,這項目估計得黃了。

這筆爛帳,估計得記你頭上了。如果李市長和崔市長這雙子星座都給惹火了,咱們以後的日子過得更不順當了。」,副市長周yu明有些擔心的給葉凡即時來了電話提醒他。

「能確定是jiao通廳的徐金白在搞鬼嗎?」葉凡心裡一涼,問道,想不到開除徐林和鍾一明的後遺症終於來了。

不過,葉凡倒是沒一絲後悔的。至少經過那麼一鬧,現在的公安局基本上在自己手掌心了。一個局子,無法掌控還怎麼開展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