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做人要果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做人要果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後來進去跟他們聊過的確是徐金白在搞鬼。」周yu明略顯憂s說道。

哼何鎮南這下子有得好戲看了。李國雄因公路的事將被迫跟他合作。不過我不會讓老何同志得逞的。」葉凡態度堅決。

你想到辦法了?」周yu明有此意外問道。

暫時還沒有無非是打通jiao通廳關節罷了。徐金白要刁難我就不信這粵東省就他最大了。」葉凡哼聲道。

那至少得找分管jiao通的魯東來副省長了不過如果徐金白真要刁難就是魯東來講話有沒用都難說。時下省里比較火的廳局一把手都沒怎麼把省里一此副職放眼中的如果帶個常字的話又大不一樣了。不過路還是xiao的一塊戴維強才是大頭聽說他到魚桐了。」周yu明說道。

嗯副省長決定不了他們命運最多下下絆子玩玩陽謀yin謀批評幾句。帶常字頭的權力就大得多比如副書記之流往往能決定他們提拔這一關自然威力就大了不過至於說戴維強要來就來吧我全接招了。」葉凡態度淡定從容倒是令得周yu明暗中佩服。

心說你有鳳老頭支持著還怕誰?真不行時鳳老頭哼一聲還不得給你解決掉。

徐金白上跳下竄不如鳳天遙一句話這就是權力的層次。層次不同檔位根本就不同叫甲目隊去戰甲a隊那跟找死有何區別。很怪的就是葉凡作好了接招準備可是戴維強卻是不慌不忙的在魚桐轉悠了一天都沒跟葉凡生任何jiao集。戴副省長到魚桐后第一天是悠哉的釣魚第二天到魚桐各地他分管的工作方面單位走走停停猶如閑庭信步完全是一種走馬觀花。第一天更是詭異白天居然躺魚桐賓館休息了一天。晚上。葉凡突然接到粟一宵副市長電話說是請客。葉凡也就欣然去了誰知一打開包廂mn現何鎮南陪著一個老傢伙坐在上位置上。此人平鼻臉龐下邊相當的大隱然有戴志軍的輪廓在葉凡一看就明白了。

何書記好。」葉凡跟何鎮南點了點頭打了招呼旁邊這老傢伙肯定是戴維強了葉凡裝著不知故意問粟一宵道這就是你請的兩位客人?」講完后見粟一宵一臉苦笑著點了點頭就要一屁股坐下來時那老傢伙突然冷哼一聲道粟市長怎麼什麼人都叫來喝酒?」老傢伙說完后還故意的皺了皺眉一臉的不悅樣子。葉凡知道這老傢伙要拿擺一下威風打擊下自己勢氣。粟一宵那額角可是冒細汗了暗罵說你娘的叫老子請的客現在居然拿擺個mao

戴省長他叫葉凡魚桐市政法委書記以前跟我同在南福一起共事過。」粟一宵趕緊說道。

噢既然是你的老鄉那就算啦。」戴維強拉長聲音用變了調子的聲音從鼻腔里哼了一句掃了葉凡一眼突然好像想到什麼似的沖旁邊會著的何鎮南好像xiao軍就是市公安局帶走的吧?」

嗯葉凡同志不但是政法委書記還兼著市公安局長。」何鎮南一臉平靜說道。

那是不軍就是葉凡同志叫人帶走的了?」戴維強淡淡問道斜瞄了葉凡正好。

這個我不清楚得問葉凡同志了。」何鎮南跟戴維強唱著雙簧。

是我叫人抓的戴省長口中的xiao軍莫非就是戴志軍?」葉凡身體挺得筆直說道。

xiao軍一向是個乖孩子做生意也奉公守法的葉凡同志希望你們問完話把人給放了。以後還希望不要隨便這樣子做影響不好。會傷了一個肯為魚桐經濟展添磚加瓦的好同志的。」戴維強說得輕描淡寫的好像市公安局是他家開的似的。

嗯xiao軍這孩子一向對人有禮貌每次見到我都是親熱的叫著何叔叔的。葉書記如果沒什麼事也該放人了是不是?一點xiao事糾纏著影響不好再說魚桐一建可是有著幾百號人要吃飯的。真沒飯吃了就怕他們會鬧事到時就有得鬧了。」何鎮南親自出口說情了。而且隱晦地還帶點威脅口吻。粟一宵一直向葉凡擠著眼球意思是你就借驢下坡算啦。

對不起戴省長何書記人證物證都齊全這人我們市局不能放。」葉凡一臉正氣說道。

葉凡同志不是跟你說過有此事沒必要xiao題大作。一點屁大點xiao事硬要糾住不放是為什麼?難道你對戴省長個人有什麼意見?如果真是這樣哪今天就在酒桌上把話說清楚免得鬧了個誤會。」何鎮南板著個臉哼聲道最後一句話那真叫毒明擺著引戴維強不快了。

對不起我個人對戴省長無一絲看法。說句實話直到剛才進這包廂mn我只是在電視上見過戴省長談不上意見什麼。」葉凡淡淡說道不生氣不入何鎮南的套子。看了戴維強一眼葉凡又舉起一酒杯說道戴省長對於戴志軍的事恕我不能因公徇私了。這杯酒我誠心敬您算是告罪。」

不敢當你這杯酒我不敢喝。」戴維強臉上開始變s了斜了葉凡一眼哼道當然要我喝不難就得拿出態度來。戴維強說到這裡又轉頭沖何鎮南說道省里最近為了加強警員訓練提高全省幹警素質。決定拔出5個億打造幹警深造基地準備跟公安大學合作搞一個警員jing英培訓學院其實就是公安大學的一個分院專mn訓練在職幹警。到時可能聘請外國著名的刑偵專家來任教就是香港飛虎隊也在邀請之列比如飛虎隊那此退役後有著大把偵破經驗的高級警官等。

目前把分院暫定為經濟較達的粵州市、海州市」深德市一市中選一個建設分院。昨天我碰到林省長因為他掛勾你們魚桐說是公安分院的事如果魚桐市有決心的話也可以在考慮之列。聽說我要到魚桐所以林省長把這事jiao待給我傳達了。」戴維強說完后故意淡淡的斜了葉凡一眼意思那是明擺著了這就是一個大餡餅。不過葉凡同志是連眼皮都沒眨一下這廝根本就不想在魚桐呆多久所以對這個根本就沒興趣。

再說這廝獵豹的訓球場都見過了你這個分院再怎麼搞能搞得過獵豹的訓球常香港飛虎隊的秘密警官葉凡更是見過雖說有一定的厲害之處跟獵豹有得一比但跟特勤a組這此國家jing英相比又差了不少層次。這此對葉凡沒有吸引力但對何鎮南卻是大把子you惑的5個億還是前期投入以後一追加怕不上幾十個億。這大把的錢投入魚桐市肯定能為魚桐錦上添花不少。其帶來的巨大的經濟利蠱以及提升城市的整體城市形象都能起著大力的助波作用。

葉凡同志希望你能認真考慮一下戴省長的建議對你們市公安局來說也是一個提升整體形象。揚我魚桐公安形象的大好機會。到時不用說別的公安大學分院落戶咱們魚桐至少你們能節省多少的槍訓經費。還有需要人家幫助時人家在我們的地盤上總得出此力。再說有一個公安分院建在咱們魚桐也能有力的震懾住一此犯罪份了。對於魚桐的長治久安好處那大把。市委市政fu是絕不會放過這機會的。」何鎮南先表了態這是bi著葉凡鬆口了。

對不起公安大學分院能落戶咱們魚桐當然是一件大好事。但是我想說的就是任何事也不能凌駕於法律之上。」葉凡說完后那杯酒一飲而荊

你這是什麼態度沒有一點大局觀念至於如此死扛嗎?」戴維強終於上火了酒杯重重地往桌上一磕哼聲道。

本人並不想跟任何人死扛我是在維護法律的尊嚴。」葉凡哼道身體站得筆直盯著戴維強。

哼我很是懷疑你有其它什麼動機?」戴維強突然說道。

戴省長講話得拿出證據來。不然即便你是副省長也不能隨便下如此之口這叫污衊。」葉凡反哼了回去。

污衊你還不配滾」戴維強突然暴怒了抬起頭把酒杯往桌上重重的一擱那酒杯居然沒拿捏穩空中反震之力下酒水濺了葉凡一臉一身一頭都是。其實是故意潑的看上去像濺出來的葉凡自然明白。

哼」葉凡深深的盯著戴維強掃了一眼一轉身要走人。

我跟你一起走。」粟一宵顯然覺得戴維強太不給面子了葉凡是他請來的客人雖說這個請客是何鎮南給bi的但也得照顧他一點面子是不是。既然你不把我老粟當人看了那還留在這裡豐嘛。而且今天晚上如果不跟葉凡是以後再想打入葉凡的圈子肯定沒戲唱了。粟一宵在瞬間作出了一個非常英明的決斷xing選擇當然這樣做的嚴重後果就是從此後就把自己擱在了戴維強和何鎮南的對立面了。

不過粟一宵相信葉凡背後絕對有能量而且葉凡的人格魅力也在深深的震憾著粟一就更何況粟一宵在省里還有人支持著戴維強真要對他下手的話那人應該會冒出頭的。因為粟一宵到粵東來就是他親舅身南福省的喬秘書長托那人給辦的。

粟哥你這是何苦?」葉凡淡淡的笑了笑伸手一抹臉上頭上粘的紅酒正好洗臉了。

擦擦吧兄弟以後我跟著你幹了還是副省長一點風度都沒有簡直就是一潑皮老婦。」粟一宵破口罵了一句遞過來一張紙巾。

謝謝走咱們很鴨子河帝航坐坐隨道散散心。這心太他娘的憋得慌。」葉凡決定了決定把粟宵真正的引入他在魚桐建立的xiao圈子裡。

可以在戴志軍身上找回來。」粟宵臉上狠辣一閃而逝。

呵呵。」葉凡淡然笑了笑正擦著臉上紅酒一道興哉樂禍nv音突然咯咯笑道怎麼把自己搞得像只落湯ji了。」

不是自己搞的被人淋成這個樣子的。」粟一宵脫口而出說完後有此不好意思看著葉凡道不好意思這嘴說慣了。」

誰淋的」那nv音瞬間變得相當的令人家厲了起來。

算啦圓圓紅酒能消毒洗洗更健康。」葉凡笑得淡定。

你還笑都被人淋成這個樣子了你給我說說到底是誰淋的你?」喬圓圓跑了過來心疼不已樣子一邊掏紙巾xiao心地給葉凡擦拭著嘴裡可是不依不饒不像是開玩笑。

戴維強副省長給潑的。」粟一宵感覺眼前一亮心裡一動說道。覺得這姑娘真是美得令人心顫而且氣質完全是一幅大家千金的端莊相。聽口音好像是京城人這廝心裡自然有此猥瑣的想開去了。

副省長就了不起啦誰潑哥我跟他拚命哼」喬圓圓眼圈有此微紅了憤怒的哼了一聲掏出電話說道我先跟金伯伯說說這事太欺負人了。」

夠了圓圓這事我自己會處理的人辱我將以十倍還之你一個nv人摻和什麼?」葉凡那眼神突然變得狼般冷利起來。

哥我們去買套衣服先換上。」喬圓圓眼圈一紅收起了電話說道。

不用了這衣服洗洗就行了過分兒就幹了我帶你去個地方。」葉凡說著拉起喬圓圓就要走。

兄弟你們先忙我有事先走一步了晚上玩得痛快點呵呵。」粟一宵眼中閃過一絲曖昧。

走吧粟哥一起去鴨子河帝航那邊有幾個朋友在等你全認識的。」葉凡笑道。

朋友這個恐怕不方便吧?」粟一宵心裡一動預感到有好事落身了。不過轉爾還是點了點頭跟著葉凡是去了。

當然葉凡最終還是被喬圓圓給bi著換上了一套新的西裝。

一人進了帝魴的包廂。(未完待續